符篆召神 第二十章 一网打尽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十章 一网打尽

    更新时间:2011-08-04     二麻子一降落到陈津身前,便伸出手,像索要东西一样,道:“把精石给我。”     “拱手相让?我做不到。”既然无法逃脱,陈津便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你实力低下,早己成为众人争抢下手的猎物,主动交出精石,放弃这危险的试练,早点回去休息吧!”二麻子一步一步咄咄逼进陈津,神情冷漠道,“如果逼我出手,你不但精石不保,还会吃些苦头,何必呢?”     “小屁孩一个,不要摆出一副说教的面孔,很臭屁!”陈津厌恶地说道。     在太霄门的新弟子中,陈津的年龄算是比较大的,被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弟子连番奚落,心里很是不爽。     “我有臭屁的资本,而你没有。”二麻子冷笑道,“我出手,你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是吗?”看着逼进的麻脸少年,陈津迅速拿出一张符篆,掐个指决,喝道:“睡!”     “睡”便是符咒,一经说出,纸符猛然闪出一道火光,急速燃烧起来。     “嗯?”二麻子惊疑地皱起眉头,发现自己无任何异样,讥讽道:“安睡符吗?此时对我施安睡符,你也太搞笑了吧?”     安睡符施给睡梦中的人最为有效,其次是注意力没集中在施符者身上的人。     像二麻子此时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陈津身上,陈津还对他施安睡符,根本不可能起到效果。     第一道安睡符无效,在陈津的意料之中,他急忙又施出一道――仍然无效。     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第七道接连施出,天空中符篆不断焚烧,火光闪烁,可始终都起不到效果。     那道符赶快出现吧!陈津在心中祈求着,呐喊着。接连的施符无效,他心中也很是着急,第八道符篆又出现在他手中。     “别再做那些幼稚可笑的举动了,我赶时间!”二麻子已看够了这个小丑的表演,麻脸一寒,沉声喝道,“藤绕术!”     嗖嗖嗖――     三条藤蔓突然从陈津脚下冒出,瞬间缠绕住他的双腿,将他固定在原地,使他无法移动。与此同时,二麻子欺身而来,右手如钳子一样卡住陈津脖子,狠厉道:“交出精石!”     陈津脖子被死死掐住,气血无法流通,脸庞被憋的紫红,不过他并没有屈服,咬牙使劲喊道:“睡!”     轰――     说完咒语,第八道安睡符轰然燃烧起来,火光比之前的几道符篆更炽更亮,带着一丝爆炸性的力道,像压仰的怒火突然暴发,带着冲动愤怒的情愫。     “有了!”陈津心中大喜,这种感觉证明这张符篆就是他所要找的那张符篆。     第八道安睡符刹那间焚尽,纸灰从空中缓缓飘落,二麻子狠厉的表情倏然消散,眼中陈津的面孔幻化成了两张,然后逐渐变虚变淡,掐着陈津脖的手无力地垂下。二麻子眼皮再也无力眨开,缓缓合上,身子一软,像中了迷药一样,昏倒在地上。     二麻子一昏倒,他施出的藤绕术便跟着消失,陈津也恢复了自由。     陈津看着昏倒在地的二麻子道:“我知道对你施昏睡符没有,不过我有很小的机率画出比安睡符更厉害的昏睡符。”     由于修炼长弓结合妖道法门创出的半成品炼精法门――《养精术》,陈津体内精气极不稳定,造成画出的符篆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成功机率,并且画制成功与画制失败的符篆混杂在一起,无法分辨开来。     虽然不稳的精气,让陈津画出的符篆好坏混杂,不过,也正因为精气的不稳定,让他偶尔能画出一张超越安睡功效的符篆,他称之为“昏睡符”。     “还好,昏睡符在最紧要关头出现了。”     陈津庆幸在呼口气,然后蹲下身子,开始在二麻子身上摸索。     “哈,找到了!”陈津拿着从二麻子身上收来的精石,双眼绽放出喜悦的光芒,“所有人都想不到我也能抢到别人的精石吧,哈哈。”     “看看他身上还有什么好东西,一并收刮了。”陈津也不是什么好鸟,又开始在二麻子身上摸索,神态很是下贱。     很快的,二麻子身上的东西都被陈津摸了出来,大多是些野外生存物质,不过有一件东西却引起了陈津的注意。     这是一张白丝网,像一张鱼网,白丝很细,却极为坚韧,陈津用刀子连割了几下,竟然都没有割断。陈津想想,便明白这张网的作用,这是用来设陷井,网敌人的。     陈津眼珠子一转,嘴角溢出个坏笑,一个主意浮上心头:     “过会儿,如果二麻子没跟上小队,他的队友肯定会找来。哼哼,我就用这张网在此设个陷井等他们。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     仲天星带着两个瑞气峰的弟子,在密林中走了一段距离,然后停了下来。     “就在这里设陷井吧。”仲天星环顾四周,对这个设埋伏的地点很是满意,晚上在这里烤肉,以此吸引其它小队过来,不信他们不踩到陷井上。     妖里妖气的少年崔小花卸下包袱,准备开工,这时他向来时路望了一眼,道:“二麻子在搞什么鬼,这么长时间还没跟上来,会不会迷路了?”     瑞气峰另一个小队成员赵凯道:“二麻子速度快,又擅长追踪,怎么会迷路?我看他是想偷懒,所以才没及时跟上来。”     崔小花翻了翻包袱,脸色一沉,抬头看着仲天星道:“天星,捕网二麻子带着,没有网我们设不成陷井。”     仲天星脸色不悦,皱眉道:“二麻子到底在搞什么?时间紧迫,我们去找他,要点速度。”     三人展开纵腾身法,快速的原路返回。     几息的功夫,便回到了那片荆棘带,之前就是在这里遇到陈津,而后让他逃到荆棘带的另一边去。     三人凌空跃起,轻巧地越过了荆棘带,目光一扫,便发现前方地上躺着一个人,不是二麻子是谁!     “出什么事了?”仲天星神情一紧,急忙跨步过去。     崔小花和赵凯也不约而同地跟了过去,三人围在二麻子身旁,神情惊疑不定。     “二麻子……”赵凯喊了几声,可是二麻子没有反应     “精石不在了,谁下的手?”崔小花倍感疑惑,“二麻子来追陈津,陈津呢?”     仲天星伸手探了探二麻子鼻息,沉声道:“没有受伤,也不像中毒,他是睡过去了,睡得很死。”     说着,狠狠掐在二麻子的人中上,二麻子吃痛,一下惊醒。     “谁干的?”仲天星急切问道。     “是陈津……”     话音未落,惊变突起。     地上一张白丝网猛然兜起,将四人一起网住。呼的一声,网住的四人被吊起,挂在一个粗壮的横枝上晃悠。     捕网原本平铺在上,极其隐蔽,让人难以觉察,待猎物走入网中时,引动机关绳索,就能迅捷的将猎物捕获吊起。     一切都是如此突然,让人猝不及防!     “谁?谁设的陷井?”     “有种来光明正大打过,暗算算什么本事?”     “用这种卑鄙手段,无耻!”     被网住吊在半空中的四人一边挣扎一边叫骂,无奈,他们准备的这网实在太过结实,用刀割都无法割开。     “别再骂了,我不过是用你们的网来对付你们罢了。”陈津从一个草丛后走了出来,坦然笑道。此时他与这些人保持着一定距离,在他们道术的攻击范围之外。     “陈津?!”所有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就是他。”二麻子一脸愤怒,道,“刚才不知道他施了什么符,然后我就昏了。”     仲天星阴沉着脸道:“你可真是胆大,抢到一块精石居然不脱跑,反而留在原地阴我们。”     “正因为你们想不到,所以你们才中了我布置的简单陷井,被我一网打尽。”陈津得意地一耸眉头,一种一切尽在预料中的姿态。     二麻子痛悔难当:“都怪我一时大意才着了你的道,我当时该一刀捅了你,你不过是一只人人都可捕捉的猎物罢了。”     “猎物也能变成猎人的。”陈津微微一笑,道,“我说瑞气峰的朋友,干脆点,把你们的精石和红烟筒一并扔过来,我赶时间。”     妖里妖气的崔小花哭丧着脸道:“哦,天呐,我们怎么会栽在这个小子手中?栽在别人手里还好说,栽在他手里,说出去真是太丢人了!我现在都能想到其它峰的弟子知道我们栽在他手中时嘲笑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