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章 名门收徒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章 名门收徒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7-25     “狗津子,快给少爷打水洗脸!”     ……     “这么凉的水,你想冻裂少爷的脸吗?”     ……     “快帮少爷穿鞋!客人在大厅等着呢!误了少爷大事,我敲烂你的狗头。”     ……     在一个锦衣华服、浓妆艳抹、胖得像猪一样妇人的喝斥声中,一个青衣小厮忙得焦头烂额。     陈津咬牙忍着,还有三天月满,就能拿到月钱,然后拍拍屁股走人,用这月钱投资做点小本买卖,再也不用受这头猪妇人的气了。     当日为了躲避追赶跳到铜鼎中,听见外面逐渐接近的脚步声,陈津惴惴不安,手指下意识抚过铜鼎内壁,意外地发现铜鼎内壁竟然有着一道道复杂的纹络。     就在外面追来的老道士和罗勇即将要爬上鼎沿、陈津自忖成了瓮中之鳖时,他那躁动不安的手指刚好顺着刻痕摸索完整个纹络。就在这时,一道毫光闪过,陈津感到身体强行被一个无尽的黑洞吸走,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混迹了些许日子,他发现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这里不属于他所知道的中国任何一个朝代,这里的人们不爱字画,让他以卖字画谋生的愿望破灭。     为了生存,为了多拿些工钱,陈津成了宁府一个人尽可欺的下人,平时里与他最亲密的就属宁府的那几条黄狗了,久而久之,“狗津子”成了他的代号。     他现在正在侍候的主儿是宁府的少爷宁正锋。     宁正锋被人从美梦中叫醒显得有些不耐烦,懒散地坐在床边,看着胖妇人道:“娘,我天赋异禀,外面那些人抢着要把我收入门派,就让他们等一会儿嘛!”     正为他穿鞋的陈津偷瞥了他一眼,就这样一个人不思进取、骄傲自满的富二代,在十七岁时已经是满城闻名的年轻修士了,据说他灵感特强,可以感应六种灵气,并且已经可以引动灵气,淬炼身体。     陈津还听说,这个富二代之所以能感应比别人多的灵气,并不是因为什么狗屁天赋异禀,而是他的父亲宁财神花了数十万两金子够买了四种灵气本源让他吃下,他才有了如今成就。     灵气?修道?现在不是羡慕嫉妒恨的时候,我要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属于自己的幸福。不求永生不朽,只求活着无悔!陈津暗自在心里对自己说。     陈津心里想着事,手上动作稍一迟缓,宁正锋一脚将他踹个骨碌,“狗奴才,想什么呢?穿个鞋也这么磨趁,没用的东西!”骂完气冲冲地提上鞋往外走。     陈津诚惶诚恐地爬在地上,牙关紧咬,眼神充满变强的炽烈欲望。     “还不快跟上!”胖妇人跟着在陈津腰上狠狠踩了一脚。     ※※※※※※     幸福来的太过猛烈,有时反倒是一种苦恼,宁财神此时深有此感。     客厅里,臃肿的宁财神坐在主位上,一脸尴尬地看着左右贵宾席上剑拔弩张的两拨人,一拨是灵隐派,另一拨是太霄门――这当今世上两大声名显赫的修道门派竟然争着抢着要收自己儿子为徒。     灵隐派一位削瘦中年汉子,一拍桌子,震怒而起:“我灵隐派近年来才俊无数,人才辈出,岂像某个门派藏奸纳垢,人才凋零,如今已是西山夕阳。”     太霄门为首的是一位美貌的中年女人,青丝飘扬,面带寒霜,眉稍一颗黑痣,更添煞气,陈津第一眼见到她,竟然想到了《神雕》中那位李莫愁。     而这位的名字不过少个“李”字而已――姓莫名愁。     莫愁冷冷瞅着灵隐派的削瘦中年汉子,讥讽地冷哼一声:“我太宵门人才不济,但每界的道试大会,好像灵隐派的弟子从没胜过我太霄弟子吧?”     “下屉道试大会,就让你们一败涂地!”削瘦中年汉子毫不示弱,针锋相对。     莫愁一扬手中拂尘,长身而立,“要不我们现在就比试比试?”     “试就试,我钟正难道会怕你不成?”     两人怒目而视,客厅中顿时充满了一股让人憋闷的压迫感。     “诸位,请息怒听我一言。”老奸巨滑的宁财神心中清楚,这两大修道门派的高手真要斗起来,别说自己的府邸,就是整个城池能否幸免都是未知,他擦着冷汗道,“犬子承蒙两大门派垂青,实乃三生之福,只是太霄门的高人先到片刻,我已许诺将犬子送入太霄门下,所以还望灵隐派德高望重的仙长们海涵。”     此时两派的争执已不是单单为了一个弟子,但一个“德高望重”出口,如果再执拗的争执下去,似乎就显得小肚鸡肠了。     灵隐派的钟正寒着脸道:“我灵隐派是讲理知礼大派,既然如此,我们便不再强求。”     陈津先前跟着宁正锋走入客厅,站在下首角落里,此时见灵隐派没争取到宁正锋,心中一动,怀着忐忑期盼之情走到灵隐派众人跟前,深深一礼道:“我愿加入灵隐派,请仙长收我。”     “哪儿来的小厮?是在可怜我灵隐派还是在嘲讽我灵隐派没收到弟子?”钟正干瘦的脸上怒火涌现,长袖一挥,一股强烈的气劲如狂风巨浪撞向陈津胸口。     陈津哪能抵挡,被撞得仰面倒飞三丈,跌落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     见钟正动怒,宁财神连忙赔礼道:“仙长请息怒,这是我府上的一个下人,不知礼数,莫要和他一般见识,待会儿我自会重重惩罚他。”转而对陈津道:“狗津子,快去厨房把我精心煮制的百年灵莲汤端来,让诸位仙长宁心静气。”     陈津擦试掉嘴角鲜血,躬身离去,对于吃这个大亏,他并不后悔,机会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不去尝试,岂知没有可能?     稍顷,陈津端着百年灵莲汤回到客厅,先给钟正奉上一碗,这也算是赔礼道歉。     钟正接过白玉汤碗,看着陈津讥笑道:“狗津子?名字够雅致,今天给你一点小教训,让你知道以后说话前要先搞清楚自己身份。”     宁财神附和道:“这下人一无所长,但是画得一手好画,画人肖像可以把人画得格外漂亮,贱妻就是受益者。”     那肥猪一样的女人,若非我,别人画出来能吓死人!陈津心里嘀咕着。为灵隐派众人奉上百年灵莲汤后,他又将汤端到太霄门众人跟前。     恭敬地先端一碗汤递到莫愁跟前。     莫愁刚要伸手去接,陈津突感手肘猛然一痛,手臂不由自主地猛抖一下,汤碗倾倒,汤汁溅了莫愁一身。     “小畜生,不想活了?”莫愁柳眉倒竖,眼神杀气凛凛,一脚将陈津踹飞出去,然后别有深意地斜眼瞅了钟正一眼。     陈津捕捉到两人眼神,肯定是灵隐派的人没抢到弟子怀恨在心,刚才暗袭我,借我之手给太霄门的人难堪,而太霄的这个女罗刹无颜承认受了暗害,只好将闷气泄在我头上。     什么他妈|的修道高人?这就是你们的“道”吗?     突如其来的事非,让圆滑的宁财神也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打圆场,大怒的一跺脚,道:“来人啊,把这个狗奴才拖出去重责一百棍!”     “慢着!”莫愁一挥拂尘,看着陈津道,“狗奴才,依我容貌为我作一幅画,若是画得让我满意,我就免去你的一百棍责罚。”     宁财神立即顺阶下,吩咐另外下人拿来笔墨纸砚,然后对陈津道:“仙长大人大量,你可要尽自己所能,画得让仙长满意。”     臭婆娘,无非是想让我给你画漂亮些……哼,一百棍,老子认了!陈津挽袖提笔做画,笔如龙蛇游走,挥洒如行云流水。     不消片刻,陈津落款“陈津”二字,搁笔又按上指印,一幅人物肖像画大功告成!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