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九十九章 请战上场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九十九章 请战上场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11-23     “你去?”听到陈津请战上场,白无瑕大感惊讶。     当时在白家正堂气走古少行后,陈津也说过符篆师的比试他可以上场,不过她认为那是陈津的一时气话,可现在事到临头,他还是毅然要出战,心中不免感动。     但是修为摆在眼前,她并不认为陈津有可以与古少行比试的实力。古少行对他的恼怒多于一般人,他上场只有被杀的份儿。     “我去了。”     白无瑕正要劝阻,陈津已凛然无畏地迈开步子向比试场走去。     虽然没有施展疾光掠影,也没用轻身功法,但他仍然吸引了在场很多人的目光,在看他们看来,这是一个慷慨赴死的死士,为的只是稍稍挽回些白家的声誉,其行为倒也壮烈。     看见陈津向场中走出,康清晨忽然记起来,嘲笑道:“白小姐,他就是你从海里救起的那个小子吧?刚才我就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你救他却也是救得值得,为白家找到一个替死鬼。”     “或许你将来会后悔没救他。”白无瑕也是随口一说,并没有当真,康清晨自己更不会认为将来会因为没就这个小子而后悔。     白望严看着陈津,忧虑道:“他是符篆师吗?”     “他说他是,但我没有见他施展过符篆术。”白无瑕如今倒不是担心陈津是不是符篆师,他在为陈津的性命担忧。     陈津走入场中,古少行似笑非似笑地打量着他道:“小子,这是符篆师的比试,你会符篆术吗?冒充符篆师上场比试,家族会被罚的。”     陈津轻轻一笑,道:“是不是符篆师,马上你就知道了。”     古少行道:“管你是不是,反正我当你是了,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得罪两仪期符篆师的后果是多么可怕。”     陈津并不想和他多浪费唇舌,拿出一道符篆,捏决念咒,轻喝道:“迷雾,生成!”     除了镇静符、止泻符之类的治病符篆,其余的大概都可以归为攻击符,这道迷雾符也可算作攻击符的一种。     咒语念完,符纸开始极速燃烧,古少行心中一惊,难道这小子真的是一个符篆师?迷雾符虽然没有什么攻击性,但它带来的后果却并不小。古少行可不想被迷雾迷了眼,在黑暗中被动地与陈津战斗。     在符纸开始燃烧时,他伸手入怀,迅速拿出一粒明目丹,就在他准备喂下去时,却发现燃烧的符纸根本没有产生什么烟雾。     看台上的观战者哭笑不得,心中都产生一个怀疑:这小子到底会不会符篆术啊?     古少行挤眉弄眼地打趣道:“迷雾呢?没本事施出来吧?”     陈津也是汗颜,看来这张迷雾符是失败了,擦了擦鼻子,强装镇定道:“谁说我施不出来?我这是在骗你玩儿呢!”     古少行嗤之以鼻,道:“骗我玩儿?哼,可我没工夫陪你玩儿!”眼中狠光闪过,挺起手中一把柳叶尖刀,展开身形,飞身刺向陈津。     陈津再次拿出一道符篆,捏决喝道:“毫尘千钧,镇压!”     “别再唬人了,金丹期才能画制的镇压符,你怎么可能会画?”古少行丝毫不在意,可是他话音刚落,突然听见头顶上滚过一个闷雷,抬头一看,一个巨大的磨盘带着隆隆的响声当头砸来。     “真是镇压符?”古少行心中大惊,磨盘巨大,下坠的速度又极快,想闪避开已经是不可能了。     符篆术修行不易,能达到两仪境的符篆师绝非徒有虚名,古少行大惊之后立即沉静下来,手中的柳叶刀向着坠下的虚影磨盘劈去。     “抽刀断水!”古少行尖刀曳出一道白光,划出一道炽亮的弧线,迅疾刚猛地劈上虚影磨盘。     砰~     磨盘被劈成两半,而后崩散。     陈津早有预料,当他看见古少行手中的柳叶尖刀时就发现这把刀是中品法器,以此刀的品质加上古少行的道术是应该能够劈碎磨盘的。     镇压符施展出来,所有人为之震惊。     古少行收刀而立,这个虚影磨盘的庞大、厚重及坚韧度,都是他没有遇到过的,若不是康家为了比试十拿九稳的胜利,送他这把中品法器柳叶刀,他还真不一定能劈不开这道磨盘。     “你作蔽!”古少行看着陈津道,恨恨说道,“镇压符只有金丹期的符篆师才能画得出来,你一个三目珠初期的符篆师是不可能画得出来的,唯一的解释是这道镇压符是其它高明的符篆师在比试前赠于你的,这是不符合比试规则的。”     白望严看向白无瑕,问道:“无瑕,这道镇压符可是你找人画的?”     “我并没有找人画符。”白无瑕眉头紧锁,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白望严懊恼道:“这小子这下要害惨白家了,冒充符篆师是要被罚大量精石和金钱的,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他上场。”     场中的古少行害怕陈津手中还有高明符篆师给他的其它符篆,一时也不再急于攻击陈津,转身对值裁道:“白家作蔽,请值裁明断。”     值裁点了点头道:“我一定会秉公处理的。”转身看向白望严道:“白爵爷,家族会试是为了让年轻子弟展示他们自己所学的本领,而不是假他人之手,你白家借他人的符篆来进行符篆师的比试,违反了家族会试的规则,现在取消你们的比试资格,至于罚什么,比试结束之后再定。”     “我……”白望严气得说不出话,此时事实已定,解释也无济于事,转头瞪着白无瑕道,“这都是你干的好事?我说过不带他来的,你却非要带他来,这下惹出祸来了吧!”     看着白家内部出现矛盾,古少行脸上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心里十分得意。     陈津肃然道:“谁说这符是别人画的?这就是我画的符。”     古少行挑起眼角问:“不要用这种没有证据的低级谎言来狡辩,你三目珠的境界怎么可能画得出镇压符?”     “那我就现场画一道出来给你看看。”陈津拔出腰刀,将精气灌输进刀身,再从刀尖释放出来,以刀为笔,在虚空中画符。     这把刀是白家为家丁所配的上品灵器的武器,并不能把陈津体内不稳定的精气调制顺畅。陈津也没打算一遍就画出镇压符,一遍不成功就再来一次。     陈津凝神静气,尽力地去控制体内的精气,长刀舞动,吐出的一道道暗金色的线条,迅速在虚空中交织出一幅闪烁着光芒的符篆。整个过程优雅从容,流畅自然,抑然顿措之间大家风范自然流露,看台上的观众居然看得呆了,在观礼席上有一个高明的符篆师,就连他也不禁神往,这种随手拈来,道韵呼之而出的境界正是他所向往的。     陈津长刀一按,刀尖点碎凝聚在天空中的符篆,轻喝道:“毫尘千钧,镇压!”心里期盼着:让我成功吧!     不知是人品爆发,还是努力结果,咒语念完,天空中再次响起一声闷雷――镇压符画成功了。     本来想看陈津笑话的古少行听见声音,脸色惊变,抬头一看,一个巨大的磨盘虚影再次当头砸下,不禁骇然道:“怎么可能?”匆忙间再次扬起手中的柳叶尖刀劈向虚影磨盘。     砰!     磨盘再次被劈碎。     古少行寒着脸道:“就算你是符篆师又如何?照样奈何不了我。”他绞动长刀,四周顿时风起云涌,而后长刀横划,大喝道:“风卷千叶!”     从长刀上涌出一股强大的精气,精气化作叶片状的透明利刃,在风的吹动下,扭成一条形状不规则的长带,发呼呜呜的风响声,射向陈津。     风中的利刃角度变幻莫测,规迹飘忽不定,让人难以躲闪。     “金钟护体!”陈津抖手施出金钟护身符,符篆燃烧,立即出现一口闪烁着金光的大钟将他罩住。     这金钟护身符是陈津云边鸿那里学来的,当时对其中的所含的道韵并没理解透彻,在被捉来的船上,他被关押在船舱里,静心苦想,也想明白了其中所蕴含的道韵。     风中的利刃射在金钟上,发出一阵密集的叮叮当当的响声。     金钟将精气所化成的利刃全部挡下,但也因受损严重而消散,陈津心道:“我若挡不住,还不被你射得千疮百孔?也该到我反击的时候了。”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