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九十七章 家族会试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九十七章 家族会试

    更新时间:2011-11-21     从花园回房后,陈津一夜睡得安稳,第二天早早便起床了,来到在后院中一处安静的地方,盘膝坐下,开始静心修炼,周围植物的草木灵气,池塘中的水之灵气,为他的修炼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当太阳升起时,阳光普照,阳光中的灵气,更是为他提供了充足的能量。     修炼一段时间后,陈津感到身轻气爽,精力充沛,寻到一处隐蔽的角落,画出几道符篆藏在身上。     如今也不知道画出的符篆是否成功,但是在这个陌生的帝国,处处隐藏着危机,准备几道总是没错的,但也不敢画多,那样不但劳力伤神,而且影响修为。     吃过早饭,白家的人全部集中在前院,列出阵势,恭送去参加家族会试的队伍离开。白望严记得,曾几何时,这种场面异常热烈振奋,人们欢呼雀跃,似乎是胜利在握。可如今,白家没落,几届家族会试上都沦为末尾,这种送行仪式也已成为象征,如果有人说出“祝白家在家族会试上名列第一”的话来,反而会让人感到浓浓的讽刺意味。     白望严也只是象征性地说了几句没有丝毫豪情的场面话,然后苦涩地挥了挥手,领着去参加家族会试的队伍出发了。     按照家族会试规定,每个家族除了参与比试的人外,只允许带六十人去参观比试,白家人之多,自然只能去一少部分。在白无瑕的关照下,陈津这个初入白家的家丁就享受到去参观家族会试的待遇,让很多想去却去不了的白家家将羡慕不已。     白望严和白无敬坐在柔软舒适的华丽马车内,白无瑕却骑着马在前领路,陈津不得不承认,白家这两个大老爷们儿是安逸惯了,难怪白家会没落。     家族会试的场地设在帝都,天元城就建在帝都的中心。一般人可以进出帝都,但想要进入元首居住的天元城就难了。     白家属于离帝都比较近的家族,在晌午时分,一行人就来到帝都,吃过午饭,稍做歇息,共同来到会试场地。     陈津发现这个会试场地,相当于古罗马的竞技场,比太霄门的道试坪还要大,四周高高的看台上,已坐满了来参观会试的观战者。在会试场地的最佳观看处还设有一个观礼台,可供三十多人就坐,显然是为帝国内有名望的人士所准备。     此时观礼台上也已坐满了人,唯有最中间空出几张宽大精美的椅子。     陈津看着那几张椅子,想着到底是什么大人物将会坐在哪里。     白无瑕轻轻碰了一下他,道:“别发呆了,那是帝国元首和他的夫人及儿子的位置。现在他们还没来,等他们来时,家族会试就正式开始了。走,跟我去前面为白家预留的区域就坐。”     能让一个帝国的元首到场观看,可见家族会试的重要性。     没过多久,在万众期待下,陈津看见一个仪态威武的中年出现在观礼台上,他穿着灰白长袍,上面绣着威威的圆象。外面披着一件紫色斗篷,显得轻松,却又不失高贵。     在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位雍容华贵的美妇人和一个一脸稚气的少年。     突然有人高声喊道:“陛下驾临,行礼!”     陈津一愣,心道:原来他就是帝国的元首,行礼?怎么行礼?是跪下去吗?     会试场内所有人肃然起身,一脸的虔诚与尊敬,左手抚在胸前,身体深深弯了下去。     陈津依样画葫,也学着那些人的样子,弯身行礼。     许久之后,礼官又高声喊道:“礼毕~”在他喊完之后,众人这才站起身来,重新坐好。     在帝国元首的授意,有一个高士进行一番开场演说,演说振奋人心,又充满挑唆意味,比如“帝国需要的是强者,而非弱者”,“强者该得到尊崇的地位,弱者,请交出你的权利”,“家族会试,就是检验强者与弱者的比试,弱者就要被淘汰,你们家族的尊严会因此蒙羞,甚至被别的家族替代”,“有了比试,也会让人充满激进之心,让我们为了帝国的强大,共同努力吧”。     声音以精气发出,响彻全场,演说之后,家族会试正试开始。     各大家族派人上前抽签,选定对手。或许是天意弄人,第一轮的比试,毛家就遇上了门家,而白家遇上了康家。     首先进行比试的是毛家与门家。因为毛家的毛昆与门家的门志于在海上内斗,结果毛昆死亡,门志于重伤,这两大家族如今是仇恨满胸,并且在海上内斗时让陈津葬身大海,惹得元首大怒,这两家如今都想展现出强势的一面,来换回在元首心中的好感。     门家和毛家第一场单人对决由门家的门志杰对毛家的毛天傲,这两人都是归一境初期的修为,不但道术高,而且所使的法宝武器都是法器级别,所发挥出的战力让陈津暗自心惊。     参加家族会试有年纪限制,可以说上场比试的各个家族修士都是年轻才俊,他们就有如此实力,那他们家族内那些强大高手的实力又会强到什么地步?与中原各大门派的掌教相比又如何呢?如果他们去侵略中原大陆,中原修士又能否抵挡得住?     经过一番苦斗,在第一场单人对决中,门家的门志杰胜出。     在间歇休息时,康家的观战人群中,一个青年扭头看见白无瑕,将身子俯近来,一边摇着折扇,一边轻笑道:“白小姐,毛门两家比试结束之后就轮到我们两家了。不知白小姐的消耗的精气是否恢复过来了?白家遇上我们康家,看来今届家族会试又要以三战尽墨而惨遭淘汰喽~”     陈津认出来这个青年,就是自己在海中淹淹一息时,他不但不解救自己,还用海浪将自己打开,并且将寒气中入到自己体内,如今又看见他的这副嘲讽的嘴脸,心中恨意油然而生,不由握紧了拳头,可现在不是动手的时机。     白无瑕冷冷瞥了康清晨一眼,面对对方的冷嘲热讽,她心中气闷,可无奈自己家族的实力确实不如康家。     看见白无瑕受气,陈津对康清晨的恨意又多了几分,用眼角余光瞥了康清晨几眼,而后不耐烦地向白无瑕问道:“白小姐,这人是谁呀?”     话一问出来,康清晨脸色立变,一脸的不快,心中气道:这个家丁居然不认识我,不认识我也就罢了,可他明明能看出我在康家的地位,但在询问的时候居然用那副轻浮的表情,居然还不加尊称,他应该问:“白小姐,请问这位公子是谁?”     白无瑕见陈津一句话就把康清晨的气焰打压了下去,刚才窝在心里的气消了不少,轻笑道:“这位就是康家的三公子康清晨,不但道术厉害,脑子也厉害。”     陈津若有所悟地“哦”了一声道:“脑子厉害倒也罢了,关键是他的心还够狠,以后我得小心点,我怕我打不过他。”     康清晨已气得咬牙切齿,眼冒火花,恨不得抢拳将这个可恶的家丁砸死。     坐在康清晨旁边的古少行见康清晨被气得够呛,忙道:“康少爷不必和他们一般见识,一会比试时,给他们点厉害瞧瞧就是了。”说完,挑起眉头问白无瑕:“白小姐,一会第三场符篆师的比试白家谁上啊?我可是等不急了啊!这就是你不嫁给我的后果!”
推荐阅读: 《狂妄武尊》 《异界之狂龙逆天》 《战魂啸》 《出名太快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