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嫁给我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嫁给我

    更新时间:2011-11-15     白无瑕镇定自若,沉着冷静,而他的哥哥却是又急又慌,六神无主。     陈津暗道:这兄妹两人处事真是有天壤之别啊!放出一道灵识探查,发现白无瑕的哥哥不过是两仪境中期的修为,与白无瑕相差甚远。     白无瑕并没有对陈津多么重视,在她的安排下,陈津得到一个护院的职务。陈津发现,白家很多人的修为都在金丹期之上,像他这样的三目珠初期的修为,也只能沦为家丁护院,并且是其中的弱者。     稍稍熟悉白家之后,陈津暗自心惊。白家家势之大,强者之多,超出了陈津的想象,若以实力而论,胜过中原的很多名门大派,而这样强势的白家,在帝国的八大家族中却是排名末尾,其它家族的强大可见一斑。     第二天上午,陈津换上了一套守卫专属的暗紫色的缎面长袍,腰胯长刀,显得神采奕。     带领陈津的一个护院伍长拍了拍陈津肩膀,笑道:“你小子穿着这身衣服出去,别人一见即知你是白家的家丁,一般人是不敢为难你的。”     陈津客气道:“我初到白家,很多事情还不明白,以后还请大哥多多照顾。”     伍长名叫白勒,摆出一副老大哥的模样道:“白家是帝国大家族,势力庞大,关系复杂,在白家说话办事都要小心,否则闹出了事情我也保不了你。不过你在我的手下,我自然会罩着你的。”     陈津想起白无瑕的哥哥,问道:“白家的继承人是白小姐还是白少爷?”     白勒道:“白少爷与白小姐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若论实力,当然得是白小姐,不过她生为女儿身,依家族传下来的规定,她是不能继承家族大业的,所以白少爷才是白家少主。”     陈津点点头,恍然明了,心中对白无瑕感到惋惜,同时也感到钦佩,为了这个白家,她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辛劳。     “走,随我去前院迎客。”白勒扶正腰刀,对陈津道,“一会儿会有数十名家丁到场列队迎客,你要恭敬地站好了,不要失了礼数,这是一个大人物。”     陈津好奇问道:“什么客人?”     白勒道:“是家族为了应对明天举行的家族会试,特意花重金请到的一个年轻的两仪境的符篆师。”     陈津又问:“白家没有符篆师吗?为何还要请?家族会试又是怎么个比法?”     白勒惊疑地打量着陈津道:“你是不是帝国的人?”     陈津心中一惊,急忙摆出个尴尬的笑脸道:“我当然是帝国的人,不过我之前在山林中跟随师父修炼,没见过世面,所以才不知道,还请白大哥告诉我。”     白勒没有多想,向他讲道:“白家不是没有符篆师,而是符篆师级别太低,上不了场面。家族会试中,八大家族抽签分组,两两对阵,胜者晋级。两个家族对阵时,将进行三场比试,第一场是两人对决,就是每个家族挑选一名高手进行比试;第二场比试是四人比试,届时两个家族各挑选两名高手比试。”     陈津问道:“二对二?”     白勒点了点头,接着道:“第三场比试是符篆师的比试,也就是每个家族各出一名符篆师进行比试。白家的实力虽强,但与其它七大家族比起来,还是稍显弱小,前两场比试如果能侥幸赢一场,那么这个符篆师再赢的话,白家就胜出了,是以白家对这个符篆师很看重。”     陈津心中暗忖:这个帝国的家族会试,不但有个人对决,还有双打比试,连符篆师也囊括上了,这种比试倒是很有意思。     看见白勒已经往前院走去,陈津跟上去又问道:“白大哥,白家将会有谁参加家族会试?”     白勒道:“家族会试,有年龄限制,家主那一代的人年纪太大是不允许参加的,白家年轻一代中,白小姐的实力最强,她肯定会参加第一场的单人对战。第二场二对二的比试,谁会代替白家参战就不好说了,因为有几个人的实力差不多。第三场的符篆师对决当然是我们正要去迎接的符篆师参加。”     走了几步,停下脚步,回过头又对陈津道:“你就不要妄想了,我三目珠后期的实力都无法参加,你三目珠初期的实力就更加不行了,这比试关系到家族的至高利益,不是你我的游戏。”     “嗯,嗯,我只是问问。”陈津点头应道,跟在白勒身后继续往前院走。他一直想问白勒知不知道一火拍卖行?一火拍卖行会将收来的法宝武器运到什么地方?不过他想这种大事白勒这个守院家丁的小头目十有八九也不知道,又怕问多了引起白勒的怀疑,于是只好作罢,等以后有合适机会再询问。     陈津来到前院,看见一道红地毯从大门口开始铺起,穿过前庭,直铺到正堂门口。在红地毯的两旁,分别整齐站着白家的数十个家丁。正在他四处打量时,白勒警告地瞪了他一眼,示意“老实点,不要东张西望”,然后引他站到正堂门口。     正堂内明显是重新布置过,摆置整齐,一尘不染,显得十分隆重。     堂内只有两个精心挑选的漂亮丫环,白家家主白望严带着少主白无敬,女儿白无瑕,以及族内有身份的人全站在大门外等候着。     陈津心道:白家几乎是举家迎接,这个年轻的符篆师派头可真够大的啊!转念一想:白家之所以如此隆重,肯定不会是无的放矢,如果这个符篆师帮助他们白家胜出,白家得到的好处肯定是难以计量。     “古老弟,欢迎,欢迎,快请进!”     一道宏亮的响声传来,陈津循声望去,只见白望严满脸堆笑,毕恭毕敬地领着一个身材高瘦的青年踩着红地毯走来。     “来了,站好!”白勒看见陈津在偷偷张望,忍不住小声提醒一句,陈津急忙肃然站好,目不斜视。     少顷,白望严已领着那个姓古的青年符篆师进入大堂,其余之人紧随其后。     一入正堂,白家少爷白无敬立即吩咐丫环:“上茶,上茶,快上茶!”他之所以如此殷勤,是因为他知道这个符篆师可以帮助白家,而白家迟早是他的。     在青年符篆师路过陈津身旁时,陈津忍不住放出一道灵识探查,发现他果真是两仪境的修为,并且是两仪境的后期。这个青年符篆师比陈津大不了几岁,或许是如此年轻就有如此修为的缘故,他走路时目光微抬,脸上似笑非笑,带着一股骄傲之色。     白无敬从丫环手中接过茶,亲自送到青年符篆师的手中,腆着笑脸道:“古大师请用茶。”     青年符篆师接过茶碗,随手放在茶几上,对这个白家少主根本没加理会,转头对白望严道:“白爵爷,我今日来白家是有一事说明。”     白望严忙道:“古老弟请讲。”     青年符篆师道:“经过我再三考虑,古少行决定加入康家,代表康家参加家族会试。”     “什么?你要代表康家参加会试?”     白家众人无不惊讶,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仿佛风和日丽的下午突打了一记闷雷。白家人隆而重之的热烈欢迎,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一时都呆住了。     白无瑕看了古少行半晌,平静问道:“古大师,是不是康家给了你更多的好处?”     古少行轻轻一笑,答案不言而喻。     白无瑕不躁不怒,又问道:“那要如何做古大师才肯加入白家,代表白家参加家族会试呢?”     “要我代表白家出战,除非白小姐你嫁给我。”古少行眯起眼睛着着白无瑕,嘴角上扬,露出一个阴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