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大海漂泊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大海漂泊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11-13     听说大统领处于劣势,陈津关切之情泛滥,大骂副统领毛昆可恶,悲愤交加,几乎要潸然泪下,闯进船舱来的受伤汉子不禁被他真挚之情所感动。     陈津气愤道:“兄弟,帮我打开牢笼和镣铐,我要去帮大统领杀了毛昆那个混蛋!”     “帮你打开牢笼和镣铐?”受伤汉子多了一丝戒备,想了下道,“我不能放了你,你是元首想要的囚犯,放了你我就得死。”     陈津大声斥责道:“你到底有没有分清形势?你到底关不关心大统领?你仔细想一想,不放我你就不会死吗?毛昆若是杀了大统领,照样会杀你的。放了我,我帮大统领杀了毛昆,你们还有一条生路!”     话音刚落,船体猛地一震,比先前都要猛烈,两人同时愕然,船上的大战似乎到了紧要关头,但是两人没有觉察到了舱壁上的裂痕在这次震荡中延长了许多。陈津道:“这是我给大统领的镇压符,他连镇压符都施展了,显然是无计可施了,再耽搁下去,大统领就要被毛昆那货杀了!快帮我打开牢笼和镣拷!”     受伤的汉子被陈津一顿训斥,又是一番催促,又见危急万分,心神早已乱了,再一想,陈津的话确实是有道理,当即心一横,道:“那好,我放你出来,可是……可是我没钥匙?”     “要什么钥匙,拿出你的兵器将这铁笼斩开就是了。”陈津从他的话中得知,这人的心神确实乱了,连这么寻常的事情都想不到。精气无法运转的修士等同于平常人,是打不开这精铁牢笼和困仙镣铐的,但是实力稍强的修士凭借着兵器绝对可以打开。     受伤汉子慌忙道:“那……那你退后一步,我先斩开这牢笼放你出来。”说着扬起手中的长刀,运气使力向着牢笼的铁柱砍去。     咣!     长刀砍在牢笼中,溅起一抹火星,铁柱居然没被砍断。看来这精铁牢笼很是坚固,也可看出他们是想把陈津困的严实,不能让他轻易逃脱。     “用上道术,再加把劲!”陈津催促道。     “好!”受伤汉子再次扬起长刀,刀上泛起一层青蓝色的光晕。“嗨!”低喝一声,长刀再次砍下,乒,牢笼的铁柱被砍断一根。     受伤汉子使劲把铁柱掰开,露出一个空隙,陈津也从牢笼中闪了出来,举起手道:“把我手中的困仙石铐也斩断。”     受伤汉子道:“到船舱外面,这里光线太暗,我怕看不清楚,把你手给斩掉了。”     “好。”陈津刚要像舱外走去,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轰~     船体这次比前几次震动得都要厉害,陈津不由得一个踉跄,扶着船舱壁才站住。这一扶不打紧,陈津心中猛地一惊,他清晰地感到船舱壁上的裂痕在扩大延长,手掌同时触着了冰冷的海水。     “糟糕!”陈津惊恐地大叫一声,向着舱门外猛冲。情急之下,他忘记了脚上还有镣铐,由于步子迈得过大,一下被绊倒在地。     与此同时,嚓咔一声,船舱崩裂,海水倒灌而入。     陈津被囚的是底舱,船上的人似乎还没发现到下面这种状况,仍在做着殊死搏斗,船体又是一震,船舱多个地方出现裂口,并且越来越大,海水从多个方向涌进来。     轰隆隆~     猛烈的海水奔流进船舱,瞬间填满了船舱,并且向舱外涌去。陈津双手双脚被困仙石铐拷住,不但体内精气无法运转,而且连游泳都受到限制,和普通人一样,在海水里痛苦地挣扎着。     船面上的拼斗如火如荼,各种施设被毁,大船早已没有了船的模样。两帮人发觉船只正在迅速下沉,顿时感到事态的危急,不由慌了神。这里离岸还有接近一天的航程,若想驭空而行,恐怕精气持坚不到那个时候,还没飞到岸就将掉入海中。     两帮人的拼斗已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这种慌乱反而给了一些人可趁之机。大统的人刚才处于劣势,吃了不少苦头,此时趁副统领的人慌神之际,将其斩杀,副统领的人奋起反击。     于是战斗仍在继续,整艘船已到了分崩离析的地步。     战斗并没有延续多久,片刻之后,在惊呼声中,大船沉入水中。战斗已经消耗掉了他们大部分的精气,面对沉船的灾难,他们已无力自救,有些人掉入海中淹死,有些人为了争夺浮木被对方杀死,有些高高飞起却因精气不足又掉入到海中……     一弯冷月洒下清幽的光辉,海面上波光粼粼。一船人在海面挣扎着,呼叫着,咒骂着,没过多久,海面上已看不到人影,绝大多数都已葬身大海。     在海水涌进船舱后,陈津拼命的从船舱中游了出来,在海面上寻到一块飘浮的木板。木板窄小,不足以让陈津坐上去,他只好用被拷住的双手穿过木板,将木板牢牢抱住。     如此,陈津只有头露出水面,整个身子都在水下,他奋力摆动双腿,驱使木板向远处飘去,如果被落入水中的那些人发现自己,他们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由于陈津脚上也有沉重的镣铐,游了没多久便已游不动了,好在已远离了那片场战,于是任由木板慢慢地向远处漂动。     海水冰凉彻骨,冻得陈津牙齿打颤,为了活下去,他只能以强大的意志坚持下去。大船航行尚需一天,这块小木板至少也要四五天才能漂到岸边,那时也许已经被冻死了。如果遇到风浪,漂动的方向发生改变的话,那更不可能到岸边了。     天亮时,陈津已冻的嘴唇发乌,面色苍白,虽然出现了阳光,但他感觉不到丝毫暖意。身躯已被冻僵,意识出现停滞,陈津告诫自己要坚持下去,但大脑已不听使唤,昏迷了过去。     好在他戴着镣铐的双手穿过木板,即使昏迷,仍然搭在木板上。     不知漂了多久,也不知漂了多远,在正午炽烈阳光的照射下,陈津幽幽转醒,浑身困乏无力,浸在水中的身体依然寒冷。     张开眼睛,无助地向远处一看,陈津惊喜地发现有两艘大船正向这边驶来。     “救救我……”陈津想大声呼救,可发出的声音小得可怜,如果再不上岸,真的要被冻死了。     行驶在前面的大船虽然没有听到陈津的呼救,不过依然向着陈津驶过来。     陈津闭上眼睛,松了口气,心中感谢上苍保佑,庆幸自己终于要得救了。     大船越来越近,陈津已可以看到船头站着的人,那些人似乎也看到了陈津。     一个戴着高帽的中年指陈津道:“少爷,你看,水面上好像有一个人。”     在高帽中年的旁边立着一个轻摇折扇的青年。他合起扇子,向陈津看了一眼,皱起眉头道:“晦气,凯旋而归居然遇着具死尸。”     高帽中年道:“他好像还有气。”     青年道:“若不救他,他过不了多久就得死,和死尸没什么区别。”     高帽中年问道:“那我们要不要救他?”     青年冷漠地看着中年道:“二图,你没听到我说话吗?我说他是死尸。你难道想把一具尸体弄到船上来?”     二图忙低头道:“少爷说的是,是二图湖涂。”     青年又看了看陈津道:“他居然挡着我们的航道,我珍贵的船可不想碰到他那肮脏的身体。”说着,手掌一展,一股螺旋风暴在手心形成。     二图突然道:“少爷别急。”     青年扭头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很是不耐烦。     二图阴笑道:“少爷,以后面船上的白无瑕的个性,如果知道他没死肯定会救他,即然如此,我们何不增加点难度,让她想救这人必须得消耗些精气,在即将开始的家族会试上她要是精气虚弱,那我们胜她就十拿九稳了。”     青年脸色一沉,随即情不自禁地笑起来:“这个主意不错!”他手掌一抖,手中的螺旋风暴旋转减慢,不过其中却透出冰冷的寒气,站在他身旁的二图不禁打个寒颤。     青年手掌向着陈津一推,风暴脱手变大,卷起一道一丈多高的海浪向陈津冲去。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