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九十章 挟制求符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九十章 挟制求符

    更新时间:2011-11-11     这个自称是船上副领统的男子居然让我帮他画制符篆?还是如此客气。陈津在黑暗中想看清这个“副统领”脸上的表情,却是无法看清。不过他心中清楚,这种客气并非是真的客气,如果对方得到符篆,肯定立即会翻脸无情。     他说话故意压着嗓子,虽然说是副领统,但陈津并不能确定,或许他根本不是副统领。     黑暗中,两人都在揣琢着对方的心思。     怔了怔,陈津道:“好,我可以为你画制符篆,不过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现在被困仙石铐锁着,精气无法运转,想要画制符篆,必须为我解除困仙石铐。”     副统领道:“这个是必然,不过在我为陈公子解除困仙石铐后,必须挟持陈公子。如果我让陈公子逃脱了,帝国元首会灭了我的家族。”     陈津心道:这个副统领不但能忍得住气,还够精明,是个难缠的人物。     副统领又道:“陈公子这次是肯定逃不掉的。虽然我不能放了陈公子,但陈公子若答应为我画制几道厉害的符篆,我可以保证接下来的几天里,陈公子可以过着舒服的日子。”     陈津听出了言外之意,“如果你不为我画制符篆,接下来的日子,我也可以让你生不如死”。思量少许,陈津道:“前途未卜,能换得几天舒服的日子也不错,就依副统领了。”     副统领轻轻一笑:“陈公子果然是明智之人,在下这里先谢过。第三天我会来找陈公子。”     陈津忙道:“副统领请留步,我还有一事。”     副统领停下脚步道:“请讲。”     陈津道:“副统领让我画符时,麻烦副统领将我的法宝武器带来,它们可以让我画符的成功率提高。”心道:到时精气恢复运转,又有了法宝武器,临时侍机或许就能杀掉他,逃走的机会也多了几分。     副统领轻叹了口气道:“我不能将你的法宝武器带来,不是我不帮你,而是帮不上你。这艘船主要就是押送你,你的法宝武器在另一艘船上,先我们一天出发了,估计他们后天就该靠岸了。”顿了顿,意味深长道:“我相信陈公子,即使没有那些武器也能画制出符篆。”意思是说:你就不要耍花招了,如果以此为借口画不出符篆,到时会有你好受的。     陈津无奈,没有妖刺,画符的成功率真的是惨不忍睹,可是说出去这个副统领也不会相信。如果相信了,那会更惨――解开困仙石铐画符,是自己逃脱的一个机会,他如果不让自己画符了,那么这个机会就溜走了。     副统领道:“陈公子安心歇息,我马上会派人为陈公子送来棉被和夜宵。”说完便转身离开。     不一会,送饭的矮壮汉子又来了,手中端着酒肉,肩头还搭着一床被子。     陈津也不客气,将被子从铁柱缝隙拽了进来,然后开始大吃起来,心道:看来这矮壮汉子和那个副统领是一伙的,那个副统领倒也是个痛快的人,说弄就弄来了。他对我这般好,无非想让我给他画出符篆,由此也可看出,他说的那个什么会试对他们家族来说应该很重要。     接下来的两天,陈津的伙食果真是大有改善,按点按顿,酒肉俱全,还有点心可吃。     这天夜里,陈津正准备睡下时,船舱的木门被人推开,一个人影走了进来,然后将门关好。     噗!     一盏油灯油冒出火苗,照亮了船舱。油灯被一个穿着黑色斗篷,戴着一暗灰色面具的人托在掌上。他将油灯放在一张桌台上,又将桌台挪到牢笼跟前,对陈津道:“陈公子,明天午后,船就该靠岸了,今天晚上劳烦陈公子画几道符篆给我。”说着,拿出笔墨纸砚,递到牢笼中。     陈津虽然是初次见他,但清楚知道,他就是那个副领统。没想到他是如此小心,居然穿着斗篷,戴着面具前来,虽有灯光,却依然看不清他的面目。如果能够看清他的面目,在上岸时,就可以向他的对头揭穿他的阴谋,让他们内斗,自己趁机脱逃,可是现在不清楚他的身份,也看不清他的面目,如何告发他?     陈津举起双手,又走了一步,弄得手铐脚镣发出响声,意思很明显,被困仙石铐拷住,是无法画符的。     “陈公子,请你到笼子边上来。”副统领也向牢笼靠近,手中已多了一把弯勾。走到陈津近前时,含首对陈津道:“陈公子,对不住了。”手一抬,弯勾勾住了陈津的脖子。     “中品法智?”陈津一下子看出了这把弯勾的品质,心中顿时一惊。先前他已经探查过,这个副统领是金丹两仪境的修为,如果金丹两仪境的修士使着一把中品法器,就是陈津精气可以运转,法宝全部在身时也不敢轻视。     副统领语气平和道:“不错,这是中品法器。陈公子是聪明人,即使你在全盛状态下,我也可以轻易的勾断你的脖子。”     “明白。”陈津点了点头,自己若有什么不轨的动作,他绝对有能力将自己脑袋割下来。     副统领掏出钥匙,递给陈津道:“陈公子,你可以打开困仙石铐了。”     陈津老老实实地将手脚上的镣铐打开,略一调息,被封多日的精气又恢复了运转,久违的力量重新充满了身体。可他仍不敢妄动,锋利的弯勾就勾在脖子上,性命捏在别人的手上。     副统领道:“陈公子,困仙石铐已经解开了,你可以画符了。”中品法器级别的弯勾始终不离陈津的脖子。     陈津道:“副统领,要画出成功的符篆可能需要些时间,你应该知道,画符是有成功率的。”     副统领道:“这个我知道,但是我相信陈公子的成功率不会太低。请陈公子先为我画一道镇压符。”     “好。”陈津微微一笑,蹲在地上,展开符纸,笔蘸朱沙,开始画符。心道:我画出的符篆连我自己都分不出是成功还是失败,你又如何会知道?     陈津并没有展示出自己在画符上的全部造诣,慢吞吞地画出了一道镇压符,尽管如此,他画符的迅速仍然让副统领惊讶不已。     副统领一边凝神戒备,一边去观察镇压符,失望地摇了摇头道:“陈公子,这道镇压符失败了。我虽然不会画符,但我见过镇压符,还是能鉴别出真伪的。”     陈津叹了口气道:“俗话说三天不练手生,多日未动过笔,感到有些生疏了,我再为副统领画一幅。”暗忖道:这个副统领果然不简单,他对符篆术也有所了解,不过如果不是我在最后阶段故意将道韵画错,他也发现不了,这不过是一次试探而已。     再次动笔,陈津神情认真地在纸上挥画起来,副统领专心的看着,毫不放松警惕。不多时,又一道镇压符画完。     副统领面露喜色,说道:“陈公子在符篆术上的天赋果然超凡,稍稍熟悉之后,便画出了道韵完全正确的镇压符。”     陈津这次是真的在用心画符,只是把画符的速度放慢了,这一道镇压符道韵完全正确,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成功的符篆,因为他体内精气不稳,他自己也无法鉴别。     副统领按照常识判断,道韵正确,符篆便成功,他又怎么知道陈津体内精气不稳呢?     陈津长长喘了口气道:“副统领,我的精气刚刚恢复运转,还不是很流畅,如今连画两道镇压符,感到有些累了,可否先休息一下?”     副统领道:“今晚打扰陈公子休息,实在抱歉。陈公子请先休息,我明日早晨再来。另外,请陈公子再把困仙石铐戴上。”     有弯勾挟持,陈津无可奈何,只得顺从地将困仙石铐重新戴上,体内精气现次被封住。     副统领问了符篆咒语,捧着自认为是成功的镇压符,美滋滋地离开了。
推荐阅读: 《出名太快怎么办》 《狂妄武尊》 《阿鼻地狱》 《狩猎在地球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