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们合作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们合作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11-03     太霄门的掌教之位本该是由元利来继承,是贞吉设计将元利囚禁在谷底,从而窃取了掌教之位。贞吉害怕元利知道自己窃了掌门之位后更加不会说出有关玉石的下落,是以才故意透露出信息,告诉元利自己并没有窃取他的掌教之位,想以此来搏得好感。     这种秘事,关系到贞吉个人名声以及在太霄门的地位,他又怎肯当众说出来。     贞吉波动的神情在瞬间归于平静,威严地看着陈津道:“陈津,你这太霄门的叛逆之徒,休要在这里胡言妄语,我何时说过我杀了元利?这不过是你一个人的臆测而已。我也是近年来才知道元利隐居在太霄禁谷,他不想让人打扰他的清静,是以我才没有告知众人,如果元利死了,那肯定是你所杀。你这叛徒,杀同门,弑师长,真是大逆不道,如今又与妖族勾结,侵入正道,人神共愤,今天我就诛了你清理门户,匡扶正道!”     贞吉失口否认杀元利之事,陈津一笑置之,也不想与他争辩,自己心中清楚就够了,即使其它人相信了真相,此时断然也不会帮助自己。     各大门派的掌教和门中的高人都齐聚在这里,虽然其中绝大数人在山谷中被妖族大能打伤,但他们此时联手的实力即使全盛时期的陈津也无法抗衡。     如今陈津会召神邪术和身有白玉的事很多人都已知晓,纵然太霄门饶了他,其它门派也不会放过他。     事情一波接着一波,刚出现转机,又出现危机。     万紫初收起的翅膀,呼的一声又张开来,傲视群雄道:“虽然你们其中有几个归虚境的高手,但今日我若拼死要将他带走,你们也拦不住!”     贞吉淡淡一笑,并不为意,说道:“你这妖孽的速度我们刚才已经见识到了,凭你的速度,你若想走,我们确实拦你不住,不过你若想带上他,我怕你是走不了。”说毕,又将目光落到站在陈津身边的云边鸿身上。     陈津心知肚明,他这是拿云边鸿要挟自己,既使自己走得了,云边鸿也逃脱不了。     云边鸿也领会到其中暗含的威协,视死如归道:“陈津老弟,你若走得了,尽管走,不必在乎我。”     贞吉道:“云庄主,我太霄弟子牧野是你女婿,也算是姻亲,可是你居然也不肯把青玉交给太霄门,未免太无情无义了吧?青玉本该由天下正道修士共享,你却想一人独吞,这种胸襟未免太狭隘了吧?如今你又与陈津这妖孽交好,也已坠入妖道,青玉更不能留在你手里了,今日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听贞吉说完,陈津耻笑道:“大道理讲得真是好听,若我不是当事者,我还真要被你忠贞的道义和宽大的胸襟所折服。现在我只想告诉你们,并不是云庄主不交出青玉,是他根本没有青玉可交。”     “胡说!”灵隐派的副掌门杨虚河站出来道,“云边鸿举行选婿大会时,我让我的侄儿杨水桥带着青玉送给云边鸿,以示诚意,青玉明明被他收为礼物,他怎么会没有青玉呢?”     陈津打趣地看着杨虚河道:“杨副掌门,你可真是大方啊,居然将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云庄主。既然送出了,你为何又要讨回去呢?这难道是一个大派副掌门该有有作风吗?咦!你脸怎么红了?”     杨虚河脸本来没红,不过经陈津一说,脸顿时红了,急眼道:“老夫当时并不知道那块玉是开启宝库的钥匙。”     陈津笑道:“那就是说你是有眼无珠了。”     杨虚河气极败坏道:“哇啊啊,气死我了,各位道友,还不赶快将这几个妖孽拿下,难道你们想等他恢复了精气将玉石带走吗?”     陈津轻笑道:“今天我就不走了,看你们能奈我何?实话告诉你们,云庄主真的没有青玉,因为青玉在我手中。”     “什么?青玉在你手中?”     群雄无不惊讶。     陈津拿出青玉在杨虚河眼前晃了晃道:“送了礼又想要回去的杨副掌门,你看看,这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青玉。”     “对,就是这块青玉。”杨虚河惊叫出来,奇怪问道:“这块青玉怎么在你手里?”     到了这个地步,陈津也不再害怕,如实道:“你侄子在选秀大会上败在了牧野手中,他心中认为是因为我的缘故,结果在半路截杀我,不过他并不知道我会召神术,结果你想呢?最后我从他身上找到了这块还没来得及送给云庄主的青玉。”     杨虚河红眼道:“我侄儿失踪,原来是被你所杀,我要杀你偿命。”     贞吉似乎想到什么,冷声问道:“欧阳远、文芩和你一起去的天伦城的拍卖行,云边鸿拍下了白玉送你,白玉是不是也在你手里?”     “不错。”陈津又拿出一块白玉。     “那居然有两块玉石?”     群雄惊讶的面面相觑,俱是不敢相信。     万紫初这下也大为惊讶,还带产怨恨道:“你居然有两块玉石,当初我问你是不是有玉石时,你居然说没有。”     “呃,我的意思是说我没有三块玉石。”     “你……”万紫初一时无语。     陈津拿着青白两块玉石,对贞吉道:“如今三块玉石都有了下落,可见在禁谷之底的元利真人并不知道玉石的下落,你居然为了寻找玉石将他囚禁在谷底六十年,最后还将他杀了,我一定会为死去的元利真人讨个公道。”     贞吉道:“我早说过,我并没有杀害元利,杀害他的是你,今日你插翅难逃。”     陈津有持无恐道:“谁说我要逃了?我要堂而皇之的离开。”说着握紧手中的两块玉石道:“现在你们谁敢过来,我立即捏碎这两块玉石,你们不会认为我连这点实力都没有吧?这就是所谓的玉石俱焚。”     这个威胁果然起到作用,群雄无不变色。几个与陈津并无实质恩怨的门派生怕太霄门和灵隐派的人气上心头,一怒之下出手,造成不可挽回的恶果,立即告诫道:“太霄门和灵隐派的各位,切不可一时冲动误了大事,如果玉石碎了,我们就开启不了宝库。宝库才是重中之重啊!”     “是啊,我们是修道之人,那位飞升前辈留下来的宝库对我们的价值不可估量。”此时局势很微妙,莫不说太霄门和灵隐派的人不会出手,即使他们出手,其它门派也会横加阻拦,造成几大门派之间的内战。     什么恩怨,什么仇恨,什么正邪,在利益面前统统都是扯淡。陈津在心中鄙夷地冷哼一声,见无人敢对自己出手,抱拳道:“既然各位如此深明大义,那我就离开了。云庄主,我看你带着家眷随我去百秀城吧!”     陈津先前虽没明说,不过他使出本该属于朱粼的烈阳剑,灵隐派的人也都猜到了,百秀城是被他攻占的。     一场大战,云家山庄诸多屋宇遭毁,何况正道之地从今往后也难以容下他云边鸿。云边鸿略一思索道:“那好,我就随陈老弟去百秀城。”     所有正道大派的掌门和高手怕陈津捏碎玉石,个个投鼠忌器,不敢出手,可是就这样看着他堂而皇之的离开,心中不甘,却又想不到能留下他的办法。     “陈津,留步!”看着陈津转身离开,无极门的掌门太冲真人急忙喊道。     陈津转过身,握紧玉石的手掌扬了起来,问道:“你想怎样?”     太冲真人抬起双手,示意没有敌意道:“我不想与你动手,你莫要激动,关于玉石的事我们可以商量商量。现在黄玉被我们正道人看守,无人可以取走……”     万紫初在陈津耳边低声道:“北原荣家交出黄玉后,各大门派的确派出人,共同严加看守黄玉,一般人很难取走,我这次去,也是空手而归。”     陈津心道:黄玉来之不易,他们当然是要严加看守,不但要防备外人来偷抢,还要防止联手的门派将之偷走。     太冲真人继续道:“你继续拥有两块玉石,但如果没有黄玉,你也打不开宝库,不如我们合作,联手去打开宝库。”     “与妖孽联手?”其余人皱眉叫道,带着责怪之意。     太冲真人肃然道:“除此之外,你们有更好的法子吗?”     众人默不作声。陈津这家伙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居然想到了玉石俱焚这种阴招,现在无法从他手中抢到玉石,等他回百秀城,想要从他手中抢到玉石,更是不可能。     陈津笑道:“你们所有正道加起来只占有一块黄玉,而我一个人独占一青一白两块玉石,你们与我合作,怎么个合作法?将来的利益又几几分账呢?”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