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七十九章 姑娘是谁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七十九章 姑娘是谁

    更新时间:2011-10-27     裴玉短刀一划,就要与云边鸿动手,却听一个女子的声音喊道:“云庄主,这一仗我来替你。”     他扭头一瞧,便看到站在太霄门的队伍中,正欲望外走出的陈津。     苏文芩听到陈津要为云边鸿出战,皱起眉头,惊讶问道:“陈兰,你要做什么?”     陈津道:“云庄主身受重伤,这一战他怕是应不下来,我去帮他。”     “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三目珠初期的修为,以你的实力你斗得过三星境初期的裴玉吗?”龙雪枫白了他一眼,又道:“现在云边鸿已经与妖族站在一起,是正道的大敌,人人恨不得与他划清界线,你反而要与他站在一起,你就不怕别人也把你看成妖族?”     陈津扫了他一眼,肯定说道:“这个我并不在乎。”说完毅然走向云边鸿。     龙雪枫恼怒地跺了一下脚,转头向苏文芩等人道:“这个姑娘真不知好歹,她虽然不是太霄门的弟子,但她与我们在一起,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现在她公然要与云边鸿站在一边,别人会怎么想我们太霄门呢?”     木冉道:“在来的路上,她虽然对我们有帮助,不过她现在与云边鸿站在一边,想要对抗正道,为了斩妖卫道,我们也不能念及那一点情谊。”     杜希明轻叹口气道:“她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去帮云边鸿呢?”     苏文芩看着走向云边鸿的陈津,黯然神伤,带着痛惜之情,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她对这个姑娘很有好感,可现在却站在了对立面。     云边鸿看着一个年轻姑娘向自己走来,打量半晌道:“姑娘,云某并不认识你,如今的局势你还是与我远点好,免得受到牵连而丧了性命,再说以你的实力根本不是他们对手。”     陈津心中感激云边鸿的好意,还没开口说话,裴玉抢着道:“没想到你这女子也与妖族有勾结,今天我就先杀了你,再杀云边鸿。”说完将目光落到云边鸿身后的众多家眷身上道:“凡是与妖族有关的,一个不留!”     “对,一个不留,对待妖族如此,对待投靠妖族者,更应如此。”     “留之必将养成大患,祸害正道。”     “还说什么?杀了他们赶快收寻青玉。”     人群中有人轰然喊道。     陈津冷笑一声道:“打家劫舍,杀人谋财,这也是正道?狗屁!”说完也不再去理会他们,转过身想要对云边鸿表明身份。却听裴玉道:“好一个伶牙利齿的妖女,我先杀了你。”     裴玉见陈津不过是三目珠初期的修为,根本不用动用什么道术,身体如箭射出,手中短刀刺向陈津,想凭借着速度,一刀杀了陈津。     陈津此时背对着裴玉,余光看见裴玉袭来,伸手打出一道符篆,心中默念道:“咫尺亦方圆,乱向!”     符篆急速燃烧,化作点点光晕没入裴玉身体里。     中了标准的乱向符后,会失去方向感,追踪不到对手的方向,但是中符者往往会发觉不对,有些人会立即停下攻击而后退自保。而陈津此时施的这个乱向符经过改良,裴玉中了符篆并没有感到什么异样,只看到眼前敌人的身影轻轻往旁边移了一下。     裴玉疾射的方向也随之改变了方向,短刀追着敌人刺去,可是敌人的身影再次改变方位,裴玉身形一折,继续追了上去……     扑嗵!     裴玉一下掉进了湖里,冰冷的湖水一激,他头脑也清醒过来,心中惊怒莫名,暗道:我明明是沿湖而追,怎么会掉进湖里了呢?为何方向错了?他刚刚给我施的是什么符?     旁观众人亦是大惑不解,心道:裴玉这是在搞什么鬼?云边鸿和那姑娘明明没动,他却左冲右突,最后还跳进湖里去,弄得一身狼狈。     “是乱向符!”沈盖天虽然觉得这道符篆怪异,不过他钻研符篆术也不是一年半载,此时一语道破。     乱向符只有两仪境的符篆师才能画出来,裴玉一呆之下,顿时醒悟过来,这是云边鸿在捣鬼,气道:“云边鸿,死到临头你还敢捣鬼,你们这一男一女,一老一少,狼狈为奸,当众还敢如此苟合,真是不知廉耻。云边鸿,你们两个一起上吧,我倒要来领教领教你的符篆术,看看你的符篆倒底有多厉害!”     云边鸿却知道刚才那道乱向符十分精妙,不是自己所能够画出的,可是这个三目珠初期的姑娘为何能够画出乱向符呢?难道是别人给她的?     陈津对云边鸿道:“云庄主,你且去后方歇息疗伤,这里交给我就是了。”     云边鸿见这姑娘并不是莽撞,而是有所依仗,当即点了点头,退到后方,与众多家眷坐在一起。     牧野问道:“岳父大人,这姑娘是谁?”     云边鸿再次想了一下道:“我确实没见过这个姑娘。”     牧野道:“岳父大人仁义大度,帮助过不少人,或许是哪家的后人。”     云边鸿道:“不管如何,她能在危难关头挺身而出,这份胆量让我钦佩不已,只可惜今天的场面不是她一个人可以扭转的。哎~”     见云边鸿离开,陈津看着裴玉,正色道:“你不是想领教符篆术吗?我来奉陪。”     “那我就先杀了你这个妖女!”裴玉大怒。有了上次乱向的教训,这次他不再飞身过去近攻,而是掷出短刀,捏个手诀,短刀从四面八方砍向陈津。     “驭物术!”     旁观众人心中惊讶不已,他们其中有不少人也能驭物,不过能把刀控制的如此灵活,如此威猛的却是少之又少。     陈津左手拔出腰间牛犊短刀,一刀迎着裴玉指使的短刀劈去,精气从刀上涌出,化成一头扬起两蹄的牛犊,哞叫一声将裴玉指使的短刀踢飞出去。     “下品法器?”裴玉心中惊讶,这个姑娘的家底倒不少,若不是自己的短刀也是下品法器,刚才那一下足以砍断自己的短刀。     “这就让你惊讶了吗?”陈津卸下背在背上的妖刺开始迅速在虚空画符,如今妖刺被娟布包裹,只露出尖端,一般人也认不出来。     在裴玉还没反应过来时,陈津的符篆已经画完,一道符篆在半空闪烁着暗金色的光芒。     “毫尘千钧,镇压!”妖刺点碎符篆,轰隆隆,天空滚过一个闷雷,一个巨大的磨盘猛然从天空坠落下来。     “什么?他也能在虚空画符?     “不可能,他三目珠初期怎么能画出镇压符?”     “他画镇压符的速度比云边鸿和沈盖天还要快!”     旁观众人惊呼一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就连云边鸿也惊诧莫名,太霄门的弟子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姑娘有这种实力。     沈盖天拧着眉头,眼中杀意浓烈,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这道镇压符并不是陈津的全部实力,陈津甚至可让这个磨盘再大一倍。不过他的真实修为比裴玉高出不少,这个磨盘已足够。     砰!     磨盘轰然落下,砸在裴玉的身上。让陈津没想到的是裴玉的力量奇大,生生的将磨盘扛住了。     他虽然扛住了磨盘,但身躯也因此被压住,无法动弹。陈津扬起短刀劈了过去。     “裴玉这下死定了!”旁观众人不约而同想到。     嘭!     陈津短刀出人意料的劈在磨盘上,磨盘崩碎。     众人都看出来了,他施出的符篆术他可以化解,但他却用短刀将磨盘劈碎,显出了这一刀的威力,陈津这是在手下留情。     裴玉惊出了一身冷汗,本以为小命完了,可如今却安然无恙,不由呆住了。     陈津道:“我想杀你很容易,但今天不是时候。”转而扬声对众人道:“各大门派掌教被妖族所困,妖族即将进攻云家山庄,你们这些号称正道之士口口声声说要斩妖卫道,可你们现在在做些什么?”     有人道:“我们知道妖族要来进攻云家山庄,为了避免青玉被妖族抢走,所以才上门索要青玉,同时我们也要云边鸿告诉我们,他把我们掌教骗到什么地方去了。”     有人跟着喊道:“对,交出青玉,告诉我们掌教的下落,否则云边鸿只有死路一条。”     “真是糊涂!”陈津好言相告,这些人却强词夺理,些时不再想理会他们,冷眼扫过众人道,“要杀云边鸿,就必须先杀我,下一战你们谁来?”     气势威凛,又有刚才击败干脆利落击败裴玉的先例,如今在众人眼中他仍然只是三目珠的境界,不过却无人敢应战。     就在这时,一团细微的火焰射向陈津。     “改偷袭了吗?”陈津短刀一挥,就要将火团斩落,可是火团猛然炸开,变成数十个火星飞射向陈津。     陈津不屑一笑,这点伎量还难不住他,双手连挥,将火星尽数挡住。     可是几个微不可查的火星却沾在了妖刺上,突然间,包住妖刺的娟布一下燃烧起了。     “不好!”陈津暗叫一声,敌人的真正目的不是攻击我,而是想把妖刺上的布给烧掉,看看包着的是什么兵器。     陈津急忙连抓连砸,将妖刺上的火焰熄灭,可是已经晚了,布娟被烧掉一大半,妖刺裸露了出来。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武炼巅峰》 《子虚》 《楚天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