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七十八章 符篆对决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七十八章 符篆对决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10-26     面对沈盖天的挑战,云边鸿毫不怯弱,握着黑铁大笔,独身一人凛然走到场地中央,如此以来,与身后云家山庄的人就间隔了一段距离,以免一会儿比试时波及到他们。     沈盖天冷哼一声,踏前一步。     站在他身后的诸多正道修士皆不约而同的后撤,为这两大高手腾出更大的比试场地。     自认为实力强、不怕被道术的余波波及的退的少些,那些实力差的就退得远远的,唯恐受伤。     太霄门的弟子也纷纷退后,抬眼一眼,却发现陈津仍站在原处。龙雪枫见他迟疑,没好气叫道:“陈姑娘,你修为那么低,还不赶快退后?这两人的道术只要波及到你,你非死即伤。”心道:这姑娘是不是傻呀?     苏文芩立即上前将陈津向后拉开,温和道:“比试的两人都是归一境的强者,你不要靠得太近,站在我身后,若有余波袭来,我为你挡下。”     陈津也不去分辩,站在苏文芩身后,观注着场中的形势。     龙雪枫小声道:“各派弟子在攻进云家山庄时,云边鸿为了抵挡,已耗费了不少精气,这仗沈盖天没开打就已经占了便宜。”     听见龙雪枫的议论,陈津对云边鸿不禁多了几分担忧。     沈盖天一入场中,场面话也不说一句,一个鸡蛋大的铜球射向云边鸿。     铜球虽然去势很疾,但在场大多修士自信可以轻易躲开或是接住,但云边鸿似乎并没这么想,他神色凝重,挥手打出一道符篆,捏诀喝道:“金钟护生符!”     身体周围猛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色铜钟,将云边鸿罩在其中。     众人都在疑惑对付一个小小的铜球云边鸿为何要动如此大的干戈时,那个铜球射到云边鸿跟前,砰的一声轰炸开来,冒出一团火光。     当~     铜球爆裂后,碎片飞射在金钟,发出一阵响声。     众人无不惊讶,有些想明白其中奥秘的修士暗道:铜球中具然暗藏有爆裂符,如果是我与沈盖天对战,仅这一招就让我落败了。在一团火光掩盖下,铜那些金属碎片谁能挡得住?     陈津心中也十分惊讶,这分明就是一个小型炸弹。     铜球爆炸后,云边鸿的金铁钟罩居然将所有飞射而来的碎片全部挡住了,不过金钟罩闪了几下光芒后也消失了。     “果然有两下子,不过我今天非灭你不可!”沈盖天见云边鸿在爆炸中毫发无伤,拔出背上的两根短矛,攻向云边鸿。     云边鸿大笔斜划,笔尖锋芒毕露。     两人战在起,有时是道术攻击,有时是符篆突袭,你来我往,招招杀机潜藏,奇妙无比,让围观众人眼花缭乱,时而发出阵阵惊呼。     沈盖天与云边鸿都是归一境的符篆师,到了这一境界,会的符篆术远远不止书上记载的那么多,他们能综合、创新,又能琢磨出许多符篆术。     不过仅会符篆术并不够,他们道术也十分精湛,有些人在心中衡量着,即使他们不用符篆术,自己恐怕也不是他们其一的对手。     再斗数十回合,沈盖天所施展的符篆术越来越奇异。在场的各大门派弟子也有修习符篆术的,但沈盖天施出的符篆术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心中钦佩地赞道: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了,难怪沈盖天想要成为天下第一符篆师,他确实是有本领啊!     沈盖天所会的道术繁多,符篆术又很奇异,两者配合施展,变幻莫测,不过始终伤不了云边鸿。     云边鸿精心钻研符篆术,在道术上的造诣不如沈盖天,但虚空画符的速度却不是沈盖天所能及的。与陈津两次探讨后,云边鸿对符篆道韵的领悟也更上一层楼,以往很多不会的符篆也都学会了。     沈盖天的符篆诡异多变,刁钻狠毒,云边鸿的符篆术却是堂堂正正,大开大合。一时之间,两人难以分出高下。     云边鸿心道:刚才在门口时我已与多人对战,消耗了不少精气,而他那时尚未出手,精气无损,如果再缠斗下去,胜的肯定是他。     沈盖天心里也不好受,暗道:本以为可以依仗自己充足的精力迅度打败云边鸿,可是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能耐,时间不允许,我不能再和他斗下去,需速速解决战斗。     一念至此,沈盖天边打边道:“云边鸿,别以为我胜不了你,我是在等着你施出大气压力符,我好想领教一下大气压力符的威力啊。你一直不施出大气压力符,不会是还没领悟出大气压力符的道韵吧?那可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今天你一并将大气压力符交给我吧,免得放在你手里埋没了。”     沈盖天是知道我画不出大气压力符所以才敢大言不惭,风言风语,他这是在乱我心性。云边鸿知道其中情由,心中不乱,依然凛然对敌,寻找破敌良机。     这人果然是难缠。沈盖天心中也赞一声,迅速施出一道符篆,对云边鸿道:“云边鸿,你占着青玉却不交出来,你的亲人因此而死去,他们死的好不该,不愿去阴曹地府,现在来找你索命来了。”     “你不要再乱我心性了,这招对我没用。”云边鸿不为所动,施出“八卦玄意、地转”躲过了沈盖天阴狠的一击。     沈盖天道:“我所说的千真万确,并不是在乱你心性,你看你身后。”     云边鸿这时也感到身后有人,回头一瞥,只见一个青年举着长剑向自己砍过来。     “侄儿?!”云边鸿大惊,这是自己远房的一个侄儿,今次来庄上作客,乱战中由于身受重伤刚才已经死去,现在怎么活过来了?并且向自己砍来。     “不对。”云边鸿又看一眼,发现自己侄儿的尸体还躺在远处的草地上。     “召魂符?”陈津此时一眼就看了出来。在百秀城杀了朱粼后,当时朱粼身边的赵先生就召出了朱粼的鬼魄作战,最终是召出北阴酆都大帝才吓走朱粼鬼魂、斩杀了赵先生,没想到沈盖天也会召魂符。又记起赵先生临死前将自己杀他的事情通过秘术传递给了他师父,还说他师父会为他报仇。     陈津心中猜测道:沈盖天会不会是他师父?     看到自己死去的侄儿举剑向自己砍来,云边鸿连番吃惊。     沈盖天阴笑一声,趁云边鸿心思不定之际,身形闪到云边鸿跟前,手中一支短茅已刺穿了云边鸿的右臂,同时一脚将云边鸿踢飞。     云边鸿平时用右手执笔,此时右手重伤,想再画符已是不可能的了。     沈盖天趾高气扬,看着倒在地上的云边鸿道:“云边鸿,你是否已经输了?这一仗可不是依多取胜,我才是天下第一符篆师,快把青玉交出来。”     “既使拼了一条性命,我也保护云家上下的周全。”云边鸿站起来还要继续拼斗。     牧野和云家小姐急忙扶住云边鸿,牧野忙道:“岳父大人,不要再动手,快些坐下调息吧!让小婿去和他斗一斗。”     云边鸿赞赏道:“我云边鸿没看错人,你宁可背叛太霄门也要与我站在一起,是我云边鸿的好女婿。不过你身受重伤,精气还没调制顺畅,如何与他们斗?不是我小看你,你现在还不如我。”     说罢不顾受伤流血的手臂,昂然走上前,对沈盖天道:“原来你会召魂符,倒也让我开了眼界。青玉我云边鸿没有,即使有也不会交给你们。今天,我云边鸿与你们血战到底!”     沈盖天虽然没受伤,但与云边鸿的一番苦斗,精气也消耗许多,身体精疲力乏,需要休息。     沈盖天心道:反正如今已胜了云边鸿,这是有目共睹的。云边鸿现在已是强弩之末,若再与他打下去反而有失风度,不如借别人之手杀了他!     打定主意,沈盖天咳了两声道:“云边鸿,你不要冥顽不灵,你不赶快把青玉交出来,青玉很可能就要被妖族抢去。”     他这两声咳嗽则是一个暗号,立即有一个不起眼的弟子从队伍后面跑过来,大声道:“各位,我刚才得到消息,云边鸿与妖族勾结,合力设下计谋,才将各大派的掌教困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各派掌门聚会的酒楼小二可以作证。”     “什么?是云边鸿与妖族勾结?”     “云边鸿原来是狼子野心啊!”     “我说他怎么不怕青玉被妖族抢去,肯定是早就打算好要将青玉交给妖族,其罪当诛!”     事情突然的转折,超出了众人的意料,人群一阵骚动,议论纷纷,太霄门的几个弟子也是面带愤色。     一个身材壮硕的青年弟子走上前,拔刀指着云边鸿道:“云边鸿,你把家父困在了什么地方?若不立即说出来,别怪我刀下无情。”     这个青年身材壮硕,腰挂短刀,耳朵上穿着一个闪亮的银环,显得彪悍、凶猛。     “裴玉?”陈津认出了这个人,曾经和北原荣家的荣少阳一起参加过云家的选婿大会,还极力的讽刺过自己。     听到陈津叫出“裴玉”的名字,苏文芩惊疑道:“你认识他?他是裴家的长子,虽然没有参加道试大会,但他的道术修为也很是厉害。”     陈津放出一道灵识去探查,发现裴玉竟然是金丹期三星境的后期,既使放在各大门派中也应该是天资卓越的人物了。     牧野看着裴玉,义正辞严道:“裴玉,事情还没查清楚,你就急着要与我岳父动手,我看你是另有心机,是在心中暗恨先前没选你做云家女婿吧。”     “胡说!“裴玉心中本意被牧野猜到,却是矢口否认,“今日之事关系到正道存亡,我岂会在乎如此末微小事?云边鸿勾结妖族,罪大恶极,今天谁也休想维护他,谁敢维护他就是与整个正道为敌。”     云边鸿耻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要打便来吧!”左手执笔,凛然以对。如今要他在战斗中以左手画符,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加之刚才与沈盖天相斗,云边鸿精气消耗贻尽并且还受了伤,如今一个普通弟子都能胜过他,何况是这个堪比大派的精英弟子。     “云庄主,这一仗我来替你。”陈津喊了一声,欲要迈步而出。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