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上门强抢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上门强抢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10-25     那杆黑色大旗似乎有让人昏迷的功效,陈津叫了几声,苏文芩仍是没有反应。     陈津见呼叫无用,急忙将精气输入苏文芩的体内,刺激她的穴位,而后苏文芩才有苏醒的迹象。     “师姐!”陈津看见苏文芩睫毛轻轻动了一下,惊喜的喊道。     苏文芩缓缓睁开眼睛,皱眉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她隐约又从陈兰的身上看到了陈津的影子。     陈津赶忙道:“我叫你苏姐姐啊!苏姐姐,你醒了就太好了。”     苏文芩大概也没听得太清,四周看了看,又看向陈津,疑惑问道:“抓走我的那个老头呢?难道是你救了我?”     陈津摇了摇手道:“不是我救的你,救你的是一位我不认识的高人,他将那个老头斩杀了,然后就着急赶往云家山庄了。他还吩咐我,在你醒后,让我们也快速去云家山庄,他说那里将会有大事发生。”     “那我们就快点去云家山庄吧!”苏文芩被卷在黑色大旗中已经昏迷了,发生了什么事她完全不知道,陈津如此说,她也只好相信了。     ※※※※※※※※     在定州城西北六十里处有一个小山谷,四周山坡,中间洼地。     此时在山谷四周的山头上,分别坐有十多个人,有些脸上有鳞,有些长着象鼻,有些则与常人一样,这十多个人都是妖族大能,其中几个还是几大妖族的首领。     他们双掌推出,精气连锦不断地从手掌冲出,射向山谷中,落在一个巨大的放着光芒的囚笼上。     囚笼呈长方形,几十米宽,近百米长,六壁皆是一根根发光的红色光柱。     在囚笼中关着几十个人,全是正道大派的显赫人物,包括各派的掌门和道法高深的大人物,太霄掌教贞吉、主管任务的宋长老、紫竹峰院主莫愁也在其中。     “妖族真是卑鄙,居然设计将我们引来这里,然后用‘天牢大|法’将我们困在这里,气死我也!”一个人类修士气得咆哮道。     贞吉道:“天牢需要他们用精气来维持,大家全力轰击,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轰碎牢笼脱困了。”     “贞吉,我怕我们出去后,妖族已经派人将云边鸿的青玉抢走了。”     贞吉面色凝重,这种情况正是他所担忧的,可这“天牢大|法”是上古传下来的一种威力强大的禁制,即使如今被困在此的都是正道中的顶尖高手,但是一时半会儿也难以将这牢笼破开。     坐在一座山头上的妖族修士对其它人道:“照这样下去,我们最多还能坚持三个时辰。”     另一个妖族修士道:“正道聚集在定州城的高手尽数在此,有三个时辰足够我们的人攻下云家山庄,我们可还有一张暗牌。哼,青玉是我们妖族必得之物,绝对不容错失。在快要坚持不住时,我们按即定路线撤退。”     ※※※※※※※※     陈津心急如焚,与苏文芩一起,以最快的速度向云家山庄赶去,只希望在自己到之前,云家山庄还没有出事。     当赶到云家山庄时,似乎还是晚了些,云家山庄门前血迹斑斑,倒着几具尸体,似乎刚刚经历过大战。     陈津翻开一具尸体,从衣着打扮上看,应该是云家山庄的家将。     苏文芩看清另一具体的面容,惊讶道:“玄真教的弟子?”     “云家山庄与正道的弟子打起来了?”陈津心中惊疑,在他看来,应该是妖族与云家山庄开战才对,此时怎么变成云家山庄与正道的弟子打起来了?云家山庄内隐隐传来人声和打斗声,陈津催促道:“走,我们去里面看看。”     陈津记挂着云边鸿的安危,也不等苏文芩,抢进门去。刚进门口,便看到庭院中倒着不少尸体,具然还有两个丫环倒在血泊中。     苏文芩跟了上来,看见丫环的尸体,不由皱起了眉头。     快速穿过两处厅堂,来到云家山庄的内院,眼前是一片开阔场地。在圆湖边上已聚集了数百个修士,陈津一眼看去,发现这些人都是正道各大门派的人,并非是妖族修士。     各大门派,自己门派与自己门派的人站在一起,分成了七八拨,将一群云家山庄的人逼在圆湖的一角。     云边鸿带着几十个家将,站在湖边的石台上,将家眷和家丁挡在身后。在他身后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些人身人还带着伤,互相搀扶着。在其中陈津还发现了云边鸿的女婿牧野,不过看他状况,应该是身受重伤。     双方形成对峙之势。     苏文芩目光在人群中收索,很快便发现了太霄门的弟子,对陈津道:“走,我们过那边去。”     太霄门的十多个弟子聚成一团,猛然发现苏文芩,个个倍感惊喜,杜希明道:“苏师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们都以为你遭到不测了呢。”     “这事稍事再说。”苏文芩望着战场的形式,问道:“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各大派的弟子好像都来了。”     杜希明道:“我们赶到定州城,却没有见到掌教和各位师叔师伯,心中不明所以。后来正阳派的人传来消息,说各大门派的掌教有可能是被妖族的人用毒计困住了。”     陈津心道:“看来妖踪所言不虚,各大门派的掌教果真是中计被困了。”     杜希明接着道:“如果各大门派的掌教真被妖族所困,那么妖族很可能趁机抢夺云家山庄的青玉。正阳派的人就以此为理由,号召大家赶到云家山庄,让云边鸿把青玉交出来,以避免青玉被妖族抢去。     在我们到了云家山庄时,云边鸿怎么也不肯交出青石,于是就发生了争斗,云边鸿将一众家人集中这里,希望能以一己之力保护他们,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这时场中一人指着云边鸿道:“云庄主,青玉是天下修士共享之物,你如今私藏却不肯交出来,这又是何道理?常闻你宅心仁厚,深明大义,难道都是屁话?”     这是一个中年人,生得眼长、鼻尖、唇薄,除了面相刻薄之外,言语也相当刻薄,陈津心中反感,问站在身边的龙雪枫道:“这人是谁?”     龙雪枫道:“他是正阳派的掌教,名叫沈盖天,道试大会第三名的沈至天是他的儿子。”     沉至天陈津有些印象,听人说在道试大会上凭着出色的符篆术和厉害的道术,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名列第三。     陈津此时疑惑的是各大门派的掌教都被妖族给困住了,为何他沈盖天却相安无事?     云边鸿道:“云某人早就和各位讲过了,我根本没有你们所说的青玉。”     沈盖天鼻吼朝天冷笑几声,显然是不相信云边鸿,说道:“云庄主,你不把青玉交出来,难道就不怕被妖族抢去?”     云边鸿威凛的目光扫过正道各派,耻笑道:“你们召集众人,想要依多取胜,这种强抢的行为,又与妖族何异?”     此言一出,很多正道弟子脸上挂不住,心中多少都有些羞愧。     今日以多欺少,上门强抢的行径的确是不怎么光彩。     沈盖天观察到众人心理的变化,阴笑道:“什么以多欺少?我一个人就能打败你。还记得天伦城的那次拍卖会吗?那次你抢走了我想要的‘大气压力符’,我说过我以后会登门拜访,灭了你云家风头,让你云家成为我崛起的垫脚石。”     云边鸿讶然道:“原来你就是那天和我竞拍大气压力符的人,还说什么天下第一符篆师非你莫属,真是痴心妄想。”说这话时,不禁想到了陈津,那个在领悟道韵上,放眼天下无人能出其右的陈津。     沈盖天以为云边鸿是在自我称赞,怒道:“今天我就趁此机会,当众与你一决高下,看看谁才是天下第一符篆师。我也很想看看大气压力符威力。”     陈津放出灵识去探查,发现这两人都是归一境初期的实力,心道:云边鸿的实力我是见识过,沈盖天敢如此狂妄,应该也不是平凡之辈。这一战将是两个归一境的符篆师比拼,谁能胜出呢?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