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七十三章 邪恶画像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七十三章 邪恶画像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10-22     在昏黄的灯光和朦胧的月光映照下,老者提着田园的尸体走到院子中的水井旁,打开井盖将田园丢了进去,然后又把井口盖好。     后院中恢复了清幽寂静,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吱呀~     又一间客房的门打开,新弟子郭笑一边紧着衣领,一边从屋里走了出来,嘴里嘀咕着:“也不知道茅房在哪儿,在院里找个角落尿吧!”他下意识四周打量一眼,想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猛然看见后院老者房内的灯光还亮着,而那老者就坐在房屋前的台阶上。     “这老头怎么还没睡?若在院里尿被他看到可不好。还是问问他茅房在哪里吧。”郭笑无奈地叹口气,向后院走去。绕过水井,走到老者近前,郭笑客气地打招呼问道:“老人家,夜已经很深了,你为何不睡呢?”     老者抬头看了郭笑一眼,神情悲戚道:“看到你们,我想起了我的孙女,可是她却被恶人抓走了,现在也不知她身在何方,是生是死。”说着开始心痛地抚摸起手中的相框。     郭笑安慰道:“老人家,你一夜不睡你孙女不也是回不来吗?夜已深,你还是回屋睡觉吧,保重身体要紧,有事明日再说。”说罢问道:“对了,老人家,请问茅房在哪儿?”     老者也不回答他,依旧心痛地抚摸着相框,伤心道:“孙女啊,你去哪儿了呢?天下之大,爷爷也老了,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呢?有谁能帮帮我啊?”     郭笑看他可怜,接过话茬道:“老人家,你不要太难过,你把你孙女的画像给我看看,以后我若是遇到她,一定会将她送回来。”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老者抹了一把眼泪道,“不愧是太霄门的高士,心肠就是侠义,我带你去屋里光亮的地方看。”     老者将郭笑引到屋内,挑亮灯光,将手中的相框递给了郭笑。     郭笑本来也只想来安慰一下老者,看一眼即可,可是当他看到相框中少女的画像时,立即被其中所传达出的神韵所吸引。画中的少女仿佛在笑,在说话,细细看时,却又不是,让人不由自住地沉沦进去,想要去追寻那一抹若有若的笑容和声音。     郭笑心无旁骛观看画像时,拄着拐杖站在他身后的老者陡然挺直了老迈的身躯,眼中射出两道凶光,握着拐杖的手轻轻向上拔,将一把锋利的短刀缓缓从拐杖中抽了出来。     身后的杀机,郭笑却全然不知。     就在此时,屋外响起脚步声,老者眉头一皱,将抽出一半的短刀又送了回去,暗藏兵刃的拐杖又变成了一根破旧的普通拐杖,老者挺直的身躯重新弯了下去,变得老态龙钟。     咚咚咚。     新弟子刘遥在外面敲响了房门,道:“老人家,还没睡吗?我看见你屋里有身影在晃动。”     老者打开房门,刘遥第一眼便看到正坐在屋内看画的郭笑,讶然道:“郭笑,你怎么在这儿?”     郭笑仍然专心看着画,并没有反应。     刘遥又叫道:“郭笑。”     郭笑这时才回过神来,看见刘遥站在门口,不禁问道:“你不是也来找茅房的吧?”     刘遥见郭笑并无异常,点头应了一声,向老者问道:“老人家,茅房怎么走?”     老者道:“穿过走廊向左走,在西北角。”     “打挠了老人家。”刘遥转身欲走,看到郭笑没动,好奇道:“郭笑,你不去吗?”     郭笑犹豫了一下,放下手中画像,对老者道:“我先去茅房,然后再来看看。”     “嗯,那你们去吧。”老者躬身站在一旁,暗中怨恨地瞥了刘遥一眼,好事被打挠,心里很是不快。     见两人向着茅房走去,老者也不关门,坐在桌子边,伴着一盏孤灯,跳动的火苗映在脸庞上,一张面孔并无异样,却给人一种狰狞可怖的感觉。     门外传来脚步声,老者抬头一看,是郭笑上完茅房回来了。     郭笑主动走进屋内,对老者:“老人家,刚才那张画像我还没记住,你再让我看看。”     老者起身将画像递给郭笑道:“那你坐在这里再看看。”     郭笑坐在青灯旁,捧着画像又开始观看,很快便又沉迷进去。     站在他身后的老者,眼中狠毒的芒闪过,拔出拐杖中暗藏的短刀,灯光下,刀光一闪,短刀从郭笑的左侧脖子刺入,右侧脖子穿出。     郭笑的眼睛猛然睁大,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一命呜呼。     老者依然用毛巾掩住,然后才拔出短刀,依旧没有一滴鲜血洒在地上。将短刀又插回拐杖中,老者微微一笑,似乎完成了一件满意的杰作。     今天晚上要完成几件杰作呢?     远处想起轻微的脚步声,老者眉头一皱,迅速将郭笑的尸体搬到床下,他刚要直起腰,刘遥已出现在门口。     “老人家,你腰没事啊?”刘遥以为老者是因为腰病才弯下身子的。     老者摇了摇手,道:“老毛病了,没事。”     “哦。”刘遥端着手站在门口,向屋内张望了几眼,问道:“老人家,刚才和我一起上茅房的朋友是不是已经回去了?”     老者道:“他听了我这个老人的悲惨遭遇,说心里很不好受,想一个人去外面走走。”     刘遥好奇道:“你有什么悲惨遭遇?”     老者一脸悲戚道:“我有一个孙女,十七岁的时候被恶人抓走了,现在也不知她身在何方,也不知是生是死。刚才我拿出我孙女的画像给那位修士看,他说以后会若是遇到,会帮我找回我孙女。”说着拿起桌上的相框,一脸企盼地道:“修士,你也看看我孙女的画像吧,以后若是遇到,还请您你帮忙将她从恶人手里救出来。”     刘遥上前一步,正要接过画像时却又把手缩了回来。     老者皱眉问道:“怎么了?”     刘遥端着手,尬尴笑道:“那个……刚刚上茅房,一不小心尿到手上了,一双脏手怎么好接你孙女的画像。老人家,我去洗手,明天你再给我看。”     老者淡淡说道:“嗯,好,那你去吧。”     看着刘遥转身离开,老者握着拐杖的手紧了紧,强掩心中的不甘。     刘遥走了几步,来到水井边,突然停了下来。     他嗅到井的血腥味了吗?老者神情紧张起来。     刘遥一怔,转身问道:“老人家,我不知道哪里有水洗手,你屋里有吗?”     “有有有,”老者眼中闪过喜悦的光芒,道,“你进来洗就是。”     “多谢老人家。”刘遥向老者屋内走去,在一个木盆中洗了洗手,看见桌上的相框道,“老人家,我手洗干净了,让我看看你孙女的画像吧。”     老者十分高兴,把椅子挪到亮处,对刘遥道:“来,坐在这亮处看,有你们这些热心的修士帮忙,我一定会找到我孙女的。”     刘遥淡淡一笑,坐在椅子上开始观看老者孙女的画像,第一眼看去,画上的年轻姑娘很是貌美,继续看下来,刘遥也不由自主地被画中的神韵迷住了,忘我地专心寻找着那难以捉摸的笑容和声音。     站在他身后的老者,这时又挺直了身躯,眼中再次露出凶光,缓缓拔出了暗藏在拐杖中的短刀……     灯光猛的跳动几下,似乎在提醒刘遥身后有危机,可刘遥专心一致地盯着手中的画像,身后的孤寡老头他早就忘记了。     月亮怀着怜悯的心态洒下悲悲戚戚的光辉,老者从屋内走出来,一只胳膊夹着一具尸体。他走到水井边上,将郭笑和刘遥的尸体丢到井中,然后盖上井盖,又若无其事去坐在屋门口的台阶上。     陈津翻了一个身从床上坐起来,他向来是一觉到天亮,没有起夜的习惯,不知道为何今天半夜居然想上厕所了。     刚穿好鞋走下床,床上传来响声,苏文芩也坐了起来,问道:“你做什么去?”     陈津道:“苏姐姐,我去方便。”     苏文芩也下得床来道:“我也正有此意,我们两个一同去。”     “这个……苏姐姐,你先去吧!”陈津为难,与苏师姐一起去上厕所,我是该蹲着呢?还是站着呢?她会不会从响声分辩出男女呢?     苏文芩道:“是你先起来,我却让你忍着,多过意不去,一同去吧。”     陈津无奈,只好随着苏文芩一起走出了屋子。两人都不知道茅房在什么地方,四周看了一眼,两人都看到后院还亮着灯光,守院的孤寡老头坐在屋前的台阶上。     苏文芩道:“走,我们去问问他。”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