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夜宿庄园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夜宿庄园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10-21     与太霄门的人共同上路,没多久陈津就与这些人聊熟了。其间他用灵识探查过,苏文芩处在两仪境的初期。     虽然苏文芩修为提升很快,但陈津对此并没有太过惊讶,在道试大会时她已经在三目珠的后期了,以她的聪明才智,如今到达两仪境的初期不足为奇。     让陈津惊讶的是杜希明等人,杜希明居然也是两仪境初期的修为,龙雪枫等人的修为也达到了三星境的中期。     如果仅凭着勤奋修炼,既使再努力也不可能修行这么快,看来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际遇。     想想也是,在这道之觉醒的年代,每个人的修为都在快速提升,也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个人有奇遇。     从他们的谈话中,陈津也知晓了他们此行的目的。     他们这一众太霄门的弟子赶到定州城,正是要去与其它门派会合,然后共同去云家山庄逼云边鸿交出青玉。     青玉关系到飞升前辈留下来的宝库,甚至有人猜测能从宝库中寻找到提前飞升的途径,这事重要无比,各大门派的掌教都已出面。     太霄掌教贞吉已携同主管任务的陈长老、紫竹峰的院主莫愁等人先一步出发,苏文芩等人出发的则晚了些。     一个叫刘遥的新弟子问道:“师姐,你说这次在各大门派的逼迫下,云边鸿会交出青玉吗?”     苏文芩道:“这三块玉石都是众人必得之物,没有人能独吞,看如今形势,待集齐三块玉石要共同去寻找宝库了。”     杜希明道:“北原荣家已经同意拿出黄玉,与大家共同分享,如果这次从云边鸿手中再得到青玉,那么就只剩下陈津手中的白玉了,到时各大派恐怕即使翻遍天下,也要将陈津找出来,杀了他抢夺白玉。有了陈津手中的白玉,就可以共同去寻找宝库了。”     木冉摇头笑了笑道:“先前无人在意陈津,谁又曾想到陈津如今会这么重要?想找却又找不到了,也不知他现在身在何方。”     龙雪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陈津会召神邪术,更是杀了太霄弟子叛逃,如今他已是妖孽,见到他我决不会手下留情。”     陈之冲肯定道:“那是自然,他已是门派下令必杀之人。”     杜希明叹了口气道:“想当年我们在解悬峰一起坐在石头上听课,一起在檀山村与妖族作战,谁又能想到有一天他会与我们为敌呢?”     听到他们议论,陈津也是唏嘘不已,事间之事,变幻不变,谁又能看得到未来的命运呢?既然看不到,只有通过不断的努力来改变命运。当他看苏文芩时,却发现师姐愁眉紧锁,闷闷不乐,她是不是因为我叛出太霄门而感到伤心呢?抑或是在为我的安危担心?     在天色完全黑下来时,众人来到一个有着近百户人家的大村庄。这里离定州城只有半日的路程,是以决定在此歇息一晚,明日再赶往定州城。     太霄门一共有十六人,算上陈津是十七人,要想安排这十七人的食宿,一般人家是没有这个条件的。     在村子东头有一座大的庄院,应该是村里的富户,安排十七个人的食宿应该没有问题,于是众人来到这座庄院前。     天色已黑,庄院已经关上了大门。新弟子刘遥上前叩响了院门,不一会儿,一个老态龙钟、柱着一根破旧拐杖的老者打开了院门,用沙哑干涩的声音问道:“你们有事吗?”     刘遥客气道:“老人家,我们是太霄门的弟子,路过此地,天色已晚,请求在这里住宿一晚,明日便走,还请你去和你家员外知会一声。”     老者道:“我家主人昨天带着一家老小去远方走亲戚了,过段时间才能回来,家里的仆人丫环也都趁此机会回家省亲了,现在就只剩下我这个孤寡老人看守着这座庄院,你们想住宿就进来吧。”     刘遥道:“多谢老丈,明日离开时我们会为老丈留下银两的。”     老者淡淡一笑,也不多说,转身领着众人向院内走去,指着左边的一排房屋道:“那是客房,今晚你们就住在那里吧!那间是厨房,里面有米面和简单蔬菜,你们想吃饭也可以自己做,我老了,手脚不利索,帮不上你们了。”     又一个新弟子田园道:“老人家,你已经帮我们很大忙了,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老者点了点头,指着后院一间亮着灯光的屋子道:“我住在那间房,你们若有事可以叫我,现在我先去睡了。”     “老人家,打扰你老休息了,你去睡吧!”     老者微微躬了躬身便拄着拐杖离开了,走回到自己睡的屋子。     “这老头一个人守着这么大一个庄院也不害怕。”刘遥喃喃说了一句,又笑着道:“苏师姐,杜师兄,你们先去客房休息一下,我和田园去烧点饭菜来。”     陈津道:“我去帮你们吧。”     “陈姑娘,你和他们一起去休息吧,我去帮他们。”说话的是另一个新弟子,名叫郭笑。     “那辛苦你们了。”陈津微微一笑,也不再强求。与苏文芩等人一起去到客房。     在几个新弟子的张罗下,饭菜很快做好,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热腾腾的饭菜比自带的干粮好吃多了。     吃过饭后,苏文芩数了数客房的间数,道:“我和陈兰睡一间,你们分睡其它五间。”     杜希明等人没有意见,陈津心中却敲起了鼓,如果与师姐睡一起,她会不会发现我是男人呢?     正在不安地想着,苏文芩已站了起来,对陈津道:“陈兰,我们去另外一间睡吧。”     如今情况下,陈津也不好推辞,只好应着头皮跟着苏文芩来到另一间客房。     苏文芩拿出火折子,在客房里找到烛台点上。在烛火的映照下,陈津看到屋内干净整洁,在一张宽大的床上,放着两床被褥。     关上房门,苏文芩一边解着衣衫,一边说道:“我看你也是大家女子,不过出门在外,不要有太多的讲究,脱了衣衫上床睡觉吧。”     苏文芩脱了外袍,里面穿着白色的内衬,打开一床被褥躺了上去。看着陈津傻站着没有脱衣服,不禁问道:“你怎么还不脱?”     今晚要与师姐同床而眠了吗?脱了衣服会不会被她发现?陈津心中有些乱。     苏文芩又道:“快脱啊!”     陈津支支吾吾道:“苏姐姐,我……我还是穿着衣服睡吧。”     苏文芩以为他与陌生人睡觉不习惯脱衣服,当下也不再勉强,道:“随你吧!”     陈津就这样和衣躺在床上,两眼看着顶篷,不敢去看苏文芩。过了一会,陈津问道:“苏姐姐,一路上我听他们说,见到陈津就会杀了陈津,你见到陈津也会杀他吗?”     苏文芩道:“他于我有救命之恩,我不能杀他。可是师门对我有养育之恩,要我去杀他,我只希望……只希望我永远也不要遇到他才好。”     陈津又问:“你不想见他?”     过了许久也没听见苏文芩回答,陈津偷偷转过头去看她,却看见两行清泪从师姐的眼角滑落,流淌到枕头上。     陈津的心猛被刺痛,师姐是关心我的,可她现在是左右为难,或许应了那句话,相见不如不见。     “睡吧!”苏文芩似乎不想让人看到她眼角的泪水,吹灭了灯烛,便不再说话了。     黑暗中,陈津仰躺在床上,思绪起伏,久久方才入睡。     月至中天,夜色已深,庄院里一片寂静,连猫狗的叫声也没有。     吱呀~     随着一声清晰的响声,一间客房的屋门被打开,田园披着外袍,揉着惺忪的睡眼向四周看了看,寻找着茅房。     目光看向后院,他意外地发现老者屋内的灯光还亮着,揉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看,那老者竟然坐在屋前的台阶上。     “大半夜的,这老头儿怎么还不睡?”田园叨咕一句,向老者走,心想着顺便问问他茅房在哪里。     走到后院,绕过一口水井,田园走到老者近前,问道:“老人家,你怎么还不睡?”     老者神情悲戚道:“看到你们,我想起了我的孙女,可是她却被恶人抓走了,现在也不知她身在何方,是生是死。”说着,开始抚摸起手中拿着的一个方形木框,由于屋外灯光不明,田园只能隐约看出木框中装裱着一张人物画像。     田园问道:“老人家,这是你孙女的画像吗?”     老者痛苦地点了点头。     田园道:“老人家,你能让我看看吗?也许我以后行走江湖时可以为你找到她。”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请到屋里光亮的地方看吧!”老者感激不尽,站起身将田园引到屋内,让他坐在桌子边上,又把烛灯向他移了移。     看见光线够亮了,老者将手中的相框递给田园。     田园捧起相框,看到相框中画着的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年轻姑娘,虽然只是一张简单的画像,但那姑娘的神韵已经传达出来了。     田园似乎觉得那姑娘在对他笑,又似乎在对他说着什么,他极力想去捕捉到那抹笑,想要去听她在说些什么,于是看得更加仔细,不由自主地沉迷了进去,如痴如醉。     站在他身后的老者本来老态龙钟,此时却突然挺直了腰板,眼中闪过歹毒的光芒,轻轻一拔手中拐杖头,抽出一把锋利的短刀,缓缓举了起来。     田园仍旧沉浸在画像中,对身后的一切全然不知,只到锋利的刀锋从他的左侧脖子刺入,右侧脖子穿出,他才猛然惊醒,可是他已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老者拿出一条毛巾缠住他的脖子,然后才将短刀拔出来。鲜血染红了毛巾,却没有洒到地上。接下来将还会有人来此,不能让他们看见血迹而有所防备。     ――――――――――――――――――――――     (厚颜求收藏,求票票)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