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七十一章 认错人了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七十一章 认错人了

    更新时间:2011-10-21     陈津心道:我没有向人透露过我有白玉的事,为什么他们说白玉是在我手里呢?     听那个自称与太霄门有很深渊源的食客道出原委,陈津才知道原来是从天伦城拍卖行泄露出来的消息。     云边鸿拍到那块刻着“人”字的白玉,有侍应看见他把这把块玉送给了一个青年。又有人见到这个青年是与苏文芩和欧阳远一起到场的,追查起来,那个青年是谁就水落石出了。     陈津恍然知晓,心道:知道我手中有白玉,他们杀我的理由又多了一条。不过陈津仍然感到好奇,转而问道:“那云家山庄为何要倒大霉呢?”     那人顾作神秘,凑到陈津耳边低声道:“云家山庄的云边鸿也有一块玉石,是刻着‘天’字的青玉上。”     “青玉怎么会在云边鸿手里呢?”陈津皱着眉问道,暗道:青玉和白玉如今都在自己手里呢。     那人消息似乎十分灵通,继续道:“这是灵隐派散发出来的消息,听说云边鸿选婿时,灵隐派的副掌门杨虚河曾让自己的侄子杨水桥拿着青玉献给云边鸿。以此推断,青玉当然在云边鸿手里了。有人让云边鸿交出青玉,可是云边鸿借口说没有,死活不交。现在各大门派正准备赶到定州城,联手逼云边鸿交出青玉,如果不交,恐怕就要遭殃了。正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云庄主不是不交,是根本就没有,交不出来。陈津想了一下,又疑惑问道:“太霄门的弟子牧野是云家女婿,太霄门不帮云家山庄吗?”     那人又道:“一初是要帮的,可是云边鸿也不把青玉交给太霄门,让太霄门的高层心中很是不爽。云家山庄现在就是一个香饽饽,谁都想一口吞下,可又害怕其它人群起抢夺,于是才定下在定州城会合,准备一起找上云家山庄,然后共同食之。”     陈津暗道:杨水桥的青玉本来是要送给云边鸿的,却被我半路打劫,云边鸿现在如此被动,我是难辞其咎。云边鸿教我虚空画符,又拍下白玉、灵丹送我,如果没那枚可以让人直接晋升到三目珠境界的灵丹,我现在还不知道是生是死呢。他对我情义甚重,我也视他为大哥,如今我不能见他有难而不顾。     正思索着,忽然听到有鼻子抽吸的声音,陈津转头一看,刚才那人正一脸猥琐地在自己脸边嗅着,他猛然醒悟,现在自己是女人装扮,这家伙凑到自己跟前是想沾便宜。     “滚!”陈津喝骂一声,那人的一副嘴脸实在让人厌恶。     那人一怔,随即冷着脸道:“你知道哥是谁吗?哥叫高雄。我哥叫高飞,是太霄门三十强的弟子,在他的引荐下,哥很快就可以成为太霄门正门弟子了。你和我好,将来我扬名立万时,哥会给你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     高飞?陈津回忆了一下,对这个人有些印象,上次道试大会时的确进入到了三十强,也算是太霄门出类拔萃的弟子,可是没想到他的这个堂弟高雄竟然是这副德性。     陈津放出灵识探查,发现高雄处在三目珠的中期,这种修为的人他一巴掌就可以拍死,可现在他的修为隐藏在三目珠的初期,展露出实力来怕引起人注意。     如今离太霄门很近,不知道周围有没有太霄门的高人,为了这样一个小人引起别人的怀疑不值得。当下犀利地白了高雄一眼,也不再理他,起身向酒楼外走去。     “哎,小妞,别走啊!”     “你就从了雄哥吧!”     “做雄哥的女人,保管你风光无限。”     陈津走出酒楼外,高雄与他的几个朋友一起追了出来,将陈津这个小娘子围在中间调戏着,个个一副淫|邪的嘴脸。     “小妞,现在我们就去风流一番如何?”高雄说着竟然伸出手想要捏陈津的下巴。     扮女人还真是麻烦!我可没有和你上床的兴趣。陈津在心里无奈地叹口气,在高雄手刚伸过来时,一巴掌煽高雄的脸上。     声音清脆响亮。     高雄捂着生疼的脸颊,恶狠狠道:“三目珠初期也敢在我面前撒野,把她给我把抓住。”一挥手,他的几个朋友一齐向陈津抓去。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陈津吓得大声尖叫,慌乱地躲闪着。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与此同时一道幽寒的剑光飞射过来,在人群人绽放。     看到夺目的剑光,围攻陈津的七八个人吓急忙躲闪。陈津知道,这一剑对方留了手,否则这七八个人必将死伤惨重。     “你是谁?”高雄抬起头,看到一个匹健马上骑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她面庞沉静如水,带着淡淡的愁容,深遂的眼眸中射出的光芒有些冰冷。     听见问话,骑在马上的姑娘淡淡答道:“苏文芩。”     “苏文芩?”高雄惊愕,苏文芩这个太霄第一弟子的名号他从堂兄口中听到过,立即腆着笑脸道:“原来是苏师姐,我是高飞的堂弟,这个姑娘刚才千方百计打探太霄门的消息,我怕她包藏祸心,于是想把她抓起来询问。”     苏文芩道:“休要信口雌黄,我分明看见你们想要调戏这位姑娘,再敢混淆是非,我一剑斩了你们。”     高雄连连作辑求饶:“请苏师姐开恩,我只是一时糊涂,对这位姑娘并无恶意,今后一定谨言慎行,决不再犯。”     “滚吧!”     “是是是,快走。”     苏文芩轻喝一声,高雄如逢大赦,带着几个人慌不择路地匆忙离开。     苏师姐!陈津在心中叫了一声,却不敢开口相认。在苏文芩的身后还有几骑,抬眼看去,这几人陈津也认识,其中有杜希明、龙雪枫、木冉、陈之冲、吴折桂,还有几个陈津不认识弟子,大概是入门的新弟子吧!     苏文芩冷淡的目光从陈津身上扫过,帮这个陌生的女人解了围,生性冷淡的她也不想再多说什么,拨转马头就要离开。     陈津一出酒楼就看到苏文芩从街头走来,所以才故意演了这么一出,可是演出还没结束怎么能提前散场呢?     “这位姐姐,”陈津一下拦到苏文芩马前,脸上露一个笑容,诚然问道,“姐姐,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苏文芩答道:“定州城。”忽然眉头一皱,惊疑叫道:“陈津?”     陈津心中一惊,认出我来了?不可能吧?心中忐忑,脸上却不动声色问道:“姐姐,我叫陈兰,不叫陈津,也不认识他。”     苏文芩眨眼再看,面前是一个模样漂亮的姑娘,怎么会是陈津呢?可刚刚明明看到她的身上有陈津的影子,大概是想多了吧!于是歉然道:“抱歉,我认错人了。”     “不碍事的。”陈津摇着马缰请求道:“姐姐,我也要去定州城,你们带上我一起吧,我怕我一个人行路,那帮人会再次找上来欺负我。姐姐,你们就带上我吧!”     苏文芩打量他几眼,又向身后的杜希明等人看了一眼,见他们并没有什么异议,转头对陈津道:“既然顺路,那就一起吧。”     “多谢姐姐。”陈津牵出自己的马匹,加入到太霄门的这支队伍。大概由于是女性的原因,杜希明等人对他也极为友善。
推荐阅读: 《无上武修》 《狂妄武尊》 《神变》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