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光怪陆离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光怪陆离

    更新时间:2011-10-17     看着霸占了整片天空的漫天刀影强势袭来,朱粼感到自己像是被封在一个全是刀影的空间里,强大的威压几乎让他睁不开眼睛。     朱粼想全力相拼,可突然发现体内的精气被压制,无法运转。     “快杀了他!”朱粼没想到陈津强大到这个地步,知道这一刀凭自己之力无法阻挡,惊恐地呼喊求救。     早在他出声时,已有七道身影从四周的屋脊上激射飞出,各种兵刃和道术一齐攻向陈津。     这里是炼丹重地,把守在此的人实力都相当强悍,可是他们还是低估了陈津的实力。     “他们杀不了我!”陈津脚步不动,长刀依势劈向朱粼,肩头略微一抖,背后陡然生出六条手臂,每只手上都拿着一把武器,全力化解了这七人联手的一击。     破虚刀劈下,朱粼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眼珠凸露出来,长刀虽然只划过他的眉心,但刀气已剖开了他的脏腑。     一刀劈杀朱粼,在场之人无不愕然。     陈津不再多看朱粼一眼,转身看向攻来的七人,八只持着兵器的手臂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强悍不可侵犯,威凛的气势让那七人心中生寒,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大哥!”粟多叫了一声,站到陈津身侧,手中握着一把银针,凝神待发。     “我来也!”一个肥胖的身影从房脊上跳下来,双手各持着一把黑铁大弓,对准了那七人。     粟多看向申泉道:“申统领,你们中的毒我可以给你们解。”     “西神医,你能给我们解毒?”申统领带着难以抑制的惊喜问道。     粟多笑道:“我不姓西,我姓粟,姓西贝不过是我告诉朱粼的假名子而已,你们中的毒难不住我。”     申统领转身对着带着一几十个修士道:“兄弟们,粟神医的医术大家知道,他可以为我们解毒,你们还担心什么?把这几个城主府的爪牙给斩了。”     “斩了他们!”这些人大概平日里受了不少气,此时激奋地轰然响应。     有这些人对付那七人足够,陈津转头看向黑衣修士赵先生,这个两仪境的符篆师却引起了陈津的重视。符篆师初期修行极为艰难,能修炼到两仪境的人,都是从艰难险阻中挺过来的,实力不容小觑。     赵先生狭长的眼睛射出一道怨毒的光芒,盯着陈津道:“我苦心安排的一切眼看马上就将成功了,你居然将朱粼杀了,可恶!如果他服下两仪天玄丹,实力提升的同时也将被我控制,那时他就是我一个强有力的傀儡,百秀城也将被我掌控。”     “掌控百秀城?”陈津心念电转,“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某个势力的人,先控制住百秀城,进而图谋整个灵隐派的地盘,最后对太霄门形成夹击之势,好宏伟的计划。”     如今大势已去,赵先生却并不恐慌,慢慢道:“你想的太多了。眼下你该想想怎么自保?”     “自保?”陈津心中警惕,口中调笑道,“在这种情况下自保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赵先生阴笑道:“你以为你胜券在握了吗?朱粼是因为对你的实力估计不足,所以才惨败。他的烈阳剑有三种道术,如果一初就用第三种道术,你不一定能抵抗得住。”     陈津道:“纵是如此,世上也没有后悔的灵丹,何况他已经死了。”     “不,你错了,他没死,反而变得更加强大了。”赵先生眼中阴冷的光芒闪过,扬手打出一道符篆,掐诀喝道:“阴魂不散,招魂!”     符咒念完,符纸燃烧,一个虚影从朱粼倒在地上的尸体上坐起,继而虚影变实,站了起来,顺带拿起了烈阳剑。     由于尸体在陈津背后,他并没有看见有东西从身后站起来,只到申泉的一群手下惊恐的手着他的身后,他才发现有些不对,蓦然转身,看到朱粼完好如初地站在身后,也不禁吓了一跳。     “招魂符?”陈津惊讶异常,如果不是地上还倒着朱粼的尸体,他还真以为朱粼死而复生了。     赵先生斜眼瞧着朱粼道:“他的实力你已经知道了,现在知道怎么做了吧?”     “知道。”朱粼面色毫无表情,古板的像一块石头,扣指一弹剑尖,冰冷喝道:“光怪陆离!”     长剑颤动不停,发出嗡鸣声,随着长剑的颤动,一圈圈光彩从长剑上溢出,萦绕在陈津身体周围,越聚越多。     “不好!”陈津心中大惊,眼前猛然间出现奇异的光彩,有些像彩虹,有些像极光,有些像火焰,这些奇异的光彩交杂在一起,变幻不变,时而像是有烈火吞噬而来,时而像是有剑光划过,时而如猛虎扑来,时而如苍穹垂下……     这种环境极大地影响了判断,哗,一道剑光划过来,陈津以为是光彩变幻所致,可剑光逼近时,他陡然感到到炽热的剑气。     “烈阳剑!”陈津心中骇然,这是烈阳剑上散发出的精气,急忙施展疾光掠影闪躲,可是由于应对不足,剑光划过手臂,留下一道流血的口子,“光怪陆离,这难道就是烈阳剑所蕴含的第三种道术?真是诡异。”     陈津不敢大意,再有剑光划来,不管虚实,一定提前闪避。     又躲闪过一道不知是虚是实的剑光,青色的苍穹猛然间落了下来,陈津以为是光影幻化出来的,可猛然间发现不对,“镇压符,这是镇压符!”     赵先生是金丹二期的符篆师,也能够画出镇压符!     镇压符施出,庞大厚重的巨大磨盘极速落下,陈津想闪避已来不及,双手一震,猛然化成两只火红色的虾熬,向上一举,勉强支撑住了落下的磨盘,但显得极为吃力,坚持不能长久。     处在光影外围的粟多和鲁旺看不见光影内的情况,但发觉情况似乎不对,急得大喊道:“大哥,我们来帮你!”     “别,千万别近来!”光影中的陈津一边苦苦支撑着压下的磨盘,一边警告道,如果他们陷入到这可以影响人判断的可怕的光影中来,只有被斩杀的份。     “谁也救不了他!”赵先生阴狠的声音响起,似乎又在准备什么攻击手段。     今天总算是也领教的毫尘千钧的威力了。陈津咬紧牙关,化成虾熬的双手强撑着压下的磨盘,妖刺握在背后生出的一只手臂上。     唰唰唰……     陈津指挥着这条生出的手臂,迅速在虚空中画出一道符篆,咬牙喝道:“水府扶桑大帝,显灵!”     妖刺点碎符凝聚在虚空中的篆,身高三丈、头发酷白的东华帝君骤然显现出来,可是他一出来,立即也被光影笼罩。     东华帝君横剑而立道:“好诡异的光影,虚实莫辨,判断困难。”     陈津额头汗水直冒,急道:“你不能破开它吗?”     东华帝君道:“要是本尊的实力,吸一口气,就能将这些光影吞下去,可我只是一个分身,没那个实力。”     陈津无奈道:“那就别犹豫了,赶快劈碎我顶着的这个磨盘。”     东华帝君举起长剑,刚要劈下,一道剑光射来。     “小心!”陈津感到这道剑光是烈阳剑所发。     东华帝君自然也感觉到了,急忙回剑格挡,口中道:“你再坚持一会,我斩了他再来救你。”     “那你快点,我坚持不了多久。”陈津正说着话,支撑的磨盘陡然又增加了重量,气得骂道,“谁又往上面扔东西了?”     赵先生嘿嘿笑道:“我不过扔了一块砖头而已,不过在砖头上面加了增重符。”     “草你娘的!”陈津被压得窝火,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若公平对决,即使朱粼手中有烈阳剑,召出的东华帝君的实力也远在他之上,即使现在处在光影中,东华帝君的实力也不弱于朱粼。     叮!     东华帝君的长剑与朱粼的烈阳剑撞在了一起。打蛇随棍上,东华帝君气势暴涨,手上的长剑像蛇一样寻着朱粼的长剑而去。     嗤!     一剑刺进了朱粼的胸膛。     “好!朱粼一死就好办了。”陈津忍不住叫了一声,朱粼被杀,光影将消散,余下赵先生一人就好对付了。他刚叫完好,突然惊诧地瞪大了眼睛:“怎么回事?”     被刺中的朱粼身影一闪又重新出现,完好无恙,并且一剑刺中了东华帝君。     赵先生阴笑道:“你是杀不死他的,他已经死过了,现在是鬼魂,你如何杀死鬼魂?”     “他怎么可能杀不死?杀不死你岂不是无敌了?”陈津怎么会相信这种假话,道,“只是我没找到杀死他的方法而已,不过你的一番话倒是点醒了我。我即使不杀他,照样能对付他。”     ―――――――――――――――――――――――――――――――――――――――     (下一章要更得很晚了,求收藏,求票票,求盆友们多多支持)
推荐阅读: 《无上武修》 《阿鼻地狱》 《子虚》 《战魂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