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六十三章 迟来之战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六十三章 迟来之战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10-16     陈津被带到城主府,关押在一间窄小的屋子里,申统领着十多个修士守在屋外,虽然陈津如今戴着困仙石铐,但他们也不敢大意,毕竟这关乎到他们的生命――陈津可是能为他们换来救命解药的人。     陈津被困仙石铐铐住,也无法修炼,干脆躺在床上慢慢睡去了。     申统领从门缝中看见陈津安然睡去,难以理解地笑道:“他不傻,明知死到临头还这般坦然,真让我佩服。”     天色渐渐暗下来,申统领端了一份酒菜进来,对陈津道:“天黑了,起来吃顿饭吧,这恐怕是你今生的最后一顿饭了,我也是佩服你才给你这待遇,以前被抓来的修士可没这种享受。”     陈津望向屋外,一轮明月从天边升起,显得凄美动人。     看向酒菜,陈津叹了一口气道:“这饭吃着也不痛快,不吃也罢。”     “随你吧。”申统领将酒菜放下,走出屋外,坐在台阶上,依旧严守在门口。     月亮渐渐爬上半空,夜色更浓,城主府的灯火却璀璨明亮。     “申统领,城主让把抓来的两仪境修士带到后院。”一个修士跑来通知申统领。     “嗯,知道了。”申统领站起身,带着几个修士走到屋内道:“该走了。”     立即有两个修士要上前押着陈津,申统领道:“不用押他。”     陈津微微一笑道:“谢了,带路吧!”     虽然没有被押持,但严密的监视是少不了的。在申统领的带领下,陈津被带到了后院。     刚进入到后院,陈津便闻到从一间大堂内飘散出一股浓烈的药味。在大堂门口,朱粼坐在一张官帽椅子上,较往日,目光中少了几狂傲,多了几分狠毒,在他旁边站着一个黑衣中年修士,眼长唇薄,带着若有若无的阴鸷笑容。     申统领上前道:“启禀城主,今天抓获的金丹二期两仪境的修士已经带到。”     朱粼脸上显出激动之色,手指不安份地动了动,接着握紧成拳。     站在他身旁的黑衣修士一脸阴笑道:“恭喜城主,贺喜城主,有了这个两仪境修士的精血,一定能够炼制成两仪天玄丹,服下这粒丹药,城主就可以晋升到两仪境后期了,归一境也是指日可待。”     朱粼道:“赵先生,我能有此成就,你功不可没,将来我会禀报灵隐派的高层,赏你好处。”     被称为“赵先生”的黑衣修士忙道:“为城主效力是我份内之事,不敢奢求回报。”     朱粼点了点头,对这个手下表现出来的忠心相当满意,而后招了一下手道:“让屋内的炼丹师出来,准备收取这个两仪境修士的精血。”     立即有五个满脸烟灰的练丹师从屋内走出来,站在朱粼身旁待命。陈津目光一抬,便看见站在最左边的一个瘦小的身影,不是粟多是谁?     陈津微低着头,加之光线的关系,粟多此时并没有发现他。     朱粼看向申统领道:“把这个两仪境的修士押过去放血。”     陈津这时发看见,在后院的中央,有一个长条宽木凳,上面沾着斑斑血迹,在木凳一端,放着一个洁白的陶瓷大盆。     这种长场景陈津见过,农村春节杀猪时,就是将猪捆在长条板上,然后一刀从喉咙捅进去,用一个盆接着放出的鲜血。     不等申统领来押,陈津上前几步,抬头看着朱粼道:“你不想看看我是谁吗?”     朱粼猛然一惊:“陈津?”     “陈津?”申统领也是倍感惊讶,叛出太霄门,会召神邪术,斩杀太霄门两仪境的长老,江都城盗取精石武器杀出重围,这些事迹已让陈津轰动天下。     粟多面露惊喜,当看到陈津手上的困仙石铐时,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赵先生仔细打量陈津一番,怀疑问道:“你就是那个符篆师,并且会召神邪术的陈津?”     “你也是符篆师吧?”陈津冷眼看着赵先生道,“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两仪初期的符篆师,真是难得。”     陈津已用灵识探测过了,赵先生是两仪初期的修为,朱粼竟然晋升到两仪中期,看来他的修为能晋升如此之快,恐怕是拜炼出的丹药所赐。     赵先生阴笑道:“当初听说你是金丹一期的修士,我已经很吃惊了,没想到现在你已经是金丹二期了,实在让人惊讶。真想和你较量一番,不过你没机会了。”     陈津微微一笑,转而对朱粼道:“你是名门正派弟子,不走正道,却靠这些歪门邪道来提升修为,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如此急于提升修为?你难道不怕肖红烛离你而去?”     朱粼忍着气愤道:“我之所以如此做就是因为肖红烛,我实力强了,在我要娶肖红烛时,我看那些长老还敢阻拦我否?”     陈津顿时明白了,肯定是朱粼要娶肖红烛却遭到了门派的阻挠,一气之下,想尽快提升修为,在门派扬威。     朱粼忽然笑道:“真没想到今天抓到的是你,杀了你不但能得到你的精血为我炼丹,而且杀了你这个会召神邪术的妖孽,还能积攒下天大的功德,这真是一举两得啊!把他押过去,绑在凳子上,我要亲自操刀放血!”     陈津道:“我记得我曾经答应过你,要和你痛痛快快打一场,在道试大会上意外败在你师妹肖红烛手上,错失了机会,今天你难道不想和我打一场?”     朱粼傲然道:“我也说过,想和我痛痛快快打一场,你今生都不可能有这个能力。我是两仪中期,你是两仪初期,何况我还有上品法器烈阳剑,你根本不是我对手,我懒得和你比试。”     陈津目光一寒,道:“那我想和你比试呢?”     朱粼耻笑道:“你戴着困仙石铐,怎么和我比试?”     “那我打开它不就行了。”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陈津把一片铁片插到困仙石铐的钥匙孔中,轻轻一拧,困仙石铐就被打开了。将困仙石铐扔在一旁,陈津活动一下手腕,体内精气又恢了运转。     朱粼愤怒的目光射向申统领:“申泉,他怎么会有钥匙?你是不是想带他来杀我?我告诉你,就是不戴困仙石铐,他也不是我对手,现在我先杀了你!”     说着,呛的一声拔出长剑,脚底生风,一剑迅疾地刺向申统领申泉。     金丹二期对精气的掌控,胜过金丹一期数倍,朱粼驭空术加上风速,这一剑的速度奇快无比,申泉大惊失色,却根本无法闪躲。     叮!     在生死一线之际,一道流光射来,一把尖刺撞开了刺向申泉的长剑。     “陈津?”申泉没想到,关键时刻陈津救了自己一命。     陈津看着朱粼道:“这不是他给我的钥匙,这是我被抓时,我兄弟偷偷塞给我的,我一直捏在手心里。”     在陈津戴上困仙石铐之前,鲁旺曾拉着他的手道:“大哥,去了要小心!”,也就是这时,鲁旺将一把自制的万能钥匙放在了陈津手心中。     朱粼冷笑道:“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给你一个和我比试的机会,希望你能撑过三招。”     陈津自若笑道:“我也希望你能撑过三招。”     “废话,杀你一招足亦!”朱粼一震手中的烈阳剑,突然间,烈阳剑绽放出刺眼夺目的光芒。在这刹那间,整个后院被照得通亮,白炽强烈的光芒比烈日的光芒更盛。     在这光亮暗淡的晚上,骤见如此强烈的光芒,所有人出于本能反应,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心道:陈津这下是死定了。     光芒乍现时,朱粼迅疾的一剑刺向陈津,当他刺出时,却发现这些人中,陈津却睁着明亮的眼睛。     陈津为了领悟阳光灵气,看阳光早已成了习惯,烈阳剑刺来时,他睁眼看得清清楚楚,妖刺一挥,格挡开烈阳剑。     朱粼惊讶收剑后退,光芒散去,众人惊讶地发现陈津安然无事,倒是朱粼眉头紧皱。     “你竟然不怕阳光?”朱粼难以置信道。     陈津道:“道试大会时,如果我不是大意败在肖红烛的手上,你一定不是我对手。”     “侥幸挡住一招你就如此得意,真是小人得志。你再接一招试试。五岳压顶!”朱粼长剑作刀下劈,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五把长剑,长剑又宽又重,带出一片虚影,仿佛是五座大山同时压了下来,气势沉凝厚重。     “第三招我也不想看了。”陈津左手妖刺,手右突然多了一把长刀,向着五把长剑劈去,喝道:“霸天封神斩!”     呼~     天空中刀影重重,辅天盖地,霸占了整片天空,各个方位皆被凌厉的刀影封死。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