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六十一章 酒楼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六十一章 酒楼消息

    更新时间:2011-10-15     “大青鱼,怎么回事?”     月弯岛几艘战船快速追来,先把大方脸从坚冰中解救出来。     大方脸冻得脸色发紫,如果再晚救一会,恐怕就要被冻死了,哆嗦道:“有一伙修士抢走了老子的战船,快帮我夺回来。”     “夺个屁,已经追不上了。”     一群人气急败坏地眼睁睁地看着被敌人抢走的战船消失在海平线上。     有惊无险地驶出月弯岛管辖的海域,陈津和东峦岛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到了这里,海风的味道都变了,让人感到清新自然,心情舒爽。     又经过半日,大船终于到了沿海地区,远处的海岸线越来越清晰,万紫初指挥船员,调整航向,大船进入到一条名叫澜河的河流。在沿海地区,仍是妖族的领地,大船沿河而上,穿过山脉地带便进入到灵隐派的境地了。     在进入到灵隐派的境地之前,在万紫初的吩咐下,一众人将抢来的船只重要标志改换,变成普通的商船。到了灵隐派的境地,河面上多了一些往来的商船,也无人对这一艘载着妖族女帝和太霄叛徒陈津的船只起疑,这两人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引来大批正道修士的围杀。     进入到大陆内地,清爽宜人的气候让花泪语的精神状况好转不少,已有六十多年没来过中原大陆的她对沿岸的风光留恋忘返。珠儿一会跑到船头,一会跑到船尾,兴奋的像只从没飞到过南方的小燕子。     如今倒也不急在一时,陈津干脆让船员放慢了行驶速度,同众人一起欣赏着沿途风光。     近午时分,大船在一个繁忙的港口停下,这里船只往来频繁,也为这艘载着妖族修士的船只提供了隐藏的环境。     花泪语身体虚弱,不便行动,那些船员绝大多数都是妖族修士,带他们一起上岸,实在是太过碍眼。权横利蔽之后,陈津对众人道:“由于还没找到可以栖居之地,暂时还要委屈各位住在船上。由于是珠儿是人类,你们若是有什么需要,可以让她上岸去买。珠儿,买东西回来时要小心。”     珠儿道:“陈津大哥,你和魅姬大人去办正事吧,我们在船上不委屈的。这里气候环境比我们岛上好多了,你看,坐在船上看这河面的风景,是多么的享受啊。”     陈津笑着刮了一下她的小瑶鼻,然后走到花泪语跟前道:“师娘,我上岸后会去寻找我的一位兄弟,他的医术很高明,一旦找到他,我就带他来给您治病。”     花泪语感激道:“陈津,让你费心了。我听魅姬大人说,正邪两道都想杀你积攒功德,你上岸后行事要多加小心。”     “嗯。”陈津点头应道。     万紫初又嘱咐众人一些注意的事情,然后拿出一顶带着面纱的竹笠戴在头上,遮住了绝美迷人的容颜,若非如此,她一进城,必定要引起全城轰动。     此番打扮之后,万紫初才和陈津连袂上岸,往城里走去。     这座沿河的城市名叫百秀城,是灵隐派管辖下的一座大城,十分繁华。     两人在城中找到一座生易兴隆的酒楼,也不要雅间,在顾客密集的大厅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下。     酒楼里人员流动性大,聚集着三教九流和南来北往的各色人物,这里的消息也是最多的。陈津和万紫初刚坐下,就有不断的消息传入耳中:     “听说太霄门在灭了东明教之后,又准备对玄真教开战了,如果能灭了玄真教,下一个估计就是灵隐派了。”     “看来太霄门是想统一摩罗河以南的所有地域。”     “我觉得太霄门的野心在整个中原。”     “太霄门的叛徒陈津他们抓到没有?”     陈津听到有关自己的消息,不禁侧听细听,只听那个食客道:“陈津用计杀了太霄门一个二仪初期长老,然后逃之夭夭,之后又大闹东明教的江都城,偷走了东明教运往前方战线的精石和武器,让东明教损失惨重,间接地加快了东明教的灭亡,否则,太霄门也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打到东明教的山门去。这个陈津从江都城逃走后,就一直没有消息了,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估计是不敢露头了。”     “这个陈津到底是哪一方的?叛出太霄门,又帮助了太霄门,真是让人费解。”     “谁知道呢?也有人说他是假装叛出太霄门,太霄门的那个长老其实也没有被他杀。”     万紫初从面纱中瞅了陈津一眼,陈津摇头笑了笑,他也想不到江都城的事竟然影响这么大。     另一桌上也传来小声的说话声:     “大哥,我们真的要北上吗?”     “听说北原荣家有刻着‘地’字的黄玉,我们当然要去看看,没准还能弄来呢,现在去的人可很多,晚了或许就被别人得手了。”     “这块玉关系到那位飞升前辈留在的宝库,是开启宝库的其中一把钥匙,重要无比,你说怎么会到荣家的手里呢?”     “荣家是炼器世家,据说荣家以前为某人物炼制过一件厉害兵器,那人为了酬谢,将一块玉送给了他们,那块玉就是这块黄玉。”     北原荣家陈津知道,荣少阳就是荣家的少主,曾经去参加过云家选婿,还欲对自己百般羞辱。     这条消息万紫初很是关注,她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寻找玉石的下落,不由凝神继续听下去。     “哎,二弟、三弟,你们吃好了吗?”     “大哥,吃好了。”     “那我们就赶快去北原荣家吧!”     “好。”     三人离桌往酒楼外走去,万紫初犹豫了一下,问陈津:“你一个人能照顾好花长老吗?”     陈津看穿了她的心思道:“你是想跟着他们一起去北原荣家吧?那就去吧,师娘这里你不用担心。”     “那我们分头行动,我去找黄玉,你寻你那兄弟为花长老治病。”     陈津点了点头道:“你就放心去吧!”     万紫初也不再多说,起身走出门外,悄悄地跟上那三兄弟。     陈津为自己倒了一杯酒,耳朵继续收听着周围传出来的信息。     “你们听说没有,城主府今天死了一个两仪境初期的修士。”     “城主朱粼现在越来越可怕了,也不知他在做什么?前段时间他可是杀死了三个金丹期一期的修士?”     “朱粼?”陈津眉头一皱,心惊讶道:朱粼是这个城的城主?在道试大会上,他凭着手中的上品法器烈阳剑,夺得了比试的头名。他一心要杀了自己来扬威,可结果自己败在了他的师妹肖红烛手上,没想到如今他被灵隐派派来百秀城当城主,以至也可见他的实力。     那桌吃酒的客人继续道:“我还听说朱粼现在专门成立了一支秘密的队伍,主要是负责为他寻找两仪境的修士,一旦找到,千方百计也要将他逮捕住。”     “还有这等事?两仪境的修士是那么容易被捉住的吗?”     “猛虎架不住群狼,今天死的那个两仪境的修士就是被那支秘密的队伍抓去的。”     “那支秘密的队伍这么可怕?”     “你连金丹一期都不是,你怕什么?该怕的是那些金丹二期的修士。”     陈津暗道:自己目前就是金丹二期两仪境的修士,他朱粼敢来,我就灭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