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五十五章 向朔出手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五十五章 向朔出手

    更新时间:2011-10-12     (三更,请盆友们多多支持)     ――――――――――――――――――     月弯岛的人列在船头,见己方三个统领都落败,气势萎靡不振,直到向朔扛着长刀走出来,他们才猛然惊醒,自己这方还有一个最强大的人物没有登场。     向朔脚步不疾不慢,每一步都含着一种大道韵味,每迈出一步,仿佛擂了一记战鼓,让己方战士心中震奋,让敌方将士心头压抑。     走到船头,向朔修长健硕的身躯迎风傲立,海风吹起他敞开的长袍,露出厚实的胸肌和六块腹肌,两道凌厉的目光从散乱的发缝中射出,带着一种野性的狂傲。     东峦岛欢呼的人群此时也发现了敌方船头屹立的这个身影,虽然相距甚远,不过压迫感已经袭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禁声观望。     已经走到船沿的向朔,又向前迈了一步,众人都认为他要掉到海里时,他却平稳的在虚空迈步而行,仿佛虚空中有一道无形的桥梁。     向朔一步步从虚空走下来,站到陈津根前,好奇地打量他几眼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津。”陈津如实答道。本以为自己反叛太霄门,又会符篆召神术,应该很多人知道,可却听向朔道:“没听过。”     陈津神态自若道:“你是何人?”     向朔道:“月弯岛三长老向朔。”     陈津撇了撇嘴道:“我也没听过。”     向朔一怔,随即笑道:“好,不错,在我的气势压迫下你神态自若,居然还敢开我玩笑,仅凭这一点,你就引起了我对你的兴趣。不过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没见到你之前,我没想到你是如此年轻,可惜,可惜了一个修道人才,你今天注定要死在我刀下。”     陈津气势不弱,傲然道:“那可不一定。”     向朔道:“你两仪境初期,我归一境中期,相差一个境界还多,你根本不是我对手。”     陈津道:“那个号称两仪中期无敌的豹子不也被我这个两仪初期的修士打败了吗?”     “那就让我见见你的本领吧!”向朔目光一寒,单手举着大刀,猛然斩向陈津。     举重若轻!     长刀斩下,精气涌出,幻化出一把更长的大刀,风声呼啸,天空似乎被劈开一道口子。     陈津不能准确把握到这一刀的威力,在长刀劈下时,身形一闪,像一道光影,轻巧闪躲开。     砰!     长刀斩在沙滩上,白沙飞射,沙地被斩出一道深深的沟通壑。     落入水中的花豹这时已爬到船上,看见向朔一刀落空,大喊道:“三长老,这小子速度很快,能生出八只手臂,还是个符篆师。”     向朔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吓得花豹不敢作声。转过头,向朔看着陈津道:“速度不错,不过这速度还不够!”说着扬起大刀,再次毫不留情地斩下,这一刀比刚才那一刀更快更猛。     一味的闪躲只为越来越背动,在大刀斩下时,陈津再次闪开,不过挥手施出一道符篆,冷喝道:“毫尘千钧,镇压!”     轰~     空中犹如一个闷雷滚过,一个巨大的虚影磨盘从空中坠下,砸向向朔。     “镇压符,不错!”向朔长刀一挥,咔嚓,虚影磨盘被从中斩成两半,“他们几个在这道符下道肯吃了不少苦头吧!”     向朔猜的并没错,花豹、长脚、青羊的落败,多少都与这道镇压符有关。这是“毫尘千钧”却被向朔轻易地就破解掉了。     东峦岛的阵营中,个个大眼瞪小眼,忧虑之情凝聚在脸上:“月弯岛的这个人真厉害,屡建奇的大磨盘被他一刀就给劈碎了!”     “面对修为比自己高出一个境界还不止的强者,我估计他是无术可施了。”     “难道东峦岛今天真的是躲不过覆灭的厄难?”     担忧的情绪向瘟疫一样漫延开来,陈津虽然没听到,不过也能想到。     向朔以刀指着陈津,慢慢道:“金丹二期两仪境,即使你能将那些符篆全部画出来,也不过就那几种,隐身符、乱向符,我劝你就别使出来了,那样只会让你白白浪废掉精气。”     “多谢你的提醒,不过我也没打算使用这几种符。”陈津气度沉凝,挥动妖刺,吐出一道道暗金色的线条,线条迅速在空中交织出一道符篆。     向朔并没有急着攻击,而是颇有兴致地道:“虚空画符,天赋不错!     “承蒙夸奖!”陈津眼神一冷,妖刺点上符篆,冷喝道,“大气生重力,气压!”     符篆消散,一个巨大的光罩以陈津为中心迅速生成,将向朔笼罩其中。     向朔本来轻易的举着大刀,可是光罩一经生成,他猛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身上像是被缚上了沉重的重物,血管内血液的流动速度似乎也被压制的慢了下来,每一个动作都感到比从前吃力数倍,手中的大刀猛然一沉,再也无法平举。     向朔眉头不由一皱,问道:“这是什么符篆?”     “让你失败的符篆。”陈津毫不犹豫,挺起手中妖刺,发挥自己的速度,疾刺向朔。     “如果你就这点儿本事,那我就不陪你玩了,我对你的兴趣也到此为止。吼破山河!”向朔喊完,身形一抖,化成一只威武雄壮的碧眼麒麟。     这个麒麟身如小山丘,四肢粗壮如柱,眼中光芒四射,他含胸收腹,猛然仰头大吼一声。     “嗷~”     吼声如雷,响彻整个天空,音波如利剑一样激射出来,叮叮叮,射在光罩,光罩轰然碎裂。     声音远远传了出去,相距甚远的东峦岛阵营人人闻声变色,急忙用手紧掩耳朵。尽管如此,一些相距近的修士,仍然被直接震死过去,双耳流出鲜血。     离向朔最近的还属陈津,吼声冲进他耳中,他只觉鼓膜嗡嗡作向,头脑发胀,眼睛发黑。虽是难受,不过却并没有受伤严重伤害。     气压光罩破裂,向朔行动恢复自如,摇身一变,从麒麟变回到了人形,举刀又向陈津劈去。     眼见大刀当头劈来,陈津双臂一抖,化成两只巨大的红色虾螯,向着劈来的长刀夹去。     咔!     劈下的长刀被陈津夹住。     “你还有招数?我倒是该对你刮目相看了,花豹他们三个败得不怨。下一刀,就送你去见阎王。”向朔刀锋一转,从大螯中抽出长刀,再次劈上陈津。     陈津手臂一震,大螯重新化成双手,只见两只手的虎口都被震裂,鲜血正在往外溢出。     生死一线之际,陈津迅速拿出一道符篆,捏诀喊道:“水府扶桑大帝,显灵!”     噗!     符篆燃起热炽烈的白光,光芒中一个身长一丈,头发酷白,鼻似鹰勾的中年男子显现出来,他傲视苍生的气势比向朔更盛。     东华帝君手中的长剑虽不如向朔的大刀宽大,但气势丝毫不弱,在向朔长刀斩向陈津时,他一剑直刺向朔。     身影与剑光形成一条白色匹练,刺穿了空间,与空气擦出火花,凌厉无匹。     “召神?”向朔面色惊变东华帝君凌厉的一剑一闪即至,他心中骇然,迫不得已,飞身后退。
推荐阅读: 《狂妄武尊》 《楚天孤心》 《武炼巅峰》 《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