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十五章 修习符篆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十五章 修习符篆

    更新时间:2011-08-02     符篆术的分类繁杂,其中传达天道法则,用来召神的的符信称为召神符,由于崇尚神灵的修道之人认为此种符篆会惊扰神灵,惹怒神灵,故被称为邪符术,在正道几乎绝迹,仅有那些不敬神灵的邪魔外道还在使用。     除了可召神灵的符篆外,其余匀属正道符篆。正道符篆绝大多数都无直接杀伤力,大多起些辅助作用,但是这些符篆作用却不可小觑,比如偷盗时,给主人下一道安睡符,那么你在他旁边大声说话他也不一定会醒。     总之,只要不画召神符,不施召神符,便不违正道。     长弓郑重的讲完这些,发现陈津颜面发红,拿起桌上的洒壶摇了摇问道:“小子,你是不是喝多了?”     “好像喝多了,头发昏,眼发晕,我回屋睡觉了。”陈津揉着脑门,打个呵欠,起身便往屋里走。     长弓咆哮道:“那我刚才讲的你有没有听到?”     得到的答案是一个长长的呵欠。     ※※※※※※     第二天天刚亮,陈津便被长弓从被窝拽了起来,符篆术的学习正式开始。     “画符篆有三大要素:其一、形体要精确无误,一画所失如壮士折一肱,一点所失如美女妙一目,笔划该短时不长一分,该长时不短一分,形体宽窄有度,疏密得当,无减除,无添续,无懒散,无局促……”     长弓讲了一大堆,然后拿出一张符篆,道:“这是一张施之有效的安睡符,我再画一张有错误的安睡符。”说完,提笔画出一道符篆,然后将符篆平放在桌上道:“我画的这道符篆有七处错误,你对比正确符篆,从中找出错误之处来。”     陈津看看符篆,又看看长弓,苦着脸道:“老头,这找不同的小游戏,小孩都会玩儿,你就不要考我了。”     “小游戏?”长弓不满弟子的傲慢,“你倒是把七处错误找出来啊?”     陈津看了看两道符篆,眉头一皱,“呃……老头,你好像有八处画错了。”     长弓不悦:“八处错误?怎么可能有?你仔细看,我明明只画错了七处。”     “你看,”陈津一处一处指给他看,“一处――少个点,二处――少一个短曲线,三处――多一个圈,四处……八处――看,这个‘v’,你画的角度过大了。”     “还真有八处?”听着陈津一处处指出,长弓不禁老脸蒙羞,长久意志消沉,不曾动笔画过符,没想到今天居然非本意的画错一处,还让这小子发现了,汗颜!     “画符如写字,要牢记于心,以后不可画错。”长弓作个总结,急忙转移话题道,“现在我告诉你画符第二要素,就是道韵,道韵,你懂吗?”     陈津似笑非笑地看着长弓,摇头道:“不懂,请师父告诉我。”     长弓挠头想了半天,为难道:“道韵嘛……道韵就是……我说不出来,哎,你小子是不是故意刁难师父?”     笔画之外,得微妙法,便头头是道,如元气流转不息,如龙虎捉摸不定,如万花春谷灿烂,如飞天仙人偶游下界,如……,种种韵味需要靠自己领悟,无言语可以精确传达。     陈津以往模仿名家字画,均能精确把握其精髓神韵,无非是模仿画圣吴道子、书圣王羲之,又或草圣张旭之流的大作,需要耗费无数精力。这最简单的安睡符之道韵,他瞅上一眼,便能领悟。     陈津也不再多说,提笔在纸上画出一道安睡符,形神兼备,道韵流转,与原符无二。     长弓院主看着陈津画好的符篆,半晌无语,这个弟子在符篆方面的天赋超出他的想象太多,现在已经不知该如何教授了,幸好,画符篆还有一大要素。     长弓院主收拾收拾情绪,正色道:“画制符篆,除了要掌握形体、领悟道韵外,还需要充足精气。符篆只是形式,起作用的是附着其上的精气,画符者平时要凝炼精气,画符时发放精气于笔端,使符篆上附着精气,如此符篆方会显灵。你现在是否修炼到精气期了?”     通过修行法门,能将灵气转变成精气贮藏丹田中,即进入了精气期。没有修炼到精气期,丹田中就没有精气,更谈不上发放精气于笔端,所画的符篆自然不可能附着精气。     陈津有些失落道:“目前我能感应三种灵气,并且能够引动,但是没有修行法门,不知该如何引动灵气将之转变成精气,所以还没有修炼到精气期。”     长弓找回点尊严,谆谆教悔道:“你能在三个月内感应到三种灵气,并且可以引动,已经让许多人吃惊不已,修道是个漫长艰难的过程,非一朝一夕可成,你且莫心急,今天我就传你将灵气转变成精气的法门。”     老头从怀里贴身处摸出两本蓝皮书,递给陈津道:“这其中一本《养精术》便是将灵气转变成精气的法门,可以让你的修为精进迅速,不过这是我自己结合妖精的修道法门领悟所得,你莫让他人知道,否则将被视为妖邪;另一本是符篆大师传下来的《符篆图录》,上面所画符篆皆是标准样,只是没有精气而已,你以后要牢记符篆形体,领悟其中道韵,不可有一丝懈怠。”     “谢谢师父!”陈津珍而重之地接过两本书,诚然说道:“弟子一定牢记师父教诲!”     长弓欣慰的连连含笑点头。     陈津翻开《符篆图录》,翻看几页后,皱着眉不满地问道:“老头儿,怎么会这样?”     长弓似乎预料到他的反应,道:“你难道想一步登天?”     陈津无奈地哀叹口气,书上标注清楚,由于精气本质不同,低级境界只能绘制低级的图篆。     精气期第一重混沌气境界,可画制的符篆有安睡符、镇静符、止泻符等十多种,大多以治病为目的。     精气期第二重阴阳液境界,可画制的符篆又加了两种――迷雾符、迷幻符。     精气期第三重三目珠境界,可画制的符篆再加了两种――坚韧符、增重符。     “精气期我拿什么克敌制胜?”陈津快崩溃了,精气期的符篆术没有任何杀伤力,此时他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不爱修习符篆术。     长弓语重心长道:“莫因小失大,要放眼未来,你没看见金丹期就可以画制乘云符、隐形符、镇压符等等诸多强大的符篆吗?”     陈津突然想起,问道:“是不是召神符也有等级之分,等级越高,可以召来的神灵就越是强大?”     长弓脸一寒,肃然道:“掌教曾告诫过你,以后不要再念想召神符,你难道忘记了吗?召神符是邪符,以后不要再想它,更不能去学它。”     陈津连忙应是,但心里却不以为然,随手翻开《养精术》,其中的法门诲涩生僻,深奥难懂,需要细细领会,一一琢磨。陈津合上《养精术》,怜悯看着天弓问道:“老头儿,我听说你以前和一个妖族女子好上了,还在正邪会战中,把她放走了,所以门派废了你精气,封了你灵识,让你成了现在模样。这事是不是真的?”     老头神色黯然,望着东方,无比惆怅道:“她就住在那边,也不知她现在过得如何了?”     原老来老头经常一整天发呆望着东方是因为她!陈津也望向东方,天空尉蓝,一碧如洗,清澈纯净如孩子的双眼。     老头微微侧头,苦笑道:“你是不是也认为我是一个奸邪之徒?”     陈津没有回答他,反而问道:“放走她,你落到了这步田地,你后悔吗?”     老头坚定道:“我无悔!”     “即然心中无悔,又何必在乎他人看法?”陈津淡淡一笑,拍了拍手中两本书道:“我去学习了。”     ※※※※※※     在独秀峰上学习了七日,有一人来传唤陈津去道德观听课。今日到了聆听宇翔给弟子讲解德性的日子,凡无要紧事的弟子都需要去接受教诲,陈津这个被掌门点名照顾的对象自然不能落下。     在道德观的后院中,有一块绿地草坪,草坪的边上有一个小亭,这便是宇翔授课的地方。草坪上,两千多弟子席地而坐;小亭中,宇翔侃侃而谈。     所有弟子都称他“宇翔老师”。     宇翔在陈津眼中就相当于部队的政治教导员,专门给门派弟子上政治教育课,包括人生观、价值观、荣誉观、理想观,以及对门派的忠诚和贡献,当然,正邪观是必不可少,并且是重中之重的,除此之外,宇翔也会讲一些自己对“道”的感悟。     没听讲课之前,陈津认为宇翔肯定会讲一些空洞的、虚伪的、俗气的道德和正邪,但听过之后,却发现这个儒雅的中年人讲课风格别具一格,理念与众不同,有些观点与自己不谋而合,有些道论又让自己醍醐灌顶。     讲课结束时,陈津有种意犹味尽的感觉,虽然宇翔的每句话他都听得清楚,但他仍觉得自己听得不够分明,想要离宇翔老师更近些。     以后每到听课日子,陈津会主动去道德观,听课时他不再坐在柔软的草地上,而是坐在小享边上的乱石堆上。乱石堆与小亭相距咫尺,是听课的最佳地点,不过乱石堆的石头都带着棱角,坐在上面难受,所以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弟子坐在这里。     听过几次课后,陈津留意到,坐在乱石堆上听课的人几乎没变过,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九个弟子。     这九个人自然一眼就认出了陈津这个在太霄门“大名鼎鼎”的人物,不过他们并没有歧视他,疏远他,而是与他交流,与他相议。久而久之,陈津和这九个来自不同山峰的弟子变得熟络起来,感情也逐渐加深。     算上陈津,这十个人都是新近两年才加入太霄门的弟子,他们也无形中成了宇翔眼中的好学者。     相处久了,陈津发现,这九人之间存在两种不同的思想,奇怪的是在这两种不同思想的碰撞下,这九人居然成为了“同窗好友”,这种现象说来奇怪,但其中原因想通之后,又觉得很正常――因为他们都是“求道之人”。     在这个被称为“道之觉醒”的年代,被后世誉为“太霄十杰”的人物即将粉墨登场。     何许将来会有“道不同不相为谋”的那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