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四十八章 驶向东峦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四十八章 驶向东峦

    更新时间:2011-10-08     “想逃?给我下来”     看见大长老想要驭空逃走,陈津抖手再次施出一道符篆。     “大气生重力,气压!”     喊出符咒,以陈津为中心,一个光罩在空中生成,刚刚飞起的大长老也被罩在其中。     哗啦~     大长老从空中掉落下来,别说飞起,他现在行走都成困难。周身仿佛被一股力量压持着,行云流水的步伐再也迈不起来,只能一步一步缓慢行走。     在这个空间内,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所做的每一个动作都慢上半拍,以往快若奔雷的冲拳此时也变得生涩,仿佛身上脚上都缚着沉重的重物,不能活动自如。     偏偏在这个空间内,陈津丝毫不受影响,速度依旧。在这种环境下,陈津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孰强孰弱,一眼辨之。     嗖!     陈津一下闪到大长老跟前,妖刺一挺,就要刺出。大长老知道,自己已无力反抗,连忙跪在地上,诚惶诚恐道:“不要杀我,从今往后我愿意跟随主人,听从主人吩咐。”     “真的吗?”陈津目光一凛,背后突然长出六条手臂,每一条都灵动自如,与左右手相差无几。     这是吸收了墨千顷这只八爪章鱼的灵气后所产生的道术,如今陈津也可以再长出六条手臂,一共是八臂。     “八臀?”大长老面色一变,身子匐俯下去,再次道:“从今往后我愿意跟随主人,听从主人吩咐!”这一次口气明显恭敬许多。     大长老先前的确暂时的妥协,而这次是心悦诚服,陈津如今的实力和表现出来的潜力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能跟随墨千顷,为何不能跟随比墨千顷更加强大的陈津呢?     陈津见大长老五体投地的拜服,对自己这一次威慑起到的作用感到满意,不过他仍不能完全放心,从锦囊中拿出一粒丹药,丢过去道:“我还不能确定你的心是否真诚,这里有一粒丹药,你把它服下,以后若起异心,我就引发药力,让你身死道消。当然,你若并无二心,这粒丹药对你没有任何危害。”     大长老毫不犹豫地服下丹药,再次拜倒在地:“小人绝不敢有异心,以后尽心尽力为主人效劳。”     陈津点了点头,散去光罩,对大长老道:“起来吧,以后就跟着我,若你心诚,我也不会亏待你。”     “谢主人!”大长老急忙拜谢。     就在这时,陈津手中的妖刺突然跳动了一下,一道灵识传到陈津脑海:陈津,陈津,真是太好了,刚才吸收了那个归一境高手的精血,让我大补,以后有机会再找几个归一境高手的精血让我吸取,也许我就能晋升到下品法器了。     陈津翻个白眼,道:“归一境的高手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吗?墨千顷只是归一境初期的修为,就如此厉害,如果对上归一境中后期的修为,我不一定能打得过,你还是安心的开发你的智慧吧!”     说虽如此,不过陈津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帮助妖刺晋升到法器的机会。     斩杀了墨千顷,陈津也算是出了胸中一口恶气,接下来关心的就是被墨千顷捉住的万紫初的下落。     陈津转而对大长老道:“长老……”     大长老惶恐道:“小人本是一条黑鱼,机缘巧合下才修炼出了人形,如今是两仪境中期的修为,主人以后叫我黑沙就行了。”     陈津道:“黑岛主无须客气,你修炼岁月比我久,理该受到一份尊重。”     黑沙莫名道:“黑岛主?”     陈津笑道:“我不可能一直待在这聚虾岛,以后这聚虾岛就属你管。”     黑沙感激涕零,诚然道:“多谢主人信任,属下一定打理好聚虾岛,若有人敢来侵占,属下一定拼死抵抗,这座岛永远为主人留着。”     陈津恩威并施,黑沙如今已是服服帖帖。陈津继续自己的话题,问道:“黑岛主,我先前听墨千顷说万紫初被押到月弯岛了,从聚虾岛如何前往月弯岛?”     黑沙皱眉道:“月弯岛是靠近中原大陆的一个海岛,面积很广,距离聚虾岛很远,不过我没有到过月弯岛,月弯岛聚体在什么方位属下也不知道。”     茫茫大海,稍微走错点方位,就将与一座海岛错过,陈津也犯起难来,问道:“那怎么才能去到月弯岛?”     黑沙想了一下道:“有两个方法。一,我们可以先到中原大陆,从中原大陆打听到月弯岛的位置,然后从大陆直接去月弯岛。”     陈津想了一下,回到中原大陆需要一些时间,如果在中原大陆再碰到正道的追杀,那就更加麻烦,于是又问道:“那第二个方法呢?”     黑沙接着道:“第二个方法就是我们去东峦岛,从东峦岛找到知道月弯岛位置的人,由他们带我们去月弯岛。”     陈津疑惑问道:“你知道去东峦岛的航路?”     “我曾去过东峦岛,应该没问题。”黑沙说完,停了一下又道:“我建议主人先去东峦岛,然从东峦岛去月弯岛。”     陈津问道:“为什么?”     黑沙道:“墨千顷曾说过月弯岛近期将攻打东峦岛,如果东峦岛被攻占,即使主人能救出魅姬大人,以魅姬大人对东峦岛岛民的感情,她也不会弃之不顾,那时再想抢回东峦岛就困难了。”     陈津目光陡然变得坚定,说道:“好,那我们就去东峦岛,先守住东峦岛,再去解救万紫初。事不宜迟,我们尽快出发!”     黑沙道:“我先带主人去休息,然后我会尽快准备好战船和物资,尽早前往东峦岛。”     陈津点了点头,东峦岛还有花泪语,这个师父一直惦念的女人,自己这次去一定要找到她。     墨千顷并不是一个只安份居住于一座海岛的人,他时时关注着中原大陆的形势,安插在中原大陆也的耳目经常通过闪电鸟将中原大陆的最新形势传到聚虾岛。     如今墨千顷已死,这些消息自然全部陈津得知。     这两个多月来,太霄门以势如破竹之势,一路攻城掠池,直击东明教本部。东明教掌教、副掌教身死,几个潜心修道的太上掌教虽然道法高深,却难以抵挡太霄掌教亲自率领的太霄门的大军,在太霄门攻来时,放弃山门,带领几个精锐弟子隐匿无踪。     至此,东明教覆灭,所辖地域全部被太霄门接收,太霄门报了六十多年前东明教背弃盟约之仇,并且已成了中原大陆最为强大的修道门派。     黑沙身为聚虾岛的大长老,说话极具威信,在他的指挥下,战船很快便备好,除了清水、食物等必备生活物品外,还准备了大量的弓弩,又挑选一批实力出众的妖族修士随船出行。     这些妖族修士也已得知岛上发生的什么事,在黑沙的号召下,全部尊陈津为主人,无人敢不从。     战船准备妥当,陈津一声令下,带着黑沙和几十个妖族修士扬帆启航,向东峦岛进发。     恰在此日,有三艘大船离开月弯岛,驶向东峦岛。     这三艘大船成品字形航行,行驶在中间的船只最为庞大。在这只大船的船首,摆放着一张宽大的软床,一个头发凌乱的中年男子正斜依在床上,他像是刚从睡梦中醒来,神态慵懒,双眼迷朦,上身仅穿着一件大袍,也可以说是一件睡衣,并且敞开胸怀,厚实的胸肌和六块腹肌全部裸露出来,显得十分野性、健壮。     在他的床边有一个刀架,上面架着一把大刀,柄长一尺有余,刀身则长达到六尺,威武壮观。     在刀架的旁边,摆着一张长条桌,上面摆着酒肉,香气四溢。     中年男子一手拿起一个鸡腿,用牙齿撕下一块肉,另一手又拿起一个酒壶,开始一口酒一口肉地吃起来。     这时,一个精气四溢的老者走了过来,他还没开口,中年男子已开口道:“青羊,叫小的们一起过来喝酒。”     青羊老者敬畏道:“三长老,攻打东峦岛在即,让他们喝多了可不好。”     中年男子又倒了一口酒道:“万紫初被擒,东峦岛上还能有什么强人?攻占东峦岛易如反掌,也不知齐老大为何要让我去做这个苦差事。二长老爱凑热闹,让二长老去不就成了。”     青羊老者道:“三长老虽然排在第三,不过道术修为要高出二长老,齐岛主正是相信你才派你去攻打东峦岛的。”     “这种小事没有挑战性,实在提不起我的兴趣。”中年男子说完,眯起眼睛,依在床头,一副不爱答理的模样。     青羊老者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对这个三长老的脾气很是无奈。     负责嘹望的一个妖修突然喊道:“前方出现一艘大船,向我们驶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