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十四章 道韵测试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十四章 道韵测试

    更新时间:2011-08-01     仔细看完陈津画好的召神符,几个院主和长老对视着摇了摇头。他们就像是字画鉴定专家,虽然画不出名人字画,但却可以分辨出字画真假,这张符篆徒有其形,无其道韵,根本发挥不了任何功用。     不过绘制符篆有很大失败机率,即使是符篆大师绘制符篆失败的机率也很大,单凭一次绘制失败并不能证明某人不能绘制出符篆,有些符篆师耗费许多时间与精力,也难以成功绘制出几张,这便是符篆术吃力不讨好的原因。     野机真人装出一幅友善的嘴脸道:“陈津,这张符篆不行,虽形似,但没有任何道韵可言,你只有画出与桌上符篆道韵相似的符篆,我们才能免去对你的惩罚。”     陈津急切道:“请师长让我多画几次,我一定能画出与桌上符篆道韵相似的符篆来。”     “好吧,那你继续。”几个长老暗中偷笑,这小子居然自己往火坑里跳。     陈津又看了看桌上的那符篆,然后提笔再画。画毕,几个院主和长老又摇头,这张符篆仍旧没有道韵。     野机真人大度中带着恐吓道:“陈津,我们再给你几次机会,你可要用心画符,不但要画出其形,还要画出其神,否则免不了严重惩罚。”     “谢师长又给弟子机会,弟子一定会用心尽力,不辜负师长们的厚爱。”陈津吞口唾沫,连续两次画符失败,他面上已有慌恐之色。     第三道符篆画毕,众长老、院主摇头――画符失败!     第四道――失败!     第五道――失败!     ……     第一百四十九道――失败!     陈津一连画了一百多道符篆,无一道含有道韵,甚至开始走形,各位长老和院主已看得有些不耐烦,这小子连简单的“五百灵官单一符”的丝毫道韵都画不出来,看来画出五百灵官大满符纯属运气使然,并且这种运气今生基本不会再有。     或许这小子是个异类,画不出简单的五百灵官单一符,但就是能画出复杂的五百灵官大满符呢?     野机真人心思警慎,把这种可能也想到了,他又拿出一道“五百灵官大满符”,对陈津道:“为了降低画符的难度,我拿出这道你画成功过的‘五百灵官大满符’,现在你若是还能画出其中道韵,我们仍可以免去对你的惩罚。”     “谢师长!”陈津诚惶诚恐的道谢。     可是又画了一百多张,没有一张含有“五百灵官大满符”的道韵――连一丝都没有。     野机真人这才死心地对众多太霄高层道:“看来这小子的真的是无法画出召神符了,现在如何处置他,你们请便。”说完,他坐回自己位置,便不再发一言。     掌教贞吉威严端坐,看着陈津道:“我太霄门是正道大派,弟子要德艺双馨,尊师重道,敬仰神明,敌忾妖魔,修行正道,不沾邪术。今次你偷盗了封印邪典,不过念你是遭人蒙骗,又悔改及时,我不予追究你过错。画符请神,是在冒犯神灵,是正道所不耻的邪术,好在方才经过测试,见你再难画出召神符,故允许你继续留在门派修行,但你已冒犯神灵,我罚你在谢罪岩上长跪三天,以求神灵宽恕,你可心服?”     陈津诚道:“弟子心服。”     “那你在谢罪岩跪上三天后,就回独秀峰,和天弓院主好好学习正道符篆术,以后不可再念想画符召神!”说完,贞吉目光转向一个少有言语的儒雅中年人,说道:“宇翔,你主管门派弟子德行,以后这弟子你需要多加教诲。”     宇翔起身淡然应道:“请掌教放心,我会悉心教导好他。”     听完处罚结果,陈津心中庆幸地长嘘一口气,这种处罚比他预计中的要轻很多。     此间事了,陈津让在一旁,恭送这些太霄高层离去。从绝大多数人淡漠的眼神中,陈津看出,自己虽然被留在了门派中,也被证明了有一定画符天赋,不过他们并不相信自己将来能成为一个有用的符篆师,或许他们只是把自己当成了一块弃之可惜的鸡肋,聊胜于无罢了。     不过也有些人对他另眼相看,至少对他抱有信心。     大衍峰院主许大有走过陈津跟前时,停下脚步,狠狠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扬起满是胡渣子的下巴道:“小子,以后好好努力修行,否则别怪我狂暴的劲气伤到你!”     长弓走之前,来到陈津跟前,道:“小子,在谢罪岩上坚持三天,三天后我在独秀峰备好酒席等你。”     陈津挠挠头,发现这老头儿今日忽然变得容光焕发,春风得意了。     让陈津感到意外的是那个儒雅的中年人――宇翔,他露出一个亲和笑容,道:“你知不知道,刚才你若是画出含有道韵的符篆,可就要大祸临头了?”     陈津道:“弟子到掌教师尊宣布处罚结果时方才知晓,原来师长们是在测试我会不会画召神符这种邪符,幸好我真的不会画。”     “真的不会画?”宇翔反问一句,脸上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洒脱而去。     陈津心中一寒,自己心底的秘密似乎已暴露在他的目光之下,不过他似乎并没有恶意,难道他不害怕自己会画召神符?     当夜陈津便被人带到了谢罪岩。     在主峰参上峰西边的悬崖边上,有一块突出在半空的岩石,这便是谢罪岩。这里是霄琅山的至高点,跪在这里,似乎头顶青天,与天相融,犹如跪在神仙门外,请求神仙饶恕,     相传,凡触犯神灵的人,都会跪此谢罪!     陈津跪在谢罪岩上,心中想的并不是请求神灵的宽恕,而是想着以后怎么感谢那个沉静如水的苏文芩:     明明是画出召神邪符会大祸临头,可那些长老、院主偏偏告诉我说,画出道韵相同的召神符就免去对我的处罚,他们还真是阴险。幸好在被押上太和大殿之前,苏师姐偷偷告诉我千万不要画出符篆,否则在那些长老、院主的诓骗下,我肯定会画出了道韵相同的召神符。     苏姐师真是聪明,竟然想的这么远!     “敢问神灵,我可冒犯你们?”陈津望向深隧的夜空,神色之间,丝毫没有悔过之意。     跪了一个时辰,陈津便不想再跪了,可又怕有那些道法高深的人暗中监视,只好强撑着。     第二天便是太霄门新弟子门试的日子,可陈津却在罚跪,无法参加。他悻悻然想道:我努力苦修几个月,一心想要通过门试来证明自己,可到头来却连门试的机会都没有。     强忍着跪了三天,没有人来送食物和水,如果不是他能引动灵气粹炼身体,此时恐怕已成怨灵了,饶是如此,他也痛苦不堪。     第三天中午时分,一个弟子来告诉陈津,对他的处罚已过,可以下山了。     得到解脱了陈津真想站起来仰天长啸,可刚想站起来,却发现早已麻木的双腿不听使唤,那个弟子见状,急忙过来扶他。     陈津见这弟子神情兴奋,问过之后,才得知他上午参加了门试,顺利通过。     这个弟子心情大好,在陈津活动双腿之际,眉飞色舞地给他讲述门试时各个弟子的才能,陈津也听得兴趣盎然,末了这弟子道:“你知道吗?有好多考校新弟子的师兄都惦记得你,很想你去参加门试。”     陈津心中感慨,太霄门并不是没有人情味,原来还有这么多师兄关心着自己啊!     这弟子又道:“他们说,你不去参加门试他们很失望,原本打算好好教训你的愿望落空了。”     陈津神情一呆,心中大骂句:靠!     此时恨不能把这说话转折度极高的弟子扔到山崖下。     ※※※※※※     回到独秀峰,陈津老远就看见那老头站在道院门口翘首以盼。     长弓像见着自己孙子一样,拉着陈津的手将他迎到屋里,屋里已摆好了一桌香喷喷的饭菜。     “饿了三天,饿坏了吧?来来来,先吃点菜。”长弓一个劲地往陈津碗里夹菜。     陈津早就饿得只流苦水了,也不客气,大块朵颐,狼吞虎咽吃起来。     “你做的?”陈津嘴里嚼着饭菜,含糊问道。     长弓点点了笑,老脸带着羞色道:“嗯,已经记不起多少年没有认真做过菜了,味道如何?”     “还不错。”     “那你赶快吃,吃完了我教你符篆术。”     “呜……老头,不用这么着急吧?我想先休息两天。”     “不行!”长弓一口拒绝。     “这都是什么事啊?让你教时你不教,不想让你教时你却非要教。”陈津不满地嘀咕一句,然后道:“在你教我符篆术之前,我有很多问题要问。”     “你尽管问,我会如实告诉你的。”     陈津腹中有了食物,也不再那么饿了,夹菜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他停下筷子问道:“现在我知道,画符召神被称为邪术,那么正道的符篆术是指什么?为什么符篆术有正邪之分?”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异界之狂龙逆天》 《武炼巅峰》 《出名太快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