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连败四人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连败四人

    更新时间:2011-10-02     (这几天更晚了,不好意思,求收藏,求红票)     ――――――――――――――――     对这个有可能让自己陪她共度良宵的女人,陈津先前已经问过万紫初,她说这个女人不丑。见到水玉致本人,陈津发现她非旦不丑,而且很漂亮。她穿着一件剪裁得体的紧身软甲,腰挎镶金长剑,束个干净利落的发髻,颇有几分大将之风。     只是她杏眼含春,带着一股挑逗的意味,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媚态。通明的灯光下,她的皮肤不甚白晰,却光滑莹润,让人感到弹性十足。陈津猛然想到蚂蟥的身体,心中不禁一寒。     出征仪式很简单。在一个侍卫官的指挥下,到场之人列成整齐方阵,一起参拜城主水玉致,水玉致先是感谢众人的参战,然后数落一番太霄门的不是,而后晓以大义,说明此次押送精石、兵器的重要性,激励众人奋勇作战,最后许诺一番立功之后的好处,调动众人的杀敌热情。     讲话结束,得到众人的轰然响应,水玉致很是满意,眉眼一笑,却是媚态横生。压下场上的躁动,水玉致含笑道:“我一介女流,能力有限,希望能从你们之中选出一位实力出众的副统领,协助我完成此次任务,不知你们中可有人愿意?”说到最后一句话,眼角春意更浓,似要勾去人的魂儿。     “愿意,愿意。”人群中有人叫道,他们都明白,作为副统领,今晚或许以后也能与这个美女共度良霄。     水玉致娇媚一笑:“为了以示公平,我们作一场比试,实力超群者,即为副统领。各位可有异议?没有异议,那就请诸位展现出自己本领吧!”     列出的方阵很快散开,在点将台前留在一大片空地,用作比试场地。     虽然每个人都想当副统领,不过这些人以往在私下里都有过比试,知道孰强孰弱,自认为实力不济的干脆不下场比试,免得讨个没趣,甚至还有可能受伤。     这些不下场比试的人也都极为势利,他们各自都有看好的人,极力去巴结讨好,希望在他成为副统领后,自己也能得到好处。     他们分成了四拨,各自成为一个小阵营,拥簇在自己看好的人身旁。陈津大概看出来,如果不算上自己,今晚准备争夺副统领之位的只有四个人。     哦不,还有一个。陈津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人,就是站在自己身前的尹大姑娘。     尹大姑娘气乎乎在看着那四个小阵营,低声道:“怎么没人支持我?本姑娘实力高强,也是有很大可能成为副统领的。”     陈津附合道:“那是因为你来自外地,他们都是江都城的人,不晓得你的实力。”心中暗道:反之,你也不晓得他们实力。     尹大姑娘觉得陈津说的有理,点了点头道:“肯定就是这样,一会儿我大显身手,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万东,你竟然这么支持我,我决定了,明天就收了你这个资质差的徒弟。我知道你很佩服那天我施的迷雾符,以后我就教你符篆术。”     陈津半开玩笑,诺诺道:“尹姑娘还是别教我了,我怕我画的符篆你看不懂,受到打击。”     潜意思是说:“我的修为比你高,到时画出的符篆你这个当师父的却看不懂,岂不是要受到打击?”     这句话还可以理解成陈津是在说自己资质差,尹春秀这个师父怎么教也教不会,从而受到打击。     尹春秀当然是把陈津的话理解成后者了,大方道:“这个我早有预见,总之你能学多少是多少,学不会我也不会怪你,毕竟像我这么有天份的人太少。”     陈津摇头笑了笑,也不解释什么。     这时人群中响起一片哄声,一个矮壮的中年汉子手持两把板斧走场地中央,扬声道:“愿意比试的请下场。”     陈津灵识扫过,发现这是一个金丹一期三星境的修士。在这种场合,陈津不能施展召神符,没有必胜的把握,与其冒失出场,不如先看看这些人都有些什么手段,看清他们实力后再下场比试也不晚。     于是静下心来,准备观看比试。     “我来。”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在支持者的欢乎声中,一个眼窝深陷、面容惨的中年男子走到场地中央,与先前的矮壮汉子形成对峙。     这也是一个金丹一期的修士。陈津发现那四个要比试的人都是金丹一期的修士,整个校场要以水玉致金丹二期的修为最高。     矮壮汉子扬起斧头道:“顾明,我知道你有些本事,但还不是我对手,上个月你不是刚败在我手下吗?”     顾明深深的眼窝中射出两道嘲讽的冷光,不声不响地拿出两只黑铁手套,手套长及肘,指尖处突出锋利的尖刃,闪烁着寒光。将手套缓缓地戴在手上,五指活动了一下,竟然十分灵巧,丝毫不影响动作。     矮壮汉子笑道:“顾明,你哪里找来的这手套?把自己弄得跟个怪物似的。哦,我忘了,你能引动穿山甲的灵气,如今戴上这副手套就更像穿山甲了。”     顾明根本不和他废话,铁掌一抬,冷声道:“来吧!”     “好!”矮壮汉子逼到顾明身前,手中两把板斧连环施出,每一击都是风声呼啸。     几招过后,陈津看出来了,矮壮汉子引动的是黑熊灵气,力大无穷,他每一斧劈出,皆是势大力沉,顾明架起两只铁手去挡,每挡一下都后退一步。     见顾明只有招架之攻,毫无还手之力,节节败退,原本支持他的人不由眉头紧皱,有些人已悄悄改换了阵营。支持矮壮汉的人则爆出阵阵欢呼声,顾明败局已定,他们只待胜利的到来。     陈津却看出了事情的反常之处。首先,顾明那双黑铁手套很是厉害,在板斧的连番斩击之下,竟然丝毫无损。其次,顾明看似在苦苦支撑,不断退后,其实是守而不攻,退而不乱,为的是消耗对方精气,只要对方精气衰弱,他便发起反攻。其三,防守也会消耗精气,只是没有进攻者消耗的多,可陈津发现,顾明体内像是有一口精气泉,源源不断地为他补充精气,只要他精气消耗,立即被补充。     当!     板斧又劈在黑在手套上,这一斧的力道减弱不少,收回时也有些停滞。就在这时,顾明猛然发起反击,黑铁爪影重重,快速绝伦,每一招都刁钻狠毒,像是在钻洞的穿山甲。     矮壮汉子大吃一惊,不过他精气衰弱,心有余而力不足,被逼的惊慌后退,退到第五步时,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只见顾明的一支黑铁爪抓住了他的腹部,指尖的利刃刺进了肉里。矮壮汉子还来不及反击,顾明的另一只爪子扼住了他的咽喉,只要稍一用力,锋利的尖爪就将刺进去。     支持顾明的人欢声雷动,反败为胜总是更能让人热血沸腾。     反观支持矮壮汉子的人则是一脸挫败感,大好的局势下却落败了,太让人沮丧了。     水玉致灿然笑着宣布道:“顾明胜。还有谁想要和顾明比试吗?”     “我。”站在陈津身前的尹春秀叫了一声,陈津想拉都没拉住,她已经冲到场地中央了。     陈津心道:顾明是金丹一期的修士,她不过是三目珠中期,境界相差太远了。这个尹大姑娘依仗自己会符篆术也太过自大了,顾明绝对不是她可以战胜的。     尹春秀一上场,先是施出在客栈中好不容易才画制成功的迷雾符,发现顾明根本不受迷雾的影响,又连忙施出迷幻符,发现对顾明仍然没用。     尹春秀大吃一惊,问道:“不但吃了明目丹还吃了醒神丹?”     顾明冷冷一笑:“你说呢?”说完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心,飞身而进,双爪交错,快速攻向尹春秀。     尹春秀仓忙中刺去短剑。     顾明伸出一只黑铁大手直接抓向短剑,另一只手向尹春秀胸前拍去。少了符篆的帮忙,尹春秀在道术上与顾明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     啪~     尹春秀被一掌拍飞出来。陈津一惊,身形一动,冲过去将她接住。只见尹春秀嘴角流血,锁骨下方的衣衫在那一掌下化为乌有,形成一个掌形的破洞。     粉白的肌肤上出现一个通红的掌印。由于顾明铁爪尖端带有利甲,这一掌还在尹春秀胸前留下五个血洞,正汩汩往外冒血,这一掌如果再下一点,尹春秀以后给孩子喂奶就只剩一只了。     “太狠了!”陈津眉头紧皱,急忙去为尹春秀止血。     水玉致再次宣布道:“顾明胜。还有谁想要和顾明比试吗?”     “我!”从一个小阵营中走出一个金丹一期的修士。     他吸取了矮壮汉失败的教训,上场后并不一味的猛攻,而是有攻有守,不过最终还是因为精气不足败下阵来。     三战过后,顾明仍然动作如常,出招自如,体内的精气不见有丝毫消耗。     接下来,又一个金丹一期的修士与顾明比试,这次他心存忌惮,畏首畏尾,反倒在顾明的强攻下很快败下阵来。     至此,顾明连败四人。除了那个不长眼的女符篆师,其中有三人都是众人心目中公认的有实力去竞争副统领之位的人,他们一败,顾明成为副统领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这种局势水玉致心中也清楚,不过她还是例行公事地问道:“还有人挑战顾明吗?若没人挑战,顾明就是副统领了。”     “我来挑战!”陈津踏前一步,傲然而立。     刚刚被陈津包扎好的尹春秀大吃一惊,说道:“你不想活了?”
推荐阅读: 《战魂啸》 《楚天孤心》 《子虚》 《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