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的厉害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的厉害

    更新时间:2011-10-01     尹春秀对新画成的迷雾符不抱有任何成功的希望,扔出迷雾符后,手持短剑就要上前拼命。     可是天空中突然出现变化,那道迷雾符焚尽,涌出滚滚浓雾,弥漫了整个集市,遮住了上方的天空。     “成功了?”     “那个姑娘在符篆上的天赋真是不一般啊,在那番打扰下仍画出了迷雾符,真是了不得!”     在集市边的茶楼上,关注这场战斗的两个汉子大感意外,如今集市上浓雾弥漫,他们已经看不到其中情景。     凭栏而站的女人,往性感的嘴巴嘴里送了一粒明目丹,继续观看着战场中的形势,她身后的两个汉子却没这个待遇,瞪大了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干着急。     看见迷雾涌出,尹春秀难以置信一怔,随即欢呼道:“这样也能成功画出迷雾符?本姑娘实在是太厉害了!”     没有我的帮助你能成功?陈津心中想笑。为了不张扬身份,他不便拿出妖刺画符,否则那群人早就落败了。     从雷长老身上收来的囊中存有明目丹。陈津知道在自己的帮助下,尹春秀画出的这道迷雾符肯定是成功的,并且迷雾自己同样有效。所以陈津早有准备,在迷雾涌现时就拿出一粒明目丹送入口中。     陈津眼中恢复清明时,他看见金三爷和单淳也快速的拿出一粒丹药服下,想必也是明目丹。     明目丹虽不是极品,却也很珍贵,跟在金三爷身后的一群随从则没有明目丹可吃,迷雾涌出后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不由大惊,本着对地形的的熟悉,张慌地向集市外逃窜,其中也有不少人撞到墙壁和摆在街上的杂物,弄得一身狼狈。     在尹大姑娘还在感叹自己本领高强时,陈津已如一道流光射向单淳,短刀挥斩而下。经过刚才与陈津的打斗,单淳只以为他防守力极强,却没想到他一旦发动攻击竟是如此凌厉,比自己借助风速的身形还快。     单淳措手不及,横锏去挡,却猛然发现,劈来的短刀上涌出一股庞礴的精气,精气化成一头牛犊模样,扬起两蹄奋力向自己踩来。     “不好。”单淳大惊,这小子刚才隐藏了实力,可是已经晚了。短刀未至,那股精气化成的牛犊已轰然踩下。     砰!咔嚓嚓!     两只蹄子踩在单淳双肩上,双肩塌陷,锁骨和肋骨尽折,刺入肺腑。单淳身躯畸型地倒在地上,口吐鲜血,一命呜呼。     金三爷本欲冲向尹春秀,和她打斗,可此时见单淳一招就被对方杀死,吓得面色灰白,转身便逃。     “哪里走!”尹大姑娘大叫一声,持着短剑追上去。     金三爷和尹春秀同为三目珠中期的修为,金三爷全力飞逃,尹春秀不一定能追得上。陈津迅速拔出妖刺,唰唰唰,在空中画出一道符篆,妖刺点碎凝聚在空中的暗金色符篆,在心中默然喊道:“毫尘千钧,镇压!”     正纵起飞逃的金三爷,陡然感到头顶传来极大的重量,哗啦一声被从半空中压落下来。陈津如今对符篆的控制早已今非昔比,施镇压符时,他能很好的控制想要的重量,这一下只是用了少许重量,磨盘虚影并不明显,刚好把金三爷压落下来,并没有直接将他镇压住。     尹春秀并未发现磨盘的虚影,见金三爷坠落下来,她刚好赶到,一剑刺进了金三爷的后背,见金三爷还想反抗,尹春秀挥手成刀,斩断了金三爷的脖颈。     看见金三爷倒在地上,尹春秀还剑入鞘,不屑地哼了一声:“这下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吧!”     转头看见地上死状恐怖的单淳,尹春秀秀眉一皱,惊讶地看向陈津,似乎又想明白什么,得意地扬起下巴道:“怎么样?这下见识到本姑娘的手段了吧,如果不是我的迷雾符让他看不见东西,你能杀得了他?”     陈津汗颜,敢情刚才她没看见单淳吃明目丹啊!忙道:“尹姑娘道术高强,无人能敌,在下佩服万分!”     其实那时正惊叹迷雾符成功的尹大小姐连陈津快速斩杀单淳的过程都没看见。     听见夸赞,尹春秀得意之色更浓,说道:“你既然佩服万分,那我也不会小气,以后若有闲暇时间我就指点指点你有关符篆的学问。”     陈津心中暗笑,装就装到底,问道:“那我要不要拜师?”     尹春秀撇嘴摇摇头:“拜师就免了,你资质太差,我怕你败坏我名声。”     陈津淡淡一笑,也不再逗她,蹲在地上开始在单淳身上摸索。     茶楼上凭栏而站的女人没好气笑道:“他还是这个德性。”     敌人已退,尹春秀开始化散自己施出的迷雾,如果不处理,迷雾的效果还将持续一段时间。陈津在单淳身上找到十多块精石和一些低品质法宝,这些都自己留下,另外还收到一些金银,全都交给那些农夫,道:“粮食你们也别要了,拿了这些钱赶快出城去吧!迟了恐那些人找来。”     尹春秀学陈津的作风,从金三爷身上收到不少金银,装了一半到自己口袋,另一半也给那些农夫,说道:“这些钱远远多于你们卖粮的钱,赶快走吧!”     几个农夫连连道谢,感激不已,他们也知道此地不亦久留,从马车上卸下马匹,牵了马迅速离开。     目送他们离开,陈津转过头问尹春秀:“尹姑娘打算去哪儿?再不走金家人肯定会找来,他们有了防备,迷雾符恐怕也起不到效果。     尹春秀无所谓道:“也不怕告诉你,我师父出自东明教,这样算来,我也算是东明教的弟子。听说太霄门率大队人马来攻打东明教,东明教暂时处在下风,江都城准备了一批物资运往前线,这次我来江都城主要是想和他们一起去抵抗太霄门。哼,有了本姑娘的帮助,一定能打得太霄门节节败退,落荒而逃。我帮这些村民押送货谷物,只是因为顺道,并且听说有毛贼可打。”     说完,看了看陈津道:“我看你也还有几下子,不如和我一起去抵抗太霄门吧,不要害怕,战场上我会罩着你的。”     开玩笑,不管是太霄门还是东明教,都想要杀我。一去前线,万一碰上认识我的人,我岂不是自寻死路?陈津刚要一口回绝,只见从从旁边的茶楼中走出两个汉子,神色严肃地向这边走来。     这两人正是刚才在楼上关注打斗的两个汉子。     走到近前,尖脸汉子道:“两位,这金家是江都城的一个大家族,平时欺行霸市,为非作歹,你们刚才杀了金家三爷,灭了庄客单淳,真是大快人心啊,不过这金家势力极大,还请有一些本事更高强的客聊,估计一会就将找来,你们随我去茶楼躲躲吧!”     尖耳朵的汉子这时戴了一顶皮帽,将两只耳朵遮住,跟在后面道:“是啊,去躲躲吧,金家人肯定想不到你们躲在这里没有逃走。”     尹春秀扬眉道:“我才不怕他金家呢,我只要向城主禀明我是东明教外门弟子的身份,他就会让我加入参战的队伍,那时我看他金家敢拿我怎么样!”     尖耳朵的汉子又道:“就怕你没见到城主就被金家的强人捉住了。当然,姑娘本领高强,不会被捉住,不过麻烦还是少不了的,不如在此躲一会儿来的省心。”     陈津见素不相识的两人,却非要让自己去躲进茶楼,似乎有些古怪,要躲也可以躲到别的房屋去,未必要听他们的。正要拒绝,尖脸汉子却凑近他耳边,低声道:“花泪语的消息你难道不想知道吗?”     陈津眉头一皱,想了一下道:“好,那我们就随二位去茶楼躲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