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九章 陈津在此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九章 陈津在此

    更新时间:2011-09-28     面对强大的敌人,一群山匪并没有分崩离析,更没有呼喊求饶者,他们紧紧围在一起,准备进行最后的殊死搏斗――尽管他们知道,那将是飞蛾扑飞般的死亡。     杜大牛猛拄一下狼牙棒道:“傅白珠,这都是你自找的,从此之后,这片地域就只有卧牛山了!”     傅白珠不屑轻哼一声,而后看向太霄门的两位长老道,声色俱厉道:“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正派,今天我又让我见识了。当初解悬门好心好意加入太霄门,为你们壮大做出努力,你们承诺,今后待解悬门如待自己臂膀。可你们壮大之后了又是如何对待他们的呢?你们将他们当做叛乱分子处死,我最恨的就是你们这样欺骗别人的人。现在你们又帮助卧牛山这帮连平民百姓都打劫的恶匪来攻打我博望寨,可真是威风的很呐!”如果没有这两个金丹二期的两个长老出手帮助,既使卧牛山所有的人都冲到山上来她也能打他们打回去。     听见傅白珠的嘲讽,雷长老的眼睛眯了起来,射出两道森寒的目光,冷冷道:“傅寨主,看来你与解悬门有些瓜葛,迷途知返,我今天还可饶你一命。我再问你一句,陈津可在山上?”忽明忽暗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显得十分狰狞。     傅白珠耻笑道:“别说陈津不在我山寨,就是在我也就会告诉你们。”     雷长老阴笑道:“那你的下场就和他一样。”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球已在雷长老手中形成,火苗抖动,如噬血的魔鬼在张牙舞牙,炽热的高温烤得五步开外的杜二牛脸皮生疼。     傅白珠知道一个火球在金丹二期修士手中的威力,立即侧头对身后众人道:“大家快逃,能逃几个是几个。”     话音刚落,雷长老手掌一挥,火球射向一个山匪,速度之快,让那实力低弱的山匪根本无法躲开。山匪身上燃起熊熊大火,忍着痛怒吼一声,举起手中刀冲向雷长老。     可是他刚冲出两步,身子已被燃为灰烬,只有一把被燃得变形的刀落地上,空气中只剩下一股刺鼻的焦糊肉味。     雷长老咬着牙道:“我要找陈津,你们非但不配合,还敢在我们面前嚣张,这就将是你们所有人的下场。”说着,一个火球又在手中形成,迅速变大,恐怖的热量瞬间漫延开来。     “大寨主,你快带着兄弟们一起走,我来挡住他们。”侯魁大刀一横,就要向雷长老冲去。     蓦然间,一只手将他拉住。     侯魁回过头,看着将自己拉住的人道:“别拉我,我去和他们拼了。咦?你不是被我锁在地窖那个想图谋不轨的人吗?你怎么出来了?”     “是我将他救出来的。”鲁旺大步一跨,从人群后走了过来。     “你们……”侯魁眉头一皱,惊道:“好哇,你们阻止我挡住他们,是不想让我们兄弟逃走,原来你们和卧牛山的人是一伙。你们这帮歹毒的家伙们,亏我将你们当兄弟看待!”     陈津也不理他,凛然走到傅白珠跟前,沉声道:“大寨主,这里的事交给我了。”     傅白珠好奇地打量着陈津,问道:“你到底是谁?”     陈津也不回答她,右手反手拔出背后妖刺,左手一抖,一道符篆出现在指尖,冷然对太霄门两个长老道:“你们所做之事,可否对得起‘正道’二字?你们行径,比卧牛山这帮恶匪还恶。”     杜大牛也是金丹初期的修为,只是实力不如傅白珠厉害,此时了放出一道灵识查看,发现骂自己的小子不过是三目珠初期修为,顿时勃然大怒,骂道:“他娘的,你小子说谁恶呢?爷爷我先一棒子砸死你。”     说着,如牛一样奔向陈津,扬起手中沉重的狼牙棒就往陈津头上砸去。     “找死!”陈津一挺手中妖刺,身形如一道流光射了出去。     没有激烈的碰撞,仅仅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哧”声。     杜大牛狼牙棒举在半空,却是没有砸下来,他凶狠的眼神逐渐焕散,在眼睑垂下时,他看见一把尖刺进了自己喉咙。     杜大牛死在自己的大意之下,至死他也想不明白,这个三目珠初期的修士为何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陈津收回妖刺,傲然而立,扬声道:“怨有头,债有主,陈津在此,放他们离开。”     “陈津?”     “你真是陈津?”     看见这个凛然无畏的青年,最吃惊的莫过于傅白珠和侯魁。     陈津道:“你以为在这个时候承认自己是陈津是件好玩儿的事吗?”     傅白珠好奇问道:“你中的毒……”中了酥骨软筋散的人,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可他现在却安然站在这里。     粟多站出来道:“你施的毒虽然称得上奇,但还难不住我。”     雷长老厉声道:“说够了没有,死到临头还那么多废话,胆敢与太霄门为敌的人,都得死!陈津,你以为你来了就能改变局势吗?你的隐藏的手段,莫愁已经全部和我们说过了,以你的修为,最多能召出三个神仙的分身,你认为三个神仙的分身是我们的对手吗?今天你是插翅难逃,去死吧!”     雷长老手中的火球,已经蕴酿成熟,手掌一推,火球如流星一样射向陈津。     在雷长老火球脱手之际,陈津扬起手中符篆,迅速捏个指诀,喝道:“五百灵官,显灵!”     在火球射向陈津时,半空中突然传来一阵气流的暴响,五百个身影显现出来,五百把兵器同时攻向火球。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诺大的一个可以熔化岩石的火球被砸的熄灭,五百个灵官同时落到地上,大地为之一震,个个怒目而视,威风凛凛。     傅白珠惊诧道:“他……他居然会召神邪术?”     “这……这……”雷长老骤见这么多灵官,错愕当场,张口结舌。     陈津道:“莫愁大概没和你说过我会‘五百灵官召神符’吧,这可是太霄封印典中的符篆术,难道你们忘记我曾经画出来过了?还是你们根本不相信我能画出这种符篆?”     在与莫愁大战时,陈津已用光了事先画好的召神符,奔逃一夜,也没精力去画符,到了博望寨,一直也没空闲,被困地窖时,连拿笔的力气都没有,这张召神符是在粟多为他解毒后他刚刚完成的。     画出五百灵官符后,陈津精气几乎被耗尽,等不及完全恢复,他便勿忙着赶到了这里。     李长老话不如雷长老多,但心性却比雷长老坚韧多了,见雷长老被吓住,立即道:“符篆召神也是有修为限制的,陈津最多不过是金丹一期的修为,召出的神仙再厉害又能厉害到那里去?雷长老,我来对付这些灵官的分身,你去斩杀陈津。”     雷长老被一语点醒,神情大震,喝道:“杜二牛,博望寨的人都已受伤,实力就剩下两三分,他们就交给你们了。”     “好。”杜二牛叫了一声,挥手道:“小的们,还怕什么,将博望寨的人全杀了,谁杀的越多,老子事后赏得越多。”     陈津也看出了博望寨的人在先前战斗中个个实力受损,现在就连傅白珠也已是强弩之末,根本挡不住卧牛山这三十多个高手的攻击。     “鲁旺、粟多,快带上他们离开。”陈津急忙喊道。     粟多道:“大哥,那你呢?”     陈津道:“你们走了,我自然能走。”     “一个也别想走!”雷长老双手一划,一记火焰刀斩下,同时数十枚坚硬冰锥射向陈津,其中隐隐含着犀牛的影子,斩下的火焰刀像是犀牛扬蹄踩下,那数十枚冰锥则像是数头犀牛的角同时顶来。     在门内试练时,陈津曾斩杀的金丹一期的刘长老也能引动犀牛的灵气,可他与雷长老一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雷长老对灵气的控制远远高于他。     五百灵官想要去援救陈津时,李长老已将他们挡住。     李长老境界虽高,但却不能同时挡住五百个灵官,有好几十个灵官冲了过去,合力为陈津挡住了那记火焰刀,陈津将疾光掠影的速度发挥到极致,专心去闪避那数十枚冰锥。     可是那冰锥却有犀牛的灵性,时开时合,还会左右包抄,砰,一枚冰锥击在陈津后背上,陈津感到像是被犀牛狠狠顶撞一下,被远远撞飞出去,强劲的力道,已渗透到内腑中。     看见陈津落在地上痛苦不堪,雷长老阴狠一笑:“我看你还往哪里逃!”几拳几掌解决了几个挡道的灵官,雷长老迈步过去。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无上武修》 《楚天孤心》 《魔经鬼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