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八章 攻上山寨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八章 攻上山寨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27     看见傅白珠把陈津叫走,就在不远处的粟多和鲁旺停下手中的活儿,神情紧张地站了起来,陈津立即暗中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傅白珠领着陈津来到一间小厅,小厅内布置的简洁雅致,茶桌椅子一应俱全,像是一个待客厅。     看见陈津紧张的模样,傅白珠淡淡一笑,拎起茶壶,缓缓倒上一杯茶,说道:“陈津,坐吧,请喝茶。”说着,自己在茶几的另一边坐下。     陈津局促道:“大寨主,你认错人了,我叫东子,不是陈津。”     “别紧张,别紧张,你先坐下。”傅白珠请陈津坐下,然后将茶碗轻轻推到他面前,又道,“我说过,你即使是陈津我也不会揭发你,还会帮你隐藏。先喝口茶。”     陈津端起茶碗,轻轻呷了一口,余光发现傅白珠正看着自己,吓得忙又多喝了一口,来掩饰内心的波动。陈津心中其实很平静地在想着:虽然我知道她心地不恶,但我对她了解太少,谁知道她有没有藏着什么坏心思,现我还是不能告诉她我是陈津,除非她拿出让我信服的理由。     傅白珠心思也在转动着:我现在还不能断定他是陈津,我的底细也不能和他全盘托出。如果他是其它故意隐藏了修为来图谋不轨的人,那他知道我的底细后,很可能会被他利用。     两人各怀心思,互相提防,谁也不敢率先露底。     傅白珠等陈津放下茶碗后问道:“你不是陈津,那你是谁?”     陈津道:“我是东子啊,从兹阳城逃来的。”     傅白珠语气开始冷冽起来,接着道:“好,我当你就是东子,那你为什么要隐藏修为混到博望寨来?”     陈津一脸茫然道:“隐藏修为?我没隐藏修为,我就是三目珠初期的修为,还望大寨主明察。”     傅白珠一拍桌子,怒道:“还敢骗我?我试探你时,面对劈来的一刀,以你三目珠初期的修为,为何连躲都不躲?分明是不想暴露实力。”     陈津心中一惊,这确实是自己的疏忽,不符合常理,这次是真的惶恐地解释道:“大寨主,实不相瞒,我虽然修炼到了三目珠初期,但我的道术平常的很,面对大寨主那威势无匹的一刀,我脑袋都吓懵了。”     “胡说!你当我傅白珠好骗吗?”傅白珠大怒而起,“我傅白珠最讨厌欺骗别人的人了,来人啊,先把他给我铐起来,然后再关起来。”     想铐我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陈津看见傅白珠动起真格的,又岂会束手就擒?     傅白珠与陈津同是金丹一期的修为,陈津也不怕她,就要施展疾光掠影突出去时,却突然发现,浑身酸软无劲,使不出力道。     陈津猛然反应过来,痛苦地看着傅白珠道:“你在茶里下毒?”     傅白珠拨出柳叶刀,架在陈津脖子上,耸眉笑道:“我不知你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害怕你反抗,这样岂不是轻松多了?”     这时二寨主侯魁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副镣铐,气恨地往陈津身上砸了一下,道:“原来你小子隐藏修为,想要图谋不轨,我早就觉得你不是好人了,和那些只会阿谀奉承的小人一样的嘴脸。”     傅白珠道:“别和他废话,把他铐住,关押到地窖中,晚上再审他。”     “我……”陈津刚想说话,壮汉侯魁已捉住他的双手,将他牢牢铐住。     陈津还想说话,侯魁粗壮的手臂一下勒住他的脖子,连拖带拽将他拉了出去,陈津现在是没有力气,只能任人摆布。     扑嗵一声将陈津丢到地窖中,侯魁又将地窖的盖子锁住,又试了试锁牢没有,然后才拍了拍手放心离开。     陈津戴着的镣铐并非是困仙石打造的,而是精钢所铸,他现在浑身无力,想要挣开那是妄想。在漆黑的地窖中,他把能逃出去的希望全部寄托在粟多和鲁旺身上。     但愿他们没有被牵连,要是也他俩也被抓住了,那就完了。     时间慢慢流逝,陈津在地窖底下无计可施,只能苦坐着。     这时地窖之上传来脚步声,陈津猜想着是不是粟多和鲁旺来救自己了,急忙支起耳朵去听,却听着那两人在说晚饭吃什么的事,陈津估摸着现在应该是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知道并不是粟多和鲁旺来了,陈津略感失望。没过多久,忽然听见地窖上面传来锣鼓声,还有人惊慌的喊声:“有敌人攻上山寨了,有敌人攻上山寨了,大家速速到到寨前抵抗敌人!”     陈津处在地窖下,能够清晰感受到上面仓惶跑动时传来的震动,心道:听状况,应该是敌人已经攻上山来了,十有八九是太霄门的两个长老去而复返了,他们选的这个时机刚好是山寨吃饭时间,守备最为松懈,少了弓箭手的威慑,他们能容易就能突到山上。一旦突到山上,将无人可挡。博望山修为最高的莫过于傅白珠,不过她也只是金丹一期的修为,面对两个金丹二期的高手,她根本不是对手。     此时此刻,陈津反倒为这一拨山匪担忧起来,一是因为这伙山匪本质不坏,二是太霄门那两个长老是追杀自己而来。     这时锁住地窖盖子的锁链传来撞击的声音,陈津心中一喜:“这下肯定是粟多和鲁旺来了。”     刚说完,地窖的盖子打开,光线从上面洒落下来,在地窖口蹲着两人,果然是鲁旺和粟多。     鲁旺炫耀地扬起手中一个铜片,得意地道:“怎么样?我是炼器师,铁锁我也铸过不少,开锁当然难不住我。要是没有我,这精铁盖子你真不一定能打得开。”     “别厚脸自夸了,赶快把大哥救上来。”粟多催促着。     “好。”鲁旺一下跳到地窖中,双手抱着陈津,足下使力一蹬,又从地窖中跳了上来。     粟多看见陈津面色,惊道:“大哥,你中毒了?”     陈津苦笑一声:“我现在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仿佛精气耗尽,体力严重透支一样。”     粟多伸三指搭在陈津脉膊上,沉吟道:“这是三日酥骨软筋散,顾名思义,中了此毒的人,三天之内,骨酥筋软,像瘫了一样,使不出力气来。”     鲁旺一边为陈津开着手上镣铐一边道:“你不是会炼丹吗?能不能配制出解毒丹药?”     粟多道:“我以前虽然没有配制过,不过凭我所学,想解毒也不是难事,只是我所要解毒的药材。”     陈津道:“这山寨上既然有炼器房,想必也有药材房,我们现在就是找。”     鲁旺见陈津身子虚,将他背后自己背上,着急道:“我们现在就去找。”     “好。”粟多应一声,率先在前带路。     陈津伏在鲁旺背上,关心问道:“他们没有难为你们两个吧?”     鲁旺气道:“难为倒是没难为我们,只是将我们看得紧,不让我们乱跑。我和粟多早就想来救大哥了,可是找不到机会脱身,只到他们现在都去战斗了,我们才找到机会来。这帮东西,让大哥多受了这么多委屈,我饶不了他们!”     正说着话,粟多鼻子抽了两下,惊喜道:“大哥,找到药材房了。”又绕地一间木屋,粟多推开门一间屋门,只见里面堆放着各种各样的药材,一个老头正在屋内碾着药。     “你们是什么人?”老头一惊,站了起来。     粟多沉着脸道:“老人家,对不住了,你这里所有制药的设备现在都归我了。”     “那怎么行?那怎么行?”老头面色凝重道,“有强人来攻上山来,外面正在打仗,肯定会有不少人流血受伤,我要多制些药才行。”     粟多朝鲁旺使了个眼色,鲁旺走过去,一把将老头按在椅子上,笑呵呵道:“老人家,我们聊聊。您今年高寿?”     这老头是个阴阳液中期的修士,面对鲁旺和粟多两上三目珠初期的修士,他也只好安份地坐在椅子上陪鲁旺聊着人生大事。     不过,渐渐的老头就不说话了,他被粟多的制药手法深深吸引住了。     这个静溢的空间,与外面的气氛截然相反。     木屋之外,或许由于是雨后的第一个夜晚,月光虽明,却显得份外冷清,在这冷清之中,却传来惨烈的喊杀声。     在博望山寨之前的一片空地上,激战没持续多久便已接近尾声。     杜大牛、杜二牛领着三十个人高手,在太霄门两个金丹二期长老的帮助下,很快便将博望寨的一群人压制在一个角落。     地上躺着不少具尸体,仅从尸体上的伤口便可看到战况的惨烈。     傅白珠身上已多处挂彩,不过却没有丝毫畏惧之色,嘴角的血迹让她看上去更加威风凛凛。     侯魁身上的衣衫不知是被谁的火焰术烧成破烂,他眉毛也被烧掉,脸上皮肉焦黑,那一双厚厚的嘴唇却是腥红无比。     其余人也都凝神戒备,他们知道,这次遇到的是前所未有的高手,覆灭已是不可挽救的事实。     清冷的月光和跳动的火光,映在他们的脸上,展现了一种悍不畏死的气慨。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