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七章 欲擒故纵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七章 欲擒故纵

    更新时间:2011-09-27     金丹期修士可以引动智慧性动作的灵气,将动物的灵气加入到道术中,或是以动物的灵气创造出道术,威力十分恐怖。     傅白珠,能引动狼的灵气!     面对这突然的一刀,陈津若想躲避开来,就必需施展出至少七成疾光掠影的速度。     长刀携带着凶狼的气势倒斜劈而下,气劲激起陈津衣衫鼓动,陈津正要施展疾光掠影身法闪开,心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当下放弃了闪躲,身子定在那里,却是半分也没有移动。     咛~     极速劈下的长刀到了陈津耳际时,却猛然停了下来。由于停的太猛,刀身犹在颤抖,发出嗡鸣声。     陈津心中一松,看来是猜对了,傅白珠心地不坏,怎么会无缘无故杀人?他这是在试探自己,如果自己能躲开,那就不止三目珠初期的实力,由此可以推断出,自己就是隐藏了实力的陈津。     傅白珠疑惑道:“你也不是陈津?你和他们一样,都避不开我这一刀,金丹期的陈津能斩杀太霄弟子,想必是能够避开这一刀。”     傅白珠这一刀又狠又快,说停时却能及时停住,可见其道法的确是精妙无比。     陈津故意舒了一口气道:“大寨主,原来你是在试探我,刚才吓死我了。”     傅白珠道:“之前的几个人也都没死,我让他们惨叫,只是为了给后面的人造成心里压力,让陈津以为我是真的会杀人,从而让他面对我这一刀时不得不应对,但你们中间没一个人能躲开。”     陈津赶忙恭唯道:“大寨主道法高深,赛过神仙,我们远非你的对手。”     傅白珠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我不吃这一套,你可以走了。”     “是,小的告退。”陈津巴不得,急忙退出大厅。     大厅内,傅白珠边走边想:今天新入山寨的十个人都排查过了,看来陈津是真没在山寨。哎,真是可惜!陈津,你在哪里?你杀了太霄门弟子,反叛太霄门,也算是帮我出了心中一口恶气,我倒真想见一见你。     大厅议回到自己睡房,傅白珠回想起试探那六人的经过,心中感到高兴,山寨又多了六个三目珠初期的修士,实力又增强了不少。虽然他们道术不如我厉害,但也还有些手段。     忽然间,她心中猛然一怔,叫道:“哎哟,不对,险些被他给骗了。”想起试探的前五个青年,他们面对那一刀的攻击,都作对出了还击或是躲避的应对,而最后那个青年,他明明是三目珠的境界,面对那刀攻击,却是站立不动,这不符合正常的反应啊!心道:你虽然聪明,不过还是露出了破绽,你若是慌张的闪躲或还击,或许还能将我骗过去,可是你却站着不动,明显是想故意掩盖自己实力。你为什么要故意掩盖自己实力呢?难道你就是陈津?     傅白珠感到好笑,正要去找陈津时,却听外面有人喊道:“大寨主,卧牛山的人又来了!”     一个时辰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傅白珠面色一沉,怒道:“哼,看来是心急的很啊!”当下也没工夫再去寻找陈津,骑上战马,赶到山前。     依旧以斜坡为界,博望寨的人在坡上严阵以待,卧牛山的人在坡下叫嚣不止。     雷长老看见傅白珠来到坡前,策骑从卧牛山的队伍中走了出来,喊道:“傅寨主,陈津呢?”     傅白珠道:“两位太霄门的长老,经过我仔细排查,陈津并不在博望寨,还请两位长老去其它地方寻找吧!”     杜大牛伸着脖子喊道:“你说不在就不在,谁信啊?”     傅白珠冷眼道:“那要怎么做你才信?”     杜大牛喊半:“除非让我带人上山去收。”     傅白珠冷哼一声:“我看你是想趁此机会攻占我山寨吧!”     杜大牛确实是这个打算,但他怎么承认,脸红脖子粗地道:“我们是想帮太霄门的两位长老找到太霄门的叛徒陈津。”     傅白珠道:“我已说过,陈津不在我们山寨,各位还是请回吧!”心道:为了山寨着想,不能引狼入室,如果那个人是陈津,那更不能让他们上山。     杜大牛急眼道:“傅白珠,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信不信我们现在就和太霄门两位长老攻上山去灭了你博望寨?”     傅白珠瞅了他一眼,然后喝道:“弓弩手准备!”     不用她交待,训练有素的弓弩手早做好了准备,凝神戒备着,闪光的箭头在阳光下闪烁出一片亮光。     杜大牛转向太霄门的两位长老,征询道:“两位长老,我们一起攻上去吧!”     雷长老理也不理他,对傅白珠道:“傅寨主,我相信你不会,也不敢包庇陈津,若有陈津的消息,还请劳烦通知一声太霄门,我们这就离去。”     傅白珠道:“那就不送了。还有,杜大牛,杜二牛,以后别再打博望寨的主意,惹急了我,我杀上你们卧牛山,让你们两头牛永远卧在山上。”     杜大牛道:“傅婆娘,那我们就走着瞧。”说完,拨转马头,怒气冲冲地带着队伍离开。     刚走没多远,杜大牛就靠近太霄门的两位长老,调拨道:“两位长老,你们刚才也看到了,在你们面前她傅白珠还敢那么嚣张,实在是没把二位长老放在眼里!二位长老到了山前,他们非但不把二位长老请上山盛情款待,还摆阵拒之,真是大大的不敬!”     杜二牛也跟着道:“就是,我早就说过,傅白珠对太霄门存有怨恨,即使陈津不在博望寨,也应该灭了博望寨。”     李长老道:“你们两人就别再调拨了,你们无非是想让我们帮你们灭了博望寨,取得他们的地盘,抢了他们的生易。”     杜大牛、杜二牛见心思被擢穿,低着眉眼也不再说话了。     雷长老道:“他们现在有弓弩手严阵以待,即使我们能攻上山去,也会有所损伤,我们后退施的是欲擒故纵之计。他们以为我们现在退去,肯定会放松警惕,那时我们就卷土重来。”     杜大牛、杜二牛同是一喜,赞道:“二位长老真是足智多谋,我们兄弟心悦诚服,若能攻下博望寨,我们以后愿听太霄门差遣。”     雷长老点了点头道:“少了弓弩我们便可轻易攻上山寨,要灭他们轻而易举。杜大牛,你们选派三十个强者,等天一黑,我们就攻上博望寨。”     “是!”杜大牛、杜二牛同时应了一声,眼中闪现出兴面狠厉的光芒,似乎以前被博望寨打压怕了,现在终于找到出气的机会了。     ※※※※※※※※     看着强敌退去,傅白珠也松了一口气,现在她迫切想知道那个青年到底是不是陈津。一回到山寨,傅白珠立即亲自找到陈津。     “陈津!”傅白珠站在远处喊道。     陈津正在水井中打水,听见有人叫自己,差点条件反射地答应。抬起头看见傅白珠看着自己似乎非笑地走来,他心中感到不妙,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礼貌地道:“大寨主,找到陈津了?”     傅白珠道:“你就别再装了,跟我来吧!这里说话不方便。”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战魂啸》 《阿鼻地狱》 《涅槃之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