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谁是陈津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谁是陈津

    更新时间:2011-09-26     杜大牛、杜二牛无奈地带着人马后撤。杜大牛对后撤的决定极为不满,却不敢在太霄门两位长老面前发作,低声下气问道:“两位长老为何要后退啊?直接攻上山去,把山上所有人抓起来,挨个看一遍不就能把陈津找出来了吗?”     雷长老怒瞪他一眼:“你没看见他们手中的弓弩吗?要是硬攻,保不齐我们也将受伤。再说,你能肯定陈津就一定在山上吗?”     李长老道:“如今我们布下了禁制,也不怕陈津逃走,就等上一个时辰又有何妨?看看她到底能不能找出陈津来,然后再做打算。”     听见两个金丹二期两仪境的长老发话,杜大牛顿时吓得不敢吭声了。     由于兹阳城要打仗,一些不愿被强行拉去守城的村民和一些不愿打仗的城守纷纷潜逃,以致于这几日博望山寨多了不少新人。     这些人能潜逃出来,多少都有些本领,今天算上陈津三人,一共有十人上山入伙,这些人中有三个是阴阳液境界的后期,另外七个则全部是三目珠初期境界。     山寨二当家侯魁领着这十人往大厅走去。陈津三人是他领上山来的,他犹为上心,打量陈津三人几眼,最后将目光落在陈津身上,道:“太霄门那两个长老临走前描述过陈津的相貌,从他们描述来看,旺财和小米肯定不可能是陈津,你的身形和年龄倒是都符合太霄长老的描述,但你怎么可能会是陈津呢?”     太霄门两位长老离开时曾向傅白珠说过陈津大致的样貌和年龄,并且说过陈津是金丹期的修士,不知道是使用了什么秘法,让人们探查他时,只能探查出他是三目珠初期境界。     临走之前,雷长老还嘱咐道:“陈津既然能将金丹期的境界伪装成三目珠初期的境界,那么他或许还能伪装成更低的境界,所以任何境界的人都不要放过。”     “二当家真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我不是陈津。其实长我这个样子的人多的是,你看看身后这几位,他们高矮胖瘦和我差不多,难道他们都是陈津?”陈津知道自己拍侯魁的马拍让他很受用,但侯魁心底其实还是喜欢鲁旺这个性子的人,对自己这样只会奉承的人有种不屑感。     或许不相信陈津会带着鲁旺和粟多这两个累赘一起逃走,抑或是因为将注意力全集中在陈津上而忽略了鲁旺和粟多,所以太霄门的两位长老并没有说陈津一伙共有三人,否则陈津的嫌疑就大了。     二当家侯魁将这十人带到山寨大厅,大寨主傅白珠早等在那里,陈津等人见过礼之后,傅白珠指着两旁的的椅子道:“各位请坐!”     “谢寨主!”     众人一齐拱手道谢,陈津在靠近大寨主的座置泰然坐下。傅白珠精明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对坐在离她较远的几个人细致地打量半天,对陈津只是草草看过。按常理来说,犯了错的人都会刻意的规避,谁又敢大胆的凑到近处让人发现呢?     “你太壮、你太瘦、你年龄太大、你太高,你们四个都不可能是陈津,走吧!”傅白珠打量一遍众人之后做出了决定,鲁旺和粟多两个特型人物都被排除在外。     除去四人,还剩六人,这六人身材颇为相似,仅从形体上是难以辨别的。     傅红珠看着这六人道:“我傅白珠并不喜欢太霄门,还与太霄门有怨仇,你们谁是陈津就主动说出来。我保证,不但不会将你揭发,反而还会帮你隐藏。”说完停顿下来,等待众人的反应。     陈津安然不动,心道:你虽然算是个有良心的土匪,但谁知道在太霄门两个长老的威压下你会不会将陈津揭发出去?人心隔肚皮,与你又不相识,不能被你两句话轻易忽悠住了,不防点不行。     傅红珠见没人承认,脸上显出不悦,说道:“我傅白珠最痛恨欺骗别人的人了,你们中若有人是陈津就老实承认,别对我撒谎,否则剥了他的皮!”     立即有人道:“不是,不是,我真不是陈津。”     “我也不是陈津,你给我两胆,我也不敢杀太霄弟子,背叛太霄门啊!”     又有人道:“谁是陈津就站出来,别惹大寨主不快,大寨主说了,不会揭发你的。”说到后半句,他明显底气不足,显然认为这是诓人的。     陈津刚刚用灵识探查过了,这个大寨主傅红珠竟然是金丹一期的修为。没想到一个山匪也有如此高的修为,还是个女匪头子,让陈津不禁刮目相看。这些三目珠初期的修士大概是知道傅白珠实力高强,害怕她发起火来杀人,所以才如此急切地自我澄清。     陈津也跟在后面道:“谁是陈津就快点承认吧,你敢反叛太霄门,也算是一号人物了,我佩服的很。”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没人承认自己是陈津。     傅白珠听得头大,面色阴沉,指着一个个青年道:“你跟我来!”     陈津看见那个青年一脸迷茫,却不敢违抗,跟在傅白珠的身后,绕过影壁,走到大厅后面的后堂。在大厅中看不到后堂内的情况,也听不到后堂的声音,陈津心中不免好奇,不知道傅白珠将这个青年单独叫到偏厅要做些什么?问些什么?     正想着,突然从后堂传来一声惨叫,在前厅等待的众人吃了一惊,心肝扑腾起来。     这时傅白珠从后堂走出来,拿着一块布,擦拭着手中的刀,面无表情道:“他死也不肯承认他是陈津,那我就让他死了。”     “什么?他死了?”剩余几人顿时惶恐起来。     傅白珠装着没听见一样,抬起眼,又将目光锁定在一个青年的脸上,冷冷道:“你跟我来!”     没过片刻,后堂又传出来一声惨叫。     接着,傅白珠又出来叫人……     五个人被叫了进去,五个人都传出惨叫声,然后再也没有出来。     傅白珠又走了出来,这时大厅中只剩下陈津一人了,他是最后一个被叫到的。     傅白珠微笑看着陈津,说道:“轮到你了,反正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也不用进后堂了,就在这里说吧。”     陈津面色不安,害怕道:“说……说什么?我真的不是陈津。”     傅白珠冷冽地看着他道:“难道你和他们一样,死也不承认吗?那我就让你死!”话音落下,眼神一冷,骤然一刀劈向陈津。     一刀劈下,风声呼啸,气势威凌,陈津仿佛从中看到一匹白狼的影子,就如同一匹白狼,露出獠牙,咆哮着向自己扑来,似乎要将自己脖子咬断。
推荐阅读: 《无上武修》 《狩猎在地球末日》 《魔经鬼谭》 《战魂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