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上山入伙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上山入伙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25     (昨晚编辑讲课,听课耽搁了码字时间,只更了一章,对不起各位,今天争取补回来)     ――――――――――     下了一天一夜的的雨终于在清晨停歇下来,树叶不堪积水的重负,有水滴时断时续往下坠落,山道泥泞,空气却十分清新,深吸几口,心中顿时觉得十分舒爽。     陈津、粟多、鲁旺三兄弟奔逃了一夜,此时距兹阳城已远,但他们害怕太霄门的高手追来,不敢大意,稍微休息下,继续前行。他们也没目的,只是想着距离兹阳城越远,应该越安全。     三人不敢走大道,尽捡些偏僻的林间小道前行。行至晌午时,或许是因为鲁旺身体壮,消化功能太好,不断叫嚷着说是饿了,抓耳挠腮地想着去哪里弄些饭菜吃。     其实奋战一夜,消耗了许多体力,现在这又行了半天,陈津和粟多也饿了,只是与胖子鲁旺比起来好多了。     粟多边走边打量道:“曾听人说这一带隐藏有几股山匪,也不知是真是假。”     话音刚落,突然从前方荆条丛中冲出来一队人马,挡在陈津三人前方。为首之人是一个壮汉,拿着一把银环大刀,他把大刀往地上一插,喝道:“这里是博望寨的地界,都给我站住!”     这伙人一看就知是剪径的山贼。鲁旺瞪了粟多一眼,怨道:“你真是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     这队人马有二十多人,陈津放出灵识探查一番,其中修为最高的当属这个拿着大刀的汉子,处在三目珠境界后期,其余之人修为不等,有三目珠初期的,也有混沌气后期的。若是动起手来,这些人根本不是对手,于是放心下来。     粟多似乎也抱着这种心态,上前一步,腆着笑脸道:“各位好汉,我们路径此地,身上并无财物,还请好汉放我们过去。”     “打劫我不去大道却在这小道,你以为我傻啊!”大汉怒目道:“你们鬼鬼祟祟的,有大道不走,却走这小路,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山匪居然骂别人不是好人,还是如此大义凛然,让陈津感到好笑,反正也不惧怕他们,干脆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大汉审视的目光从陈津三人身上一一扫过,说道:“你们三个三目珠初期的修士是不是卧牛山的人?上次你们派人偷偷摸摸到我们博望寨,给我们水源下毒,今天是不是又想摸到我博望寨搞些下作手段?”     粟多皱眉道:“卧牛山?我们不是卧牛山的人。”     大汉瞪着眼道:“那你们这要是去哪儿啊?”     粟多想了想确实是没有什么目的,尴尬笑笑:“我们随便走走,随便走走。”     大汉把刀拔出来,厉声道:“你以为我傻啊,雨水刚停,道路难走,这地方又没什么风景,你们走什么?来人啊,把这几个卧牛山的鼠辈抓起来。”     “是!二当家。”几个手下拿着刀气势汹汹走上前来。     鲁旺双手一伸,眼睛瞪得比那山匪还大,喝道:“谁敢上来?”     “嗬!三个三目珠初期的修士也敢在我面前逞强,我一刀就能劈了你们!”大汉扬起刀作势恐吓。     陈津目光一动,心道:反正现在也没去处,如果能跟随这些人去山寨,暂时在山寨住些日子也不错。于是把鲁旺的手按下来,装着胆怯地对那山匪大汉道:“二当家,你别杀我们,我们真不是卧牛山的人。我们是兹阳城附近的村民,被强行拉去守城,因为不想打仗,所以就逃了出来。”     大汉狐疑问道:“可有身份证明?”     陈津心想:这汉子还真是不傻。正犹豫着怎么应对时,粟多从腰间摸出一块腰牌道:“你看,这是守城兵的腰牌。”     粟多和鲁旺都曾是兹阳城的守兵,当时的腰牌还没有扔掉,此时也算是帮了一个大忙。     陈津急忙谗媚道:“今日我们见到二当家,被二当家英明神威的气势所折服,我等愿意跟随二当家上山。”     二当家被陈津拍的有点虚了,又看了看那块腰牌,点道:“确实是真的。即然是兹阳城的守兵,看来你们真不是卧牛山的人。现在博望峰正是用人之际,你们三人修为虽然不如我,但作为散修也不还错,既然你们愿意,那就一起随我上山吧!”     “谢谢二当家!”陈津拱手道谢,发现鲁旺站着不动,悄悄用肘子顶了他一下,小声道:“你不是饿了吗?土匪山寨里肯定有好吃好喝的。”     鲁旺面露喜色,跟着抱拳道:“谢谢二当家!”     “以后咱们就是自家兄弟,用不着客气。”二当家豪爽地走过来拍了拍鲁旺肩膀,赞赏道:“身子够壮实,你们三人中我看肯定你本事最大。”     二当家也是个肌肉壮汉,对鲁旺欣赏有加,夸鲁旺时也是在暗中夸他自己。     “你们三个都叫什么名字?”二当家问道。     “啊,”陈津打个哈哈,撒个谎道:“我叫东子,他叫小米,他叫旺财。”如果太霄门将他会符篆召神的事散播出去,不知有多少人要争着抢着杀他呢,陈津也不敢报出真实姓名。     二当家也没起疑,抬头看了看日头,喝道:“晌午了,晌午了,回山了。东子,你们三人也跟上。”     陈津、粟多、鲁旺随在队伍的后面,穿过这片山林,绕了一段山路,走了没多久便到了另一座山头。跟随二当家上了山,陈津便看见在山头建有一座山寨,木屋几十间,周围遍布拒马桩,看其规模,很是不小。     其间有人放哨,有人磨刀,有人烧饭,在一间屋子里还传出锵锵的打铁声,远处一个场地上一群人正在修习道术,一个土匪山寨,行事却是如此井然有序,让陈津感到些许惊讶。     有人看见二当家回来,恭敬叫一声“二当家回来了”,二当家大大咧咧回他一句“嗯,回来了”。     二当家将陈津三人招来跟前道:“这就是我们博望寨,我们虽然是山匪,但有一条你们得给我记住了,谁敢*穷苦百姓,我一刀砍了他。知道吗?”     “知道了。”陈津三人老实应了一声,低下头碰了个眼色。他们没想到,这山匪居然不恶。     这时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响声。     二当家一听,发现是鲁旺肚子在叫,哈哈笑道:“你们是逃出来的,肯定几顿没吃饭了吧!”     话刚说完,又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响声。二当家窘然笑道:“旺财,看来我们长得壮就是胃口好,饿得快,一饿吃得多,长得更壮。现在还没到放饭时间,不过我屋里备得有吃得,走,跟我一起吃去。”     陈津心道:这个二当家虽我有些粗野,但性子直,人也豪爽,没想到这土匪窝里还有这样一条汉子。     看见二当家已迈开步子,陈津三人也确实是饿了,急忙跟了上去。     在二当家的木屋内,一张条桌上放着几个馒头和几块咸牛肉。二当家招呼着几人坐下,喝道:“吃吃吃,别客气!”说着一手拿起一个馒头,一手拿起一块牛肉,一起就着吃。     陈津也学着他的一样,吃了一口馒头,又咬了一口牛肉,不知是不是饿了的关系,觉得十分美味,不由赞道:“好吃!”     他正要吃第二口时,只听鲁旺道:“好吃吗?我怎么没尝出来。”     陈津一看,顿时汗颜,这货已经吃下去了一个馒头和一块牛肉。     粟多嚼着馒头道:“二当家,你虽是山匪,但却定下不打劫穷苦百姓的规矩,真是大好人。”     二当家道:“这可不是我定的,这都是我们大当家定的,她的本事比我高多了,你们若是见到她,一定会佩服的五体投地。哦,忘了告诉你们,我们大当家最恨欺骗别人的人,你们没有欺骗我吧?”     陈津赶忙摆手道:“没有没有,二当家英明神威,独具慧眼,我怎么敢欺骗你?”     二当家点头道:“你说的太对了。以后见着我们大当家,切忌不可欺骗她,否则你们死定了。”     陈津好奇问道:“你们大当家何许人?”     二当家正要回答,突然听见外面锣声大作,有人喊道:“卧牛山的人来攻打山寨了,卧牛山的人来攻打山寨了,大家作好战斗准备!”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