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反叛太霄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反叛太霄

    更新时间:2011-09-23     “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     莫愁说的果决无情,让人不寒而粟。     陈津阴着脸道:“或许真有逃兵混在这些百姓中间,但我们可以慢慢筛选,细细甄别。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无辜的平民百姓,为了杀几个逃兵就把他们也一起杀了,你余心何忍?”     莫愁冷眼道:“这些逃兵不尽早除掉,他们一定会在暗中侍机报复。我们是为了整个东明教统治区域的百姓着想,若因顾虑这几个百姓的生命而让那些逃兵影响我们大业,那将得不偿失。”拂尘一挥,莫愁冷喝道:“杀!”     “是!”在莫愁身后,立即有六个弟子手持兵器向围在院子中的百姓走去。     “慢着。”陈津闪身挡住他们,凛然道:“这些百姓是我带来此地的,我就要负责将他们带走。”     莫愁踏前一步,怒道:“陈津,你好大的胆子,你不过是一个伙夫,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应该像这两个伙夫一样,寻找立功的机会。他们两人今次守护我有功,我正欲向掌教表明他们的功劳,让他们成为太霄门的正门弟子。”     陈津冷哼一声道:“这功劳我不要也罢。你看看这些百姓,就在你到来之前,他们是多么的欢迎我们,可他们迎来的是什么?一群残忍的刽子手。”     “大胆!”莫愁怒喝一声:“门派重大任务,弟子必须无条件服从领导者的指挥,你现在横加阻拦,且对长辈不敬,是不是想学解悬峰的人造反?来人啊,将陈津给我抓起来!”     “是!”立即有两个弟子从队列中冲出来,一左一右锁住陈津手臂,强行将他押住。     “放开我!”陈津使劲挣扎,可那两个弟子都是三目珠后期的强者,陈津被他们拿住,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莫愁再次下达命令道:“杀!”     “是!”执行屠杀命令的六个弟子再次向那群百姓走去,目光冰冷,没有感情。     一个弟子抓起一个汉子的衣襟,狠狠道:“别怪我,要怪就怪带你们来这里的人。”说着话,猛然间把刀子插入这汉子的腹中。     “你们……”那汉子咬着牙,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悲哀,倒地泥水中。     唰!白光闪过,又一个弟子手中的长剑划断了一个妇女的脖子。     “放开我,放开我!”陈津死命地挣扎着,力量生猛,押住他的那个弟子干脆将他按趴在泥水中。     “我们不是逃兵,我们不是逃兵,我们不是……啊~”一个中年汉子话没说完,发出一声惨叫,一把长刀刺进了他的胸膛。     惨叫声连成一片。     面对这些太霄门的弟子,平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在惨叫声中相继倒下,鲜血流淌,混入雨水中,整个院子腥红一片。     “啊,啊,啊~”大雨淋乱了陈津的长发,他被压趴在泥水里,痛苦地挣扎着,状若疯狂。     忽然传来一个孩子的哭喊声:“爹爹,爹爹,救我……”     陈津抬头一看,一个太霄弟子抓着一个八九岁孩子的衣襟,将他举了起来,那双穿着破鞋的小脚在半空中不断地挣扎着。     粟多咬紧了牙齿,手中已多了数十枚银针,这种场景他自己也经历过。     “儿啊~”一个瘦弱的汉子向那孩子扑过去,可刚迈了一步,一把刀已从他后背刺入,前胸穿出。     抓着孩子的弟子也把手中的刀举了起来,陈津嘶哑地喊道:“他不过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是逃兵,你们放开他!”     莫愁面无表情道:“我们杀了他的亲人,他心中必定怀有仇恨,为了消除这种仇恨,还世间和平,必需将他杀了。杀!”     “我忍无可忍,你们太没人性了!”粟多身形一闪,手一扬,数十根银针射向抓着孩子的那个弟子。那个太霄弟子猝不及防,数十枚银针全部射入他的脖子中,可是他的刀也划过了那孩子的脖子。     “去他娘的!”鲁旺大喊一怕,向陈津冲去,抡起拳头便向押着陈津的两个弟子打去。那两个弟子迫不得已,放开陈津躲闪开来。     陈津趁此时机,一握拳头,从地上站了起来,冷冷盯着莫愁道:“这种正道门派不入也罢!”     粟多也闪身站到陈津身旁,三兄弟傲然并列立在雨中,集密的雨点从天空落下,他们眼睛却一眨不眨,眼中充满着无比的愤怒。     莫愁看了一眼粟多和鲁旺,咬牙道:“我已答应给你们两人表功,你们却放弃这大好机会要和他一起,真是不识好歹!”     粟多道:“与你们伍,让我们感到羞耻。”     鲁旺一挽袖子,从背后取下两把黑铁大弓,吐了一口痰道:“那功劳我们不稀罕,当时我们就不该救你这婆娘!”     莫愁冷笑道:“反抗太霄门,你们只有死路一条。三目珠初期,三目珠初期,三目珠初期,我看你们三个三目珠初期的小修士今天凭什么活命!”     陈津嘴角闪过一丝邪笑,道:“道试八强,都认为我是靠着侥幸和偷机,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我陈津能赢,靠得并不是侥幸和偷机。”     手臂抬起,指尖夹着一道符篆,陈津掐诀念道:“善财童子,出来吧!”     符咒念完,纸符开始燃烧,雨水也不能将其浇灭。在符篆焚尽时,雨中落下一个模样可爱的道童,他抱着手臂,倨傲的眼神缓慢地从众人脸上一一瞅过。     “符篆召神?”莫愁惊讶的眉头皱了起来。     听见莫愁说出“符篆召神”,所有弟子也吃了一惊,这种邪术他们只是听过,却没见过,更有些实力高强的弟子心跳开始加速:若是杀了会符篆召神的人,这功德实在太大,将来飞升成仙时一定能得到神仙的眷顾。     善财童子的品性陈津摸的清楚,也不去管他,再次拿出一张符篆,掐诀念道:“龙女,现身吧!”     紧接着,一个清纯漂亮的小姑娘从天空落下,雨水落在他身上,却无法淋湿她的衣裳。     龙女一落下来,善财童子立即眼睛一亮,旁若无人地向她靠了过去。     莫愁眼中杀气升腾,恨恨道:“好你个陈津,你居然会召神邪术!别以为召出两个神仙的分身我就奈何不了你,今天我就要为太霄门铲除你这个妖孽!”     “解悬峰的人并没有反太霄门,今天我陈津就真真切切地反了!”陈津眼神果决无悔,喝道:“女龙,杀了他们!”     “嗯。”龙女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娇俏的身子冲天而起,发出一声龙吟,身子已化成一条腾飞的巨龙。     善财童子看着陈津,不满道:“你还是不是男人?竟然让这么清纯的小姑娘去杀人?”说完对着天空道:“龙女姐姐,我来帮你杀这些人。”     善财童子猛吸一口气,喷出一片火焰,天空的雨水没靠近火焰便被蒸发干净。一个弟子一拳向善财童子打去,拳头碰到火焰,顿时感到灼痛难当,收回拳头时,只见肉已烧焦,指骨裸露在外。     龙女从天空飞下来,尾巴一扫,四五个弟子便被扫飞出去。     “这才是陈津真正的实力吗?”     “他能召出神仙,太可怕了!”     “道试大会上,他怎么才第八?”     有几个弟子已心生怯意。     陈津心道:先前我消耗了一些精力,以致于无法召出五百灵官,否则今天有你们好看的!     莫愁目光一凛,道:“先前你施出镇压符,我以为那是云边鸿送你的符篆,现在你又召出金童玉女,看来你是进入到金丹期了。好,今天你确实让我刮目相看!不过,也就今天而已,你再无明天。”莫愁拂尘一卷,悍然出手。     她一出手,战况顿时改变。莫愁手中拂尘一抖,拂丝嗖嗖的变长变粗,化作一条白色大蛇,冲上天空,与龙女缠斗在一起。     另一只手则拿出一根紫色竹子,手臂一震,化成千条臂影,攻向善财童子。这一招,比王月儿施展出来时,威力大了何止百倍。     其余弟子这时一齐朝陈津三人攻去。     鲁旺抬起黑铁大弩便射,不过十支弩箭只射中了三个弟子,其余箭支皆被挡开。粟多情况也好不到哪里,一把银针撒出,不过三个弟子倒下。     他们毕竟只是三目珠初期的境界,在对方有了防备时,难以发挥出先前的威力。纵然如此,也将其它弟子吓出了一身冷汗。     眼见那群弟子攻了过来,陈津又掏出一道符篆,喝道:“一滴千钧!”     又是一道镇压符,巨大在的磨盘轰然落下,攻过来的弟子纷纷避散。     “走!”陈津喝了一声:“莫愁那婆娘是金丹一期归一境的强者,我们不是对手。”     “想走?没那么容易!”莫愁拂尘逼退天空中的龙女,又化成一条白蛇卷向陈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