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章 雨夜攻城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二十章 雨夜攻城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22     吕圆带来的数十个蓑衣人杀气冲天,一齐向庙内冲去。他们的人数远远多于太霄门的弟子,赌在庙门口的太霄门的弟子吓得不由后退一步。     “让开!”这时,庙内一声震吼,冲出一个牛犊般的壮硕少年。太霄门的弟子认出他来,正是被抓来做饭的那个俘虏――鲁旺。     鲁旺两只手里各端着一把黑铁大弩,每把弩上搭着五支弩箭,他气势威猛,如小山般往门口一站,两把黑铁大弩准了冲上来的蓑衣人。     蓑衣人越来越近,鲁旺猛然扣动扳机,十只弩箭从弩弓上弹射飞出,带着破空的啸声,旋转射向冲上来的蓑衣人。     其迅疾和凌厉,远在一般箭弩之上,比之一些厉害的道术,有过之而无不及。     噗噗噗……     十只弩箭,箭无虚发,射穿了冲在前面的十个蓑衣人的身体,带着强劲的势头,又将跟在后方的蓑衣人射穿。     鲁旺一出手,就让对方损失了十多人。一轮弩箭射出后,弩上此时已无弩箭,但他腰间两侧悬挂有设设巧妙的箭囊,两把弩箭往腰间一擦,再端起来时,每把黑铁大弩上又上满了箭支。     “啊啊啊~”冲上来的蓑衣人何曾见识过这般恐怖的弩弓,己冲到跟前的他们吓得啊啊大叫,掉头就跑。     压在磨盘下的吕圆本就不堪重负,此时这群慌乱掉头的蓑衣人保命要紧,哪还有心思去顾他,一起踩上了磨盘,使磨盘重量骤增。他们每跑一步,压在磨盘下的吕圆便吐血一口,等这些人跑下磨盘,吕圆已气绝身亡。     “哪里走?”一个消瘦的人影从庙内飞了出来,如一只麻雀一样,飞到半空,双手一撒,点点银白色的光芒在雨夜中闪烁。     “粟多?”太霄门的弟子又认了出来,这是抓来做饭的另一个俘虏――粟多。     别人或许没有看清,但陈津却看得清楚,粟多撒出的是一把三寸来长的纤细银针。银针无声无息,飞射而出,射向逃跑的蓑衣人。     叭叭叭~     正各自奔逃的蓑衣人,忽然间腿弯一软,全部摔趴在泥水中,再也站不起来,个个惊骇异常。     陈津一挥手,对站在庙内的太霄弟子道:“去把他们铐住,胆敢反抗者,格杀勿论!”     “是!”庙内的太霄弟子恭从地应了一声。本来他们十分看不起陈津,但陈津杀了对方金丹高手,所有人都被震憾,下意识将他当成了这里的主事者。     何况他还有两个兄弟,那一胖一瘦两个俘虏原来还有这种大本事,之前怎么没看出来呢?以他俩的本事,之前若是想逃走,还真不一定能拦得住!     看着他们将来袭的一群蓑衣人全部制住,陈津道:“各位师兄,饭菜已经做好,可否要我去给你们端出来?”     这群太霄弟子哪还敢去指使,吓得诺诺应道:“不用不用,不敢劳烦师兄。”     陈津拱手道:“那我们就不侍候各位师兄了,你们请自便。”     这时鲁旺从抓来的人身上剥下三套蓑衣、斗笠,递了一套给陈津道:“大哥,可以走了。”     陈津披上蓑衣,戴上斗笠,粟多已牵了三匹马等在门外,陈津接过马缰,翻身上马。     一个太霄外门弟子好奇问道:“陈津师兄,你们这是要去何处?”     陈津肃容道:“你们守好这山,我们三人去帮助莫愁师父攻城,你们难道还想阻拦我们?”     “不敢不敢。”那外门弟子对陈津已佩服的五体投地,拱了拱手道:“师兄一切小心!”     “嗯。”陈津轻应了一声,拨转马头,轻喝了一声道:“走!”     蹄声嗒嗒,三骑迅速消失在雨夜中。     下了秃山,陈津三人催马飞奔,直向兹阳城。     马蹄踩下,泥水飞渐,三人经过一场酣畅淋漓大战,意兴飞扬。     雨中,粟多大声道:“大哥,你竟然杀了金丹期的强者,太威武了,你没看到,当时好多人都傻眼了!”     鲁旺道:“当时连我都傻眼了,我真没想到大哥有这种实力。”     陈津笑道:“我也没想到你们会那么厉害,鲁旺,你那两反黑铁大弩是你自己锻造的吗?”     鲁旺得意道:“不错,它们俩可是下品智器。不过我现在还不满意,等有了材料我还想打造出两把品质更高的强弩。”     陈津问道:“你的炼器水平怎么样?和那些名门大派的弟子相比如何?”     鲁旺呵呵一笑:“这个我不知道,离开荣家后我又给不少炼器师父打过下手,学了不少东西,但一直没和人比试过。”     粟多道:“胖子,今天浪费了我不少银针,下次给我打一些。”     陈津看了一眼粟多道:“你的银针很是可怕,让我想起一个姓东方的朋友。”     “他全名叫什么?”     “东方不败。”     粟多问道:“他的银针道术很厉害吗?”     陈津道:“很可怕。”     粟多喜道:“大哥,你有空把你那朋友介绍给我认识,我要跟他学习有关银针的道术。”     陈津汗颜道:“你还是别跟他学习了。”     粟多不解,问道:“为何?”     “欲炼此功,必先自宫。”     鲁旺哈哈大笑:“大哥,你不知道,这小子心花的很,他就适合练那道术。”     “蠢牛,你说什么呢?”粟多气恼,一鞭子抽在鲁旺的马臂上,马儿嘶鸣一声,加速在雨夜中飞速。     没过多久,透过雨幕,便能隐隐约约看见兹阳城庞大的影子已出现在前方。     兹阳城到了!     雨下得更大了,雨水中燃不起火把,但城墙上却有火光闪过,陈津知道,那是修士施展出的道术。     攻城战已经开始了!     策骑又奔进些,喊杀声透过雨幕清晰传到耳中。     陈津三人奔到城下,发现莫愁率领众弟子正在高耸的城墙上与兹阳城的守军激战,城墙下,即有太霄门弟子的尸体,也有兹阳城守军的尸体,战况胶着,双方互有死伤。     莫愁率队攻到兹阳城时,曾着雨夜,轻易的突袭到了城墙头之上,不过城防守军的反应之快超出了她的想象,几乎片刻,大批城防军就集中到了城墙上。     莫愁正与两个修士斗在一起,其中一个锦服汉子修为稍弱些,另一个则是一老者,修为十分了得,在两人联手攻击下,莫愁居然处在下风,身上已多处挂彩。     陈津一眼扫过战场,发现关键点所在,只要帮助莫愁击败对方那个强者,立即能够抢回攻城的主动权。     “你们两个跟紧我,上!”陈津向鲁旺和粟多招呼一声,身子一纵,飞到城墙之上。     刚落到城墙之上,一个守兵手中一杆长枪猛然向他刺来。陈津身形一闪,长枪从腋下穿过,他身形不停,妖刺轻轻递出,贯穿了这个守兵的喉咙。     莫愁手中指拂尘化作一条白色长蛇,在天空中飞舞卷动,敌方老者一时不慎,被白蛇卷住了脖子。     “长老!”锦服汉子见老者受制,大叫一声,一拳击出,轰向莫愁胸口。     莫愁已杀红了眼,此时她体内精气所剩无已,即使放开老者也不一定能够闪避开锦服汉子攻来的这一拳,于是心中生起了与这老者同归于尽的决心。心意已决,莫愁立即将全部精气运用到拂尘上,拂尘化成的白蛇猛一使劲,咔嚓一声,老者的脖子被缠断,脑袋耷拉下来。     而此时,那迅如奔雷的一拳也袭来,精气耗尽的莫愁已无力回天,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轰~     头顶传来巨响,锦服汉子抬头一看,惊得脸色大变,只见一个巨大的磨盘当头落下,声势浩大,如岳压顶。锦服汉子与莫愁斗了许久,精气也剩余不多,不敢力敌,身子一纵,向城内飞去,惊险万分地躲开了压顶的磨盘。     锦服汉子见长老已死,对方又来了强人,自知不敌,也不再攻上城头,直接向城中心飞去。     “金丹一期三星境的修士?”陈津刚才施展“一滴千钧”时就用灵识探查过这个锦服汉子的修为,居然是金丹一期三星境的修为,而且还会驭空术。     不过他明显是精气不足,飞在天上摇摇晃晃,很是不稳。     莫愁躲过一劫,神情一松,一下跌坐在地上,见锦服汉子逃走,着急道:“那是城主吕方,他精气不足,别给他恢复的时间,快去追杀他!”     说完抬头一看,见是陈津救了自己,不但不道谢,反而脸一寒,质问道:“谁让你来攻城了?”     陈津懒得答理她,对鲁旺和粟多道:“你们看护好她,让她安心恢复精气。我去追吕方。”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