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十二章 符篆显威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十二章 符篆显威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7-31     从地上涌出的水流一瞬间便将孟川双脚冻粘在地上,此时他才如梦初醒,原来苏文芩刚才施展老树盘根,不过是佯攻,目的是在地上钻出洞口,为此时的冰冻术做准备,思虑之远、战术之妙,让人防不胜防,都说其是智慧性美女,真是名不虚传!     水流迅速上窜,漫延至孟川胸口,将他胸口以下全部冻住,正在孟川以为自己要被冻成冰雕时,水流停止了向上漫延……     孟川神情一呆,转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     “铁棘藜上的毒药除了能将你压制在阴阳液境界外,还能慢慢化散你丹田中的精气,看样子,你丹田中的精气已经不足以使你施展出冰冻术了,嘿嘿嘿……”孟川逃过一劫,乐得眉开眼笑,含着幸灾乐祸的味道。     说话间,孟川运转精气,身子一抖,冻住他身体的冰晶粉粉碎落,他又恢复了自由。     差点就可以将他冻住了,可最终功亏以篑。泥沼中的苏文芩失望地轻叹一声,此时她已下陷到了腋下,双手平伸着,稍稍延缓了下陷的速度。     “事已至此,我就发下善心,给你个痛快!”孟川扬起手中黑色软剑,阴笑着向苏文芩走去,边走边道,“为了那小子,你香消玉殒于此,是不是很冤?话说那小子倒干脆利索,你让他走他就走,我看他保护封印邪典是假,没有男人气慨、怕死逃跑才是真。一剑解决了你,我还得赶紧去追他!”     “追我?不用麻烦了,我一直在这里!”     一道声音蓦然传来。     陈津从一株粗树后走出来,步伐沉稳,神态凛然,斗志昂扬,左手拿着一张黄色符纸,右手食指缓缓滴下一滴鲜血。     苏文芩与孟川同是一惊。     “你怎么还没走?”苏文芩此时如果不是在泥沼中,肯定暴跳如雷了,自己辛辛苦苦抵挡孟川这么久看来是徒劳了,可恨!     “真是蠢货!”孟川对突然出现的陈津嗤之以鼻,“如果我是你,我早就拿着封印邪典远走高飞,找个清静的地方修炼去了。”     “你不可能是我,我也不愿意是你,尽管你今天脱下了面具,但你仍然是无耻鼠辈!”看着孟川,陈津目光如炬,没有丝毫畏缩与软弱。     面对陈津的怒骂,孟川不屑地冷哼一声,道:“你现在出现,除了骂我,你还能做些什么?我知道你的古怪泡泡很坚韧,一时难以击破,但后来我仔细回想那天情形,我知道你的泡泡需要一定程度的撞击才能制造出来,今天我用剑,一剑就能刺穿你!”     “那你就来试试看啊!”陈津毫不示弱,左手一扬,将拿在手中的纸符抛向空中。     “装神弄鬼,看我不将你这废物削成肉片!”孟川目露凶光,持剑冲向陈津。     “鹿死谁手,试过方才知晓!”陈津爆发出强大战意,双手结印,大喊一声:“五百灵官,显灵!”     随着话音落下,抛向空中的纸符亮起一道火光,轰的一声燃烧起来,转眼间便焚尽成灰,紧接着……     卟!     空中的气流一声轻微爆响,一个手持巨斧的大汉显现出来,他一出现,手中巨斧便毫不留情地从上至下劈向孟川。     看见突出其来的巨斧大汉,孟川惊恐地瞪大眼睛,本能的横剑格挡。大斧劈上黑蛇剑的刹那间,孟川自知无法招架,急忙借势后退,可仍晚了一步,大斧劈下的劲气犹如惊涛骇浪,直接将他这叶小船掀飞出去,狠狠的撞在树上才止住势头。     孟川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战战惊惊失神道:“为何突然多出如此强横的一个人物……”     卟卟卟卟……     话音未落,天空中响起一连串急促的气流爆响声,一个个身着铠甲的战将凭空显现出来,似虚似实,难以分辨,足足有五百之多。这些战将身形不同,面容各异,有的粗犷魁梧,有的文质秀气,他们手执的兵器也是种类繁多,有枪,有刀,有斧,有戟、有鞭……     这些威风凛凛的战将显现出来之后,有些落在地上,有些立在树枝上,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将孟川团团围住,个个横眉怒目地瞅着他。     “这……这是符篆请动的五百灵官?”泥沼中的苏文芩也大吃一惊,“五百灵官每个都具有强悍的战力,陈津是怎么请来这些神灵的啊?这种高深符篆岂是他能运用的?”     扑嗵!     在五百灵官的威压下,孟川吓得瘫坐在地上,难以置信道:“为何?为何会这样?”     陈津短暂震惊之后,心中开始狂喜,初次始用符篆并取得成功,还是如此的匪议所思。     “你不是要把我削成肉片吗?快过来啊!”陈津有了如此强大的一帮打手,站着说话不腰疼,撸了撸袖子道:“你不过来,那我可要先动手了。五百灵官,上!”     五百灵官一哄而上,顿时拳打脚踢的声音和孟川的惨叫声响成一片……     几息功夫之后,五百灵官散开,地上的孟川口鼻流血,面目全非,被群殴的没有了人样。     在这五百人之中,有一个赤面髯须,身披金甲红袍的战将,他似是众灵官首领,形象威武勇猛,令人望之生畏。     “这难道就是传闻中五百灵官之首王元帅?”苏文芩心中惊骇,她博学多才,学识渊博,早闻知有五百灵官一事,今日却是初次见到。     王元帅扫了一眼地上奄奄一息的孟川,然后不满地看向陈津:“小子,以后这种小事,就不要劳烦我等了。收!”     卟,王元帅率先在空气中消失,紧接着,卟卟卟……空气轻微爆响之后,其余灵官也跟着消失无踪。     刚才还人满为患的空地,此时仅剩下三人,恢复了空寂,陈津瞪大眼睛,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孟川被废,他施展的泥沼术也随之失效,将苏文芩陷住的泥沼变成了平常的土地,不过她肩部以下仍没在地底。     “师姐,我挖你起来。”陈津急忙找到孟川之前射来的短刀开始挖地。     看着陈津急切的忙碌样子,苏文芩快崩溃了,哭笑不得。不过此时她体内精气被毒药化散干净,一时施展不出道法自救,否则少了术法控制,这土地根本控制不住她。     挖土时,陈津将在邪典中发现已灌输精气的符纸和五百灵官大满符的事情详细告诉了苏文芩。当时苏文芩让他带着邪典离开,他并没有走远,而是躲树后画五百灵官大满符。     “你用什么画的符?”苏文芩好奇,很少有人会随身带着笔墨。     陈津举起已结出血痂的手指,道:“咬破手指,用指血在符纸上画的。”     ※※※※※※     就像陈津所看过的警匪片一样,正义之士拼死拼活战胜坏蛋分子之后,大批警车警员才蜂涌赶到。陈津正呼哧呼哧挖地时,太霄门收索的人呼啦啦的有一大部人都找到了这里。     “封印邪典呢?”莫愁从白羽雕背上跃下,便直问主题。     陈津在心里暗骂一句:臭婆娘,没看到有人还被埋在地下吗?为何不先救人?     “咦?文芩,你为何把自己种到地下?”天布峰院主陈术立是个国字方脸、不修边幅的中年人,看到没在泥土里的苏文芩时,还一副极其有趣的模样,     这家伙一副玩世不恭的嘴脸,但心里很清楚,脚轻轻一跺,苏文芩便缓缓从泥土中往上升起,升到一定高度,陈津才发现,是地底的树根交织成花篮状将她托起来的。     这太神奇了!     “咦!?”一眼瞅见被打得惨不忍睹的孟川,陈术立表情极度夸张地惊跳一下,“天呐,孟川,你怎么被人打成这样?”     “竟然将人打成这样,也太残忍了!”一些弟子义愤填膺。     “孟川师兄可是门派弟子精英中的精英啊,平时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可……可我刚才愣是没认出他来。”     “人神共愤啊,神灵一定不会饶恕凶手!”     陈津心中冷哼一声:神灵个屁,这就是神灵打的!     “苏师姐也受伤不轻。”     “嗯?还中毒了,不但修为被压制在阴阳液境界,而且精气化散贻尽。”玉笔峰院主李药方精于丹药一途,修为也十分厉害,略一观察,便发现苏文芩身体的异状。     一个弟子问:“苏师姐,是谁施的毒?你和孟川师兄又是被谁所伤?”     “不可能是……”这人怀疑地瞅着完好无伤的陈津,做出众人不敢想象的猜测。     苏文芩担忧地偷看了陈津一眼,暗忖道:若是如实说出来,陈津将会有莫大危难,不过这同样是他的一个机会。     犹豫片刻,苏文芩眼中闪过睿智的光芒,走到陈术立跟前,恭敬道:“师父,事情是这样的,弟子追至此地,发现陈津师弟之所以偷盗邪典,是因为他被孟川蛊惑,不明其中利害。就在陈津师弟欲归还邪典时,孟川出手偷袭,弟子一时不慎,遭到了他的暗算,身体受伤中毒,多亏陈津师弟出手重创了孟川,弟子才得以幸存。”     这一番话,避重就轻,弱化陈津的过错,强了他的功劳,希望能将他可能面对的责罚尽量减轻,不过这番话中也存在漏洞。     “孟川是被陈津伤的?怎么可能?”众弟子听完苏文芩讲述,面面相觑,惊呼一片。     孟川的修为他们清楚,在门派中是精英弟子中的佼佼者,怎么可能被一个公认的太霄门资质最差的新弟子所伤?     不仅众弟子不相信,所有院主也把极度怀疑的目光投向苏文芩。     这种怀疑在苏文芩意料之中,她娓娓说道:“陈津师弟从邪典中学会了一道符篆的画法,然后施展所画的符篆请动了五百灵官,是五百灵官打伤的孟川。”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