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千钧一发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千钧一发

    更新时间:2011-09-22     “两招,两招就被杀了?”     太霄门弟子看见同伴惨死,无不骇然变色。     金丹蓑衣人气定神闲,悠然道:“五招,谁能挡得住我五招,我便放谁下山,否则,你们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投靠我东明教;二,就是死。”     姚洪波正色道:“我宁死也不会投靠东明教,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双臂一展,飞出门外,空中长刀一划,喝道:“冰冻术!”     天空下着雨,地上早已有积水,此时施展冰冻术是事半功倍。姚洪波冰冻术一经施出,地上积水从四面八方涌向金丹蓑衣人,并且迅速被冻结成坚冰。     “让你占个天时地利的便宜又如何?”金丹蓑衣人轻巧一笑,双手结印,喝道:“火鹤轻舞!”     呼~     金丹蓑衣人身上猛然间冒出熊熊火苗,火苗化成一只火红色的长颈鹤,围着金丹蓑衣人周身飞舞,仪态美观,散发出强大的热量,冻结而来的坚冰到了身前便被融化。     毕竟姚洪波只是三目珠后期的修为,如果他的修为也达到金丹期,借助雨水的优势,可以轻易将火焰浇灭,从而将金丹蓑衣人冻住,可如今他修为落在下风,坚冰被火焰融化。     见冰冻术无效,姚洪波神情一紧,捏个指诀,喝道:“滴水成冰!”     哩哩哩……     天空中的雨点,瞬间变成了冰粒,落在冻结成冰的地上,发出一串急骤的声响。姚洪波单掌一推,一片冰粒向子弹一样急速射向金丹蓑衣人。借着冰粒的掩护,姚洪波双手握刀向前,身体旋转着,像钻木的钻子一样,刺向金丹蓑衣人。     金丹蓑衣人左臂一震,猛然化成一支翅膀,用力一挥,扇开飞射来的冰粒。刚扇开冰粒,骤见姚洪波持刀袭来,金丹蓑衣人脸上现出一丝危急之色,间不容发之际,右臂迅疾探出,极富柔韧和灵巧性,手掌撮指成鹤嘴样,在手腕带动下,连连啄在钻刺而来的长刀上,发出一阵叮叮叮的响声。     姚洪波钻动的长刀被啄的停滞下来,金丹蓑衣人见此时机,鹤嘴手一张一合将长刀牢牢钳住,手腕转动,同时向下用力一摔,夺下姚洪波长刀的同时也将他重重摔在地上。     咔嚓!     姚洪波身子砸在地上,地上冰层被砸裂,冰块像水花一样溅起。     “果然有些实力,四招已过,这是第五招。”金丹蓑衣人眼神一寒,全力将夺来的长刀掷向姚洪波。     长刀势若流星,激射向姚洪波。姚洪波被摔的筋骨欲断,全身骨架似乎都散开了,脏府也受到严重的震荡,吐血不止,此时他根本没有闪躲之力。刀未至,刀气已扑面而来,姚洪波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留在山上的所有弟子心脏猛然收紧,姚洪波是他们的小队长,更是他们其中实力最强者,如果连他都死了,那么今天真的是难逃一劫。     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的,怨不得别人!在姚洪波迎接死亡的刹那,他骤然感到刀气消失,惊疑地睁开眼睛,微微抬起头,发现激射而来的长刀此刻停在距额头半尺远的空中。     是一只沾着油污的手掌将长刀牢牢抓住。     “陈津?”姚江波目光一动,惊诧发现抓住长刀之人赫然是被自己赶去做饭的陈津。     陈津和鲁旺、粟多正在伙房做饭,听到庙外有打斗声,立即从伙房跑了过来,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姚洪波一命。     陈津收了长刀,傲然而立,微微侧过头对站在庙内的弟子道:“把姚师兄抬进去。”然后转过头,冷冷看着金丹蓑衣人,问道:“你是谁?”     金丹蓑衣人傲然道:“我乃兹阳城的副城主吕圆。”     “吕圆?”陈津似乎猜测到什么,问道:“吕坚和吕方是你什么人?”     金丹蓑衣人道:“吕坚是我大哥,吕方是我二哥,你问这作甚?你又是何人?”     陈津平静道:“我不过是一个伙夫罢了。”     “伙夫?”吕圆打量陈津几眼,见他满身油污,还系着围裙,怒道:“刚才那个三目珠后期的修士都挡不住我五招,你一个三目珠初期的伙夫来凑什么热闹?是不是寻我开心来了?作死!”     吕圆手掌一挥,涌出一股火焰,化成一把长刀劈向陈津。     陈津身形一动,冲天而起,半空中反手拔出背后妖刺,把妖刺当作短棍使,砸向吕圆头顶。     “没见我已夺了两个人的兵器吗?”吕圆不屑,五指再次撮成鹤嘴状,抓向陈津的妖刺。     吕圆进入灵丹期后,偶然的机会引动了鹤的灵气,这招抓取别人兵器的手法就是从野鹤啄鱼中领悟而来,屡试不爽。他一抬手,果然迅疾准确地抓住了当头砸下来的尖刺,正要高兴之时,瞬间发觉情况不对,自己是牢牢抓住了尖刺,可是尖刺的份量超出了他的想象,那股向下的重力让他大吃失色。     猝不及防之下,吕圆一下被这股巨大的重量压跪在地上,好在他经验老道,就势一滚,摆脱了那股巨大的重力压迫。     地上满是泥水,吕圆这一滚,斗笠脱落,蓑衣凌乱,狼狈不堪。     太霄门的弟子和吕圆带来的人都吃了一惊,他们有没身临其境,感觉不到那股份量,心中惊讶不已:没看错吧?他可是金丹期的强者,刚才连败两人,现在居然被一个伙夫一招之间就打得如此狼狈!刚才那一击到底有什么问题?     “符篆师?增重符?”吕圆又羞又怒地看着陈津,雨水淋湿了他的头发,让他看上去更加狠厉,“三目珠初期的符篆师?哼哼,我倒想看看你还有什么本领,把你会的都使出来吧!”     陈津凛然道:“如你所愿。”接着扬起妖刺,手腕舞动,妖刺吐出一道道线条,在空中交织出一道暗金色的符篆,凝聚有力,即使雨水也冲不散。     妖刺轻轻点碎符篆,陈津低喝道:“一滴千钧!”     轰~     天空像滚过一个闷雷,吕圆惊骇地向天空看去,就着庙头的烛火,隐约看见天空一个巨大的磨盘状的圆影坠了下来。     这是陈津从“毫尘千钧”中自己悟出的符篆,毫尘既能发挥出那么大的镇压威力,那么比毫尘更重的雨滴发挥出的威力自然是成倍增加。     无数雨滴重量化形成的巨大磨盘轰然坠下,从其声势吕方看出这已经超出了增重符的范围,这是镇压符啊!     镇压符只有金丹期的修士才能画出,他一个三目珠初期的修士为何能画出镇压符?他……他隐藏了实力,他不是三目珠初期境界!     吕圆心念电转,身体反应也极为快速,担忧破不开坠下的雨水磨盘,他身形一动,想横飞开来。可是天空坠下的磨盘太大,在他飞到边缘时,磨盘已经坠下。     嘭!!!     地上泥水四溅,犹如喷泉。巨大的雨水磨盘几乎将吕圆整个身子压在下面,只露出头颈在外面。     由于泥土松软,加之吕圆实力又强悍,这一下竟然没将他压死。     “一起上,灭了他们!”吕圆被压在磨盘之下,气急败坏喊道。     “是!杀啊!”吕圆带来的数十人大吼一声,手持兵刃,一起冲了上去。
推荐阅读: 《狂妄武尊》 《阿鼻地狱》 《魔经鬼谭》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