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一十八章 强敌来袭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一十八章 强敌来袭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21     外面马蹄声大作,鲁旺把窗子打开一条缝,看了一眼道:“莫愁他们出发了!”     粟多翻了个身,将脸枕在手上道:“希望他们能攻下兹阳城,那样明天我们就不用起早做饭了。”     陈津忽然问道:“你们想不想去参加攻城战?”     鲁旺道:“怎么不想,我早就想把兹阳城那帮王八羔子给宰了,他们把我们村的人欺负惨了,阿花还被他们抢去了。”     陈津奇道:“阿花是谁?”     粟多取笑道:“阿花是他们村的姑娘,胖子一直喜欢人家,可是没敢和人家说,后来阿花被城主的一个亲戚抢走了,胖子肠子都悔青了。”     鲁旺气道:“去去去,以后什么也不和你这厮说了。”     陈津又问道:“粟多,你想去吗?”     粟多点了点头,道:“他们吕家昏庸无能,百姓苦不堪言,若是他们能体凉百姓疾苦,我爹又岂能因无钱买药而病死?”     陈津撇撇嘴道:“你们思想太高尚了,我比不了。他们杀死了我的师妹,不灭了他们,难解我心头之恨。还有,我在兹阳城摆摊时,他们抢走了我的东西,把我追得狼狈而逃,这次我要把我失去的东西抢回来,并且能抢多少是多少,有了充足的资源,才能更快提升实力。”     粟多和鲁旺对视一眼,立即明白其中关键,说道:“要想抢到好东西必需参战,否则好东西肯定会被参战队伍抢走,我们连残羹剩汤都喝不到。”     陈津目光一动道:“不如我们就偷着跟去,暗中助莫愁一臂之力,破城时,我们定能捞到不少好处。”     粟多猛地坐地来,说道:“我心里正痒痒着呢,如果不去,今晚我肯定睡不着觉。”     鲁旺撸了撸袖子道:“做了几天饭,做了一肚子鸟气,正好去撒撒气,我去拿蓑衣。”     就在这时,房门猛然被踢开,姚洪波领着几个弟子走进来道:“陈津,晚饭太难吃,我们没吃饱,现在再出炒几个精致点的菜,给我们几个填填肚子。”     陈津道:“伙夫可是有规定的,要按时造饭,现在你饿了,你自己去做。”     姚洪波怒道:“莫愁师父走时交待过,现在山上的人都得听我指挥,我让你去你就去,我们若是饿了肚子没力气守夜,被敌人打上山来,这罪过你担当得起吗?”     莫愁没带姚洪波去攻城,姚洪波心中一直存着怨着,这是在借题发挥,故意找茬,把陈津当作出气筒了。     鲁旺把袖子一挽,就要上前和姚洪波理论,却被陈津伸手挡住。陈津对姚洪波道:“好,我们马上给师兄们做,请师兄们稍等片刻。”     “那你们快点,别让我们等急了。”姚洪波呼喝一句,领着几名弟子走了出去。     见他们走远,鲁旺气愤道:“大哥,你刚才若不拦着我,我非打他一拳不可。”     粟多瞅了他一眼道:“说你是蠢牛你还不愿意听,你想想,大哥是太霄门弟子,得听他们指挥,公然和他们动起手来,肯定会受到惩罚的。”     陈津道:“我倒不怕他们,只是你们毕竟不是太霄门的弟子,俘虏反叛,恐怕只有被格杀的命运。做一顿饭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我们做快些,应该能赶上攻城战。”     鲁旺沉住气道:“好,听大哥的。”     姚洪波坐在山庙大殿的椅子上,一只脚踩着椅子沿,一只手拄着刀,气乎乎道:“我想去攻城,为何不让我去?这种守山的差事,屁的好处都没有,可真是让人急得慌,他们战果累累时,肯定会笑话我。”姚洪波越想越气,对两个弟子道:“你们去把值守的人叫来,吃了夜宵在去。”     一个弟子道:“姚师兄,他们担负着值守的任务,离位了恐不好,不如我们吃完了换他们回来吃。”     姚洪波道:“天黑下雨,上山路又滑,谁会来攻山?再说莫愁师父去攻打兹阳城,他们哪儿还有兵力来攻打这里,你让他们来就是,吃顿饭的工夫不会出事。”     值守分几拨,前山通路要守,后山虽是峭壁,不过要提防对方高人飞上来,也要看守。值守一量发现敌人,立即发出*,留守之人就会立即赶过来。每个留守之人配有强弩,只要敌人会飞的高手不是太多,人马不是太多,不管敌人是从哪方来,包将他们射回去。     不一会儿,雨夜中值守的人都被叫到山庙大殿中来,说是有夜霄可吃,个个十分兴奋,一个劲儿地夸赞姚洪波。     姚洪波被吹捧着,怨气稍稍消了些,在陈津端上来饭菜后,他又吩咐道:“今天雨夜,师兄弟们还要守夜,异常辛苦,你再去炒几个菜来。”     鲁旺一撸袖子,又要发作,陈津立即将他拦住,寒着脸对姚洪波等人道:“师兄们先吃着,我们炒好了就上来。”说完,拉着鲁旺,带着粟多便退了下去。     姚洪波吃了几口菜道:“有菜无酒真是扫兴,想他们攻进的队伍,不但能得到功劳,还能抢到财宝,攻进城内后,肯定好酒好菜吃着,说不定还能找几个小娘子,我们却在这山上受这门子窝囊气,心中真是不爽,来来来,倒几碗水来,以水充酒。”     一群人正呼喝着喝水,突然山庙外响起一阵脚步声,脚步声密集,踩在水里,叭叭作响。     “是不是师父被打败回来了?”一个弟子疑惑道。     姚洪波道:“你去开门看看。”     “是,师兄。”那个弟子放下水碗,急忙跑过去打开庙门。     吱呀~     厚重的庙门被打开一条缝隙,唰,就在这时,白光一闪,一柄长刀从门缝,刺进了这个弟子胸口。     “你们是……”这个弟子咬牙想问完,可是话没说完,又一刀刺进了他的腹部。     砰!这个弟子一下子倒在地上。庙门被人一把推开,姚洪波向外一看,只见外面数十个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的陌生人成扇形围在门口。     “有敌人!”姚洪波惊喝一声,迅速拔出长刀,临阵以待。     “姚师兄,他们实力比我们强,怎么办?”一个弟子惊恐问道。     姚洪波面色惶急,心中懊悔不已:这山易守难攻,这些人怎么就攻山上来了呢?如果有值守在,提前发现他们,他们一定攻不上来。是我,是我把值守召回来吃饭,给了他们可趁之机。这下完了,他们的实力比我们强多了,能不能守住这山倒是其次,关键是这次我们能不能活着下山。     “里面太霄门的弟子,不想死的赶快出来投降,否则格杀勿论。”门外一个蓑衣人出列说道。     姚洪波放出一道灵识去探查,发现这人居然是金丹一期的修士。姚洪波虽然只是三目珠后期的修为,但他向来不喜欢承认自己比别人弱,色厉内茬道:“我们身为太霄门的弟子,让我们投降你们东明教,妄想!”     “好好好,”金丹期的修士鼓起掌道,“太霄门的弟子果然有骨气。我深知修行不易,又念在同是正道门派的份上,现在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你们谁能挡得住我五招,我便放谁下山。”     数十个蓑人自动后退,将金丹期的修士让在中间,形成一片可以比试的场地。     “五招,虽然你是金丹一期的修士,但五招我自信可以挡住。”一个弟子飞出门外,手中持着一把长柄刀,扬刀便向金丹蓑衣人劈去。     “三目珠初期也敢上来送死?”看见长刀劈来,金丹蓑衣人伸出两根细长的手指,形成剪刀状,迅疾地向上伸出,迎向长刀。     雨幕中,隐约传来一声鹤鸣。     咔!     向上伸出的两指稳稳夹住了当头劈下的长刀,那个弟子几番挣扎,硬是摆脱不了束制,仿佛一条鱼,被一只长嘴鹤叼在嘴里。     “死!”金丹蓑衣人冷冷吐出一个字,另一支手掌并指成刀,横着削向滞在空中的那个太霄门的弟子。     雨幕中,又隐约传来一声鹤鸣。     金丹蓑衣人的手臂仿佛是一只鹤的翅膀,一挥之间,劲气破空,锋利无比。     嗤~     鲜血飞溅!     滞在空中的那个太霄门弟子感到下身的异样,低头一看,下半段身子掉落在地上。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