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三个伙夫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三个伙夫

    更新时间:2011-09-21     (蚂蚁努力码字,请大家多多支持,收藏和票票都要啊~)     ――――――――――――――――     大胖本名叫做鲁旺,与粟多都是兹阳城周边村庄的村民,却并相识。听说太霄门要打来,东明教的城主吕方为了不使敌人从附近村庄获取粮食,下令村民带上粮食,全部迁移到城内。当然,城主的原话说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     城主又命人从这些村民中选取些年轻男子,充到守城军中,作守城之用,鲁旺和粟多就是其中之二,他们也是因此相识。     不过这些村民平时被东明教的人欺压剥削,心中充满怨气,都不愿为其卖命。在莫愁率队攻打兹阳城时,鲁旺和粟多这两个守兵在战斗中就想向莫愁投诚,结果“嫉恶如仇”的莫愁不问青红皂白就将他们俘虏。     俘虏之后,鲁旺和粟多再说投诚的事就让人感觉是因为怕死才投降的,让人觉得这两人胆小、没骨气,莫愁轻视之,让他们做伙夫,生火造饭。     鲁旺和粟多都是穷人家的孩,生火做饭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这些在太霄门享受惯了的弟子哪能吃得惯他们做的粗茶淡饭,顿顿饭皆是挑出一堆毛病,对他们呼斥喝骂。     粟多问道:“陈大哥,你怎么也做起伙夫来了?”     陈津轻轻叹道:“我也不知道,门派就这样安排的。”     鲁旺道:“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这两日我们受够了这帮人的鸟气,本以为投靠的是明主,没想到换来的却是这般待遇。我和多多正想着怎么逃出去呢,以我们本事,若铁了心要逃出去,量那莫愁也拦不住!”     陈津道:“再忍忍吧,等有机会,我会和莫愁院主说明二位的诚心,想来不会再为难你们了。”可想到这自己也是一个不受莫愁待见的伙夫,心中不免一阵唏嘘,看来只有等待机会,寻找出头之日了。     粟多道:“我今后就跟着陈津大哥了。胖子,你呢?”     鲁旺道:“你想说的就是我想说的,他娘的,你人矮离心近,反应快,让你抢先说了。”     “你这蠢牛,你说谁矮?”粟多拿起切菜刀,拍在鲁旺肚子上。     鲁旺捂着肚子痛叫一声,抄起一个盛汤勺子要往粟多脑袋上敲,粟多一跳,闪开了,鲁追着去敲,粟多往陈津身后一躲,咣,勺了一下敲在陈津头上。     鲁旺一愣,陈津却被他们弄得哭笑不得,在鲁旺肚子上打了一拳道,道:“还不快去做饭?晚上又想挨骂啊?莫愁说了,今天晚上的饭菜要美味,要量足。”     鲁旺委屈道:“陈大哥,你可不厚道,粟多经常恶意整我,你不帮我这个时常受欺负的弱者也就罢了,怎么反倒帮他了?”     陈津看看两人身材,笑道:“你不会不是他对手吧?”     鲁旺伤感道:“我和粟多各有所长。由于荣家是炼器世家,我在荣家做下人时不甘于仅仅做一个下人,平时有空就去偷学了些炼器本事,所以我擅长炼器。粟多父亲常年生病,请得大夫多了,久而久之,他也跟着这些大夫学了不少医术,后来他父亲的病让大夫束手无策,他就自己钻研医术,学医炼药,所以他擅长炼制丹药。在道术修为上,我俩都是三目珠初期的修为,道术上不向上下。”     陈津好奇道:“那你怎么说你是弱者?”     鲁旺气道:“这厮总是寻一些有毒的食物来害我,不是让我拉肚子就是让我身上出痒疹子。”     粟多叫嚷道:“这都是你自找的,每次都是你先惹我。大哥,你可得给我主持公道!你要是站在他那边,我连你……”     陈津冷哼一声,对鲁旺道:“鲁旺,以后铸一把坚实的镣铐,他要敢让我们拉肚子,我们就趁他睡着时把他拷起来。”     “好嘞,大哥,这事包我身上。”     陈津也比他们大不了几岁,几个人都是年少心性,打打闹闹倒也快活。陈津想想,来到这个世上还真没有什么真心的好兄弟,虽然与这两人相交甚少,不过他们都重情重义,陈津很是喜欢。     在三人的精心熟制下,晚饭很快就做好了,陈津、鲁旺、粟多三人已经尽自己最大所能了,可是饭菜端到桌上时,仍然惹来众人的不满:     “这饭是怎么做的,看看这道萝卜丝,切得太粗了,你以为是要抵门扛啊,切得能穿针才行!”     “还有这窝瓜,炒成七分熟时是脆的,是最可口的,现在被你们几个炒软了。”     弟子姚洪波把碗往陈津面前一扔,呸了一声,将嘴里的米饭吐掉,说道:“真是没用,保护不了自己的同门师妹,现在连当个伙夫也不够格,身为太霄弟子,我都替你感到悲哀。”     粟多和鲁旺两人蹭地一下站了起来,粟多道:“你们说我们可以,但别说我大哥。”     “哟~”姚洪波嘲笑道,“两个胆小的俘虏也想得志?他娘的,信不信我一刀砍了你们?”     姚洪波这个人陈津知道,紫竹峰的第二弟子,上次道试陈津都参加了,他却没能参赛,心中很是郁闷,憋了一肚子火气,这次跟随莫愁,一心想斩杀敌方几个强人,让大家看看,自己在太霄门内也是首屈一指的。     陈津急忙拉粟多和鲁旺坐下,和他争执没什意思。     晚饭过后,小雨仍在下着,天地间一片萧瑟。     莫愁集结众人在山庙大殿,脸带煞气地说道:“我们身为先锋营,不是斥候营,我们不能望风而逃,不能知难而退。东明教的援军正在赶来,如果让他们赶来,加固城防,我们再想攻下就难了,所以我们必须尽快攻下兹阳城。上次我们攻城,故意大败,兹阳城的守军肯定放松了警惕,今天晚上,我们就冒雨攻城,一定能收获奇功。”     众人哄然响应。     莫愁又道:“在这破庙中,食不香,睡不稳,我们攻进兹阳城,那里有美酒佳肴得着你们。”     “好!”众人神情震奋,响应更为热烈。     莫愁接下来开始解说详细攻城计划,末了道:“姚洪波,你带二十名弟子留守在这里,万一我们攻不下兹阳城,还可再返回此地,如果这个踞点丢了,我们就无险可守,必定被追得狼狈而逃。”     姚洪波不愿留守这里,不乐说道:“师父,弟子想跟你一起去攻城。”     莫愁道:“攻城之事为师将带着你大师兄等人前去,你就不用操心了,安心留守在这里就是了。”     “是!”姚洪波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心想:师父真是偏心,带着大师兄去杀敌立功,却让我留守在这里,真是窝火,我也想攻城啊!这个破庙三面峭壁,好守的紧,随便派几个弟子就行了,为何还要留我在这里啊?屈才!     莫愁还在整顿队伍,陈津、鲁旺、粟多这三个伙夫自然被留在了山上,不去参战的。洗好锅碗之后,天色已晚,几人总算可以清闲下来了,反正打仗也轮不上他们,几人寻了个地方,收拾收拾准备睡觉。     陈津问道:“你们两人曾是兹阳城的守军,你们分析分析,莫愁能趁着今天雨夜攻破兹阳城吗?”     鲁旺道:“只要对方有所防备,就能很难攻破。”     粟多道:“城主吕方可不是一个吃素的,并且城中还有一个东明教的长老,很是精明,我看莫愁今天即使能破城,也必将伤亡惨重。大哥,我和胖子熟悉兹阳城的守卫情况,如果带我们去,相信破城的机率会更大。”     鲁旺幸灾乐祸道:“那个恶婆娘看不起我们,就让她吃苦头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