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一十二章 掌教有请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一十二章 掌教有请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18     (明天强推,请大家多多支持~)     ――――――――――――――     “不是苏师姐?那是谁?”陈津苦着脸将一碗药汤吞下,心中好奇,太霄门内除了师父,就是苏师姐对我最好,除了她还会有谁?     李玲珑眼睛笑成个小月牙儿,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我天天给你熬药、敷药,当然是我看你的次数最多喽。”     陈津汗颜,忽然问道:“玲珑,听说你参加了炼药比试,得了第几名?”     李玲珑得意地伸出一根葱白的手指。     “第一?”陈津翘起拇指,夸道:“玲珑,你太厉害了!”     “牟铁牛在炼器比试中名列第三,也是非常厉害。”李玲珑撇了撇嘴,又感叹道:“想想我们当初坐在石头上一起听课的十人,现在都是非常出名。你进入到八强不就不肖说了,杜希明和龙雪枫作为新弟子在这次道试上也是崭露头角,木冉、陈之冲、吴折桂虽然没有代表门派参加比试,但他们的修为也很强,以他们的潜力,用不了多久就将超越那些老弟子。可惜萧寒和钟才叛逃太霄门,否则以萧寒的实力,肯定能进十六强。”     听李玲珑一番细说,陈津也是唏嘘不已,不知道宇翔老师和解悬峰一众人现在去了何方又在做些什么。     在玉笔峰修养半月,陈津已完全康复,这一次电击非旦没将他电死,反而因祸得福。他感到自己机体的每一个胞都变得更加坚韧、活跃,仿佛经过一次洗毛伐髓,体内杂质被祛除,剩余的都是精华。     陈津听李玲珑说在他昏迷期间,苏文芩来过几次,可是在他醒来之后的半月时间,苏文芩却一次也没出现过。陈津知道,有些人把对你的好摆在明面上,想让你有所回报,有些人则中暗中关怀,无欲无求,苏文芩无疑是属于后者。     回到独秀峰的第二日,掌教贞吉座下一名弟子来请陈津去参上峰,说是掌教有请。     掌教能亲自接见一名弟子,也算这名弟子的荣幸,陈津欣然随这名弟子前往。     这名弟子将陈津带到一间书房内,道:“请陈师兄在此稍作等候,掌教师尊正在忙事,马上就来。”     陈津点了点头道:“师弟有事就去忙吧,我在这里等候就是了。”     这名弟子拱了拱手,便退出了书房。     初次被掌教接见,陈津显得很是局促,不敢在书房内随意走动,更不敢去翻看书架上的书籍,怕一会儿掌教看到失了礼数。正襟危坐地坐在椅子上等了一盏茶工夫,仍不见掌教前来,陈津有些坐不住了,开始在房间内东瞅瞅西看看。     又过了一盏茶工夫,陈津听到门外有脚步声,赶忙又坐回椅子上,腰杆挺直,一副紧张的模样。     砰!     房门猛然被推开,掌教贞吉脸上带着怒气走了进来,低声骂了一句:“该死!”     陈津看见掌教走进来,立即恭敬地站起来,本想问候一声,可是听见掌教的怒骂,立即吓得不敢作声。在他印象中,从没见过掌教发怒,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竟然惹得他生这么大的气?     掌教贞吉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自己倒上了一杯茶,还没来得及喝到口中,只听门外有人敲门道:“禀掌教师尊,东明教那边传来消息,几位长老和院主请你去大殿议事。”     掌教没好气地白了陈津一眼,说道:“你在此等着。”说完,将碗中茶水一饮而尽,带着怒气走出了书房。     陈津惴惴不安,想想最近自己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太霄门的事,心中便坦然了,就这样一直在书房中等着。可是等到天黑,仍不见掌教前来,陈津心中不由有了怨气:“是你请我来的,来了不说缘由的先骂我一句,然后又一走了之,将我晾这半天,不来管我。我敬重于你,你却这般对我无礼,我虽然只是一名小弟子,但我也是有尊严的。”     月牙在云层中忽隐忽现,夜色更浓,夜风吹过庭院,花枝强硬地挺起头,悬挂在屋檐下的灯笼轻轻摇晃着,守门的童子坐在台阶上打着盹。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将守门童子惊醒,他一下站起身,打开房门,恭敬的站在一旁。见掌教和宋长老走进屋内,他轻轻掩上房门,赶忙送进去一壶茶后,又躬身退了出来,打个呵欠回屋睡觉去了,屋内的事情已和他无关了。     屋内,掌教贞吉喝了一大口宋长老倒上的茶,吐了口气道:“东明教真是该死,道试结束返程时,先是借故杀了我太霄门的一个城主,现在又想把城给吞并了,我太霄门还没去惹他,他倒先惹上我太霄门了。”     “道试时,陈津杀了他们的名号弟子何沐辰,他们这是在报复啊!”宋长老提起茶壶为掌教贞吉绪满了茶水。     “陈津?”贞吉猛然想起什么,下意识在屋内扫了一眼,“下午我请他来,刚好遇到东明教作乱的事,心中烦闷,焦头烂额,这一忙倒是把他给忘了,我让他在此等候,看来是先走了。”     宋长老板着脸道:“这个弟子,太不知礼数了,掌教没让他走,他倒是先走了,明天我就惩罚他。”     贞吉抬手止住他道:“说来其实是我怠慢他了,人不论贵贱都该有自尊之心和自主意识,我需要的是一个可担当大任的有用之才,而不是一条言听计从的看家之犬,如果他真在此老实等候,反倒会让我失望。”     宋长老立即道:“掌教英明,还不知掌教召他来所为何事?”     贞吉道:“我召他来此,一是想和他谈谈,二是想亲自给他八强的奖品。”     宋长老奇道:“八强奖励找个弟子给他送去便是,何须掌教亲自相送?”     “除了即定的奖励之外,我想问问他,他还想要什么,如果不况外,我都给他,我只想让他实力尽快增强。”     宋长老吃了一惊:“掌教是不是太看重他了?我如道他有头脑,也有些实力,不过是靠着运气和投机取巧才进入到八强,实力被看透后,在八强中被灵隐派的肖红烛一招就打败了。”     贞吉高深莫测笑道:“我听说他醒后对失败看得很轻,似乎根本没放在心上。”     宋长老道:“实力相差太远,败了是理所当然,没有什么可介怀的。”     贞吉道:“我却不这么认为,他是对自己实力有足够的信心,是一时大意才败,将来再遇上,有必胜的把握,没什么可气。这种淡定的气度也是让我欣赏的地方。另外,你没发现吗?之前他是灵隐派的公敌,可这一败,灵隐派的消了气,对他的敌意也就化解的差不多了。”     宋长老沉吟道:“如果真是如此,那他平时可真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人物。明天我就使人,再把他叫到参上峰来,领取奖励。”     贞吉道:“这倒不用,攻打东明教在即,等灭了东明教之后,我一并奖励吧!”     宋长老疑惑道:“掌教即然有意栽培他,为何又让他参与攻打东明教呢?他如今可是东明教最想杀的人。”     贞吉用三根手指捏着茶碗的足部,一边欣赏一边道:“非百炼不足以成钢!”     “掌教良苦用心,希望他将来能堪大用,为我太霄门立下汗马功劳。”     贞吉放睛茶碗道:“这事先不要和他说起,他的心性还需要打磨。”     夜已深,陈津已安睡,他想的并不多,只想一步一步走出辉煌的人生,不再被人看不起,不再没有话语权,改变自己的命运,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