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十一章 守护之战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十一章 守护之战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7-31     惨白月光洒下,昏黄灯火中,这小小的一片空间,气氛骤然变得剑拔弩张,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陈津摸不着头脑。     孟川从横枝上站起,伸手向陈津道:“陈津,把典籍给我。”     “陈津,死也不能把典籍给他!”苏文芩肃然道,“这本被封印的典籍里记载的都是些邪恶术法,若是落入邪道之人手中,后果不堪设想。孟川的目的是想让你偷到封印邪典,然后再把封印邪典从你手中抢走,他一直都在利用你!”     “孟川师兄,你先前对我那么友好,就是为了利用我?”陈津内心被刺痛,有种说不出的落寞,在诺大的太霄门,难得一个对自己友好的人,却是在利用自己!     孟川正色道:“陈津,别信苏文芩,她和那些人一样,对你心存介蒂,不想让你学会厉害功法变强。”     “嗯?”陈津一时无语,陷入思索,双方各执一词,孰是孰非?     苏文芩道:“陈津,孟川信口雌黄,千万不要被他骗了!”     “陈津,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孟川嘴角露出一丝奸笑,“你知道你师父长弓院主为什么受人排挤得不到尊敬吗?因为在人们的眼中,他是一个奸邪之辈,一直背负着骂名。在六十年前,长弓院主恋上了一个妖女,后来在正邪会战中,他放走了这个双手沾满正道修士鲜血的妖女。门派本欲杀长弓以保门派名声,却因在那次会战中他以符篆术立了大功,后又经多人求情,你师父长弓院主方才保住性命,不过却废他精气,封他灵识,让他成为一个凡人都不如的废人。”     乍闻这个秘事,陈津心有戚戚焉,忍不住同情起自己这个名誉上的师父:“原来那老头儿是如此的可怜!”     孟川继续道:“太霄门让你跟随长弓院主学艺,对你们两人都是一种戏谑和嘲讽。太霄门并没有不许学习别峰功法的条令,可他们却偏偏不让你学,为什么?他们打心底瞧不起你,不把你当太霄弟子看待,没有任何人会在乎你。陈津,你想一直遭受这种歧视、忍受这些不公平的待遇吗?”     “我……”陈津愤然,孟川一番话将他心中一直窝着的火释放了出来。不管穿越前还是穿越后,他都有一颗不安份的心――想要出人投地,想要功成名就,想要有实力帮助身边亲朋,想要有尊严地痛快活下去。     孟川适时机的探了探手道:“把典籍扔给我,以后我教你修行。”     陈津把封印邪典在腋下夹|紧,并没有要扔出去的意思。此时,远处夜空传来一声嘶鸣,是莫愁的白羽雕。     孟川神情一紧,大声催促道:“还在犹豫什么?被他们抓到我们都没有好下肠。”     “你是一个很好的演讲家,可是……我有我自己的思想!”陈津小心翼翼退后一步,心中已有决断明了。     “废物!”孟川狠狠骂一句,瞬间拔出腰间一把黑铁短刀,抖手射向陈津,喝道:“去死吧!”     刀之去势如坠地流星,带着强烈的破空声音,划过夜色,射向陈津胸口。     “爬下!”苏文芩急得大叫,她清楚知道这种速度不是如今的陈津所能躲得过的,他甚至会来不及做出反应。     看着那一闪即到的黑芒,陈津匆忙转身就爬下,不过他知道――晚了,脑海中然闪过下一秒死亡的念头。     噗――     眨眼之间陈津听到利器刺入肉体的声音。     没有疼痛的感觉?陈津惊异的扭头看去,眼前的一幕让他无法形容,内心只有震憾。     无比的震憾!     苏文芩张开双臂弓身站在他跟前,弯下的身子刚好挡在他身体上方,一把黑色的短刀赫然插在她的后背。     陈津失神望着苏文芩,难以置信问道:“你……你以身为我挡刀?为什么?”     痛苦的苏文芩嘴角扬起,勾出一个带着些许惨烈的微笑:“我想告诉你,在太霄,至少还有我在乎你!”     “师姐……”陈津感动的无语,眼眶有些湿润,这是到这个世界以来,唯一感到的一次犹如亲人般的关爱。     “陈津,我来拦住他,你快带着封印邪典离开。”苏文芩坚决说道,“不能让封印邪典落入孟川的手中。”     “可是……”     “短刀虽然破了我的防御,但并没有给我致命伤害,我还能对付他。”苏文芩身体一震,射入她的后背的短刀便掉在地上。     陈津深情看了苏文芩一眼,转身跑入树林中。     “好一幅感人至深的场景啊!”孟川冷嘲热讽道:“苏文芩,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是拦不住我的――我想你已经知道,你现在中毒了!”     苏文芩神色如水般平静:“不错,我知道我中毒了,也猜到了那天在瀑布边上,施‘蚀骨销魂’毒气暗害我的蒙面人就是你。”     孟川所谓所道:“知道了又如何?你现在中的虽然不是蚀骨销魂毒气,但是铁棘藜上的毒药可以将的的境界压制在阴阳液境界。如今你与我同是阴阳液境界,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在这一境界,你不是我对手。”     “你尽管来试试!”苏文芩毫无惧色。     “那就别怪我不懂怜香惜玉。”孟川站在树上,眼中闪过狠毒光芒,双手在胸前迅捷的比划出一个繁杂的印诀,然后双掌向前推出,大喝一声:“撞击!”     只见一块精气凝结成的巨大岩石,从上至下,“呼”的一声向苏文芩撞去。     看着飞来的巨大岩石,苏文芩不敢托大,左掌一推,一股炽热的火焰凭空射出,在空中与飞来的岩石相撞,竟然抵挡住了飞速撞来的岩石。     “我说你怎么一直高高的站在树上,原来早就想好了要以岩石灵气施展出流星术来对付我。”苏文芩脸色凝重,现出吃力感。     “如果你是三目珠境界,你的火焰或许能烧碎我的岩石,可是现在――你只不过在给我的岩石加温而已!”孟川手指再结一印,岩石冲撞的力道再度加大,苏文芩射出的火焰开始抵挡不住,慢慢后缩。     “谁说我碎不了它?水龙术!”苏文芩左掌一圈,火焰瞬间消失,但右手在同一时间挥出,一条水龙冲上天空,撞上巨石。     咔嚓咔嚓――     加热后的岩石遇水骤然冷却,瞬间裂出无数道裂痕,轰然崩碎。     岩石撞散了水龙,不过仍有一小股水流,化成利刃,闪着似有若无的寒光旋斩向孟川。     孟川大吃一惊,吓得忙从树上跳下,还没落地,就听见咔嚓一声,刚才立足的树枝被苏文芩精气化成的利刃斩断。     孟川一时大意,险些被斩断双腿,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恐慌。落在地上的他,胸有成竹地看着苏文芩道:“不愧是太霄第一弟子,中了毒还有如此手段,不过我太清楚你了,你最擅长的是水灵道法,其次是木灵道法和火灵道法。你目前的实力是赢不了我的。”     “哼,肯从树上下来了吗?那就再让你试试老树盘根的厉害!”苏文芩双掌变幻,迅速打出手诀。     只见孟川立足之地突然钻出许多树根,如有灵性一般,缠向他脚踝。孟川急忙移开,可刚落脚,又有树根从地上冒出。     “看我斩断它们!”孟川见躲不开,便不再躲闪,拔出缠在腰里一把黑色软剑,向往脚裸缠来的树根砍去。     刷刷刷――     黑色软剑极其锋利,一下就将从地上冒出的树根斩断一片,树根受伤,嗖嗖的全缩回地底,在地面留下无数洞口。     “我的黑蛇剑还不错吧?”孟川抖动手里黑色软剑,目光陡然一寒,“不能再拖延了,苏文芩,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泥沼,陷!”     话音未落,苏文芩突然感到脚下一软,心中暗道不好,可是为时已晚,只见只自己脚下原本坚硬的土地忽然变成稀软的泥沼,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下陷。     “你能感应到泥土灵气?”苏文芩十分惊讶,此时她的腰部以下已经陷入泥沼中,并且仍在下陷,陷入泥沼中,不能随意挣扎,否则只会越陷越深。     孟川得意道:“黄天厚土,大地无际,泥土虽多,但是感应到泥土灵气的人却少之又少,我也是前不久,一次偶然的机会才感应到的,用松土术使泥土松散,再施以汲水术,就形成了你现在陷进去的泥沼,这招如何?”     “别高兴太早。”苏文芩并没有慌乱,双手迅速结印,喝道:“冰冻术!”     冰冻术是水灵道术中的一种,施展冰冻术需要以水为媒介,然后将人或物冻住,孟川也会这种简单道法。     用冰冻术冻住泥沼,让泥沼变得坚硬,这样陷进去的人就不会再继续下陷了,这的确是一个好方法。     听见苏文芩喊冰冻术,孟川冷哼一声道:“没有用的,你和我同一境界,你的冰冻术冻不住我的泥沼,而且……”     说到这里,孟川警慎地用眼角余光四处查看,阴笑道:“你即使能再施展一次水龙术,我也能挡住,只要我有防备,让水不沾身,你的冰冻术也冻不住我。”     “是吗?冰冻!”苏文芩冷喝一声,只见地面上的洞口像泉眼一样,瞬间汩汩地涌出水流。     孟川大惊失色,他一直留意着空中,却没想到水从脚下涌出,猝不及防之下,从地上涌出的水流迅速结成冰,将他双脚冻粘在地上,并且水流从脚踝往上身漫延,所到之处,全部结成坚硬的冰晶。     ――――――――――――――     (夹|紧也是违禁词,高|潮还远吗?请大家多支持)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