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九章 以多欺少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九章 以多欺少

    更新时间:2011-09-17     “是增重符!”看到陈津在地上留下的脚印,看台上有人醒悟过来。     “三目珠境界的符篆师的确可以画出增重符。”     “可是增重符不能叠加,什么样的增重符也不可能让一个人增加到这个份量。”立即有人置疑起来。     的确是增重符,幸好施符者自身是感受不到重量的,否则陈津现在恐怕是迈不开步了。     领了掌教贞吉命令来保护陈津不被杀死的宋长老此时长长舒了一口气,刚才那幕着实让他惊心,他本以为陈津要被削掉双腿,可结果却是陈津将对手踩个稀烂。     陈津走到近处,众人才看清,他的内衬、外衫、裤子、鞋子、手臂上全是弯弯曲曲的线条,繁复多变,无可名状。     陈津术立怔怔打量了陈津几眼,惊讶道:“你不会是把身上所有物件都画上了增重符吧?”     “正是这样。”陈津拿起妖刺,在衣服、鞋子上各划了一个小口,每一下都是将一条符纹划断,将后又沾些唾液,将手臂上的符篆涂抹掉一截,如此,增重符的符纹被破坏,他身体重量恢复如常。     龙雪枫笑道:“陈津,这难道就是你一直隐藏的手段?确实厉害,不过今天显露了,别人就会有所防备,那样就不灵了。”     方才如果不是何沐辰有意让陈津踩在身上,又或是在陈津快要落下来时就挥刀劈斩,陈津就踩不到他了,也不会出现被踩碎的悲剧。     陈津不过是利用何沐辰阴狠的心理偷机一把,这并不是他的真实实力,比试至今,他金丹一期三星境的实力还没有完全展露出来。     十五强,陈津战胜何沐辰进入到十五强,这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结果。陈津仍被公认为是十五强中最弱者,不过再也没有人会轻视他,他似乎总有出人意料之举,更有甚者认为,他还潜藏有实力。     第四轮比试过后,杜希明遇上朱粼不幸被淘汰,太霄门有四人进入到十五强,除了陈津,其余三人都是太霄门内名声响当当的老弟子,分别是欧阳远、牧野、韩峰。东明教中被寄于厚望的何沐辰惨遭灭顶之灾,至此,东明教的弟子全数被淘汰出局。     十五强抽签仪式仍在当晚举行。由于只剩余十五人,两两对阵,必有一个没有对手。     似乎是上天的特别眷顾,陈津成了这个幸运儿。抽签结束,却没有一个人抽到他,下一轮轮空,自动进入前八强。     谁又能想到这种结果呢?除了羡慕、嫉妒、恨,他们已经没有别的言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欧阳远的下一个对手是灵隐派的肖红烛。如果说陈津在这次道试大会上带给你们的是意外,那么肖红烛给人带来的则是惊艳。她仿佛是雷神电母,所施展的威力强大的闪电术,让所有人感到恐怖。     不过欧阳远并不害怕她,她的实力已摆在台面上,可以想出足够多的应对之策,并且自己还一直隐藏着金丹期的实力,进入下一轮指日可待。肖红烛不足为虑,可是陈津却让欧阳远心中刺痛:     一个三目珠境界的符篆师就会那么几种屈指可数的符篆术,竟然靠着一些小手段进入到了八强,实在可恨!试问,他何德何能进入八强?我还有把柄握在他手里,他排名越前,到时说话就越有威信;他排名越前,苏文芩就会更看重他。我不能再这样放任下去,为以绝后患,尽早除掉他才是。     今晚就是一个好时机,他刚刚杀了东明教的何沐辰,如果今晚他被人杀死,大家都会怀疑到东明教的头上,与我一点干系都扯不上。     独秀峰平时就人迹稀少,在这夜晚,上山之路更显冷清。如水月光洒落在山道上,为幽静中添上了几分柔情。     陈津迈着轻缓的步子踏上山道,两只在路上谈情的蛐蛐受到了惊扰,不满地叫了两声,跳入到路旁的草丛中。     突然,两只蛐蛐又从草丛中跳起,向远处逃跑,边跳边叫,似乎受到了更大惊吓。     陈津眉头一皱,止住了脚步,对着空无一人的夜空道;“想杀我就出来吧!”     蹭蹭蹭蹭,四人黑衣蒙面人从草丛在站了起来,迅速散开,分散在陈津的前后左右,他们手中的兵刃在月光下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何必蒙面?”陈津道,“你们不就是逼我跳下禁谷的其中四人吗?没有出现的一个是欧阳远吧!”     一个黑衣人冷声道:“要杀你,我们四个足矣!”     陈津道:“你们想人多欺负人少吗?”     黑衣人又道:“欺负你又怎么了?你难道还想逃出我们四个人的包围圈?”     “你知道我们靠近过禁谷,我们必须杀了你。”另一个黑衣人阴笑道:“何况杀了你,还能得到你的精石。”     “我身上精石很多,就怕你们没有杀我的本事。”陈津一飞冲天,前后左面都有封锁,天上是唯一一条出路。     “想逃?没门!”一个人影从另一棵树上向陈津扑来,一拳轰向陈津的脑袋,身姿舒展速捷,向一只正从树上跳下的猫。     “欧阳远,我就是想引你出来!”陈津身在空中,身子一侧,避开了砸来的拳头。那一拳本来是将从他背后划过,伤不了他,可是那轰来的一拳拳头上突冒出五把利刃,一下划在陈津背部。     陈津疼的倒吸一口冷气,坠落到地上,反手一抹,背后衣襟已被鲜血染红。     “这招你没想到吧!”欧阳远扬起右拳,阴狠笑道。     陈津惊讶望去,发现欧阳远拳头上冒出的并不是什么兵刃,而是在指掌关节处,冒出了五根像猫爪一样的爪子,不过比猫爪长,比猫爪利。     欧阳远看陈津看得奇怪,左手一握,五根尖利的爪子又冒了出来,闪着森白的光芒。     “很奇怪吧?”欧阳远阴恻恻笑道,“今天我就让你死得瞑目。不妨告诉你,我已经晋升到金丹期了,并且可以引动野猫的灵气,刚才那攻法就是野猫灵气转化而来的。不过我服用了隐藏修为的灵丹,别人是看不出来的,在道试大会上,我一直隐藏着实力,就是想在最后时刻出其不意,攻敌不备。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金丹期的实力。”     陈津嘴角勾出一个玩味的笑意道:“今天,我也让你见识一下我金丹期的实力。”     欧阳远冷哼一声,不信道:“你也晋升到金丹期了?好笑,别耍这种唬人的把戏。”     “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陈津拿出一张纸符,面色一寒,捏诀念道:“毫尘千钧,镇压!”     天地之间,存在许多尘埃,在太阳光束下可以看得见,在夜晚是看不见的,不过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     纸符焚尽,欧阳远脸色巨变,猛然感到有千钧的重量压在肩上,想逃逃不开,想飞飞不起,双腿一软,卟嗵一声跪在地上。月光下,隐隐可见一个巨大的磨盘压在他的背上,这是空气中的灰尘颗粒重量化后形成的虚影。     “镇……镇压符?金丹期才能用的符篆,你……你真的晋升到金丹期了?”欧阳远面色痛苦,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更坚定了他除掉陈津的决心。欧阳远咬牙朝四个黑衣蒙面人喊道:“你们还不出手?”     “上!”四个黑衣蒙面人三人攻向陈津,另一人看向欧阳远,捏个指诀,喝道:“石碑,起!”     只见在欧阳远身体两侧的地上,各冒起一块石碑,支住了虚影磨盘,将虚影磨盘的重量承受住。     “好。”欧阳远大喜,身子从两块碑间滚了出来,咬牙切齿地对陈津道:“即使你是金丹期又如何?我也是金丹期,并且还有四个三目珠境界的强者,五对一,我看你还不死!”     陈津耻笑道:“以多欺少,我也会。忘了告诉你,我会符篆召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