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八章 灭顶之灾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八章 灭顶之灾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16     值裁长老一惊,陈津的速度太快,快得他都来不及出手阻挡,心道:他能连番胜出,绝非侥幸!     何沐辰正压在苏文芩身上,那个姿势实在是太暧昧,他的下身已经起了反应,正当淫|念勃发时,心中一寒,只见一道人影疾速向自己袭来,顿时吓得面色巨变,再也顾不得羞辱苏文芩,身子一拧倒飞后退。     让何沐辰意想不到的是那道人影速度奇怪,竟然追着他不放,仓猝之间,何沐辰被打个措手不及,根本没有机会发招攻击。因为一发招,倒飞速度就会降低,很可能被对方刺个窟窿。     “哪里来的小畜生,竟敢扰乱比试!”东明教观战方阵中一个长老看见自己门派头号弟子被人逼得狼狈,纵身飞向道场,凌空一掌向陈津拍去。     “迷心性,生幻影。”陈津快速拿出一道符篆,掐诀念咒。     在东明教长老袭来时,迷幻符化成似有似无的光点,随风飘向他面门。     由于事出突然,东明教这个长老事先并没有服用醒神丹,一沾上迷幻符虚幻的光点,突然感到脑袋一阵迷糊,像是吸入了迷香,又像是醉酒,眼前目标的身影本来十分清晰,此时却一分一合,变成了两个虚晃的身影,极力去看,也分不出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     “不好!”这个长老头脑迷糊但心智还在,知道这一掌拍去,自己将有莫大危险。惊骇之下,身在空中,强行改变精气运转方式,翻身后退。他想落回原处,可是一眼看去,原来的位置也出现了重影,身子坠落下去,竟然落在一个女弟子的头上,将那女弟子压倒在地,弄得狼狈不堪,颜面丢尽。     陈津施符间隙,何沐辰趁机脱离了他的攻击攻围。     东明教的这个长老吞下一枚醒神丹,怒气冲冲地想要再次冲到台上教训陈津好挽回颜面,可是陈术立先他一步飞入道场中,凛然四顾。     陈津扶起苏文芩,举起妖刺指着何沐辰,冷冷道:“明明可以轻易取胜,却耍这种下流手段,好不卑鄙!”     何沐辰恶狠狠道:“我不过是一时不防备,让你钻了一个空子,你以为你真有本领逼退我?现在我就让你死在这道场之上!”     “我岂会怕你?”陈津毫不示弱。     值裁长老扬声道:“两位都且罢手,这道场马上还有比试,二位的恩怨可留到道试结束之后计较,现在都先退下,否则我会请执法长老前来,取消你们的比试资格。”     陈术立道:“陈津莫要冲动,比试重要,扶文芩下去。”     陈津压下怒气,扶着苏文芩向道场外走去,却听何沐辰在身后道:“下轮比试别让我抽到你,否则你必死疑。”     陈津不去理它,眼中却闪过一抹闪杀机,心道:你最好别抽到我。     ※※※※※※※※     第三轮比试结束,太霄门有七人进入到到三十强,其中包括欧阳远、牧野、杜希明,还有让人惊讶到不再惊讶的陈津。     当天晚上的抽签,在何沐辰的期盼下,他如愿抽到了陈津,脸上的得意和杀意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副阴冷凶恶的面孔。     在太和大殿的偏厅里,明火明亮,气氛静谥,宋长老提起茶壶,缓缓往掌教贞吉茶碗中倒茶,哗哗的水声清亮、欢快。     茶碗倒满,宋长老轻轻放下茶壶道:“比至今日,我太霄门进入到下一轮的弟子仍为各派之首,可见我们门派弟子的整体实力遥遥领先其它门派,掌教想统一中原,他们将会是强有力的生力军。”     贞吉端起茶碗,用瓷盖轻轻拨了拨水面,轻轻呷了一口茶,问道:“在我们之后的是哪个门派?”     “正阳派。他们有四名弟子进入到了三十强。”     “正阳派初次参与道试,就有如此强的实力,不可小觑啊!”贞吉低头吹了吹茶面,继续问道:“听说东明教的弟子今天有意想羞辱文芩?”     宋长老点了点道:“是东明教的头号弟子何沐辰,不过半路杀出了个陈津,阻止了他的恶行。这次道试大会,陈津是最大的意外,着实让其它门派吃惊了一回,公认的实力最差的弟子却毫发无伤的连胜三轮,进入到了三十强。都说他是侥幸,我以为不然,胜第一场可以说是侥幸,胜第二场也可以说是侥幸,但决不可能侥幸胜出三场。今天他更是让东明教的一个金丹期的长老吃了一次瘪,我认为这还不是他的最强手段,他还有更厉害的手段没使出来。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家伙!”     贞吉关心问道:“他明天对阵谁?”     “说来也巧,正是对战他今天得罪了的何沐辰。”宋长老面色显出担忧,道:“虽说陈津可能还有其它手段,不过我认为在何沐辰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是何沐辰的对手,两人积怨很深,极有可能还会被何沐辰在比试中杀死。”     贞吉将茶碗托在手心,一边把玩着,一边说道:“我一直都挺看好陈津,觉得此子将来能堪大用,明天比试,你到场看看,输了不要紧,莫要让他被人杀了。”     宋长老恭敬道:“掌教无须担心,这事交由我去做就好。”     “夜深了,该休息了。”贞吉用三根手捏着茶碗底将它托起,放在眼前旋转着观看似乎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宋长老很是知趣,躬身退下,轻轻带上了房门。     当天晚上,太霄门存储的明目丹被抢够一空,大家都想去观看陈津与何沐辰的比试,可又怕陈津施出迷雾符。陈津这匹黑马在他们眼中越来越神秘,他们心中也在奇怪,为何陈津的对手变强了,反而觉得他不一定会败了呢?     陈津下一场对何沐辰,又是一场生死比试,充满了惨烈的味道,这样的比试才更刺激、更有看头。是何沐辰将陈津杀死,还是陈津再次侥幸胜出?     在苦苦的期盼下,第二天的比试终于到来。     看台上挤满了观战者,即使没买到明目丹的人也来了,他们迫切想在第一时间知道比试的结果。     在值裁长老宣布比试开始后,一阵狂风裹挟着何沐辰落到道场内,脸上阴狠的杀意让看台上的观战得都忍不住心悸。     陈津刚要上场,苏文芩拉着陈津手臂道:“陈津,昨天那点羞辱师姐还承受得了,今天你切不可逞强,我看他是对你动了杀心,一定要小心,不行就退场。”     龙雪枫道:“陈津,我知道你隐藏有手段,是时候该显露了。”     “该显露了吗?”陈津微微一笑,“我看未必!”     陈津如一道流光冲上天空,身子一展,如一只天边的飞鸿飘然落到道场中。身姿优雅迅疾,潇洒自如,看台上立即发出一阵叫好声。     何沐辰不耻道:“别显摆这些没用的,遇到我,你的幸运将终止,生命将终止,这就是惹恼我的下场。”     “我想告诉你,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幸运,你羞辱了我想要去守护的人,这比羞辱我更让我愤怒,不杀你,难以泄愤!”陈津目光一凛,手中妖刺一挺,迅疾刺向何沐辰。     “你是不是知道你所有的符篆对我都没用,所以改用道术攻击了?符篆师的攻击手段果然是平庸啊!”何沐辰讪笑着,一个风团在他手心形成。看见陈津冲到近前,手掌一挥,风团脱飞出,变成一股飓风,卷起尘土,遮挡住了天光,从外围而看,风中闪烁着青色光芒,那是锋利难防的风刃。     三目珠境界的符篆师也就只会那几种符篆而已,什么昏睡符、迷幻符、迷符篆,只要事先服下灵丹,这些符篆便统统失去了作用。     苏文芩手心渗出冷汗,心中想道:陈津会不会在第一招就败下阵来?希望那风刃不会要了他性命。     飓风卷过,尘埃落定,所有观战者起立向道场中看去,可是找寻半天,却没发现陈津的身影。     “哪儿去了?”     “不会被风刃给绞碎了吧?”     “哪也应该有惨叫啊!”     看台上的观战者疑惑不解,道场中的何沐辰更是茫然不知,警惕地四周打量,这小子跑哪儿去了?     正寻找时,一点阴影印在他的脚尖处,并且迅疾变大。     何沐辰猛然惊醒,抬头向天上看去,只见陈津从天而降,天臂张开,如一只飞鸿落了下来。     “看位置,他是想站在自己头顶上。”何沐辰阴阴笑着,心道:我可是修炼有石系道术,身体坚硬有力,让你踩一脚又如何?只要你敢踩,我挥手一刀就斩断你双腿。     陈津越来越低,何沐辰的阴笑更盛,手掌用力的握紧了扇叶刀,只等陈津落下。     “不可!”苏文芩急得大叫,“他修为石系道术,你踩不倒他。”     话音落下,阵津已落到何沐辰的头顶上。     咔嚓!     何沐辰刚想挥刀,突发现脖子缩短了一截:“怎么会这样?我身体坚逾岩石,他怎么能压缩我的脖子?”     念头还没转完,道场中响起一阵咔咔咔咔……的连续声响。     观战者无不骇然,目瞪口呆,只见陈津从天空落下,踩在何沐辰的头顶,先是何沐辰的脖子被踩进胸腔,然后整个胸骨跟着被压折,何沐辰成了一坨烂肉,器官流了一地。     看台上的观战者无不被震憾,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他一个人怎么会有如此的重量?”观战者中有人率先思考起这个问题,该有多大的重量,才能将一个坚硬如石的人踩碎啊!     “不是说我显摆的没用吗?”陈津嘴角邪邪一笑,看也不看何沐辰一眼,迈步向道场外走去,他每走一步,大地都颤抖一下,地面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