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七章 下流招数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七章 下流招数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16     道试第三轮。     天空无云,灿烂的阳光照射大地,却照不进六号道场浓黑的迷雾中。     看台上观众骂声一片:“以后再有这小子的比试我就不来看了,每次弄出这没用的迷雾是成心不想让我们看啊,太操蛋了!”     “我估计是没有以后了,我不信他能连续三场捡便宜。”     “看,有人从迷雾中出来了,是东明教弟子何燕儿。”     “我就说,陈津哪能连续三场捡便宜,这么快就败……呃……”     所有人目瞪口呆,只见在何燕儿身后还紧跟着一人,他一手卡在何燕儿脖子上,另一只手挺着一把尖刺对着何燕儿的后腰。     “是陈津,陈津又胜了,怎么可能?”     “还有没有天理啊,他怎么总能胜出?”     看台上的观战者一片哗然。     这次何燕儿是输在轻敌大意上。她悠哉悠哉地损着陈津,让陈津跪下认输,陈津痛苦地思量一阵子,点头同意。就在何燕儿扬起下巴,趾高气扬地准备接受陈津跪拜时,却不没想到陈津身子一动,一下绕到了她身后,结果悲剧了。     何燕儿很不服气,如果自己能凝神防备,一定不会给陈津这个可趁之机,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这种灵丹妙药,败局已定,不可更改。     轻松胜出后,陈津立即赶到苏文芩和何沐辰的比试道场,当得知陈津再次胜出时,所有人惊诧的合不拢嘴巴,除了摇头感慨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比试输了之后,何燕儿也跑到这处道场,她的堂哥何沐辰将在下一场比试登场。     “堂哥堂哥,那个陈津比试中欺负我,并且他把手伸到人家的衣领里,还用坚硬的东西捅人家下面。”何燕儿一脸委屈相,仿佛受到莫大侮辱,差点哭了出来。     陈津若是听到非被气得吐血不止。不过想想,何燕儿说的并不错,陈津用手卡住他脖子时,的确是伸到她衣领下了,妖刺顶在她后腰,也确实是在捅她下面。     何沐辰安慰道:“小妹不用难过,下场比试我也羞辱一番太霄门的那个女弟子。”目光飘向苏文芩,心里奸笑道:我早就有这个打算了。苏文芩,你这个众人心目中冰清玉洁的美女,下场比试我就让你蒙羞受辱。     比试终于要开始了,在值裁长老的宣布下,苏文芩与何沐辰双双飘落到道场中,看台上的助威声一下子停了下来,有所人都张大了眼睛,静待两人的交锋。     苏文芩手中的幽寒剑漾出一圈圈水蓝色的光晕,散发出阵阵寒气,苏文芩一如手中长剑,凛然傲立。     何沐辰微微一笑,拿出自己的兵刃,一把两端都有刃的奇怪兵器,握柄在中间,像陈津所见过的电扇叶子。     何沐辰微微欠身道:“苏师姐,请吧!”     苏文芩也不客气,幽寒剑一挥,一条水龙从剑身飞出,奔腾着冲向何沐辰。何沐辰早有预料,手中兵器一转,一股强劲飓风形成,将冲来的水龙吹散,可是一波水浪悄无声息的从地面快速向他涌去。     何沐辰想后退,却发现一片树藤从身后冒了出来。     天空、身前和身后同时出现了道术攻击!     “苏师姐,一上来你就是联招,想速战速决吗?”何沐辰看似轻松,其实心中也非常紧张,苏文芩的厉害他早就听说过,虽然自己如今修为比她高,但也不能大意。兵刃一挥,斩断身后树藤,飘身后退,喝道:“也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道术!”     两人你来我往,各施本领,苏文芩擅长水系和木系道术,何沐辰擅长风系和金石系的道术;苏文芩修为不如何沐辰,但胜在招式多变,两人攻防转换,险象环生,却一时难以分出胜负。     陈津看得心中急切,暗道:苏师姐如果不能速战速决,耗下去对她不利,因为她的修为不如何沐辰。     苏文芩是何沐辰开试以来遇到的最强对手。看到苏文芩精妙绝伦的道术,何沐辰心中不禁感叹道:不愧是太霄门的出色弟子,修为不如我,但她却凭着睿智的头脑,联招不断,让我防不胜防,一时难以攻破她。这样耗下去,我是能战胜她,不过其间只要有一招不慎,我恐怕就要落败了,得尽快解决她才是。     眼珠一转,一抹阴笑在何沐辰眼中闪过,手臂一挥,将手中扇叶刀扔向苏文芩,然后捏决施术,一道劲风吹向扇叶刀。     在风力作用下,扇叶刀呼呼旋转着,旋斩向苏文芩。这招虽然强劲,但苏文芩并无惧意,手中长剑搀出个剑花,迎上飞来的兵刃。     可是兵刃飞到她跟前,突然一分为二,刀柄中释放出一股紫色烟雾,那股劲风也改成旋风,围绕住苏文芩。     苏文芩只需一飞冲天,便可破了此招,可她刚刚向上飞起,突然感到体内精气停止了运转。     “风中有毒!”苏文芩眉头一皱,从空中掉落下来。     何沐辰一下冲了过去,将苏文芩紧紧抱住,惶恐道:“师姐,你又想施展出什么厉害道术?我可不能让你把道术发出来。”     苏文芩现在是又羞又怒,何沐辰的双手紧紧抓在她的酥|胸上,并且还有揉捏的动作,可偏偏她体内精气无法运转,用尽力气挣不开何沐辰的束缚。     “师姐,没想到你一个女子也有如此大的力气,我快制不住你了。”何沐辰受累似的喘息着,一下将苏文芩按倒在地。     “卑鄙!”苏文芩骂了一句,她现在哪有什么力气,全是何沐辰在胡言乱语。眼见如此下去,自己不但胜不了,反而会被他继续羞辱,苏文芩愤恨道:“放开我,这场……。”     苏文芩想说“这场你胜了”,可是话没说完,何沐辰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身子一使力,抱着苏文芩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嘴里喊道:“苏师姐,你抱着我滚,是不是有什么后招?”     男女授受不亲,这两人还抱得如此紧密,胸贴着胸,并且何沐辰的手还压着苏文芩的丰满翘殿上,观战弟子都瞪大了眼睛,心道:文芩师姐的胸被人抓了,屁股被人捏了,再这样下去,名节不保啊!     “可恶!”陈津骂了一句,反手拔出背后妖刺,向道场中冲去。     “站住!”值裁长老闪身挡住陈津,严厉道:“只要没有人认输,比试还得继续进行,外人不得干预,这是比试规则。”     这时道场中,何沐辰身子一翻,压在苏文芩身上,故意将胯下部位顶在苏文芩双腿之间,两人下身紧紧叠在一起,动作很是不雅。     陈津可怒不可遏,骂道:“去他娘的规则!”身形一闪,绕过值裁长老,如一道流光射向道场,不由分说的一刺刺向何沐辰。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