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五章 四分五裂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五章 四分五裂

    更新时间:2011-09-15     笠日,道试第二轮如期举行。     太霄门内人山人海。被晨雾遮住的朝阳慵懒地洒下柔弱的光线,照在人们兴奋的脸庞上。经过第一轮淘汰赛,第二轮将会更加激烈,比试者磨拳擦拳,观战者充满期待。     在十二号道场,第一场对阵的是无极门和东明教的弟子,无极门的弟子处在三目珠境界后期,东明教的弟子却只是三目珠中期的修为,由于东明教的弟子在境界和道术上都不及无极门的弟子,几回合下来,便被东明教的弟子打败。     胜得太过轻松,并且没出现什么刺激性的画面,看台上的观战者意犹未尽,觉得很不过瘾。     比试越是惨烈,观战者越是兴奋,很多人都在后悔,昨天没能看到打死人的那场比试,不过今天这种场面十有八九会再次上演,因为下一场比试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比试――一个三目珠初期境界的符篆师对上昨天那个实力凶悍残忍的杀人者,焉有不被打死之理?     看台上的观战者重新燃起了兴致。     一柱香的休息时间结束,值裁长老喊道:“下面进行第二场比试,一百八十九号正阳派弟子寇蟾对阵三十号太霄门弟子陈津,请两位比试者登场!”     观战者一阵兴奋的吼叫,那种场面会不会上演呢?忽然有一群观战者喊道:“寇蟾,打死他,你是凶残的王者,要让所有人都害怕你。”     陈津循声看出,这群人有十多个,穿着正阳派的道服,显然是来为寇蟾助威的,看台上倒是也有几个太霄门的弟子,不过却没一人出声为陈津鼓劲儿。陈津心中一片凄凉,心道:我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没人在乎,没人关心,只是一个凑数的参与者而已。他们之所有来观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来查看寇蟾的实力,然后汇报给其它比试弟子,好让他们有争对性的准备。     听见助威声,寇蟾兴奋地捶着胸脯道:“那是自然,我要让听到我名字的人都害怕的发抖。”     这时,看台上又一阵声音传到陈津耳中:     “听说陈津害怕了,今天干脆不来比试了。”     “来了,来了,我刚才看见他了。”     “嗨,来了估计也是直接认输,我估计这场比试打不起来。”     “哎,那可真是太让人失望了,我还等着看陈津会不会被寇蟾打死呢!”     “那这场比赛就没看头了,如果不是还有第三场比试,我现在就走。”     “不想看是吧?那我就不让你们看。”听见议论声,陈津邪邪一笑,迈着轻缓自信的步伐向道场中走去。     刚走几步,背后猛然出现两只大手,一只手抓住他的衣领,一只抓住他的腰带,将他举了起来。     陈津没想到这时会有人向自己出手,没来得及反应,已被身后举起他的人掷了出去。     嘭~     陈津被人狠狠掷到道场中央,在强大的惯力下,滑行好远和停了下来。只听见看台上传来寇蟾戏虐的声音:“走得这么慢,爷爷帮你一把,哈哈。”     陈津心中怒火一下烧了起来,刚从地上站起来,便看见寇蟾身子一纵,如一块厚重的大石块一样坠落在身前,大地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今天你死定了!”寇蟾撂下一句狠话,根本不给陈津说话的机会,举起道场上的一块巨石,向陈津砸去。     看台上不禁有人惊呼:“寇蟾上来就打,连陈津自动认输的机会都不给,陈津这下是凶多吉少了。”     “今天的赌局你知道是什么吗?不是赌陈津能不能赢,是赌他会不会被打死,我一百两赌的他会被打死,这下看来是要赚了。”     道场中,陈津看见飞来的大石,身子一晃,惊险万分地闪开了,观战者看着惊险,陈津却是感到游刃有余,这还不是他最快的速度。一经闪开,陈津立即拿出一道黄纸符篆,轻声喝道:“迷雾,生成!”     符咒念完,纸符开始燃烧,冒出浓黑的烟雾。烟雾越来越浓,越来越多,滚滚荡荡,一息时间不到,便弥漫了整个道场。     陈津昨天晚上就画好了迷雾符,这比临时在虚空画符来得快些,他知道这几天会有比试,肯定会派上用场,也不怕画出的符篆会过期失效白白浪费掉。     道场被浓黑如墨的迷雾笼罩,看台上的观战者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景况。有人道:“施迷雾符有什么用?寇蟾知道和符篆师比试,上场前肯定吃下了明目丹。”     “是啊,迷雾符对服下明目丹的寇蟾没有影响,可是对我们有影响啊,这下看不见比试经过了。”     “你赶快服下明目丹啊,这样就能看见了。”     “别说我没明目丹,就是有我也不会服用。明目丹是四品丹药,价钱昂贵,为了看这样一场结局已定的比试,我服用它干吗?难道我疯了?也许刚服下,陈津就被打死了。”     “我好像记得,你刚才说不想看来着?”     “我那是说在陈津主动认输的情况下。陈津这小子也太可恶了,明知迷雾符没有用他还施展,估计是故意不想让我们看见比试。”     被迷雾笼罩的道场中,寇蟾有恃无恐笑道:“没有用的,我服了明目丹,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你。可恶啊,迷雾虽然不能影响我,但观战者就看不到我将你砸个稀烂的过程了,对我的害怕也会减少几分。”     “从此之后,人们便不会再害怕你了。”陈津轻轻一笑,又拿出一道符篆,掐指捏诀,轻喝道:“善财童子,出来吧!”     纸符焚尽,火光中出现一个十四五岁有些发胖、模样十分讨人喜欢的道童。     善财童子一出现,陈津立即吩咐道:“吐出你那不同寻常的火焰,烧死他。”     “是!”善财童子应了一声,然后双臂抱胸,像一个小老头一样,来回慢悠悠地踱着四方步,开始打量起寇蟾。     看见他这个磨叽样,陈津急道:“等什么?快动手!”陈津也知道,没有人会为了这样一场实力殊悬、结果已定的比试服用四品灵药――明目丹,不过时间拖得久了,万一哪个疯子服下明目丹观看比试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寇蟾看看善财童子,又看看陈津,惊醒道:“你……你会符篆召神?”     既然被他看出来,更不能慢了,看见善财童子还在慢悠的晃着,陈津鄙夷地看出一眼,然后再次拿出一道符篆,掐指捏诀,轻喝道:“龙女,现身出来!”     纸符焚尽,一个清纯秀丽的少女飘然落下,陈津立即道:“龙女,会什么本领使出来,杀了面前这个光膊赤脚的恶人。”     善财童子一见到龙女,立即双眼放光,神情为之一震,不满地看向陈津道:“你还是不是男人,杀人这么暴力的事情怎么能让这么清纯的姐姐去做!”     陈津气恨地在心里骂了一句:妈的,又是这一句!     善财童子对龙女呵呵一笑:“龙女姐姐,杀这厮不劳烦你出手,你就在旁边看弟弟的威能吧!”     “再磨叽我就让龙女上了。”陈津催促道。     这句比什么都管用,善财童子立即猛地吸一口气,呼的一声吐出,喷出熊熊火焰,长舌一样袭卷向寇蟾。     寇蟾捶了一下胸口,狠声道:“不过一个神仙分身罢了,爷爷根本不怕,看我将你们几个一起打个稀烂。”寇蟾反而迎着火焰冲向善财童子,陈津看见他整个身体瞬间变成了石头。     原来是岩石灵气的石化术!     寇蟾刚冲了几步,立即发现情况不对。他感应到的这种石头灵气不同于一般,这是海边一种特有的礁石,火焰根本无法对他造成损伤,可现在他竟然感到灼痛,石质的肚皮,也开始斑驳蜕皮。     “不好!”寇蟾感到情况不妙,两个粗壮的石腿再次变粗,然后半蹲下,猛然发力向天上窜起,活像一只蛤蟆。     刚冲到半空,一声龙吟传来,寇蟾抬头一看,只见一条巨大的龙尾携着开碑裂石的势道纵扫下来。     啪!咔嚓!     寇蟾躲闪不及被龙尾一下拍落到地上,石质的身体出现了一道裂痕。     “你竟然想逃走,还逼得龙女姐姐出手,我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葫芦娃!”善财童子猛吸一口气,再次喷出,愤怒的火焰烧向寇蟾。     一口火还没吐完,陈津立即道:“住口!”     善财童子不明所以,不过他是陈津召来的,也只好听他的话,闭住了喷火的嘴巴。就在这时,化作矫龙的龙女,张嘴一喷,倾盆大雨冲在寇蟾身上。     被烧得滚烫的石质身体,骤遇凉水,咔嚓咔嚓,裂出数道裂痕。寇蟾惨叫一声,惊惧的看着身体四分五裂,分成数块。     听见惨叫,看台上的观战者也不禁变色:“真是凄厉,看来陈津一定死的很惨。”     “我怎么听着这声音有些不对?”     “有什么不对?如果胸膛被打穿或是脖子被卡住,发出的声音当然会变,难道你还认为那声惨叫是寇蟾发出的?”
推荐阅读: 《出名太快怎么办》 《子虚》 《武炼巅峰》 《异界之狂龙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