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四章 次轮对阵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四章 次轮对阵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14     (发晚了,不好意思~)     ――――――――――――     在无数的谈论和唏嘘声中,第一天的比试结束了。     经过第一轮淘汰,二百四十名参与比试的弟子只剩下一百二十名。太霄门三十名参与道术比试的弟子被淘汰了九个,有二十一人进入到了下一轮,是八大派中进入次轮人数最多的道派,其中突然出现,意外进入下一轮的陈津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最为惊讶的非欧阳远莫属,陈津跳下禁谷他可是亲眼所见:他为什么没被摔死反而生龙活虎地出现了?他会不会将我想要杀他的事情告诉苏文芩?     得知陈津胜出的经过后,各门各派的师长将叶聪定为反面教材,严厉告诫自己弟子在值裁没有宣布胜利前不可离场。     叶聪虽然懊悔,不过他也有值得庆幸的事。他赶上了师姐上官晴儿的比试,目睹了师姐在赛场上的英姿。不过在他卖力的助威声中,上官晴儿还是在与肖红烛的比试中败下阵来。叶聪倒也看得开,把自己不战而败的糗事美化成“与师姐共进同退”。     太霄门见有二十一名弟进入到第二轮,很是振奋,为犒劳和鼓励这二十一名弟子,特意将他们召集到一起,设宴款待。     席间,陈津发现其中有几人是自己相识的,包括苏文芩、欧阳远、牧野、杜希明、龙雪枫。     比试结束后,陈津洗个了澡,换了一身衣服,不过还没有吃饭。此时别人还没动筷,但他已经等不及了,寻着着好吃的菜,狼吞虎咽、大块朵颐吃起来,弄得汁汤沾脸,狼狈不堪。     龙雪枫打趣道:“陈津,进入到下一轮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杜希明笑道:“陈津,你小子失踪半年,回来之后竟然晋升到三目珠境界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三目珠境界?”陈津嘴里正嚼着一大口肉丝,突然怔了一下,暗道:我已经晋升到金丹一期三星境了,他怎么说我处在三目珠境界?     苏文芩好奇道:“上次天伦城的拍卖会,那枚三品灵丹被别人拍走,你没有灵丹是如何晋升到目珠境界的?全凭自己修炼?”     “也不尽然。”陈津微微一笑,心里却想到:看来在他们眼中我的确是三目珠境界,难道是丹田中的那股黑气将金丹包裹住、遮挡住了金丹光芒的原因?     欧阳远低头看着杯中的酒,目光闪动,心道:听苏文芩的口气,显然是不知道陈津得到了那枚三品灵丹,看来陈津并没有将我欲杀他夺灵丹的事情告诉苏文芩。这小子会不会在此时将我要杀他的事说出来呢?     陈津眼角余光瞥了欧阳远一眼,看见他略带紧张的神情,心中感到好笑,面上不动声色道:“师姐,这半年来的事情一言难尽,等这次道试大会结束我再和你详说。”说完,撕下一个鸡腿塞到了嘴里。     有一个陈津不认识的老弟子嘲笑道:“陈津,没想到你的对手居然先跑了,真是让你捡了个天大的便宜。快快,多吃点,以后胜者的宴会恐怕就没你份了,今天吃个够。”     牧野眉头微微皱起,轻斥道:“常华,怎么说话呢?”     牧野原本就是太霄门中数一数二的弟子,自从成为了云家女婿,云边鸿更是给了他诸多好处,让他的修为突飞猛进。常华听见他的斥责,倒也不敢发作,小声嘀咕道:“我说的是实情,陈津虽然晋升到三目珠境界,不过处在初期,想想这次参加道试的弟子,绝大多数都是三目珠境界中期以上,道术都是非常的厉害,你们难道认为三目珠初期境界的符篆师可以胜出?”     三目珠初期的符篆师的确没有什么厉害的手段,牧野虽然不喜欢常华的口气,不过也无可反驳。     苏文芩将一大盘烤乳猪端到陈津面前,随和笑道:“陈津,没事,想吃就多吃点。”     陈津将嘴里食物咕咚一声咽下肚,抹了一下嘴角油渍道:“如果你们半年每天只吃生鱼,见到这些熟食,我想你们的吃相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欧阳远打个哈哈,道:“不论是怎么胜出的,反正我们进入到了下一轮,值得高兴,吃,吃,大家尽情的吃,酒肉多的是。”     牧野道:“虽然高兴,大家还是不要醉倒的好,明天还有比试,今晚还要参加第二轮抽签仪式。”     ※※※※※※※※     在各门各派和观战者的要求下,本欲明天进行的第二轮抽签仪式改在了当天晚上,抽签规则不变,将号码靠前的六十名弟子的号码牌放进暗箱,由号码靠后的六十名弟子抽取。     陈津进入到第二轮纯属意外,他的实力被公认是第二轮者中最弱的,仍是众人梦想抽到的对象。     一个个号码接连被抽出,长老逐一宣布对阵名单。陈津号码靠前,站在旁边,静静等待着比试对手的产生。     “掉下禁谷你小子还没死,命还真是硬啊!”     一道声音在陈津耳边响起,陈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欧阳远走到自己旁边了。     陈津轻松打趣道:“让你失望了吧?”     欧阳远撇撇嘴:“失望倒是谈不上,不过挺让我意外的,更让我意外的是在晚宴上你居然没有揭露我。”     “揭露你?”陈津淡然笑道,“放心吧,在道试结束之前,我不会揭露你。我可清楚记得,我们还有一个约定――在道试时比试一场,我不像你,不会不遵守约定,在道试前就出手。”     欧阳远不屑道:“想在道试中和我比试,那你首先得进入下一轮,你认为那种天大的便宜你还能再捡一次?其实不进入下一轮也没完关系,在道试结束后,我仍然会给你一次和我比试的机会,但你得首先保证你在下一轮道试时不被打死。”     “这个就不劳欧阳师兄费心了。”     两人正貌和神离地谈着话,只听执事长老拿着号码牌宣布:“一百八十九号正阳派弟子寇蟾对阵三十号太霄门弟子陈津,在十二号道场第二场比试。”     “寇蟾?”听到执事长老报出陈津对手的名字,欧阳远幸灾乐祸笑道,“大运之后你就要倒大霉了,在第一轮比试中,只死了一名弟子,你知道那个弟子是被谁打死的吗?就是被寇蟾打死的!”     陈津一眼望过去,正好看见寇蟾,脑袋硕大,四周刮的干净,只在头顶处蓄了一根发辫,满脸横肉,大腹便便,赤膊赤脚,透着一股子野蛮劲儿。     寇蟾也发现了陈津,扬起拳头喊道:“呔,符篆师的小子,今天晚上你先把后事安排妥当了,免得爷爷明天将你打死了没人给你收尸,别怪爷爷事先没提醒你,爷爷出手从来不留情。”     苏文芩这时也走了过来,担忧道:“陈津,这个正阳派的弟子我以前从没听说过。今天他和我在同一个道场比试,我赶去时正好看到他的比试,这人不仅道术厉害,而且下手狠毒,今天那个弟子就被他一拳打碎了脑袋,命丧当场。明天你切莫和他比试,可以不去或是上场即主动认输。”     陈津感激地点了点头,道:“师姐,你放心,我省得。”     抽签结束之后,陈津回到独秀峰,长弓气恨骂道:“你这不屑弟子,半年来你野到哪里去了?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师父吗?”     长弓大骂着,陈津却欢心地笑着。骂得累了,长弓才问道:“明天是和谁比试?”     “正阳派的一个蛮人寇蟾。”     “正阳派的寇蟾?”长弓花白寿眉皱成一团,严肃道,“明天别去比试了,去了将九死一生。”     陈津苦着脸道:“师父,你别老这样打击弟子行不行?”     长弓继续道:“这次我说的是真的。正阳派虽然第一次参加道试,不过其门下参试弟子个个实力强横,并且出手狠毒,寇蟾打死对手的事例已经传开了,我听说很多厉害的弟子都不愿遇上他,你有什么本事能与他比试,我看你还是……”     “啊~~”陈津不待长弓把话说完,拿手拍打着嘴巴道,“师父,我困了,我要睡觉,半年来我可没有一天盖过被子。”     长弓怒道:“我刚才说的话你有没有听到?”     “听到了,听到了,啊,我去睡了。”     陈津走到自己睡房,半年没睡过,房间却是干净利索,看见整洁的被褥,心中涌出无限温暖。     ------     (修改说明:每派虽有35名弟子参加道试大会,不过参加道术比试的只有30人,所以将陈津的35号更改为30号,前文也已经更改过来了。作者只精通十以内的加减法,在此汗颜道歉。)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