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三章 对手不在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三章 对手不在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14     第三场比试一结束,看台上的观战者已经开始离场,第四场比赛实在没有看头,能不能比试还是另一说。不多时,看台上的观战者已经一走而空,只剩下一个值裁长老百无聊赖地坐着。     “一柱香?怎么休息这么久啊!”叶聪急得在道场中乱转,不时看看天上的日头,又看看那柱香烛,嘴里不断念叨着:“师姐也是第四场比试,她那边有没开始比啊?可千万别比啊!希望她那道场前三场都是耗时战。师姐,我要让你听到我的助威声,我要让你知道,全天下我最在乎你。”     在叶聪不安和焦急的等待中,那柱香终于快烧完了。叶聪立即道:“长老,你看,你看,这香已经烧完了,快宣布比赛开始吧!”     香烛还有一小截没烧完,不过值裁长老也有些等不及了,例行公事地对着空旷的道场喊道:“下面将要上场比试的是二百一十二号天水教弟子叶聪和三十号太霄门弟子陈津,请两位比试者登场!”     值裁长老四周瞅了瞅,除了叶聪没看到别人,这在他的意料之中,接着继续喊道:“迟到时间超过半柱香时间者,将被视为放弃比试,对手自动进入下一轮。”     叶聪急得不耐烦道:“什么?还要等半柱香?长老,我看不用等了,陈津明显是不会来了,你就直接宣布我胜出吧,即使他来了,我也照样能胜出。”     “这是道试大会的规则,我无权更改,你就再等一会吧!”值裁长老叹了口气,一副很是理解叶聪心情的模样,然后将一支香折去一半,再将另一半点燃。     “我……”叶聪找不到词来形容自己此时无奈和焦急的心情,他不断地搓着手,在道场中来回乱转。     ※※※※※※※※※※     呼~呼~     陈津站在山谷顶上,喘了两口长气,经过一天一夜的艰辛攀爬,终于是爬上来了。     明媚的阳光照在身上,如少女柔软温暖的纤手轻轻拂过,蜂儿蝶儿在绿草红花丛中飞舞嘻戏,远处峰林叠翠,郁郁葱葱,一只云雀从林中飞起,冲向蔚蓝广阔的蓝天,好不快活!     半年时间,谷底变化不大,外面的世界却已变换了另一个时节,还是外面天地好啊!想那老者在谷底孤苦零丁地渡过六十余年,陈津更感到他的凄苦。     由于衣衫脱下给那老者穿上,陈津现在是光着膀子,岩壁上的青苔尘垢和上汗水,沾满了他的身上和脸上,遮挡住了他半年来不曾见到阳光已变得发白的皮肤。     陈津寻个捷径,欲从后山禁谷直接回到独秀峰。行至独秀峰脚下,便看到形形色色的陌生人,太霄门内热烈的气氛也让他感到诧异。     陈津在心中猜测:“是不是道试大会开始了?”     忽然感到有道目光正从身后看着自己,陈津蓦然回首,便看到一个穿着月白衣衫的女子站在身后,她身姿卓越,如一朵静立的荷花,风姿依然,只是样子消瘦了几分。她面庞沉静如水,几缕青丝在微风中轻轻飘动,一双美丽的眸子中光芒闪动。     陈津忽然发现那双眸子中有了泪光,有些惊慌地道:“苏师姐,你……你怎么了?”     半年来,日日期盼,夜夜担忧,他……他终于回来了!半年来,为了他,自己静不下心来修炼,以致修为没有丝毫进展,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他回来就好。苏文芩眼眶湿润,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这是久别重逢的喜悦,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即将滑落的泪水,勉强露出个笑容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道试大会已经开始了。”     陈津关切问道:“师姐,你成绩如何?”     苏文芩道:“今天是比试第一天,我被安排在五号道场最后场比试,因为不太着急,所以现在才赶过去比试。”     陈津笑道:“师姐不但道术厉害,而且智慧过人,一定能够战胜对手。”     苏文芩眼中闪过一丝不自信的神色,忽然想起什么,眉头一紧,急着道:“陈津,别再此耽搁了,你也在参试名单中,在十七号道场第四场比试,你赶快赶去,不知道能不能赶上。”     “我也有比试?”陈津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十七号道场在哪里?”     “在天布峰。”     天布峰与独秀峰相临,陈津此时也正处在天布峰的脚下。     陈津兴奋道:“苏师姐,我一定会尽去打败对手的,你也要打败对手啊,我们一起进入下一轮。”     “下一轮?”苏文芩看见陈津跃跃欲试的劲头儿,眼中重新焕发出自信的神彩,道:“好,我们一起进入下一轮。”     “那我先去了。”陈津顾不上穿衣,也顾不上将满身的泥污洗尽,身子一动,如一道流光射向天布峰。     苏文芩怔怔看着他消失的身影,惊喜道:“半年不见,他的速度提升了这么多!刚才也没去探查他修为境界,不过肯定是晋升到三目珠境界了,或许他还真有那么一丝进入下一轮的希望,我可不能落后于他。”说完,身形飘飞而起,向着自己比试的道场赶去。     ※※※※※※※※※※     在天布峰的十七号道场内,天水教的弟子叶聪看着那燃烧的半柱香,急得抓耳挠腮,对值裁长老道:“长老,你这香是不是受潮了?怎么燃烧的这么慢?”     值裁长老知道他着急,安慰道:“再等等,马上就将烧完了。”     叶聪五指不停地张开、握紧,张开又握紧,又等了片刻,他终于忍不住道:“这半柱香马上就烧完了,陈津这时还不来,肯定是不会来了。长老我还有重要事去做,就不在此干等了,记得香烧完后,记得记我胜出。”说完,着急嘛慌地逃也似的冲出了道场。     长老无奈一笑,现在整个道场只有他一人了,他也有些等不及了,忍不住吹了几下香烛,想它尽快燃,自己也好离开。     这长老没有没有把香掐灭直接离开,已经算是道德高尚了,也可看出他有很好的职业操守。     陈津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天布峰,可他赶到道场时,却发现道场空空荡荡,看不见一个人影。     “来晚了吗?比试是不是已经结束了?”陈津忍不住叫了一声:“他娘的,老子还没开始,怎么就结束了?”     这时,从看台上站起一个老者,打量陈津几眼,看见是一个赤着上身脏兮兮的小厮,怒道:“何故在此大喊大叫?”     这个值裁长老不是太霄门的长老,陈津并不认识,看见他面前放着一个“值裁长老”的木牌,立即走上前问道:“长老,比试已经结束了吗?”     长老指了指面前的香炉道:“算是吧,这半柱香马上就要烧完熄灭,但是陈津还没来。”拿起一支笔,蘸上墨汁,翻开一个卷册,长老又道:“陈津的对手叶聪有急事刚刚走了,这场比试得记叶聪胜。”     “等等,等等,”陈津急忙拦住长老下笔,说道:“长老,你看,这柱香虽然快灭,但它还没灭,证明比试结束时间还没到。”     长老抬起头,莫名道:“那又如何?陈津还没来,等他来这柱香早烧完了。你这厮不要妨碍我做事。”     陈津拍着胸脯道;“谁说陈津没来?我就是陈津啊!”     “啊?”长老吃了一惊,再看看那柱香,的确还没熄灭,愣了半天才道:“这……这……”     说话间,那柱香焚尽熄灭了。     陈津道:“长老,在规定时间内我赶来了,可是对方却不在了,按比试规则,你说是谁胜了?”     “哎~“长老哭笑不得,无奈地叹息一声,然后大笔落下,边写边道:“三十号陈津胜出!”     陈津挑起拇指道:“长老,您太公道了!”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