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二章 对阵抽签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百零二章 对阵抽签

    更新时间:2011-09-13     在道试名单中看见陈津的名字,欧阳远摇头笑了笑,暗道: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这小子已经死在禁谷了,哪还能来参加道试?如果谁能抽到他,那就直接进入下一轮了,也不知谁会走这个狗屎运?     第二日,太霄门格外热闹,今日道试将正式开始。     所有人都聚集中在太霄门最大的道场――道试坪上。道试坪是这次道试比试的一号道场,新弟子入门测试时就是在这个场地进行,作为这次道试大会的主试场,如今这里更是经过精心修整,焕然一新。     在这片场地上,马上即将举行第一轮对阵的抽签仪式。     道术比试每个门派只能选派三十名弟子参加,八大道派,共计二百四十名弟子都被编上了一个号码,太霄门的弟子编号是从一至三十,第三十号自然是陈津。     抽签规则很简单,在一个暗箱中,放入一至一百二十号参与道试弟子的号码牌,由一百二十一号至二百四十号参与道试的弟子随机抽选,这样很大程度避免了在前几轮本门弟子就相遇。     太霄掌教贞吉亲至道场,站在事先布置的高台上朗声致辞:“太霄门有幸举办这届道试大会,感谢诸位道友的光临。有先辈曾预言,如今是一个‘道之觉醒’的年代,无数英才俊杰会涌现出来,无数道友的修为会突飞猛进,恰逢此盛会,正是各位大展身手,证明自我,扬名立万的机会。你们是正道的希望,是正道的未来,本着交流切磋、互相学习的原则,希望诸位道友通过这次道试,修为能够更进一步,将来斩妖卫道的重任还需你们去扛起。”     贞吉一番铿锵激昂的致辞之后,便是抽签环节,三十号成了众人梦想抽到的对象。     一百二十一号弟子从暗箱中抽到一个号码牌,看了一眼号码牌,略有些失望地将号码牌交到主管抽签的一个执事长老手中。     执事长老当众宣布:“一百二十一号奉天门弟子黄步锋抽到三号太霄门弟子牧野,在一号道场第一场比试。这就是一号场地,如果想观看两人比的道友,可留在这里。”     另有一个长老将对战名单记录在一块青木牌上,供人查看。     一百二十二号弟子跟着将抽到的一个号码牌递给执事长老,长老再次喊道:“一百二十二号奉天门弟子赵绪抽到三十一号东明教弟子何沐辰,在一号道场第二场比试。”     这两场比试同在一号道场,黄步锋与牧野比试结束之后便轮到他们上场比试。这个弟子见抽到的是何沐辰,神情显得很是痛苦,大概是知道何沐辰不容易付负,自己没有胜出的把握。     随着抽签的进行,还没轮到抽签的弟子都在心中祈祷:前面的人,你们可千万别把三十号抽走了呀!     众人无不怀着期望、忐忑的心情,在不知不觉中,抽签仪式已经接进尾声,     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弟子将抽到的号码牌递给长老,长老立即喊道:“二百一十一号天水教弟子上官晴儿抽到一百一十五号灵隐派弟子肖红烛,在十六号道场第四场比试。十六号道场在仰望峰,想去观战的道友请抓紧时间赶去。”     站在上官晴儿身后的一个男弟子呵呵笑道:“师姐,你抽到一个新弟子,运气真是好,进入下一轮是十拿九稳啊!”     上官晴儿沉着脸道:“这也不好说,听师父说肖红烛进步迅速,道术也很是了得。”     男弟子一脸崇拜的样子,讨好道:“再厉害她也是新弟子,怎么能有师姐厉害?师姐,你这次一定能进入前八强,其实我觉得你进入前三甲也没问题。”     上官晴儿嫣然一笑:“谢谢叶师弟的支持。”     执事长老眉头一皱,不悦道:“二百一十二号天水教弟子叶聪,不要再说话了,赶快抽取号码牌。”     “师姐,我先抽了。”在执事长老的警告下,叶聪还是笑着说了一句,然后不满地瞟了执事长老一眼,这才从暗箱中抽了一个号码,看也不看地就递给了执事长老。     执事长老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宣布道:“二百一十二号天水教弟子叶聪抽到三十号太霄门弟子陈津,在十七号道场第四场比试。十七号道场设在天布峰。”     “什么?他抽到了第三十号,这小子运气太好了。”     “这是我一直期盼抽到的号啊!抽到这个号,现在就可以宣布进入到下一轮了。”     “他娘的,我还以为要被我要抽到,结果被这小子先抽走了,可恨!”     人群中立即有人叫嚷起来,有人嫉妒,有人羡慕。     也有认识叶聪的人道:“你们不要小看天水教的叶聪,他虽然时常像只小狗一样,想要讨他师姐上官晴儿欢心,并且还有些马虎大意,不过他的实力不容小觑,上届道试大会他可是进入到了三十强,即使不遇上三十号陈津,他也有极大的把握进入下一轮。”     这些人的议论叶聪根本没放在心上,他急忙跑到上官晴儿身边,腆着脸笑道:“师姐,到时我会尽快打败三十号,然后赶过去给你助威。哼,打败那小子,我看也就一两招的事情。”     上官晴儿道:“叶师弟全心全意比试就是,不用着急去看我比试。”     叶聪脸一板,装着生气的样子道:“那怎么行?师姐的比试我怎么能不去助威?再说,错过观看师姐在赛场上的英姿,那将是我一生憾事。”     “我又不是只比试一场。”上官晴儿白了他一眼,“难道你在诅咒我第一轮就被淘汰?”     叶聪急忙摇手道歉:“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即使错过师姐的一场比试,那都是我一生憾事,师姐自然是能够顺利进入下一轮的,嘿嘿。”     抽签结束,参赛的弟子都找到各自的比试道场,静待轮到自己上场。     这样的比试,自然少不了赌局,一些有钱多金者开出盘口,供别人下注。     来观看比试的宾客有些是抱着观摩学习的心态,有些则纯粹是来看热闹,他们大多会在自己看中的弟子身上下些赌注,以此来增加观战兴致。当然也不排除有人想借赌搏来大捞一笔。     等到比试即将开始时,观战者各自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对阵场次,坐在道场边的看台上,一边津津乐道地谈论着,猜测着谁输谁赢,一边焦急地等待着比试的开始。     在十七号道场的看台上,几个中年华服汉子正在谈论着,其中一个问道:“这个场地今天将进行四场比试,最后那场三十号太霄门弟子陈津对阵天水教弟子叶聪,你们是怎么下注的?”     另一个汉子道:“这场比试我根本没下,大家都知道叶聪会赢,所以赔率低的离谱,下五百两赌叶聪赢,赢了后才得一两,没意思,所以这场我没下注。”     “这场比试根本没人关注,有钱人都下注别的场次了,谁有钱会浪投在这场次上啊!”     “我和你们一样,等前三场结束,我还要赶到别的场次去观战。有一场我比较看好太霄门的苏文芩,下了重注,我得去观看。”     “你重注下苏文芩?老兄,你情报工作是怎么做的?听说苏文芩近半年来修炼不再专心,修为一直没有进展,太霄门有好几个弟子都已经超过她了。”     “真的吗?你这么一说把我心给提起来了,希望这个道场的前三场比试尽快束,我好赶过去看个究竟。”     在众人的期待中,比试在巳时正始开始。     第一场比试是正阳派弟子对阵东明教弟子,本以为会是一场胶着、耗时的战斗,结果正阳派弟子却以较大的优势干脆利落地打败了东明教的弟子,进入到了下一轮。     正阳派以往没有参加过道试大会,在人们印象中,这只是东北的一个小教派而已,可这一战,让人们对正阳派这个新贵的实力刮目相看。     接下来两场比试无极门的两个弟子分别对阵灵隐派的一个弟子和玄真派的弟子,这两场比试,双方实力接近,纠缠半天方才分出胜负,这让想赶去观看其它场次的人急了一头汗。     犹为着急的是第四场比试者――二百一十二号天水教弟子叶聪,他着急去给师姐助威,可这两场比试都是耗费了大量时间,在看台上观看时,他恨不能冲上去,将他们统统打败。     第三场比试一结束,叶聪就飞跃到道场内,着急喊道:“陈津,陈津来了没?快出来比试。”     场边裁判长老气得笑道:“你着个什么急?现在是休息时间,一柱香之后,第四场比试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