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十章 封印邪典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十章 封印邪典

    更新时间:2011-07-30     苏文芩放下手中书卷,吹灭灯烛,斜依在床头,细柔的月光透过窗户,如水一般洒落在她身上,宁静而美丽。     “明天就该是门试的时间了,今年的这批新弟子又会出现几个惊才绝艳之辈呢?”     说到惊才绝艳,她的嘴角逸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眼前浮现出那个裹在泡泡中的少年:“一回门派就听说他把太霄闹的鸡犬不宁,不知道他现在又学会了什么功法?即使什么功法也没学会,以他能自创功法的天赋,完全有资格通过门试。”     叮铃铃――     窗外忽然传来一阵铃声,紧接着有人喊道:“师姐,睡着了吗?快醒醒,有紧急事情!”     苏文芩止住暇想,拉开屋门,看见站在竹篱墙外的是师父跟前的小弟子,清冷问道:“出什么事了?”     小弟子火急火燎道:“师父让你赶快到参上峰集合,师父带着两名师兄已经赶过去了。”     “去主峰集合?”苏文芩听出事情的严重,秀眉微蹙,问道,“所为何事?”     小弟子面色凝重道:“独秀峰的弟子陈津好像偷走了……封印邪典!”     “封印邪典!?”冷静如苏文芩此时也忍不住惊叫出来。     ※※※※※※     参上峰上,除了独秀峰院主长弓外,其余三十五峰院主各带着几名第子整齐地列在太和大殿前,脸上神色各异,或怒,或惊,或忧。     太霄长教贞吉天师负手而立,沉凝如岳,狭长的双目精光闪烁,一轮明月悬挂在他身后,映衬的他越发的仙风道骨。     “掌教师尊,陈津三番五次扰乱太霄,我们念及他是太霄弟子,并没有严惩于他,没想到今次他竟闯下这般大的祸端。”一个院主忿忿说道。     另一个院主道:“封印邪典中是前代掌教封存的邪恶术法,若被人学去,就要为祸一方了。”     “如果封印邪典落入妖魔手中,那就大事不妙了。”     “他这个刚入门的小弟子,是如何知道本门封印邪典的?”莫愁一甩拂尘,眉头紧锁,“是不是他暗中已经与邪魔外道有所勾结?”     听见众人议论,贞吉天师双目陡然睁大,坚定的目光中透着“不惜一切代价”的意味,他大手一挥,道:“抓住陈津,寻回封印邪典!”     各大院主和其带来的弟子们知道事态紧急,便不再多言,各施本领,或展身法,或骑灵兽,开始在霄琅山中搜寻陈津的踪迹。     霄琅山密林中,座落着一处平素无人居住的小小殿宇,悬挂在门口的灯笼此时却被人点亮,散发出的昏黄灯光,照亮了两丈许的范围。     “终于是到手了,我来看看这里面记载的都是些什么厉害的功法?”灯光下,陈津一脸期盼的打开一本两尺长、一尺宽的厚重典籍。     “开头记载的是,魔影千重,……嗯?这个需要金丹境界方可修炼?看看下一个,傀儡秘术,嗯?这个三目珠境界方可修炼。”刷刷的连翻好几页,陈津失望地发现,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根本无法修炼这本典籍所记载的秘术道法。     修炼这些秘术功法门槛都很高,最低也需要达到三目珠境界。     “怎么会这样?”陈津不死心,继续往后翻看。     忽然,两张纸从书页中脱出,这是夹在书中的两张纸,一张是泛黄的空白纸条,另一张上面则绘有一幅图篆和几行字,陈津看清文字,眼中放出光芒,“符篆术――五百灵官大满符?”     “在太霄门,我虽然是主修符篆术的弟子,可至今我也不知何为符篆,今次我倒要好好看看。”就着灯光,陈津逐字往下看,却发现这记载的并不是符篆术的入门,而是写着:绘制五百灵官大满符,需耗精力甚巨,今有己灌输精力符纸一张,领会符之道韵者可画符于纸上,口念‘五百灵官显灵’,即可施符显效。     “领会符之道韵?”陈津用心去看那幅图篆,图篆繁杂、深奥、曲曲折折,看似毫无章法,但从那转折不定的线条中,又透露出召唤、请求、崇敬的意境。     陈津用心领会符之道韵之际,各大院主和弟子正分头四处搜寻他的下落。     月夜之下,莫愁坐在白羽雕背上,在树林上空飞掠而过;大衍峰的院主许大友骑着一头双尾野牛在树林中穿行……没有灵兽坐骑的弟子则展开迅捷的身法,仔细的在林间收索。     嗖嗖嗖――     孟川一脚蹬在树干上,身子如离弦之箭向前飞去,力之将竭时,又一脚蹬在另一树干上,借力再次前飞,如此在林间飞掠。     “只要除去陈津,封印邪典就是我的了!”孟川目光贪婪,向前飞掠,留下一道残影,消失在林间。     “陈津,你在哪里?”苏文芩面色焦急,足尖点过树梢,一边如临尘仙子般飘然向前,一边俯视林间,“你为什么要偷封印邪典呢?那可不是你目前能学的。我不信你会勾结邪魔外道。”     外面惊涛骇浪,陈津却全然不知,在静溢的环境中细细揣摩那幅五百灵官大满符的道韵,越是揣摩,越是觉得道韵非凡,许久之后,他终于心有所感,仿佛进入到当初绘制这幅符篆之人的心中,清楚地看到了他当时心中的所想、所感、所意。     就像以前模仿名家字画时,只有切身感受到作者当的心境,方可模仿出画之神韵。     “如果此时手中有笔,我一定能够模仿出这幅五百灵官大满符的道韵。”陈津信心十足,露出欣喜微笑。由于以前模仿的可以以假乱真的名家画作太多,此时的他早已没有当初那种领会画作神韵后欣喜若狂的冲动――这是自我实力的体现。     蓦然,在灯光映照下,地上出现一道人形影子,影子向陈津靠近,笼罩在他身上。     正全神贯注的陈津感觉眼前光线一暗,此时方才惊觉有人来到了跟前。     “师姐。”     陈津抬头,发现站在跟前的是苏文芩,她静静注视着自己,即有关怀,又有慎怒,还有不解。     “你在这做什么?”苏文芩瞅了一眼厚重的封印邪典,然后又将疑惑的目光落在陈津脸上。     合上典籍,陈津尴尬地挠挠头笑笑,轻松道:“没人教肯教我功法,我就借这本典籍看看,希望学会一种厉害功法,好在明天通过门试,嘿嘿,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师姐找到了。”     “无知!”苏文芩又有种被打败的感觉,这家伙一脸的云淡风轻不像是装出来的,那他肯定是不知这本封印邪典的内容和重要性,真是无知者无畏。     陈津耸着眉头兴奋道:“师姐,我刚刚领悟到一种符篆,明天能通过门试吗?”     “你犯下如此大的过错,还妄想通过门试?”苏文芩俏脸生怒,有着一丝痛心,之前他已经有通过门试的实力,可如今……还不知他将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不就是偷偷拿了一本功法典籍吗?即使你们不找来,我看完之后也会还回去的,同是一个门派,为什么本门的功法我就不能学习?”陈津无辜的摊开手,表示难以理解。     苏文芩突然有种暴力冲动,真想把这家伙的脑袋砸开,不过她还是忍住了,严肃问道:“这本典籍只有本门高层和核心弟子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津充满感激道:“这秘密是孟川师兄对我说的,他告诉我这本典籍中的功法一旦学成,必可通过门试,还告诉我了这本典籍的存放位置,并且帮我出主意偷到典籍。”     “孟川?”苏文芩眉头一皱,一种可怕的猜测浮现在脑海。     就在这时,一阵尖锐的破风声从背后传来……     有人暗器偷袭!苏文芩心中大惊,斜眼看去,只见几十枚铁棘藜飞射而来,忙慌中,她一掌推开陈津,自己却闪躲不及,腿上和肩上各中两枚铁棘藜,鲜血瞬间染红了月白的衣裙。     “你居然比我先找到这里,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循着声音,苏文芩抬头冷眼看去,只见一棵高树的横枝上蹲着一个人,正是天布峰第二弟子孟川。     “原来如此……”苏文芩咬牙拔出射入肌肉中的铁棘藜,随手掷在地上,这个沉静如水的女人此时表现出的坚决凶悍让陈津为之瞠目。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陈津看看孟川,又看看苏文芩,一脸的迷糊,孟川给他的印象极为亲和,此时为什么要对同门下毒手呢?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 《楚天孤心》 《无上武修》 《狩猎在地球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