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一章 高绝画艺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一章 高绝画艺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7-24     “今天要是找到那小子,我非砸了他摊子不可!”     武当山下,观光拜觐的游客川流不息,一个壮硕的青年像头寻仇的公牛,横眉瞪眼的张望着路边的摊贩,企图寻到那个让他受骗的主儿。     青年叫罗勇,一周前来武当山游玩,花了四千元买了一幅启功草书字帖,本以为捡了个大漏,回家四处炫耀之后却发现自己打眼了。     在古玩界打眼是常有的事,算不上丢人。可罗勇不同,父亲罗汉良是省博物馆副馆长,爷爷从故宫博物院退休后现在是一家大拍卖行的首席字画鉴定师,这样的家世下买到了赝品,在圈里朋友戏谑的笑声中,罗勇感到丢人丢了三代。     罗汉良走在罗勇身旁,听见儿子的怨恨言语,瞪他一眼道:“早就告诫你不要心浮气澡,你若是静下心来学习古玩文化,怎么会栽在一个毛头小子手里?”     罗勇斜眼瞟了老子一眼,不满地嘀咕道:“我拿给你看时,你不也说是真东西嘛,还是经过仪器化验纸张才知道是假货。”     罗汉良耳朵可不聋,气得咬牙指着儿子骂道:“劣子!劣子!今天全家来游玩,你可别找不痛快,你爷爷可在后面呢!”     罗勇郁闷的不吭声了,忽然眼光一亮,撒开蹄子向一个字画摊跑去,霸道地拨开围在摊前的顾客,指着卖字画的一个小伙子骂道:“狗日的,你小子竟敢卖给我假字帖,还我钱来!”     小伙子二十岁左右,衣着简朴,面带风霜,目光却闪亮有神,他抬头打量罗勇几眼,很是淡定地道:“古玩界的规矩,买假买贵,概不找后帐,你现在来找后帐可不合规矩。”     “你小子还敢数落我?找揍是吧!”罗勇提着拳头就要抡出去,却被赶来的罗汉良一把拉住。     罗汉良扫了一眼卖字画的小伙子,目光便被摊位上摆卖的字画吸引住,他弯下腰,认真的从一幅字的行首看到末尾,不住地颔首赞许,然后目光定在落款上:“陈津?”     卖字画的小伙子淡淡笑道:“我闲时的胡乱涂鸦,老板若是觉得还可以,八十一幅。”     罗汉良不屑地摇头笑笑:“我收藏的都是些名家字画,你作的字画虽说不错,但无半点收藏与欣赏价值,你让我买回去当柴烧?”     陈津心中极不乐意,偷偷地给罗汉良了一个白眼,这些可都是自己用心之作,他居然说要当柴烧?     罗汉良继续观看着摊位上的字画,当目光扫过一幅虾戏图时,神情为之一震,虾戏图的落款赫然是――三百石印富翁!     “这幅画多少钱?”罗汉良掩盖住心中的波澜,装着平静问道。     “这个有些贵,民国初期的画,六千!”陈津开口道。     罗勇也发现了这幅画,凑在罗汉良耳边悄声道:“老爹,你可看清了,别打眼了,这要是真迹,你可就捡了一个天大的漏儿!”     “我晓得!看样子他不知道‘三百石印富翁’是谁。”     罗汉良盯着画仔细看了又看,装着犹豫道:“六千嘛……有些贵了,虽然是民国初期,但画家不出名,这样,四千如何?”     见陈津为难,罗勇一捏拳头,威胁道:“小子,上次卖我假字我还没找你算帐,是不是想现在算?”     “好吧,四千就四千。”陈津肉疼不已的做出让步。     货款两清后,罗汉良捧着卷轴,如获至宝,朝儿子使个眼色:“走,给你爷爷看看去,他肯定乐得合不拢嘴。”     “你确定是真的?”     “假不了,虾的画法和用墨或许高人还能模彷,可是这虾的神韵绝对模彷不出来。”     看着这父子两人嘀咕着远去,陈津嘴角逸出一抹自嘲的笑意:“都是出自我手,为什么名字不同,就有天壤之别?”     ※※※※※※     “爸,我今天可是捡个大漏。”罗汉良举着画轴,得意地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眼前晃了晃,“你最喜欢的,白石老人的虾!”     “哦?齐白石的虾?快让我看看。”老人喜不自禁,展开画轴,戴上老花镜,觉得还不够,又拿出放大镜,仔细观看起来,赞声不绝,“好,好,线条轻盈优美,用墨浓淡适宜,这些虾灵动活泼、神韵充盈,的确是齐老真迹!不过……”     老人花白寿眉紧皱:“这幅画好像在我一位老友的私人博物馆中,怎么会出现在这儿?难道被盗了?”     罗勇不耐烦道:“爷爷,赶快打电话问问,如果这小子偷画,我去立马去找他算帐!”     老人打过一通电话,失望、惊疑之情从脸上深深的皱纹中溢出:“我那老友的画没丢,并且他那幅画绝对假不了,唯一的结论是……这幅画是仿品,不过作画之人画技之高,让人惊叹,把我这浸淫字画几十年的老家伙都骗了。”     “狗日的,又卖给我假画!我去找他算帐。”     罗勇咬牙切齿地跑到字画摊,二话不说,揪住陈津的衣领,扬起拳头道:“妈的,是不是觉得我们一家儿都好骗?今天也不让你退钱了,老子就想痛打你一顿消气。”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陈津看着眼前“野蛮人”高高扬起的拳头,腹中苦水直流,这家伙要下狠手自己肯定得进医院,当下猛一使劲,挣开束缚,也不顾字画摊了,撒丫子往山上跑。     “站住!”罗勇跟在后面边追边喊,“让我逮到,看我不打断你小子的狗腿!”     “真是遇到煞星了!”陈津仓促回头一望,那野蛮人不知发了什么疯,好像和自己扛上了,竟然没有放弃追赶的意思。     往山上逃了一里路,前方一座殿宇前的广场上围着一群人,一个老道士手持法器正在进行斋醮法事。     在摆放着香炉、黄纸、道符的供桌前跪着一个贵妇人,老道士一手摇铃,一手举剑,念念有词地围着贵女人转走,这是在祭告神灵,祈求消灾赐福。     “道长,你到底行不行啊?”贵妇人一脸痛苦,“你念了半天,我的症状一点也没好转,反而头越来越晕,心越来越慌?”     “待贫道烧了这道灵符,请来神灵,驱走你体内的恶鬼,你就可以平安健康了。”老道士拿起供桌上的灵符,托在掌心,念了几句咒语,而后又把灵符穿在剑上,在香炉中引燃。     待剑上灵符焚尽,贵妇人依旧痛苦不堪,面色凝重道:“道长,你烧完灵符,我不但没感到神灵降世,反而感到有小鬼在嘲笑,我曾听人说过,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惊叫,你的符是不是画错了?”     “对对,他那符就是乱画的,这老道装神弄鬼,哈哈……想弄我们,道行也太低了。”     “这样的符拿出来骗鬼呢?嘿嘿,他可骗不到我们。”     贵妇人头顶两道常人无法看见的模糊虚影正喋喋怪笑。     “女施主莫急,我这里还有一道祖师爷传下来的灵符,待我烧了这张灵符,一定可以请来神灵,为你驱鬼辟邪!”也不知是累的还是心虚,老道士额头渗出细汗,慎重地从道袍中摸出一张黄色纸条,上面弯弯曲曲地绘着繁杂、古朴、玄奥、无以名状的纹络。     天空中的一个虚影,看见这张灵符,身子一下蜷缩成一团,惊恐道:“怎么会有这东西?”     另一个虚影声音在颤抖:“这……这是‘五百灵官单一符’?”     老道士向前次施符一样,把这张祖师爷传下的灵符托在掌心,然后念咒……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从老道士面前跑过,带起的风将他托在掌心的灵符一下吹到空中。     “我的灵符!”老道士惊叫一声,急忙探手去抓灵符。     灵符在空中飘飞的轨迹难以把握,老道士一下没能抓住,但他反应很快,一把抓住从后面跑过的罪魁祸首:“小子,快帮我抓住灵符!”     这罪魁祸首正是陈津,他慌乱抓住灵符,好奇在眼前看了一下,随手向后一扔,急切道:“给你!快放手,后面有人追我!”     随手一扔的灵符竟然飞蛾扑火般向供桌上的香炉飞去,然后落入香炉中化为灰烬。     老道士顿时急眼了,将陈津拽得更紧:“我咒语还没念完,你居然烧毁了我的灵符,你……你怎么赔?那可是祖师爷传下来的。”     那两个小鬼顿时欢呼起来:     “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哦,忘了,我已经死过了,哈哈,现在灵符被毁,我们安全了。”     “刚才吓得差点就放弃这具肉身逃跑,这下好了,我们不用做孤魂野鬼了,嘿嘿,还真得感谢这小子。”     眼看后面的“野蛮人”就要追上,陈津心急如焚:“老道长,不就是一张灵符吗?我再给你画一张就是了。”     “你会画?鬼才信呢!”老道士岂能信他。     “鬼才不会信呢!”两个小鬼在天空兴奋地扭动身影,“画出形状容易,可是要画出先人的道韵是绝对不可能的。”     “会不会画,我画给你你用过之后就知道了。”陈津心想,不就是用来骗人的一张符嘛,我原样画给你就是了,有那么神道吗?     当下也不再理会老道士,拿起供桌上的朱沙笔,在一张空白的黄色纸条上一挥而就,下笔流畅自然,顿折起伏得当。     看着这张一模一样的符篆,老道士惊诧道:“你怎么会画这符的?以前画过。”     陈津将画好的符交给老道士:“以前没画过,刚才看了一眼记下来了而已。”     “可是光画出形来没用啊,你是无法画出其中道韵来的!”老道士依然不松手。     “我模仿的东西,绝对形神兼备。”陈津没时间继续纠缠下去,强行瓣开老道士的手,然后向殿宇中逃去。     在殿宇内的庭院中矗立着一口三足大圆鼎,陈津灵机一动,跳进鼎中躲藏在里面。     老道士拿着手中新画成的灵符,怔怔半晌,无可奈何之下将灵符托在掌心,念咒,焚烧,心里想着一会贵妇人的病情还没有好转该如何找托辞忽悠。     两个小鬼看见老道士的惨样,乐得在天空手舞足蹈。可当那张灵符烧完,两个小鬼颤粟不安,瑟瑟发抖。     随着灵符灰烟落下,天空中浮现出一个身穿铠甲、手持巨斧的虚影大汉,他瞪着铜铃大眼,怒喝道:“两个小鬼,为祸人间,今天本灵官就击散碎你们的鬼魂。”     说着大斧劈下,刚猛的劲气带起气流涌动,斧未加身,两个小鬼已在劲气下惊叫着烟消云散。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无人得见,广场上的人们只感到忽然刮来了一阵劲风。     劲风过后,跪在地上的贵妇人顿感身心舒爽,精神安逸。     罗勇这时跑了过来,拽着失神的老道士问:“道长,看见刚才那小子跑哪儿去了吗?”     “真的请动神灵了吗?那个小子画的灵符真的管用?”老道士醒悟过来,“我也正要找那小子,刚才我清楚地看到他跳到那口大鼎里去了。”     老道士和罗勇奔到鼎边,爬在沿口向里张望,鼎内空空如野。     ――――――――――――――――――――     新书上传,请大家多支持,求点求票求收藏!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