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妖孽战神 第5章 墓前倾诉
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军事> 都市之妖孽战神

第5章 墓前倾诉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时光缓缓流淌,傍晚如约而至,夕阳西下,染红了半边天。     凌傲趴在阳台上,欣赏着江北的日落。     那鲜艳漫天的晚霞,如血一般灿烂炫目,总是能够勾起一些美丽的遐想。     正观赏着,隔壁窗户,忽然打开。     凌傲瞥了一眼,和对方四目相对的一刹那,他忍不住有些失神。     那是一个绝美的女子,穿着一身银灰色的香奈儿职业OL套装,头发盘在小脑袋上,精致的五官,在夕阳下,宛若一副仙界才有的画卷。     “小九?”     凌傲忍不住的脱口而出,对方则是俏眉微皱,道:     “你说什么?”     熟悉的面孔,陌生的声音,让凌傲瞬间清醒过来。     “抱歉,想起了一个故人。”     女子似乎是有些错愕,似乎,这种解释,在她这里,已经是耳目能详。     的确,作为江北数一数二的顶级美女,她这张脸,几乎是无人不识。     对方应该一眼就认出了自己,亦或者,被自己的美貌所震撼。     但,他却又用这么老土的搭讪方式,实在是有些土老帽了。     接下来,应该就是一些道歉,然后,再想办法和自己混熟,伺机接近自己吧?     愚蠢而又老掉牙的套路,网络小说都不这么写了!     这让女子,不免对凌傲有些微微的反感。     然而结果却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凌傲直接关上了窗户,转身进了客厅。     女子的脸,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这家伙...居然...无视她?     过了好一会儿,女子方才清醒过来,嘴角轻扬。     “这个家伙,倒还有点儿意思!”     旋即,她走进房间,踢掉脚上的拖鞋,踩着丝袜,倒在沙发上,顺手抄起玻璃茶几上的一副相框。     相框里,是两个长相一般无二,面容绝美的少女。     两人依偎在一起,笑逐颜开,充满天真烂漫。     女子轻抚着照片,脸上流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     “姐姐,最近我身边,多了很多奇怪的人呢!现在,连我隔壁,都来了一个奇怪的邻居!他们...是什么人呢?”     ...     隔壁,凌傲换上了一身新衣,离开家中,李雪凝连忙问道:     “凌先生,您去哪里?”     “江北陵园!”     “陵园?您去陵园做什么?”     “你的问题怎么那么多?”     七杀拿着一件上衣,没好气的从她身边走过。     “可是...我们还要保护沈冰涵啊?”     “你先看着,有事打电话,白痴!”     “你——!”     李雪凝气的吐血,粉拳紧握。     “要不是看你那么厉害的份上,本姑奶奶一定会好好修理你一顿!”     顿了顿,她又深深叹息了一口气。     以七杀的身份,估计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修理七杀了!     ...     半个小时后,凌傲,已经来到江北陵园,偏安一角。     在这角落里,立着一块无字石碑,没人知道它的来历,也没人知道,是谁立在这里的。     若不是上面贴着一张泛黄的照片,也许,众人还会以为这是谁,买来投资的墓地。     他微微抬起手,七杀立即递过来一袋纸钱,还有一枚打火机。     “帝君,要不要给老夫人,换一座更好的墓穴?”     “不必,她老人家,喜欢安静。你去一旁守着,我不想被人打扰。”     “是!”     凌傲蹲下去,轻抚着那泛黄的照片,眼圈有些微红。     “妈,十年了,我又回到了江北,你还好吗?”     他点燃纸钱,一张一张的放下,让火焰燃尽。     “二十七年了,我出生的那一刻,也是您生命终结的那一刻!有时候,我真的挺恨您的!为什么不带上我,偏偏要留下我一个人,在世上受苦?”     ...     “我在凌家,吃的永远是剩饭,穿的永远是凌盛丢弃的衣服!”     ...     “别人的孩子,可以有父母陪伴,我却只能孤身一人,连条说话的狗都没有!”     ...     “我成绩还算不错,门门功课第一。同学们都叫我神童,不做作业,也能次次考第一!他们不知道的是,如果我不考第一,我连上学的资格都没有!如果我做作业,我就不能回家做家务!不做家务,我连饭都吃不上!堂堂凌家少爷,却连条狗都不如,是不是很可笑?”     ...     “我谈过一次恋爱,伤的刻骨铭心。因为这场恋爱,我被凌家彻底抛弃,也被我爱的人,彻底抛弃!”     ...     “所幸,我遇到了一个天使,她救了我!也成就了我!”     ...     “但可惜...她最终还是离我而去!”     ...     “算命先生说我是天煞孤星。以前我不信命,甚至想打死他,现在,我才知道...他说的没错!”     ...     “我自封十年,天下太平。如今我出来了,希望天下...仍旧能太平!也最好是太平,不然...会更不太平!”     ...     晚风吹动着火苗,火光照耀着凌傲发红的眼圈,泪光闪烁。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凌傲,一直说了足足半个时辰,仿佛十多年来的话,都要一次性,和母亲说完。     “妈,儿子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和您说,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未来,我会在江北停留一段时间,也会来多陪陪您,您不会寂寞的!”     冥火燃尽,凌傲朝着墓碑磕了三个响头,起身离去,七杀立即上前来,给凌傲披上外套。     “帝君,您别太伤心了。老夫人泉下若是有知,您如今的成就,只会为您高兴。”     凌傲深呼吸一口气,淡淡道:     “偶尔伤心一次,也无妨,至少有些感情。不然有一天,这颗心,也许就死了!”     “帝...。”     七杀还想劝慰,凌傲微微抬手。     “不必说了,以后,在江北,就叫我先生吧。帝君这个词,不太合适。”     “是!”     两人朝着陵园外走去,看守陵园的老头子,打着手电筒,单手负背,笑呵呵的迎上来。     “你们两个,面生的很呐,是角落里那位的亲人吧?”     凌傲点点头。     老者再次笑道:     “我看那纸火的位置,就猜出来了!不过,我可得说你们两句,作为亲人,十多年来,你们一次也没有来过,这可有些过分了!虽说,人死如灯灭,但不烧点纸钱,你让她在九泉之下,怎么过活?”     凌傲点点头。     “老大爷教训的是,以后,我会常来的!”     “那就好,以后啊,我也省的给她捡一些别人剩下的纸钱烧了!”     凌傲眼皮微动,旋即朝着老者鞠了一躬。     “多谢了!”     老者摆摆手。     “你不必跟我客气,我本来就是看陵的,以后说不定就跟这里的成邻居!给她烧点纸钱,就当帮个忙。不过啊,这十年来,倒是还有一个女人,长得和墓碑上照片里的女人挺像的,经常来这里给她烧纸钱,你要谢,就谢她吧!”     凌傲一怔,旋即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     “原来,还有人记得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