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三十一章 镇上欢喜瞬息间 情中拂暖仇嫌起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三十一章 镇上欢喜瞬息间 情中拂暖仇嫌起

  三十一  镇上欢喜瞬息间情中拂暖仇嫌起  在办理张老爹丧事的日子里,南桥镇镇机关的一名老中层干部,现任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秦寅成的女儿上大学,喜请状元宴,作为镇委书记的曾国超理当人知常情地去祝贺捧场,是张老爹之死让他有理由回避了。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县纪律三申五令过党政干部不准宴请,然而,对状元宴收人情,似乎视为赞助学子,心知肚明的放一马。秦寅成已经53岁了,是在60年代末期由大队红旗支部书记荣升到国家干部进入人民公社机关的,行政工作的威武能力很强,有望进入公社的领导班子,可到了80年代初兴起文凭潮,他的梦想便一步一步地破灭了。他还当过民政干事,企管组长。去年底的乡镇场机构改革,将过去的财办,企管组等机构都撤了,成立了经济发展办公室,归并了一些职能,把他这个老资格定在了这个位子上。曾国超在80年代前由镇自配厂抽借到镇机关党办里,其中也有秦寅成的一份推荐。因为,那时曾国超和余凤洁正在经人介绍相恋着。余凤洁是秦寅成的熟侄外甥,秦寅成是余凤洁娘舅家的堂叔辈。秦寅成早知到镇机关要选进一名有点写作水平,不是党员的青年伢,就向张道然书记举荐了。当然,也还有张道然在检查工作中也看中了他。时至今日,曾国超和余凤洁闹得水火不相容的程度,遇事回避,以免碰上她,自然是上上之策。他不愿在秦寅成家看到余凤洁的影子。对女人的拥有和独占,与其说是尊严,也许就是男人最大的弱点,不然,怎么会有爱江山更爱美人的呤唱,自历史上的唐明皇宠爱杨贵妃而发暴了安史之乱,险些断送了唐朝的江山呢。反过来说,曾国超没有对妻子的憎恨,他在世人的眼里还算个男人么!  从张冉村回来已是月夜悬挂,街灯骤起。曾国超从小车上下来,就直接回到了房间。连日累月的忙碌操劳使他一回到房间就有了休息轻松的愉悦。忽地,有人敲门,声音也算平和。他以为是办公室的小舒给他送开水来了,便振作去开门。原来是秦寅成沉着脸站在站口。曾国超谦和地说:“进来,坐呀,老秦,有事么?”秦寅成心想,真是贵人多忘事,没有事我能这时找上书记的门吗!秦寅成还讲规矩,进房微笑着说:“曾书记,我知道您这两天忙不过来。”曾国超的眼睛更亮了说:“你看我刚进门歇下。你女儿的金榜提名,本来是应该去祝贺的,小舒又打手机接了我。”秦寅成听曾国超说的实话,着实不想埋怨什么,便说:“曾书记,您忙,我不怪您。我这时来,是请您明天到家里赏个光。”曾国超谦慎地说:“老秦,过去了的事,不要再放在心上了。我明天又不得空,那个广东老板还没有走呢?”秦寅成又认真地说:“曾书记,您这一来,就为南桥办了件大实事啊!看来,广东老板到南桥的投资是铁板上钉钉子,定了的事。”尽管他口里称赞着,就觉得和曾国超有些高不可攀的距离着。曾国超将揩脸的冷水毛巾去搭到洗脸架上,然后来到秦寅成的面前说:“老秦,你好福气呀,二女儿又考上大学了。”秦寅成拉下脸说:“么好福气。我都过50的人了,还要操心送她读书。算起来,我还长你的辈份呢。您忘了,曾书记。”“您忘了”几个重音字,很巧妙地点出了曾国超过去的身世,和秦寅成给他帮忙的一份人情。曾国超只当没有听明白似的,说:“坐呀,老秦。”秦寅成声像生硬地说:“坐都不坐了,我家里还有事。我这个人是从不找领导的麻烦的,也从不求人。这次,您一定赏个光,明天中午一定去我家,我只接了几个陪客,都定好了。不能这个面子也不给吧。”曾国超也严肃起来,说:“是哪几个?”秦寅成说:“明天,你去就知道了。保证不会给你添乱。”曾国超听出他话的意思,似乎是对他工作有帮助的。便说:“你回去忙吧,我是说你这时哪有空闲出来的。”秦寅成强调说:“就这么说定了,曾书记。”曾国超缓和了口气说:“反正我明天抽空去。这样吧,改在晚饭。广东老板下午要走的,中午我要送他。”秦寅成说:“好。”便满意地告辞而去。这时,小舒果然提了两瓶开水来,并恭敬地说:“曾书记,您的衣服都放在柜子里了。”曾国超嗯了声,小舒随后离去。  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在乡镇的上下班时间没有县城里那么规矩,往往要根据工作而定,这也给不遵守作息时间的机关干部,以可乘之机,回家只当下村去了。曾国超送走广东老板,在办公室里阅览了桌上办公室送来的一些文件材料后,便提前来到秦寅成的家。秦寅成的家座落在新开发的芦陵大道的后巷里,他从乡下来到镇上后,先在镇上租住房管所的公房,一住就是一二十年。镇上开发芦陵大道,他近水楼台先得月,置了两间的台基,做成了三层的楼房,一共花了8万多元,算是把点积蓄全贴上了。不久,镇机关做了新宿舍楼,凭他有私房这一条不够资格住上。这次女儿上大学,又花了4万元买了个专升本,还进入了武汉的一类大学。状元宴请下来,算是弥补了一大截子。曾国超还从未来过他的新家。他做楼房时顶风偷着请客,余凤洁当代表来送了人情,吃了酒席。过去,他俩家往来的人情只有几十元,新楼落成的人情下涨到200块。是曾国超觉得人不能到场,人情重一点也就不会怪罪了。这次是他独自作主的,又加了一倍,送了400块。也想在家庭的问题上得到秦寅成对他的理解。大县是穷一点,可人情不穷,在乡镇领导干部的人情往来,也都是400块的水平了。他不知道新楼的位置,让小黄开车送他来的。车到人到,秦家顿觉门庭升辉,格外的亮堂起来。秦寅成笑微微地迎上来,夸张地说:“曾书记,稀客。真是大贺光临,蓬荜生辉呀!”秦家人也都热情扬抑地围上来。曾国超仰头看房子,看见迎候观看的人中,那二楼的凉台上,惊诧地有了她的影子。这是一两年来,他第一次瞟到她,也是他不曾想到的。过去她到秦家做客,吃过一餐酒席,就很快赶回去的。曾国超赶紧回避地移开目光,脑中在肯定着是她,只是感觉生疏罢了。便觉得秦寅成这么执意地补火接他吃饭,除了了个心情,更是另有目的的。曾国超对秦寅成称赞地说:“嗯,房子做得不错么。”秦寅成似乎已看到了他仰头的这一细节,也发现了他沉下脸的微妙变化,忙说:“曾书记,请屋里坐。”不能让进圈的人物走了。  在秦寅成盛情邀请下,曾国超进到堂厅。堂厅对着是两间卧室,卧室的门半开着,左边一间已摆好酒桌,旁坐有几个客人;右边的房间是零乱的床铺家什等。几个客人也出房来相迎。在前的是南桥房管所长曾国超的老同学李兆新,随后有县检察院副院长,秦寅成的同族同辈弟兄兼同学秦寅均,还有南桥镇的退休老干部,曾国超过去的同事兼领导胡志勇,还有俩位和曾国超没有交往的个体老板,南桥街的知名人物。他俩没有出来相迎,胡志勇站在房内候着。曾国超含笑地和他们握手招呼,就进房了,又和胡志勇握手招呼,再和两个老板招呼,俩个体老板这才起身。秦寅成跟着并一一作介绍,请各位坐。曾国超坐下后,一女子端进一瓷杯茶来递给他,他用手指在桌上点了下,女子便放下茶杯。胡志勇望着秦寅均怀疑地说:“你们早就认识?”秦寅均爽朗地说:“曾书记是大名人,谁不认识。你老胡孤陋寡闻,不懂世事了。”曾国超也俏皮地说:“乡干部再怎么大也不过县干部呀!”胡志勇明显的衰老得没有过去在岗时灵便敏捷了,说话也慢吞吞起来。曾国超接着说:“胡老还是我曾某人的老领导呢,这,你秦检不知道吧。”曾国超算是替胡志勇回击了他。胡志勇也恭谦地说:“老同事。”曾国超又对胡志勇解释说:“胡老,我来南桥后是计划上门去看望您的,可一天到晚不知瞎忙的什么。”胡志勇又慢悠地说:“还经得您看呀,曾书记。”曾国超又转向两个体户说:“还是当老板好啊!”俩老板听这些有些意味深长的,几乎同时说:“苛捐杂税太重,还得请您曾书记开恩。”曾国超当真地问:“你们做什么行当?”李兆新依次介绍说:“刘老板是南桥有名的鲜活水产运销大户,杨老板是南桥有名的月华酒店的老板,都是上百万资产的大老板。”曾国超虽然是南桥人,离开南桥10多年了,对南桥的后起之秀没有耳闻,要当好南桥的父母官,看来得熟悉熟悉上流社会阶层。那发福的杨老板堵着他的话,说:“谁有百万,吹牛不要本啰!你李所长房有万栋,才是百万的大老板啦!嗨嗨!”有人跟着笑了。  他们在楼下房间聊着,因为是家宴,似乎没有人格等级,只有畅所欲言。那调侃的高亢豪放的嗓音扬上了屋顶,仿佛把他们带到人间天堂,让人忘忽了一切烦恼锁事,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秦寅成上楼去,推开房门,对焦虑等待在房里的余凤洁说:“凤洁,你看到他了。”余凤洁苦楚着脸说:“看到了。我想他也看到我了的。他回避了,他目中充满了陌生。甚至没有一点理解的意思。”这时,秦寅成的老婆杨幺姑也进房来,余凤洁见了她,忙变了脸,愤然地说:“祸都是他闯出来的,写什么上访信!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我所做的一切都还是为了他。有谁知道我们做女人的苦衷呐!”杨幺姑忙劝慰说:“哎,一日夫妻,百日思啦。梦梦都要上大学了。凤洁,你听舅妈一句劝,都不要互相中伤,互相埋怨了。”余凤洁站起来说:“我非要当着众人的面,去向他问个明白。”秦寅成忙慌张起来,阻止说:“不行,不行。你头脑要冷静一点,你没有看他当时扫你一眼的那表情,现在你下去质问他只能把事情搞糟的。等饭后,你舅妈再替你去说话。”余凤洁还在撒着性子说:“糟就糟,看他去讨什么好。”秦寅成认真起来,狠狠地说:“话可不能这么说,接曾国超来,是你说好的,要以和为贵。你们这样一闹腾起来,不是把亮儿的喜事给搅和了么,叫我怎么下台。好吧,听我的,饭后再等你们见面,别着急,你现在千万不要和他堵面。”杨幺姑拽了老秦一把,说:“去,还有客在下面坐着呢!”他俩走出房来,杨幺姑瞪着眼埋怨说:“叫你别管那野行事!看你,让亮儿的好日子都不安逸的!”秦寅成打着手势,让她别说,担心余风洁听到,又轻声地说:“你不是常说,姻缘劝拢,祸事劝开么。做好事积德呢!”杨幺姑嗤地一笑说:“去你的!”俩老避着人来了个嬉戏的表情。  俩老来到厨房察看菜肴烹饪情况。秦寅成问正在锅边尝着味道的年轻厨师:“象么样了?”厨师只顾忙着自己的,俏皮地说:“你的客到齐么?”秦寅成说:“还么事不到齐,早到了。”厨师不客气地说:“到齐了就出菜!还有什么说的。”秦寅成看了下时间,接近6点,便说:“杨师傅的时间把握得蛮准啦!”他见厨师不答理他的话,就对杨幺姑下令说:“老杨,去开饭啰!把亮儿同学的一桌铺好。”秦寅成又来到曾国超他们房间,问大家:“可以开餐了吧?”秦寅均说:“可以,上菜吧!”他女儿同学们的一桌就摆在餐厅里,风华正茂的男女同学,天之娇子,笑笑格格地围了一大圆桌。厨师带来的帮手杂工女子,忙着将滚烫的菜端上桌来。第一个菜是蒸鲩鱼,按南桥人上菜的约定俗成的规矩叫鱼头肉尾。秦寅成站在一旁兴奋地说:“兆新,我今天不喊你李所长了,你给我代东斟酒。”他已经有些酒不醉人,人自醉了。李兆新也不推辞,便说:“我代东可以。曾书记第一次到你老秦家吃饭,你东家立在旁袖手旁观,这象话么!”桌上其他人也跟着说:“老秦,这还有位子,你一起来。”秦主任,你来呀!”秦寅成推委不过,便坐在靠门边的空位上,也正好接菜放到桌上。秦寅成坐好后,接过李兆新手中的酒瓶,说:“没有喊你的官号,你不必打急眼报了的。我的酒量不比你差,我这个东家应该还是当得好的。”他俩挑逗说笑着,他们也跟着笑。酒席上的话么,总是半真半假的,这样才有生活的情趣。秦寅成从曾国超的杯里开始斟酒,他又推让着先给秦寅均斟。秦寅均还是推让他。一次性的塑料杯被倒进满满的简直要堆起来了。曾国超又稍稍推脱说:“怎么喝得了这么多!”秦寅均相劝说:“今天是我们寅成伯的小灶饭,特殊优待的,不把酒吃好怎么行。”其他人再没有推脱,让秦寅成都斟了满满一杯。然后,秦寅成放下酒瓶,举杯相敬说:“小女升学,感谢各位捧场赏光,我先敬大家一口。”秦寅成与各位一一碰手,喝了一口。碰手不碰杯表示只喝一口,不干一杯。曾国超觉出了酒中的香精味,便说:“不是散酒。”秦寅均说:“新推出的白云边9年陈酿。有杜甫的诗为证。”曾国超说:“难怪味道不一般。”秦寅成又拿起筷子,说:“蒸鱼要趁热吃,再凉了就不好吃了。”这时,杂工女人端上一个乌龟煲,秦寅成放下筷子,忙接着放到曾国超、秦寅均那边。又介绍说:“正中野生的。”李兆新兴奋地说:“野生的不便宣吧!”秦寅成说:“他们去买的,划280一斤吧。”杨老板夹了一块咬后,说:“这是野生的。”他是开馆的,知道行情,家养的才120元一斤。当然,要辨别家生和野生,还得看肉质。既然有人附和说是野生的,还是权威的杨老板,就都认定是野生的。而曾国超在秦寅成的邀请下,才搛了一小块。乌龟,俗名叫王八,有哪个男人甘愿当王八,戴绿帽呢。此时,谁也不能理解他悲疾的心情,他的心窝又疾痛起来。  所谓小灶特殊餐,这个乌龟煲就是标志了。酒席民俗要铺张三天,头两天叫预备饭,三荤三素6个菜。第三天的中午一餐叫正席,正席是8菜一汤。正席也不能有乌龟的,一席乌龟肉吃下来得多少钱,少说也得三四百元。每户送人情100块,有的连吃几天,有的一户来几人,或全家搬,那不把东家吃垮才怪呢!所以只能在小灶上优待,有了乌龟贵菜,又是贵人喝酒,酒气氛自然上来了。他们先从曾国超开始相互敬酒,杯中酒不相上下的都喝去了一半。秦寅成又举瓶斟酒,都不依,都要从曾国超斟起。曾国超推辞说:“讲好的,就一杯。说话算数,一口一杯么。”秦寅成听了这一口一杯的话,接过话题说:“一口一杯是有来历的。说是一个下级领导向上级领导敬酒,说一口一杯,干。他们同饮时,下级领导一饮而尽,上级领导仅喝了一口就放下杯子。下级领导说您怎么不干呀。你听上级领导怎么说,你说的,不就是我一口你一杯嘛。下级领导无可奈何的醉笑着坐下了。”胡志勇不服地说:“好一个一口一杯,有狠气,强权政治。”秦寅均笑着说:“这个上级是谁,你们想知道吧。他就是田隆生书记,那个下级领导是过去笆头的段秋波,现在去广东了。”也许他不知道田隆生和余凤洁的艳事。大家听后,都哈哈大笑起来。而曾国超只是附和着干笑了两下。细心的秦寅成看在了眼里,忙岔开话题说:“你们各位我难得接到的,我们大家一起干了!”刘老板这时提醒说:“秦主任,你的酒还没有斟呢。”秦寅成忙冲地站起来,正要斟酒。曾国超提议说:“这下从县干部斟起,我们保证响应。”秦寅均认真而质问地说:“真的!”曾国超说:“真的!”秦寅均把杯子一蹾,说:“斟!今天陪曾书记就豁出去了。”  喝酒有了闹酒,才有尽兴的味儿,才有喧哗的喜气。司机小黄扒了两碗饭,呆坐着,秦寅成让他下席去休息了。亮儿的那桌同学小闹了一阵,也不敢那么放肆尽兴,早早地散席了。秦寅成他们一桌只有7个人,已经喝3瓶酒了。第四瓶酒由秦寅均掌持,均匀分配。他最后将空瓶交给秦定成,醉醺醺地说:“老,同学,我知你家喜酒是喝不尽的,这就打住,再,不来了。”秦寅成也夹着舌头说:“好,再不来了。”杨幺姑几次想进去劝阻,只怕打了他们的雅兴,朝老头白眼,便不敢冒失。最后的一个扣肉和三鲜汤已经端上桌。桌上的8菜和汤几乎没有多少销动,倒是房间里酒气熏天!他们这餐酒的时间把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都打发掉了。才以秦寅成举杯的圆杯酒,个个一饮而尽,而告之完结。他们都恍忽地摆手不要饭了。曾国超接着杂工女人递上的一杯茶,然后显得十分清醒地说:“新闻联播还没有开始吧!”秦寅均说:“只等明天了。倒是我喝多了,要现场直播了。”李兆新看了下手机显时,说:“早过了。不早了。散座吧。”秦寅均说:“还早。曾书记,我陪你打三个封。”曾国超似乎很为难的,没有回答。早已等候在门边的杨幺姑,插话说:“桌子和牌都准备好了。不过,我还请曾书记有点小事,你们稍等一下。”秦寅成忙说:“去你的!没什么事,有事明天再说。大家难得聚一聚的。寅成一个、兆新一个、老胡一个陪曾书记。”不说曾国超从不打麻将,作为一个镇委书记,同部下和退休人打牌传出去了,让社会上怎么看。曾国超趁机起身说:“我就来。”他出房来,杨幺姑将他邀到隔壁无人的房间。笑微微地说:“曾书记,凤洁在我家。想和你说句话。她下午去看望了冯奶奶。”曾国超虽然喝了很多酒,但还是酒醉心明的。想了想,停了停,婉转地说:“杨奶奶,您就不为难我了吧。”杨幺姑苦求着说:“请你给我老婆子一个面子。是凤洁想见你。你们还是夫妻么。”曾国超说:“我们的事,想必您已听说了,您总该替我想想吧。”杨幺姑劝说:“你们毕竟夫妻一场,梦梦都要成大人了。再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有什么过不了的河,总得说个明了吧。”曾国超横起脸,斩钉截铁地说:“不行!”杨幺姑被他的威严给怔住了,失望地收敛了笑意。众人见曾国超还不谋面,就扫兴地起身散坐,还有人道谢告辞离去。曾国超不由分说的出屋来,向客人们陪笑。说:“酒喝多了,头脑都是昏的,是打不好牌了。”他见众人没有异议,忙接着说:“不陪各位了,我有事先走了。多谢了,老秦。多谢了,杨奶奶。”秦家目送他离去,其他人相继离去。秦寅均是自个开着警车来的,秦寅成怕他酒喝多了误事,硬不让走。秦寅均执意驾车离去。杨幺姑受人之托的事办乍了,不愉快地来到二楼房里,说:“吃饭去,凤洁,饿了吧。”余凤洁迫不及待地问:“他人呢!”杨幺姑缓了口气,说:“去,吃饭了,我娘俩再细说。”余凤洁逼着说:“到底怎么回事,您得给我说明了。”杨幺姑叹息了,心疼地说:“他走了。”余凤洁听了这三个字,便明白了一切,酸涩的热泪都溢出了眼眶。杨幺姑接着又说:“他今晚有事,没有空。以后会有机会的,毕竟是夫妻一场。他回心转意过来,会原谅你的。”他曾国超能来南桥,还是她给田隆生下的决裂令,才让田隆生在常委会上放了一马,才调来的。此时,余凤洁一颗滚烫的心仿佛被导弹击中而暴碎了。她猛地站起身来。手中挽着的小皮包也随着她匆匆的脚步摇恍着。她目中无人的快步下楼,一阵风地飘离而去。杨幺姑追随着,喊:“凤洁,吃饭了走。凤洁……”等她赶出门外,余凤洁早已没了踪影。她呆立在路边,念念不断地说:“不会出事吧,不会出事吧。”秦寅成从厕所小便出来,也赶过来,问:“你唠叨什么呢?”杨幺姑说:“这么晚了,她要想不过来,会出事的。你赶快把她追回来。”秦寅成不知是往车站路上去追,还是往镇机关追去……
推荐阅读: 《领先四十年》 《运转官场》 《官路多娇》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