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三章 层层深入记实情 一个猛子扎星期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三章 层层深入记实情 一个猛子扎星期

  二十三  经过龙场的进村入户,调查了解,任泽友并没有得到满足,他是放下省里的一揽子事,下了死决心要把大县的情况摸准摸秀,并开出良方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晚上才到大县县城,又住进了国家领导住过的县宾馆,记起领导深情的嘱托,心里更加沉重起来。他通过龙场的镇、村、户的调研,就集中反映在一个钱字上。“钱”是当今市场经济社会运行的轴心,企业家们把钱比着企业的血液,政治家们则把钱比着社会运行的轴心,人们生存的基础。巴黎公社只存在一百天,其中原因之一,就是没有掌握银行所致。任泽友不敢再往深的层次思考,再思考,甚至有些毛骨悚然了。如果抛开本党本阶级的利益,谁不为愿中华民族富强昌盛起来,谁不为愿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安康幸福美满。电视里开始播报新闻了,他看着,思索着。电视里忽然播出了他工作过的浙江绍兴发展外向型农业的经验。他清楚地记得,早在国家入世前艰难地申请入世的时候,就倡导农产品的品牌战略,进行农产品注册商标的登记。2001年11月10日晚23时40分,在世贸总部,成员国举手通过,批准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入世是中国经济走向国际市场,面临机遇和挑战的新起点,近两年的实践更证明了他在浙江工作时的思路是正确的。看到屏幕里显出绍兴的包装时新走进超市,走向国际市场的大米、大葱等,他欣喜了。当然,在全国最有名的是山东寿光的蔬菜。大县和他们比起来,至少要落后30年!啊!30年得一代人的奋力拼搏。电视里开始播报体育新闻了,任泽友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现实中的大县。大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大县呢?按照他的打算是先到基层调查了解,再回到县里召开座谈会,听取县委县政府的汇报,和大县的班子共同研讨,携手解决大县的问题。这样采取从下而上的调查方法,先增加对农民的感情认识,用群众的朴素观点来看待现实的问题,不是用执政的观点来统治现实问题,是用执政的手段来解决现实问题。再说大县的汇报材料,他手头还有一份,那是半个月前大县为国家领导准备的,到大县的高官们都发了一份的。此时,他再拿出来,认真阅览品嚼,想从中找出新的启示,反复品嚼,不过是公文式的文章罢了。  大县地处长江中游北岸,湖北省中南部、江汉平原腹地。南枕长江、北依汉水、东衔洪湖、西挽古都荆州。县城面积3508平方公里,辖26个乡镇,2个国营农场,总人口142万,农业人口100万。2001年全县国内生产总值42.76亿万,工农业总产值75.37亿元,财政收入2.2亿元。——大县自然资源得天独厚,是全国商品粮、商品鱼、良种猪、麻类和优质棉花生产基地,是湖北省速生丰产林和出口麻生产基地。粮食总产位于全国百强之列,其中水稻总产居首位,牲畜、家禽、麻类总产均进入全国百强之列;芦苇产量占全国省总产量的四分之一;油料和水产品总产量居全省前列;地下富藏石油、岩盐、芒硝等资源。中国四大家鱼种质资源库设在大县老江河。滨湖水牛、荆江麻鸭、江汉蛋鸡等优质畜禽品种闻名全省乃至全国。丰富的农产品资源为大县发展纺织、造纸、食品、饲料、木材加工、水产品和禽类加工业,提供了充足的原材料。——大县的地理位置优越,水陆交通四通八达,处于武汉、岳阳、荆州三市经济辐射的主环交叠区。境内公路形成了以沙洪、监仙、监潜为骨架的交通网络,以县城为中心,往南90公里抵岳阳,可接107国道和京广铁路(经白螺汽渡码头),往西98公里抵荆州,可连207国道,往北58公里接宜黄一级公路和318国道直达宜昌和武汉。大县长江港口是江汉平原最大县级水陆转运港口,沿江上溯165公里至荆州,顺流而下90公里至岳阳,321公里至武汉。境内长江岸线150公里,建有8个港口,年吞吐量500万吨以上。——大县的服务基础设施和功能齐全。邮电通讯已跨入全省17个先进县市行列,程控电话已与国际,国内联网直拨,光纤通信,数字微波,及移动电话,无线寻呼已全部开通。供电、供水条件良好,仅县城区就建有一座210千伏变电站和两座110千伏变电站,总容量达17.1万千伏安,自来水日供水量达8万吨,供水普及率100%。全县金融、文化、教育、卫生和商业饮服机构健全,设施完备,城区内有医院4家,中专以上院校14所,大中型宾馆、饭店14家。——大县工业初具规模。目前,已初步形成以纺织、造纸、食品、建材和机械为主体的工业体系。全县有71种产品分别获国优、省优和部优产品称号,有20多家企业年产值过千万元,其中6家企业产值过亿元。优越的投资条件,良好的投资环境,优惠的引资政策,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国内外客商前来大县投资办厂,一展宏图。——勤劳,热情的大县人民正以崭新的姿态跨入了开放发展的二十一世纪!  这篇汇报材料尽管属于大县县委县政府的语气,然而,任泽友已经从中看到了大县的希望,已经把自己的脉博与大县的兴衰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第二天早餐后,他便启程前往大县南部的木舟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大县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实际上就是木舟乡在他心目中的位置。2000年春,木舟乡的党委书记曾国超就三农突出的问题,上书到了国务院总理的案前,这不仅是他来湖北后才有印象,那时他还在浙江就有耳闻。大县的三农问题可以说从那时起就已经举世瞩目了。临上车前,任泽友问何启照:“现在木舟的乡党书记是谁?”何启照耻笑了下,说:“还不是那个曾国超。”随后,任泽友坐进了他的北京切诺基,何启照坐进了他的小红旗,其他随行人员也跟上了他们的车。小红旗在前,北京切诺基在后,再后是大县的新闻采访车,有大县报社,大县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的几位记者。小车出宾馆,出县城,顺着正在修筑二级路面的沙洪公路前行。行驶到上河乡路段,公路是半封闭型的通车。小车停在了长长的等候车队后,不一会,他们后面也跟着停了一辆辆的大小车。这样单行道要等对方的车辆走完,对方封了车,这边的停车才能放行。任泽友凭窗望去,肥沃的土地,绿茵的田野,清滢的河水,好一幅水乡农村的美景。心想,大县的交通是四通八达,可遇上修路就是四堵八塞了。大县的有利条是有很多,但还得靠人来把有利条变成最大的效益啊!小车被堵塞约一刻钟后便被放行,没有用上1小时便到达木舟乡政府。乡政府机关的铁栅门敞开着,小车鸣着喇叭进门,曾国超,任从平等人就等候在院子里。小车的门打开,何启照赶忙下车来。他没有机会和他们招呼客气,忙领着曾国超走到北京切诺基旁,喜迎着从车内钻出来的省委书记任泽友,省委秘书长徐维志,处长章文,农业厅长赵清华。一时间,一个小小的乡机关院子热闹了起来,这是他们到目前止接待的最大领导了。他们打过招呼,曾国超走在前一点,引他们上三楼的会议室。李盛北等人忙着给各位大领导递茶,曾国超又一一敬烟。记者们从一下车就忙碌开了,扛着摄像机、照像机,抢占有利角度,摄取最佳图像。大家坐静后,何启照转向身旁的任泽友,请示说:“任书记,可以开始吧。”任泽友轻声说:“好吧!”何启照转向大家说:“座谈会开始。”他等会场宁静得只能听到呼吸声了,接着用中度音说:“省委任书记一行在万忙中,专程来我县开展调研,指导工作,这对我们大县来说实是难得的机遇。这两年,县委、县政府在解决三农突出矛盾上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但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任书记一行来我县,说明省委非常关心我们大县,我们一定不辜负省领导的厚爱和期望,竭力把大县的工作搞好。否则,将对不起省领导任书记,对不起140万大县人民。任书记是昨天到我县的。他们昨天就直接到了龙场镇的府场等村组农户,调查了解情况,值得我们大县每个干部学习、警醒。下面,请任书记讲话,给我们作指示。”任泽友缓缓地说:“我这次来是了解情况的,主要是走访和倾听。曾国超同志敢于向中央说实话,这点就不错,现在还坚持在木舟工作,更是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素质和胸襟。你们都说说吧,我不出题目,免得你们拘谨,只要你们说实情,说心里话。”任泽友的讲话,简短而快捷,倒是给会议的气氛点了个基调。何启照又请其他省领导讲话,他们表示没有什么说的。  该怎么说,不该怎么说,大家心里都没有谱,木舟乡的领导们都不敢正视会场的主台。何启照担心会议冷场,把明亮的目光转向了曾国超,曾国超脾睨的目光也恰好碰到了他期待的目光。然后,何启照提示说:“国超同志,你先把全乡的情况作个汇报。”曾国超遵命地翻开着笔记本,却又没有看着笔记本,开始滔滔不绝地汇报了。他主要介绍了全乡的基本情况,和针对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农业真危险的三农问题,近年来所采取的措施,和起得的初步成效。又着重介绍了桐梓湖村以水富民,结构调整所带来的农村新变化。他最后鲜明地说:“三农的矛盾是历史积怨下来的,还得花很大的精力来解决。有人为的因素,也有国家宏观政策带来负面影响。”任泽友插话问:“去年的税费征收怎样?”曾国超转了话题,回答说:“去年全乡218万的任务,基本全部征收到位,上解县里120万。”徐维志开始插话问:“税费征收具体是些什么项目?”曾国超把目光转向他说:“主要分四大块,一块是国家的农业税和水电费;二块是三提五统,公积金、公益金、行管费和教育附加,计划生育,民政优抚,民兵训练,民办交通等五项统筹;三块是血防集资;四块是据实征收的防疫费,共同生产费,农业综合开发还款。”徐维志惊叹地说:“这样算起来有14项之多。那是按什么标准收的?”曾国超又如实说:“按亩平全乡达120万,按人平达90元。平均一个农户在1500元左右。这都是经县减负办批准的。”他停了下,见气氛不对,又补充说:“不对,对比过去的亩平三四百,要轻多了。”赵清华也插话问:“那群众的反映如何?”曾国超又转向他说:“群众的想法当然是越少越好。去年征收中没有发生突出矛盾。不过,如果就种几亩田的农户,还是不划算,一年到头落不下几个钱。去年是年成好,中稻很少用药都收了千斤以上。如果遇上灾年,遇上假冒伪劣的种籽农资,有的农户就要抠眼睛了。”任泽友听着记着,心情一阵紧似一阵,没有发表任何评判。接下来,何启照又点了任从平等乡干部发言,也没说出列深更新的内容,座谈会在任泽友的点头同意下,宣布结束了。  随后,在曾国超等人的陪同下,任泽友一行又深入到木舟的桐梓湖村,码头村,与农户亲切交谈,返回县城时,也是夜幕笼罩,歌舞升平。第三天,闷热的天空下起了中雨,虽然增添了凉爽,可给行人带来极大的不便。任泽友坚持冒雨到笆头乡调研。笆头乡过去是因农民负担死了人的地方。他们深入到紧邻张冉村的薜塘村走访调查,弄得泥水一身。一个叫薜香姣的村妇诉说,生二胎被乡政府罚款3000元,不服的情况。任泽友暗暗地记在了本子上。在他到乡政府后,乡党委书记蒋俊纶热情有余地接待招呼省、县领导一行。笆头乡是全县出了名的亏空乡,乡级财政就亏空5000多万,各项工作都难以推进。笆头乡在湛楚林调到县委办公室后,由乡长段秋波接任,可他接任不到两个月,恰遇夏征压力太大,深知全乡底细的他开始忧心忡忡,彻夜难眠,消瘦恹恹,便向县委提出辞职。有人给他做工作,劝慰说:“你别担心那么多,过去在征收问题上,发明了高息借债完款的县领导,还不易地升迁当领导了,谁追究谁的责任!”段秋波硬是胆小怕事,成不了大器,执意辞职去深圳投靠了蓝湖公司,当上了一个部门老总,月薪5000元。多强的诱.惑力,大县县委只好另选别人。有人就用同样安慰的语言给蒋俊纶做工作,还说可增补进县委班子。蒋俊纶看重前途,征得妻子同意,觉得机遇来了,欣然授命。大县县委很快报请市委同意增补在老江河镇任镇委书记的蒋俊纶为县委委员,同时调任笆头乡的党委书记。其实,蒋俊纶到笆头是不安心的,只想平安的混个一年半载,再进城去享乐的。蒋俊纶引着省、县领导直进了一间仿瓷涂料有点浸浊脱落的会议室,有10几把失去光泽的淡黄平板靠背木椅和椭圆的会议桌。他们坐下后,何启照谨小甚微地问:“任书记,先让他们汇报一下乡里的工作?”任泽友严峻地说:“乡里的情况先不用听。让他们计生站的同志来说说情况。”何启照心里明亮,一定是任书记让薜塘村妇的话触击了,要着重了解计生站的收费情况。笆头的计生站长是个不到40岁的中年人,叫罗家峰,一副丰腴饱满像。过去曾有过几次机会要进入笆头乡领导班子,一次是对县委办公室下来的湛楚林不满,好象是县里下来的干部,占去了他们的位子,不能一个一个往上升。那时,他才35岁,饭都香到鼻子尖了不能到嘴里,过了那年龄段,就更没有希望了。罗家锋正在一朋友家的麻将桌上接到乡政府办公室的通知,“呐”地应着关了手机,才十分不情愿地来到乡政府。他进了会议室也不和众人打招呼,满不在乎的样子,坐到距任泽友两个空的位子上。蒋俊纶横眉冷对地说:“罗站长,你把计生站的工作情况,向省委任书记等领导汇个报。”  大家在看着任泽友的态度,然而,他却没有一丝要发怒的表情。此前,何启照已经向蒋俊纶说明薜塘村妇反映的事。罗家锋感觉到会议气氛壁垒森严的,探视着不知谁是省委书记,便头头是道的汇报起如何坚持四不放松狠抓计生工作,确保出生率低,超生率低,无计划外怀孕。徐维志听得有些不对胃口,便插话问:“你们计生站一年收费怎样?”罗家峰直着嗓子说:“我们只有4个人,一年的罚没创收11万多。我当着领导的面实话实话,一年的开支得14万多,还有3万多的缺口要靠蒋书记给我弥补的。”徐维志又插话问:“那具体是些么项目开支?”罗家锋瞪大眼睛说:“4人的工资就是五六万,宣传和手术开支四五万,迎接各种检查验收的招待开支三四万。我这都是实话!不信,你们可以去看帐的。我这个人是从来不搞阴谋诡计的,从不多占公家一分钱!”任泽友缓慢地说:“我看,你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说老实话。我们是来调研的,有问题不隐瞒,肯讲真话,应肯定。我不是审计局的,帐就不要看了,相信你说的话。”他接着对何启照说:“让他先去吧,我们再听听乡里的情况。”蒋俊纶作代表将笆头乡的工作作了全面汇报,还根据省领导的提问,讲了工作中的难点问题。任泽友还是没有说出半个批评他们的字。任泽友他们离开笆头乡后,乡机关的人羡慕地向罗家锋祝贺,说:“你罗伯今天得到省委书记的表扬,今天该请兄弟们的客吧!”也有人讥笑着说:“你就把罚孩子的一只手拿出来,就够我们搓一顿好的了。”罗家锋也很慷慨大度,乐哈哈地说:“没问题!”不就是一餐饭么,还把计生站吃穷了,我老罗是从不惜这几个钱的!果然,他们三五人相邀,在笆头老街的一家野味酒店去酣畅痛饮了一番。  第四天、第五天,任泽友不辞辛劳,又深入到了横沟镇,程冯乡等地村组农户进了走访调研。第六天,才在县宾馆坐下来,召开了座谈会,有大县的四大家领导和财税、公安、教育、计生、农业等部门的负责人参加。会议是省委书记召开的,由秘书长徐维志主持,他首先昂扬地说:“我们随同任书记来大县,花了5天时间,跑了5个乡镇,9个村,走访了21户农户,了解了一些底层的情况。今天在县城召开座谈会,听大家谈谈大县的情况,畅所欲言,讲心里话。”他停了下,扫了一眼参会人员,然后转向何启照说:“何书记,你先说说。”何启照诚恳地说:“这几天,我是陪着任书记等省领导,下乡走访调研,感受不少,也很受教育。深入基层,确实听到了很多真实情况。比如说笆头乡计生站4个人一年用了14万多,农民种一亩田才落得100多块钱,需种1000亩田来养活他们4个人。这不是危言耸听。我们嘴里喊厉行节约,而实际上有的地方没有落实。任书记说是了解情况,没有批评我们,我们自己应该警醒,应该主动检查。”何启照的发言后,接着,彭训奇、田隆生等依次发言,从大县存在的问题,针对性地提出了些合理化的建议。最后,任泽友语重心长地说:“大县这个地方的情况比较复杂,是改革开放以来矛盾累积的必然。目前的工作比较艰难。当然,有何启照这样的好同志来大县,人的因素是决定性的。我来挂点联系大县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大县的工作搞不好,你们作检讨,我也陪着作检讨。反过来说:搞好了,你们光荣,我也跟着光荣。通过几天的调研,我也觉得有的问题积重难返。农村债务、财政亏空!难不怕,越是困难艰距的地方越要勇于去,这才象共产党员,象共产党的干部。我今天,在这里向大家正式宣布了,也是经省委常委集体决定的,农村税费改革的试点工作定了大县,我挂到你们大县了!”随着任泽友激昂的收尾语喊出,会上响起了一片欢迎称赞的掌声。他不等掌声消去,接着说:“税费改革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咬紧牙也要搞,不能丝毫犹豫。改革的成败,关键看干部工作作风。”第二天,大县媒体正式向社会播报了省委书记挂点大县——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它象一股强动的东风,吹向了大县大地,唤起了崭新的希望。
推荐阅读: 《领先四十年》 《倒过来念是佳人》 《运转官场》 《官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