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一章 铜墙铁壁固大堤 春晓荆江暖百姓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一章 铜墙铁壁固大堤 春晓荆江暖百姓

  二十一  铜墙铁壁固大堤春晓荆江暖百姓  防汛抗灾对于衣胞长江的江汉平原的水乡湖区的大县来说是个永恒的话题。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新世纪的第一年让大县人民平平安安、高高兴兴地度过了。在2002年,水魔会不会象2001年那样驯服与人为友,和睦相处下去呢!?老话说,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防患于未然,防汛抗灾仍然是摆在大县人民面前的天大的事。国家从上后已经下拨30个亿的资金,固筑长江堤身和护岸工程,要求全部用水泥预制块给堤岸穿上万古不朽的防护衣。在大县境内的150公里长的江堤,经过去冬今春修筑,在迎水面都铺上大小一致的水泥块,巍峨而婉蜒的江堤,似穿上新衣的孩童欣喜地展示在蓝天之下。5月13日下午,县委办公室秘书科的笔杆子们在为即将召开的全县减轻农民负担工作会的准备材料,斟字酌句地把关。时儿电话铃声响起,科长冯炜顺手抓起电话筒,对方说:“大县么,我是省委办公厅,找湛楚林同志接电话。”冯炜将话筒放置一旁,朝伏案的小赵吩咐说:“小赵,去找湛主任来接电话。”小赵二话没说,放下笔悄然出去。湛楚林是一个单独的办公室紧邻的秘书科,小赵轻声敲门进去,湛楚林正在电脑前查找着什么资料。他听了小赵的话,放下鼠标来到秘书科,小赵尾随着。湛楚林拿起话筒“喂“着,并说:“我是!”对方庄重地说:“六月上旬,有国务院重要领导要来我省,要去你们大县视察堤防工程。明天,徐维志秘书长带公安、水利等有关方面的负责人到大县。我们已通知了荆州,他们明天也要去你们那的。商量接待事宜,特别是安全保卫工作。你们要注意保密。”湛楚林也慎重地“呵”着,语气都有些变调,也忘记了问有关细节和具体要求,电话里已经传出了对方“嘀嘀”的挂机声。  按说在县委办公室接个电话是很平常的事情,因为办公室是县委上传下达的中枢机构。然而,湛楚林接了这个电话,心室却扑扑地跳起来。是的,这是个不寻常的电话,国家的主要领导人要来大县,他这个办公室主任还从没有承担过这么重大的接待活动。他是140万人口的大县,第一个知道这个信息的人。这样的电话在他的一生中是第一次,也可能是只有这一次。在98抗洪中,总书记来过大县,那只是路过大县,在尖沙嘴挥手向全国人民发出了抗洪动员令。而这次是专程来大县!湛楚林揣摩着,真是总书记,还是总理,还是……。专程来大县,仅仅是视察堤防,会不会是大县的三农问题。不久前,南方的媒体还在连篇累牍地纠缠宣染着大县的三农问题,这是最具卖点的抢手新闻,说大县农民负担重,农民苦不堪言。三农问题是国家政权的根基问题啊!根基不能动摇!职业不容许他去揣摩上面的意图,只有遵照执行。湛楚林扫了一眼冯炜他们兢兢业业地劲头,见他们都忙着自己手头的事,并没有经意他在接电话的神情,便慢慢地放下电话机,不声不响地离去。其实,他们是在用耳朵和感觉注视着他。冯炜等湛楚林走后,便对同事们说:“你们知道吧,我们又有重要任务了。”小赵、小王等都抬头把目光转向他。小赵似乎已感觉到了,说:“又要忙坏人的啦。”小王是个女同志,生小孩后,便从机要室调进了秘书科的,主要是负责上传下达的电话,材料任务很少。湛楚林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拨通了13972325551的内部通讯号子,何启照的手机。忙说:“何书记,您现在在哪,省里有个重要电话,我要向您汇报。”对方说:“我还在木舟,下午回来的。不会太急吧。”湛楚林略有所思后,回答说:“好,就下午。”湛楚林放下电话,又在思虑着了,既然是总书记或总理要来大县,说不定还要听取何书记的专题汇报的,还是大县的全面工作汇报呢。他拿起书架上厚厚的《大县县志》翻看,似乎要从中找到答案。至少要把大县的基本情况简明扼要地介绍吧,再就是农工商等各行业的经济状况,还有社会状况。这样想着,心里总算有了点谱,不过明天,还有省市的秘书长要来的,他们会指点迷津的。他又开始操动着鼠标了,看国家近来有什么重大活动,也许从中能得到点什么启示。  “五一”节后,大县机关已经开始执行夏季作息时间,下午是2点半上班5点半下班,比春季向后推了半小时,因为太阳下山的时间推迟了。湛楚林早早地在办公室里等待着上班铃声拉响后,就去找何书记汇报的。忽然,他的手机清脆地响起,一瞧显示屏,是何书记打来的,忙喜出望外地接通。对方说:“楚林,我已经回来了,在办公室过。有公事,你来办公室里。”湛楚林连连尊敬地说:“好,好。”何启照的办公室在三楼紧邻县委办公室的机要室,办公室有两间房子,是过去郭道武办公的地方。郭道武调市里后,张道然代理主持大县工作,后来田隆生又代理主持大县工作,都没有搬到这里办公过。只是何启照在去年春夏之交调来大县,空了半年多的县委书记办公室才有了主人。何启照来大县斗口也有一年了,他已感觉到了大县工作的难度确实在三农,处理三农问题比抓住经济还重要,三农矛盾一年半载都割不断,理还乱。前不久报纸的炒作,仿佛是对他来大县一年工作的否定。他甚至担心是不是有农民为负担问题,又上访到省里去了。农民负担问题,简直是个政治问题,从中央到省市委,都三声五令地下达了不少文件和讲话。哪里出了问题,哪里的主要负责人是要遭致处理的。何启照正在思虑着这些问题,湛楚林敲门进来。何启照瘫坐在自己的真皮大转椅上,很平静地说:“坐。”湛楚林在对着他有4米远的低矮的联邦椅子上坐下。然而,肃敬含笑地望着何启照说:“我也在办公室等着,连中午饭都不踏实。”何启照没有在乎他这句多余的话,没有表示什么,只是拿眼睛望着他,也象是等待,也象是审视。湛楚林收敛了笑意,接着谨小慎微地汇报说:“上午省委办公厅的章处长打来电话,说是下月的上旬,有重要领导来我们大县,让我们注意保密。”何启照反而很镇静地说:“去年,我到大县就听说是国家领导来,这次是真的要来了。”湛楚林忙说:“是真的。明天,省委徐秘书长、市委贾秘书长,他们都要来,可能是安排接待事项和有关准备工作。”何启照这才切入正题,深临其境地说:“国家领导来,会不会是要见曾国超啊。”他想,自己正好刚从他那里来。湛楚林便明确地说:“这就说不定。章处长只说是重要领导,并没说是总书记还是总理。只说是来视察堤防的。”何启照思衬着说:“那你通知下彭县长,让他明天等着。”他停了下又说:“通知聂书记、朱书记、田书记、运成书记,也都等着。只说省市的秘书长要来检查工作。”湛楚林坚定地说:“好!”  是总书记还是总理要来大县,在大县领导层都守口如瓶的时候,消息不经而走。大县人都知道,国家领导要来大县,为关怀大县的三农而来大县。县长彭训奇立刻来到何启照的办公室,担心地说:“领导来,我们总该要作些准备吧。”何启照智慧地说:“我也是考虑这个问题。不过,明天徐秘书长他们来,指导思想就要明确了,现在着急也没有什么用的。”彭训奇还在点拨说:“要是总理真要走访老百姓,那明理的还好说,要是遇上那些横蛮不讲理的怎么办。”何启照见他固执着,便顺着他的话说:“就是啊!”并接着说:“大县农民的负担比起过去一亩田三四百是少了很多,有的地方只有一百多了,但有的群众心中的怨气并没有消蚀干净。我上午去了木舟,在王垸村就有群众说村里还在用收的老百姓的钱,还高息,并赌气地说,有狠的用户子不交款子,他们也不交。今年的夏征马上要开始了,难度看来还不小。曾国超是反映了一些农村的实情,可有什么实际有效的办法解决呢。不过,桐梓湖村的水产发展起来了,群众手里有,征收工作会顺利些。去年是个丰收年,全县都结了个漂亮帐。四月份的阴雨,全县暗灾,直接经济损失达300多万,不知今年象么样的。”彭训奇却充满信心地说:“全县80多年万亩油菜,已丰收在望,收入在2个亿以上,还有其他夏收作物的收入。财政局已经拿出夏征的方案,他们拟定收7000万,才三分之一。我看这个目标比较适中。”何启照却打断他的话说:“夏征的事暂时放一放,等6月份再说。”彭训奇看何启照对夏征的观点变了,变得突然,在几天前的常委会上,他都说要提早拿出夏征意见的,也许是对他刚才的话不满意,便转了话题说:“听说曾国超挂点桐梓湖村的一户有名的老欠税的懒汉户都完了款子。”何启照说:“我知道。”那个老欠税户叫刘忠保,他也不是生来的懒汉,本来还是勤劳的。他停了下,接着说:“曾国超在他的身上还是用了些心思的。”彭训奇见何启照似乎又在找着理由回绝的话,只好静下来当听长。总之,是国家的重要领导要来大县,给书记、县长带来了单独谈话的机遇。他俩还是从心底里谈了些来大县的感触。  第二天,省市委的秘书长相聚大县后,告知大县人,是国务院领导要来大县,并将来的行程仪式告知得明明白白。而且,国务院领导要在大县住一夜,这么说是两天的行程。一个日理万机的国务院领导,如此看重大县,乃是历史的机遇。大县便内紧外松地展开了接待的筹备工作,县领导还进行了具体分工。连日来,县公安局对宾馆周围的住房民宅逐一登记,包括居家人口通讯电话都进行了严密的监控。对外称的,还是北京有重要领导人来大县视察堤防。县委办公室几番会商,为何启照准备了一份回报材料,篇幅要求只有3000字以内。3000字把一个农业大县的情况向国家领导说清楚,谈何容易,历来办公室为书记准备一份讲话稿总要在2万字以上。要写这种遵命文学、长有长的准处,短也有短的苦衷。同时,对国家领导下榻的县宾馆被全面审查,住房安排四号楼的202号房,房子全部装饰一新,床被用具也是全新的。对县宾馆的62名女服务员,从中挑选出,才貌出众,政治靠得住的4人。对公检法人员进行了战前动员和培训,全部以便装驻守在宾馆的外违,通宵值班,宾馆内全部由省里来的干警守卫,4号楼的202房由北京随同来的侍卫警卫把守。县宾馆在一星期内不对外开放。还挑选了大县的名厨师傅执厨,10道菜也是精选,上报经过批准做的。县防疫站专业人员还进行了防疫消毒处理。  6月4日,夏日普照,大县的天空格外地娇艳。人们身着短袖夏装,早早地向县宾馆聚集。县宾馆外围驻扎在邻近门店街边的便衣警卫们,及时将来人一一劝走。便宾馆门前的街道如往日一样那么人来过往,没有一位异样的显露。只是宾馆院内到大门前,显得比往日宁静和空旷。大门内两边,有几个蓝警服的人守卫着。有人真想亲眼一睹总理的尊容,作为一生的荣耀。然而,他们不知总理是什么时候才能大驾光临,但又不敢在宾馆周围逗留,当心被警察逮着。时值下午,总理还在荆州宾馆观看完世界杯足球赛的中国队赛事。这是中国足球男队的处女赛事,它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也牵动着总理的心。总理中午都没休息,坚决看完赛事,自叹地说:“我知道是要输的。当然希望赢了更好。”他带着中国足球男队的遗憾,带着国家机关的10多位部长级的高官,在湖北省委书记任泽友,荆州市委书记赵云飞等人的陪同下,乘坐着一辆崭新的白色中巴,从沙市上江堤一路迎着凉爽的河风,徐徐驶入大县境内的荆江大堤。他的随身秘书朱君按预定的意见,下令车队停下。总理健步下车,踏上了大县的热土。他气宇昂扬,表情俨然,一脸英武阳干之气,根本看不出是一位过了70岁的老人。众人簇拥着他,众星捧月徒的徒步在被地毯似的绿草维护看的水泥堤面上。他顺着水泥堤坡下到西湖吹填工程之处,眺望江中吹沙船吸取的江中淤沙,通过长长的管道吹填到西湖里,既解决了淤沙阻塞航道的问题,又解决了堤下淤湖危及大堤安全的问题。他上身穿着黑白小格的短袖T恤衫,下恤衫扎在淡绿色的裤腰里,恰是一位巨人,一手撑腰,一手指着巍巍蜿蜒的大堤,诙宏地说:“有了这等的堤防,才能造福于民啊!”  大县县城被暮色笼罩又被华丽的街灯映得五彩缤纷,是人们不经意地时候,由一辆车顶闪烁着红灯,不停地鸣笛的警车开通,总理的行车从县城西门堤下坡驶入了县城。等到在西门堤沙滩上纳凉的人群醒悟过来的时候,总理的中巴一拐弯,便驶入了县宾馆。总理尚未下车前,朱君已安排随行人员将4号楼202房里所有的用具,铺盖撤掉,换上总理随身带的行装。其中有件比较旧的纯棉质的翠花床单和被套,可见总理的生活十分简朴,总理随后下车,在侍卫的护卫下健步到4号楼202房间。何启照等大县领导在楼下等候着。总理和夫人,及随行高官们都分别在自己下榻的房间里洗去风尘,稍许休息,便开始晚餐。总理和夫人不要人陪餐,预先安排好的陪餐人员被取消,他们单独留在房间里晚餐。在一桌菜中,只洗取了“荷叶包直骨”、“清蒸全仔桂”和“蟹黄豆腐煲”等以清淡为主的具有大县特色的菜肴,由服务小姐送入202房间。其他人进入包间集体用餐。总理边吃边看电视,看新闻联播,了解当日全国的大事,全世界的大事,运筹惟帷握天下的大事。  大县的领导们晚餐后根据安排,没有其他活动,便各自回家。总理在2002房间,倚坐于圆椅内,阅览着朱君递给他的大县县委、县政府关于经济发展和堤防建设的书面汇报材料。他边看边对夫人感叹地说:“大县,故然是农业大县,经济基础如此脆弱,财政收入还比不上发达地区的一个乡镇。两年前,办公厅呈给我这个县的一个乡党委书记给我的信函,我看了两遍,字字句句揪人心,我还在上面批示了的。我们若大个国家不能忘记了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七十的农民啊!”总理夫人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向他,也感慨地说:“农业大县应该是财富,不应该成包袱啰!”这一夜不知怎么搞的,对于大县来说那么快就过去了。县城20多万居民这夜睡眠很香,因为他们知道有总理在这里同他们夜宿,是多么幸福甜美的夜啊!何启照他们不等天亮就等在了县宾馆里,有一个心愿捉弄了他一夜。他知道,总理宝贵的时间,不可能坐下来听他的亲口汇报,只想记录下总理在大县的历史时刻。他向服务人员打听,说省委责任书记已经起床,便迫不及待地去305房间找他。任泽平目光炯炯地望着,和蔼地说:“启照同志,这么早就来了。是睡不着,太激动了吧!”何启照歉疚地说:“任书记,打搅您了。我是激动,更担心着,大县的条件太差,不知总理和那些部长,还有您,休息得安稳吧!”任泽平很客观地说:“还可以。我想他们一定也可以的。”何启照鼓起勇气说:“我们县委的同志们就有一个请求。”任译友见他的话说了一半又收了回去,便用审视的目光说:“只要是情理中的事,不碍大局!不过份的要求,你说吧。”何启照扯了下嘴巴,算是笑过了,便认真而恳切地说:“大家就想同总理照张像。”任泽友端视着他半晌才说:“按说你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我去请示一下。”随后,任泽友下到204号房间,向朱君说了何启照的这一请求。朱君毫不犹豫地说:“可以,你让他们七点半在这栋房子的门前等着。”何启照的请求得到首肯,内心激动不已,微笑都挂在了眉梢和嘴边。7时半,按照朱君的安排,总理和夫人没有一点旅途的劳累,精爽非凡地步出房来。在朱君的引路下到一楼,警卫们忙扒开等候在这里的中省市县四级的领导人,让总理和夫人昂立于前排中央。机灵的宾馆服务人员和厨师,注意到这一场面,也凑到尾排,参加了同总理的合影留念。随着“咔嚓”的声响,摄像师记下了这历史永恒的一刻。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是早餐,是总理要离开宾馆的时刻了。中巴车载着总理、总理夫人和高官们,总理让朱君把何启照叫到中巴车上来坐。警车在前开道,随行还有了辆小车。何启照拘谨地和总理同车,没有对话,也没有对过目光。谁知,县城的人们自发地、早早地聚集于总理要经过的街道。当总理的车队驶出宾馆,街边门前满是激动欢送的人们,人群中还突然拉出一条大红的横幅:总理,您辛苦了!总理夫人凭窗恰巧看到这一幕,感慨地说:“大县的人民多热情啊!”总理也听到了窗外的欢呼声,又听到夫人的这番感慨,心想,人民的总理,不能不见人民,便打破戒规,拉开车窗,微笑着向欢送的人们频频挥手。人们的激情象山洪暴发,他们雀跃了,高呼:总理,您辛苦了!感谢总理根治水患!即使平时对社会和政策不满,牢骚满腹的人,此时也只有感动,心潮澎湃的感动。多么纯朴的人民啊!一忽地,总理一行从南门上江堤,又沿江检查半路堤干堤加固工程。9时半,来到县城港口一矶头。此时,“国宾5号”游艇已停靠在一矶头。总理稳健下车,临上船时,他转过身,握着何启照的手,嘱咐说:“防汛千万不能出问题,不能溃口,出了事是要杀头的!他松开何启照的手,目光矍铄,转向欢送他的人群,激昂地说:“这个地方不错!但是,和东部沿海地区比还是不行。财政收入比不上东部的一个乡镇。”他转向一旁的高官们,叮嘱说:“对于大县,我们要支持。中央要支持,省市也要支持。”他铿锵有力的话语一落,人群中便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总理的话音和人们的掌声一起回荡在了波涛壮阔的长江上空,大县的上空。第二天,《大县报》以整版的篇幅报道了总理视察大县堤防的文字新闻和图片新闻。然而,大县人尧盼了半个月,中央媒体才以总理沿江视察为主题作了简要报道,只点了一下到过大县。
推荐阅读: 《最美的时光》 《倒过来念是佳人》 《错爱专情总裁》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