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十七章 水落石出失良机 一锤定音任书记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十七章 水落石出失良机 一锤定音任书记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十七  水落石出失良机一锤定音任书记  上访信的回复还没有形成,省市委对大县的班子终于决定下来,这也许是田隆生预料之中的事。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也是白白枉费心机,白白智虑中的事,50多岁的人了,该轮下来歇歇了。其实,按说田隆生对市委组织部来大县考核领导班子应该是安排得天衣无缝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凭着他田隆生在大县政治生涯中的敏感,也就揣摩出了几分。那天,大县组织部长缚春生接到市委组织部的通知,要调阅彭训奇的档案。对这样敏感的问题,缚春生考虑得深层次,觉得这不是一般的调阅,难道是作为大县主要负责人的人选考核不成。他便去找了田隆生,透露了这一信息。田隆生正在自己办公室里的电脑前击着鼠标。对电脑才沾边的人总有那种好奇心,狠不得自己一下子成为电脑熟练的操作员,电脑成为他胯下驯服软绵的女人。也许是迫于现代领导要具备的懂电脑素质的压力,装点门面,即将正式作为大县之书记的他能不懂电脑的吗,不知道鼠标、软件、硬件是啥玩意吗。缚春生招呼喊着田书记的时候,田隆生还在盯着电脑显示屏幕答应。缚春生凑近说:“市委组织部要调阅彭书记的档案?”那是一种请示的口气。田隆生一下点击偏了,出现了关机的画面,似乎没加思索,还是忿懑地说:“那就调吧,这跟我说什么!”他见缚春生没有回答“是,还是不是”,心想难道想要他代县长才调的档,就接着问:“市委组织部没有提其它的要求?”缚春生听出了田隆生很科学的问话含义,便说:“没有。要不要打电话问问。”田隆生却说:“这是你们组织线业务上的事,这样的事就不必请示了嘛!”缚春生还是讨了个没趣,答应着“好!”,便离去。田隆生待付春生刚一走,连忙给市委副书记周志坚打了电话,便说:“周书记,大县的担子这么重,大县的工作不能再折腾了。您看我都过了50的人了,都有些力不从心了。对大县的班子还没有定!”对方不紧不慢地说:“市委对你们大县很慎重,都研究过几次了,更担心着闹出什么乱子,不仅市委不好收场,省委也不好收场。你这突然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事。”田隆生又解释说:“我是对市委负责,对大县负责才给您打的电话。”对方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对大县的班子,市委会很快定下来的。昨天,都听起了市委组织部考察情况的汇报。不过还得报省委批准,嗯,这你就放心了。”田隆生不好再说下去,心想这个周志坚,昨天研究今天都调档了,还一丝不漏地给个谜语。他最后说:“我代表大县140万人向市委表示感谢,向您周书记表示感谢!”双方的通话看是如此的简洁明了,而要是在圈子内的人是能听出其中的深远意义的。  田隆生关了手机,心里更是忐忑不安起来,有些赅人的惊诧。周志坚的话仍然没有使他了解到市委对大县书记人选的具体意见。既然意见不具体,那一定是市委对大县书记的人选有争议,具体说是对他田隆生有争议。难道是有人向市委反映了他田隆生的什么问题不成,难道是那个曾国超又向市委写了上访信。他一个大男人,是容不得自己的老婆跟别人上床的。一定是他要报复的,不对,难道是纪委有人知道内情不给他通风报信。这个杜成香怎么到了纪委,一点作用都不起呢。一系列的疑问只有等到确切的内线信息后才能得到解答。于是,田隆生又给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强忠打通了电话。田隆生爽朗地说:“王部长,彭训奇同志的档案你们看过了。他是个很不错的人,还是市委招考到了大县的。”其实王强忠并没有看到档案。对方还是说:“这都得感谢您,田书记。依您田书记在大县的德高望重,大县是少不了您田书记的。彭训奇同志还很年轻,还得靠您的扶佐。”田隆生终于从王强忠的嘴里听出点具体意见,还尊敬的称“您,您的”,听了就让人舒服。就是他在大县考察时都“你,你的”,你改成您了,说明考核的人选很可能由田改成彭了。不过,那也不要紧,毕竟市委对大县的书记还没有定下来。再说不仅仅是书记的人选,还有县长人选,书记定不了,还可以定县长么。书记县长不都是正县级。那死去的张道然不过只是个红头文件上的县长,还不没有正式任书记。田隆生的大脑简直就象台银河计算机,在瞬息考察到了那么多问题。他也客气起来,说:“您王部长别这么客气,这么抬举我了。大县的好多事情还得劳您操心了,我田隆生的事也还得劳您操心。不打搅您了,有时间多来大县指导工作。”对方说:“我少不了还是要去大县的。好,好。”双方便关了手机。  既然田隆生已经感觉到在升迁途中遇到那么多麻烦,他当然也不会坐事不理,让彭训奇那么顺达地平步青云的。当市委组织部拿出大县班子的第二考核方案时,主持市委常委会的荆州市委书记许泽平正色说:“大县的班子不能再这样搁着了。刚才,卢正天同志已经把考核的情况讲得很具体,并从多个角度进行了比较,已拿出了他们的观点。志坚同志也去过大县;有没有什么补充的,大家也都说说自己的看法。”接着,荆州市委副书记市长赵云飞沉稳地说:“我来荆州时间不长,在商丘时就听说过大县,大县是因三农问题而出名了的。对大县的班子,尤其是书记和县长的人选更是重要。听了正天同志的介绍,我觉得彭训奇年轻有工作能力,可以作为书记的人选,田隆生在大县根底深作为过渡时期的大县县长人选,也可以让其扶彭训奇一程。”周志坚本来不想发言的,见赵云飞说出了不同意见,似乎有更高一点的远见卓识,且不是对他们考核工作的否定。赵云飞是去年底由河南商丘的市长与湖北荆州的市长徐松柏对调来荆州的。周志坚顾眄了下许泽平,便昂扬地说:“云飞同志的思绪比我们更宽阔一点。但是据我在大县呆的几次看来,彭训奇同志是很难驾驭田隆生的。再说书记县长按中央的回避制度,都不应由大县人来担任,不如让田隆生退下来,到人大或政协去。也免得他从中抬起扛来,对大县的工作更不利。更是市委、省委的一个心痛。”接下来,荆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张栗,压低着嗓音发言说:“我觉得大家既然担心彭训奇同志的年纪轻了点,资历浅了点,不如让他在县长的位置上锻炼一下,再压担子。如果行再任大县的书记。还有一个信息,我可以给大家通个报。大县粮食系统的职工已经联名上访到中纪委去了,反映大县纪委的问题,还提到了彭训奇。”周志坚很敏感地扫了下卢正天,插话说:“我们在大县时怎么没有听人反映。”卢正天没有应和,因为他没有去大县考核,在这样高层次的会议上不能把观点偏向谁。张栗继续说:“因而要从爱护彭训奇出发,不能贸然提急了。”他的发言使会议冷场下来,都默不作声,也许是想等许泽平的态度。许泽平俨然说:“这就是我说的大县情况的复杂性,我们市委必须慎重,为什么几个月了大县的班子还没有定下来,我就是想等情况更明了些,才好作出我们正确的决策。”  彭训奇人高马大,监利县北市镇彭刘村人,祖籍监南。1970年2月22日出生,1992年7月毕业于华中农业大学植保专业。本来他可以分配到市级以上的对口农业部门工作的。因为考虑到家住农村,父亲瘫痪在床的实际,主动申请回了监利。监利县也器重他这个大学生,把他安排了北市镇,并很快任命为副镇长。1999年秋,是他丰收的季节,他被推荐参加荆州市首次副县级干部的招考,成绩名列前茅,面试表现突出,考核一片赞誉声,一下被任命到大县任副县长,后升迁为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是省里的后备干部。然而,大县有人举报上访纪委的问题,说明市委把彭训奇作为考核对象是有异议的。对明明有异议的人,在任用问题上就得慎重考虑了。此时,常委们心里明白,专程去大县考核班子时而没有提出异议,现在被张栗提出来,然而,他们都回避着考核工作有疏漏的问题,都默不作声了。按惯例,在提到常委会上讨论的人事问题,应该是一把手和管干部的副书记,组织部长等几个人在小范围内定好了的,常委会上只是通过气的。许泽平的语调很沉重,语气拖得很慢。他见大家都沉默起来,仿佛是对自己无声的回击,便接着说:“大家都说说嘛。”他却继续说:“既然大家没有新的意见。我觉得大家说得有道理,只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给大县配一个好的班子。特别团结,特别能工作,能驾驭大县目前这个复杂环境的班子。我结合大家的意见,田隆生暂不下来,他在大县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当然不完全是正面的举足轻重,但也不能马上退下来,还得维持原职不动。卢正天同志对考察情况就作了说明,不知大家听明白没有。彭训奇挑大县书记的担子,条件还不成熟,不成熟的方面刚才大家都说了,我不想耽误时间再来重复。让他担任大县的县长,县长还有一段代县长的时间,市委的工作也还留有余地么。”他的话就明显地集中到了大县县委书记的人选上,组织部又没有考察出新的人选,常委们觉得对大县的班子,今天还是定不下来的。大家都凝神地在等待着他的后话。然而,许泽平接着很肯定的说:“对于大县县委书记的人选怎么办。正天同志,说说你们摸底的情况吧。”卢正天接过话说:“至于我们摸底的情况,过去市委常委会讨论过,只是没有形成方案和意见。对团委的黄兴,经委的魏能恒。”许泽平插话说:“大家知道的就不要说,既然他们不愿意去大县,还提那干什么。”卢正天接着说:“就是农工部的何启照。当时,我们找他谈话,他说要考虑考虑。前几天,我在机关里碰到他了,说到大县的班子还没有定,他甚至表现出了关心和焦虑,后来我去他办公室和他谈了2个多小时,谈得很投入,他主要是担心自己挑不起大县这副担子,怕给市委丢脸。他还谈了要解决大县三农问题,必须以人为本,从抓干部的工作作风入手,不能就事论事解决问题等很有见的想法。”许泽平又欣慰地插话说:“何启照有那么多担心,说明他把大县当了回事,这是一个人的工作责任感的具体表现,是搞好工作的内在动力嘛。正天同志,你接着说。”他还简要地介绍了何启照的基本情况。  市委常委会上,就大县的班子问题的讨论出现了新的转机,常委们个个全神贯注起来,听着听着,似乎都显示出了赞同的目光。许泽平等卢正天的话音一落,就说:“卢部长介绍完了吧。”卢正天示意了下,许泽平便往下说:“何启照的情况,刚才卢部长已经介绍得很详细了,他的现实工作能力和为人,在机关里大家都耳闻目睹的,我不想多说了。我是昨天和卢部长在组织部碰头听到这一情况的。因为当初考察大县的班子时,市委已经定了第一方案,接着又定了第二方案。所以,我觉得何启照的事放到以后来说。想不到,我们定的考察期内,对大县的人选又考察出了新的情况。所以才让卢部长介绍了何启照的情况。如果大家没有新意见,大家赞同,就让何启照同志去大县,他才38岁,年轻有为,是可以为我们分些担子的。”许泽平的这一招果然高人一筹,也证明他作为常委的班长在用人问题上也是很民主的,也是任人为贤不是任人为俗的。常委们接着纷纷表态,有的说他是一块去大县的料子,有的说他能够有思想基础去大县是最重要的,也有的说目前情况下也只有让何启照去比较适合。很快,荆州市委向湖北省委打了专题报告,湖北省委也很快给予了批复,任命何启照为大县县委书记,彭训奇为大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许泽平在自己的办公室亲自找何启照谈话,公布了荆州市委的这一任命。何启照眼睛一眨也不眨,目不转睛地直直地望着许泽平庄重地对他的谈话。他那直直的目光仿佛是神情高度紧张的产物,都让许泽平觉得应该回避的躲开了。最后何启照也感悟地调节了目光,放松地柔和起来,简短地说:“坚决服从组织的决定,用实际行动来报答组织。”许泽平又说:“今天是星期三,这几天你准备一下,把市农工部的手续交了。由监利县的县委书记赵清华同志接替你。星期天我带你去大县,你看怎么样。”何启照在市委机关工作也有10多年,还从来没有哪位书记象这样用征求意见的口气给他下指示的,他有点受宠若惊了,尽管觉得时间太紧,至少比他想象的要紧一二天,他觉得最早已在下星期一二就去大县了,甚至觉得时间紧得尽乎伧促,但还是坚定地说:“按许书记的意见办。”许泽平又转向卢正天说:“正天同志,你看怎么样。”卢正天听这话不觉得是征求意见,忙毫不犹豫地说:“按照您的意见,我去安排,让大县来人接。如果田隆生能来就最好了。”许泽平果断地说:“这算什么话,你去安排就是,让田运成来吧,反正他这次已加了担子,是副书记了嘛。”他们同时望了眼何启照,卢正天说:“好,一切按您的意见办。”  回复中纪委的报告轻飘在彭训奇的办公桌上,有关周真山的调查处份材料却沉甸在彭训奇的办公桌上。他看完了这些材料,决定去向田隆生汇报。田隆生敷衍地翻了下材料,不等彭训奇汇报完,很心安理得地说:“这样看来,我们纪委的同志总体素质还是不错的嘛,并没有上访信上说得那么危言耸听的。训奇同志,你年纪还轻,要经得起风浪,尽管这次让那封上访信给戳了下,毕竟让你的影响更广阔了。”彭训奇插话说:“我个人影不影响不是小事,关键是纪委的影响。”田隆生还是一副高高在上地得意说:“问题应该象这样看待。可我总觉得在这样关键的时候,有人写这种上访信是有所指的。市委已经通知,让田运成去市里接何启照同志来大县,许泽平书记还要亲自送来呢。”彭训奇的目光有些敏感地飘忽起来,那飘忽的目光开始让田隆生有些zi慰,渐渐地那种充盈的zi慰继而淡漠起来,继而变得自畏颤栗起来。他那飘忽的目光瞬息让田隆生那老成的目光也飘忽起来,犹如大风狂涛中的孤舟时儿被浪尖托起,时儿跌入深深的浪谷,淹没其中。彭训奇忙忧虑地问:“田书记,您不要紧吧。”田隆生眨了眨眼,清了清神志,镇静下来,忙说:“血压高,有点头晕,不碍事的。”又接着大度地说:“市委总算把大县班子这个难产儿生下来了。这是我们大县期盼已久的。市委还要让你主持大县政府的工作,可喜可贺啊!”彭训奇忙关切地问:“那您?田书记。”这话一出口,他就觉得太俗太愚蠢,这不是在往田隆生滴血的胸腑上撒盐么,所以话语不该问得那么明了。田隆生感叹地说:“是该让你们年轻人来挑重担了。我么,还陪你们一阵。”彭训奇见他不服输而虚叹地样子,心里一阵难过起来,就象是为父母难过而那么纯朴。  一晃就是星期天的下午了,是大县划时代的下午。大县的常委们没有休息,在大县县委会办公楼的三楼亮堂的会议室里,参加由荆州市委书记许泽平主持的大县常委会议。通常的常委会应该是由大县的县委书记来主持的,今天是历史的破例。田隆生还是按通知参加了会,一樽圣人似的呆坐在椭圆桌旁。许泽平转向旁座坐着的田运成,问话都带指令的语调说:“运成同志,都到齐了吧!”田运成响亮地说:“都到齐了,许书记。”许泽平又对身旁的何启照说:“这是何启照同志,你们的新班长,大家相互认识一下。”何启照把目光锐智地扫视了一下,同时向与会者频频点了头。许泽平接着说:“我们的会议开始。先由卢正天同志宣布市委的决定。”卢正天持着荆州市委2001年干字10号文件,庄严地一字不漏地宣读。其实不宣读文件,大多数人已经知道了内容。会议的气氛在耀眼的目光映衬下显得格外庄重、严肃,与会者在端凝地坐着,端凝地聆听着,好象整个会议不是在下午而是沉浸在闪烁的晚上的神圣地进行着,有了新鲜的气息在暗暗地骚动。卢正天宣读完文件,许泽平便微笑地说:“下面,由何启照同志先讲几句心情吧。”何启照用相熟的目光又扫视了一下众人,忙把自己融入到大家的氛围中,成为大家中的一员。神态庄严地说:“我来过大县几次,那都是客人的身份。今天,我和大家面对面的坐着,才感到了真正的亲切,才感到了身上的压力。据说有人畏惧大县工作,我也畏惧,我向市委敞开胸怀说过,我不畏惧别的,我畏惧自己有负众望。但既然我已经服从组织决定来了,我好象一下子没有了这种畏惧感。就象战场上的战士丝毫没有了死的畏惧,那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只有奋不顾身地豁出去了。我真的不相信大县的工作那么让人可畏。我今天当着市委许书记等领导,当着大县的常委班子就说一句话,大县过去所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今后的大县是很有希望的。”何启照的见面语说了,大家礼节的鼓掌。许泽平说:“大家都分别谈谈心情吧。”接着,彭训奇、田隆生、朱思杰、聂光远、田运成、文波、商昊岚、缚春生、列席会议的县人大主任刘名桂,县政协主席苏义北等依次进行了发言,似乎都是表态式的发言。然而,仅仅田隆生却说:“我还有什么好表态的,我陪你们也没有多长时间了,要退到人大也好、政协也行。”许泽平等市委领导知道这是意料中的事,也没有把他的话往心里去。他最后激情地说:“市委对大县的班子是寄予了很大的期望的,希望大家在以何启照同志为班长的率领下,齐心协力、团结奋斗、努力开创大县工作的良好局面,使大县的经济早日腾飞。”许泽平的话音一落,会场响起了激昂的掌声。短平快的常委会结束,大家去宾馆,一起共进晚餐。许泽平喝了少许酒,和卢正天等人进夜驱车回了荆州,把漠大个人县甩给了何启照。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